第226章 渡不过的海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8-08 10:46:37 字数:3293 阅读进度:226/290

“你累不累?”他拽她的手。。しw0。

“不累。”她坐的笔直。

“你肯定累了。”他一用力,她倒在他怀里。

“那个…我还不习惯。”许芬挣扎的坐好,两只眼睛无处安放,手指扯着长裙冒出的一个线头。

“亲也亲过,抱也抱过,还不止一次。”李皖豫哼了哼:“我明天就要回去了。”

“这么赶?”许芬有些惊讶,李皖豫来,不待个三五天,都回不去,她曾一度怀疑他不用上课。

“恩,最近要考试。”

“哦。”说不失望是假的。

李皖豫捏了捏她的手:“暑假我带你出去玩。”

“去哪儿?”

“你想去哪儿?”

“不知道。”

“那成,到时在想吧,反正和你一起去哪里都行。”他说话间,指尖熟稔的从烟盒里掏出一支烟。

“抽烟对身体不好。”她说。很早以前就想对他说了。

“习惯了。”他夹着烟,却没点。

“许芬。”他唤她。

“恩?”

“宝贝、哈尼、宝宝、亲爱的,你喜欢哪个?”

“…就叫名字吧。”

“我也觉得叫名字好。”李皖豫摸摸鼻子,他们之间不适合整这套。

“要不要去吃饭?”许芬问:“我请客?”

李皖豫笑:“我老婆请客,肯定要吃。”

这人正经不到三分钟。

钱虽是许芬出的,花费的却不多。李皖豫硬是要拉她吃食堂,两人点的菜教一般多。他夹起一块鱼放进她碗里:“吃鱼长长脑儿。”

许芬咽下鱼:“那应该吃猪脑才对。”

“你们这破食堂连个猪脑都没。”李皖豫像个大爷靠在椅背上,眼里满是嫌弃,不知先前非要吃食堂的又是谁?“不过那玩意儿也没什么好吃的。”两人面对面,他靠过来,距离挨近了些,谁也不说话,闷头吃起来。

“许芬?”许芬回头,看到付言北。

许芬皱了皱眉,没什么表情:“有事?”

“恩,我一直找你,你似是不小心拉黑我了…我有话想单独对你说。”付言北看了眼李皖豫,后者抱着胳膊懒散的靠在椅背上:“不好意思,我是一个嫉妒心超强的男人。”言下之意就是不愿意。

“李皖豫,你凭什么用这个姿态和我说话?”付言北也气了,这几天他一直睡不好,偶尔半夜醒来,盯着天花板也牙痒痒。

许芬一把握住李皖豫的手算是安抚。她不希望两人在这里闹起来,这两段爱情,她自觉问心无愧。遂说道:“如你所见,我并不想和你单独聊。”说完牵起李皖豫的手,就要往外走。

付言北上前,掏出手机。

“你看啊,看李皖豫多卑鄙。”

手机上全是一段段聊天的截图。

原来李皖豫早就认识江微微,是他告诉她付言北实习的地方以及指导毕业论文的导师。这本就是个简单的故事,江微微一直都很喜欢付言北,奈何性格胆小不敢告白,这时来了一个人推波助澜,将她身体里的大胆因素全部激发出来,这人没有任何要求,只让江微微将他们暧昧的照片发给他,这就是后来许芬收到的照片。

许芬看呆了,不知不觉松开了李皖豫的手。李皖豫低着头,眼睛幽静又空洞的发着小呆,过了一会儿,他将手收回来抄在兜里,转身就走。许芬心慌了,将手机递给付言北,因为太着急,手机掉在地上。

付言北抓住她的手:“就算你不选我,你也不应该选他,他非良配。”

许芬瞪大了眼睛:“放开。”

那种眼神是生气的,是活跃的,是有生命的,是和他在一起时不一样的。付言北松开了手,如果没有江微微这一出,他会和许芬安安分分的谈恋爱然后结婚生子吗?不会的,结局不会改变,只是提早了而已。

许芬小跑着追了出去。李皖豫步子迈得大,背影带着决绝。

“李皖豫。”她跑过来扯他的手。

他忽然站定,带着平时那种刺眼的伪装的笑:“许芬,我们没有发生关系,那天你吐的厉害,衣服上全沾到了,所以才脱得衣服。现在你可以不用有心理负担。给你五秒钟,你要不提分手,这事儿就过去了。”

她早就猜到没有发生什么:“我要提了呢?”

“以后我不会再来了。”不会因为love跑来结识一大帮人,参加什么省赛,更甚者学计算机。他什么都不爱,只是回到起点罢了。

许芬被这句话刺到了,握着他的手就是不放,整个世界都静下来了。李皖豫顿了顿,眼波流动,反握住她的手:“五秒过去了,你没机会反悔了。”

他是浩瀚无边的海,她是初出茅庐的马,淌不过河,又如何渡的了海?

“我没想分手啊。”她被他吓到了,有那么一刻,她觉得他会像考神一般消失掉。心爱的动物死了伤心一年,悲伤会随着时间淡化。可是心爱的人远去了,这种事要消化几年呢?

“我就是觉得…”她措辞着,牙齿咬着嘴唇内侧:“你的手段挺高明的。”她抬起头,脸上还带着小小的红团:“说实话,我很高兴。有一个人为我花很多心思,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违背初心的还是伤害他人的,我都不管。我就这么自私的开心着,开心…我喜欢的人花着心思喜欢我。”

李皖豫上前,一只手抱着许芬,那个时刻,他没舍得放下她送的围巾,就这么带了出来,生怕弄丢了,他更怕的是弄丢她,已经弄丢两回了,再来一回,他该完全枯萎了。

“许芬。”他在她耳边低语:“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或者爱的人不择手段,说的不夸张,我连我自己都可以伤害。你刚才没走,现在离开也来不及了。”他说这话时,脑袋磕在她肩膀上,看上去又无赖又孩子气。

“不。”许芬摇头:“这不怪你,无论事情的初始是怎样,付言北确确实实踩了两只船。那段感情,早结束早解脱。”

他要疯了!用力的托起她的下巴发狂似的吻她,气息浓重到有些失控,许芬没舍得推开他,就这样,放肆一回。

“我做这事儿的时候就想到有一天你会知道,可能会一气之下离开我。但我从不后悔,我料到开头,也料到结局,我虽对自己不自信,我却一直相信你,相信你眼中的爱情,谢谢你刚才又握住我的手。”这段感情,看似是他强势,实则他爱的太多,地位早就沦为弱势一方。他必须要有一些事物来证明许芬是爱他的。他打着赌:许芬知道那事儿不会放弃他,若真如此,他自此也不会放手。好在她拉住的手救赎了他,令这世界发着光。

这事儿算是过去了。隔天送李皖豫上车,车子未来,李皖豫道:“许芬,我戒烟有没有福利?”

“你要什么福利?”

“什么都可以?”

“不过分的就行。”

“知道。”他揉了揉她的发:“下次来我会来要福利。”

许芬还站在那里,维持着他走时的动作。还有一件事,许芬一直没对李皖豫提过,那还是前几天,志强知道他们在一起了,打了个电话给许芬。

“许芬,我从来都没有讨厌过你,你可以将我排斥的行为理解为替皖豫抱不平,你知道吗?高考后那几天,皖豫一直不正常,后来遇到你,就是那天带女生打桌球那回。他回去时买了好几瓶酒,我和他就坐在房间里闷头喝。皖豫问我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我说有,他问然后呢?我说不能追,我兄弟喜欢她。皖豫多聪明啊,当下明了。他问我什么时候去学校,我说快了。那时我听到吸鼻子的声音,我叫他,他应了声,手盖在脸上,声音是颤抖的,你知道吗?天不怕地不怕的皖豫因为你哭了。还有,我虽没有正式对你告白,但我确实喜欢过你,不过现在我希望你和皖豫好好的。”

志强说了很多,许芬就记得他那句皖豫哭了。那天她浑浑噩噩,回到家没多久,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喂了半天,没人说话,她脑子抽风没有挂,两边静悄悄的,竟打了半个小时的无声电话。后来志强说那是皖豫喝多了酒拿王耀手机打给她的。

骗子,明明说过下回哭会对她说的,那时候许芬觉得李皖豫这么骄傲的一个人一辈子也就哭那么几回,而他不懂事的时候已经将那几次哭完了。她的鼻子酸酸的,不知不觉也想哭,她怎么会遇到这样一个人。

李皖豫的学校离这儿不远,坐火车也只两个多小时。她未感觉他离开,他就已经到学校了。

李皖豫:到了。

许芬:那就好。

过了一会儿,他又发来消息。

李皖豫:戒烟两小时了。

这人,两小时能算戒烟吗?

许芬:时间太短,没福利。

类似的消息有很多。

李皖豫:戒烟一天,求福利。

许芬:时间太短。

李皖豫:戒烟一星期,能否赐予一个拥抱?

许芬:准。

李皖豫:戒烟8天,求香吻。

许芬:坚持一个月再说。

李皖豫:我后悔了,我怎么没有亲亲你呢?在宾馆那回,我怎么那么正人君子呢?唉,一失足成千古恨呐。

她随口一说,并不觉得李皖豫会成功,她爸爸就是老烟枪,这几年抽抽戒戒,治标不治底儿,说抽便又抽上了。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