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和平凡的姑娘恋爱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8-08 10:46:37 字数:5107 阅读进度:227/290

一考完试,又到暑假时间。超快稳定更新本文由首发每每这个时候,张存是极其期待。今日不同往昔,她可是有家室的人,明显她对她的家室不怎么上心,好在顾耐性子也淡,两人相处一个月以来,起于牵手,终于拥抱,其他亲昵的动作一概未尝试过,原因无它,顺其自然,以至于自然过了头。谁也不提这茬儿了。

这日张存又在顾耐这里背书。顾耐随口问道:“暑假你回家?”

“恩。”

便也无话,其实顾耐很想问:那我呢?

可是对方很认真的背马原,一遍又一遍,复读机似的,间或抠抠脚丫子。

顾耐是郁闷的,他一度怀疑自己谈了个假女朋友,好在这种郁闷也只维持了两天,第三天,顾妈妈打来电话,顾爸爸老毛病又犯了,可怜他奋斗半生,生了病身边连个伺候的人也没有。顾耐答:“你不是人吗?”一说顾妈妈更来气:“你看看隔壁老王家闺女多懂事,她妈妈生病时,她衣袋不解端屎把尿一星期,你看看多孝顺啊,我和你爸就是生了王八,病了还能炖个王八汤补补身子,生了你就跟生了白眼狼似的还不如不生。”她在电话中再三强调,这次不回家她真的会断绝母子关系,反正生了儿子就和没生一样,还不如当他死在外面了。顾耐心知肚明,他爸年纪大了,没几年就要退休了,退休前他希望亲眼能看到顾耐能掌握公司大小事宜。顾耐叹气,很多事终究要面对,即使逃避过千百遍。

这日,张存来顾耐家,见他正收拾东西问:“你去哪儿?”

顾耐叹了口气:“我爸犯病了,我妈说要把家里唯一一头牛卖了好给我爸治病。”

“你回去照顾你爸?”

“不是。”顾耐的脸上看不出多少伤心,素来寡淡:“我舍不得那头牛,回去见最后一面。”

牛比亲爹重要?

两人本打算考完试来个短途旅游培养感情,这般计划怕是赶不上变化了。

“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中午。”

“明天上午我有一场考试,不能送你了。”张存有些遗憾。

“没事。”

这场爱情太平淡,他们相恋才一个月,却像结婚十几年了。谁也不作、不闹,仿佛遇见彼此就是为了过这种日子的。

隔日,顾耐收拾完毕,将圈圈交给隔壁大叔后锁门离开了。来的有些早,离发车还有一个多小时,他掏出手机开始玩起游戏来。

中途张存打来电话。

“你在火车站了?”

“恩。”

“去那么早?”张存的语气隐隐有些着急:“我刚考完。”

“我知道。”

“那…一路顺风。”

“恩。”

顾耐挂了电话,靠在椅背上,心情有些烦躁,或许他不该来这么早,可是偏偏就故意来了,说实话,他也不懂自己的烦躁从何而来。

去卫生间洗了把脸,他没心思玩手机了,盯着虚空发着呆。

电话又响,还是张存,他一看时间,距离她第一次打电来过去四十多分钟了。

“有事?”他问。

电话里的声音气喘吁吁:“顾…顾医生,你出来一下。”

“你来了?”他只是推测,心里蓦然升起一阵欢喜。

“恩,我给你买了吃的。”

“我在路上从不吃东西。”他虽这么说,脚步越迈越快,最后竟小跑起来,待看到外面穿着红衣脸红扑扑的比衣服还红的张存,他挂了电话,平复的恢复成冷漠脸:“给我吧。”他伸手,接过张存手中的零食,眼神动作皆是告诉她“有事请奏,无事退朝”。

“顾医生,你这一走我们两个月都不能见了。”她的眼珠很黑,很安静,被太阳一照,像是会发光的猫眼石,声音还是平日平淡的语气,似乎在叙述一个事实。

“你会想我?”顾耐挑眉,开着玩笑。他们之间很少说这种暧昧的话。

“恩。”她认真的点头,笑容与蓝天匹配,和白云并肩。

“要抱一下吗?”他张开双手,女孩微微走上前扯住他胸前的衣服拍了拍他的背:“叔叔会好起来的。”声音近似低喃,只够两人听见。

两人的拥抱一触就散。

张存退后几步:“快走吧,别误了车。”

“恩。”顾耐摸摸鼻子,今天真是见鬼的,他居然有些微的感动。走了几步,回头,女孩还站在原地,这种被人看着离开的剧情告诉他,他的女朋友是真的。

“到了会打电话给你的。”顾耐说。

“好,我等你。”

上了车,顾耐还发着呆,打开袋子,张存买的东西可真是…。山楂片、果冻、饼干、面包,当他是小孩?他将东西塞进包里,闭着眼准备休息,手像往常一般插进兜里,掏出一看,一张银行卡。他看了看确定不是自己的,心莫名的触动,他需要去证实这种触动。手机玩到没电,没办法开机。

“你好,能否借你的充电宝用一下?”他问对面看电视的小伙子。

小伙子取下耳机,眼睛里有迟疑和犹豫:“我的充电宝没多少电了,不好意思。”

“就用一会儿。”顾耐从钱包里掏出一百放在桌上。

小伙子眼前一亮:“可以。”说完敞亮的从背包里找充电宝递给顾耐。

顾耐充上电,开机,一条未读信息。

张存:

密码是我生日,你爸爸会好起来的。

张存是一个傻姑娘可是心却是通透的。

他说不上是什么感受,仿佛平放的心被人一下揪紧,他快窒息了,卡抵住手心,那种感觉是真实的,张存将她大学四年的学费全给他了。情绪爆发的突然,没有风吹,天和地都是安静的。顾耐眼睛通红,他觉得自己有罪。一直以来,他和一个平凡的姑娘谈恋爱,他眷恋平凡因此塑造了一个平凡的假象,从没说过实话,也没告诉张存他家里的情况,倒是张存,说的很多。她家并不富裕,考上时,她妈妈东拼西凑借了四万块一次性给她打到卡里来支付她四年的学杂费以及生活费。顾耐也曾无心问她:“你妈妈就不怕你一次性花完了?”

“我不是那样的人。”她挠了挠头:“我爸妈不会在机子上转钱,就怕转错,也不敢去银行办理,他们没念过书,那几个数字她也害怕输错,索性全给我了。”

顾耐下了车,找了最近的银行,插入张存的卡,余额现实还有2。3元。顾耐顿了顿,手上一点,全取了出来。

张存看到信息,显示支出人民币2。3万。握着手机的手没有放下来,她并不觉得轻松。

“涵涵。”张存糯糯的唤了一声。

“恩?”叶涵正在收拾行李,她和叶澍,还有许芬几人确定要去旅行。这事儿她兴奋了好几天,直在张存耳朵边念叨,什么还有八天啦,七天啦,啦啦啦,终于只有一天啦。

张存抿唇,叶涵这一趟路费、住宿肯定没少花钱。借钱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她决定暑假留在学校找工作,好赚来年的生活费,学费暂且先贷款,中间还要抽时间回家办手续,略微一想,前前后后花钱的地方不少,可她只给自己留了55块8,还是饭卡里的全部金额。

“路上小心,要是拍了照片记得发给我看。”张存微笑。

“必须的。”叶涵收拾好了,坐下来喝了大杯水:“顾医生真回家了?”

“恩,他家里有事。”

“存存,你什么时候回家?”说来叶涵没看到她买票。

“我想留在学校做兼职。”她答的很流畅。

“不会吧?”叶涵惊呆了,她们宿舍的懒人精居然要崛起了?

“这一学期过得太颓废了,我要奋斗,奋斗!”

叶涵还是不信的,直到宿舍最后一个人离开时,张存还在四处投简历,叶涵才知道她是来真的。

顾耐将那一叠钱细心的用橡皮筋扎好又用他最心爱的手帕包起来放在枕头边准备睡觉。看了看手机,还是没有任何信息,他憋不住了,打通张存的电话。

“我到家了。”

“那就好。”

“你呢?”

“我明天就回家。”张存笑了笑。

“没别的话要对我说?”顾耐皱起眉头。

“没有。”

顾耐想他爱上了一个温柔、一尘不染的姑娘,这姑娘是上天赐予他的。她不是跑来招惹自己的也不是别人介绍的,是他踏踏实实一滴一点勾搭来的,虽然他并不觉得和她谈的时机又多好。可是恋爱不等同于婚姻,虽然他并没考虑过结婚。一直以来,他都是这么觉得的。可现在他推翻了先前的观念,如果对象是张存,那么他对婚姻的态度是期待的。

“你不怕我携款潜逃吗?”

张存答的认真:“想过。不是不信任你,只是我一贯喜欢将事情往最坏的方向想。”

“那还借给我?”他不知道现在自己的声音温柔的不成样儿。

“因为你是顾医生啊。”

因为你是顾医生,所以我相信你,不还也没关系,她选择的路自己走,大不了苦一点,做兼职慢慢攒。

“张存,我后悔了。”他的手指还在细细摩挲帕子下面的一叠钱。

“后悔什么?”

“后悔今天没有好好的抱你。”后悔没有亲你,后悔没有告诉你我这几天的别扭,后悔没有和你做浪漫的事,后悔在菜里放了葱姜蒜。

张存没有回答,她将脸蒙在被子里,好热,真的很热。

“钱我取了。”

“我知道。”她咬了咬唇。

他好想见她,如果生活可以快进就好了:“开学会还你。”

“恩。”

这通电话打的并不长,4分45秒,却比平常要多出2分钟。平日他们更爱语音聊天,偶尔张存来电话也只是说她今天几节课,什么时候有空去他家而已。

那晚,顾耐睡的很甜,醒来时,手上还抱着钱,他亲了亲帕子,叠好被子,又将钱装进公文包里,今天他要正式去公司报到,顾爸爸年轻时太拼,老子身体大不如前,落下一身病。而膝下也就顾耐一子,两人促膝长谈后,顾耐同意接手公司的事,只是现下他先去看看情况,余下再给他半年时间,学校的事处理好之后他自会回来,顾爸爸同意了。顾妈妈抱怨了几句,她一直觉得顾耐在浪费时间鬼混,也知这是顾耐的最大退步,她也很惊讶这次居然轻而易举的说服他了,只得睁只眼闭只眼,半年就半年吧。

张存睁开眼,看着空荡荡的宿舍,肚子饿的咕咕叫,她寻摸着就这么躺到中午,好省下早饭钱。忍到十点,终于不行了,她抄起饭卡,穿上拖鞋哒哒就往食堂跑。

门卫阿姨看到了问:“小姑娘,还没走?”

“恩。”

“寝室过几天就不给住了,不知道吗?”

“啊?”张存咬咬唇,扯了一个谎:“阿姨,我是准备留在学校考公务员的,这也不行吗?”

“不行,学校规定的不行就是不行,我让你住就是违反规定。”

张存觉得山穷水尽极了。

拿出电话却不知道找谁,饭也不想吃了,回去换了双鞋,就往跑。

“经理,我暑假也想在这里兼职?”

“暑假客人少,我们不缺人手。”

她说出平生最大的谎言:“我热爱这份工作。”

经理笑笑:“007,我还了解你那小心思,平时没客人你就往厕所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便秘,我还不知道?看看疯了吧?”

张存撇撇嘴:“没客人偷懒也没关系吧?”

她还是选择回宿舍了,这下不得不开始借钱。平生以来,她点了一碗没加鸡蛋的光头面,吃了两筷子,越发的觉得应该买馒头才对,吃面太奢侈了,偶尔她会怀念顾耐做的加了葱姜蒜的菜。

“张存?真的是你?”胖头鱼喜悦的声音冒了过来。

张存笑笑,空空的校园遇到熟人,可真是缘分,无论对象是谁,足够她热泪盈眶。

“你怎么没走?”张存问。

“机械专业就是坑,最后一门考的晚,今个儿才考结束,我准备买晚上的票回去。”他回问:“你也考到现在?”

“不是。”她摇摇头:“我想找份工作锻炼自己,一直没找到。”

胖头鱼笑:“巧了,我室友的表嫂在这附近开了个店,好像缺人手,我帮你问问。”说罢他走出去开始打电话。

“我表嫂没说缺人啊。”

“兄弟,帮帮忙,下学期来我请你吃饭。”胖头鱼压低声音。

“成,我问问。”一直以来,胖头鱼没少帮过他,这下兄弟有事相求,他没脸拂了他的意。

不一会儿,胖头鱼接到电话,说是妥了。

张存惊讶极了:“谢谢你。”

胖头鱼摸摸脑袋,有些憨笑:“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那个,我们是朋友,能帮就帮。”

张存垂下眼睛,鼓足勇气开口:“你能不能再借我一百,等我发工资了就还你。”

胖头鱼轻声问:“张存,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她能遇到什么事?不过是将她的身家财产全部给男朋友了而已。

摇摇头:“如果觉得不方便…。”

“方便,方便。”胖头鱼道:“我现在身上没有现金,待会我回宿舍拿卡取给你。”

“不着急。”她松了一口气:“你走之前给我就好。”末了补充道:“我会还你的。”

胖头鱼买了饭坐下来和她一起吃起来,而后,张存回宿舍,屁股没坐热又接到胖头鱼电话。她下楼,胖头鱼气喘吁吁的,他们分开没几分钟,她能肯定他跑回宿舍取钱又跑来送给她。

“我取了三百,你一并拿着。”他怕她拒绝,加了一句:“反正到时候会还的不是吗?”

张存没推脱:“谢谢。”

顾耐这几日甚是忙,为了腾出那半年的时间,他必须用最短的时间掌握公司大小事宜,深夜,他关上电脑,将公文包放在床头,掏出电话仍旧没有消息。他从包里取出那叠钱,这姑娘忒狠心了点。

张存这几日焦头烂额,白天在店里打工,因为就她一个员工,干的活儿不少,她也不偷懒,踏踏实实的干了八小时,幸好当初顾耐留了钥匙给她,她将日常用品一打包就搬去顾耐家了。下班后,张存又跑去兼职发传单。若问她累吗?肯定是累的,可是她从不抱怨。一个星期后,拿到发传单的兼职费,她转了一百给胖头鱼附言:还有200元下次打给你。

胖头鱼赶紧回复:不着急,你顾好自己。

其实他很想说不用还也行,可是他怕伤害了女孩的敏感的心。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