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下次的我会更好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8-08 10:47:01 字数:5202 阅读进度:231/290

隔天,退了房。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首发李皖豫临时有事,结伴旅行到此为止。叶涵和叶澍还要去别的地方,李皖豫一走,许芬失了兴致决定回家。

辣姐觉得很无趣,点了好几瓶酒,筷子抵着一用力,瓶盖掉落:“得了,咱们好聚好散。”

李子睿很少喝酒,又觉得今天是个适合喝酒的日子。

举杯,叶涵:“真的很开心。”

“我也是。”许芬道。

“我们都是。”辣姐豪饮一杯。

李子睿起身,端起酒:“我后悔了,后悔高中没有和你们玩。”那个时候他的角色永远是学霸,偶尔兴致来了,看叶涵和方运吵架,或是看辣姐和小高追着打闹,抬眼间能看到前桌的许芬和叶涵聊一些女孩的小秘密。他觉得当看客很好,可现在他后悔了,如果时间倒流,他可不可以偶尔不当看客,比如辣姐帮小高抬水时,他经过时会踢翻取下来空的大桶水瓶。

辣姐做不来题时,他假装上厕所,钻进窗户里笑她,顺便给出解题思路。

那时,他被方运拉着不情不愿的顶罪。但如果再来一回,结局虽不会变,心情却是不一样的,他想告诉唐哥哥:有期徒刑四个字,真的是他写的。

好在,现在也不晚。

“拿酒瓶吹啊。”辣姐怂恿着递来一瓶完整的酒,她笑起来弯弯的眉眼,添了几分温柔。

李子睿一晃眼,拿起酒瓶像灌水般往嘴里倒,倒的猛了,酒直往鼻子里冲,他呛的说不出话来。

“喝不了就算了。”许芬道:“咱们没必要敬来敬去。”

“不行。”李子睿摇头,爬山那会儿已经让他备受打击了,喝酒他可不能落了下风。

“我陪你喝。”李皖豫淡淡,转头问:“叶澍呢?”

叶澍:“喝酒伤身。”

两个大男孩真的就这样一杯一杯喝着,喝了两瓶,李子睿的脸红到耳根后,意识也开始混沌了,反观李皖豫,毫无反应。

叶涵推推辣姐:“小睿睿告白没?”

昨天三个女孩彻夜长谈,最后得出一致结论,李子睿喜欢辣姐,起先辣姐不信,后来被她们一分析。她自己有那么一些感觉。睁眼到大半夜也睡不着,脑子里只剩一个想法,如果对象是李子睿,她觉得谈个恋爱也成。

辣姐摇头,低声又问许芬:“你家这位很喜欢喝酒?”

许芬笑:“你看不出来他是故意的?”他故意的事多了去了,不差这一个。

“我大胆的猜测一番,皖豫哥哥是要灌醉他,给我们留单独相处的机会?”

许芬点头:“顺便告诉你,他没有什么重要的事,说白了,还是给你们创造机会。皖豫说等辣姐有着落了,他也就能安心的和我牵手了。”

许芬也不会真回去,她和李皖豫要来个二人之旅。

辣姐咬牙切齿:“他真是个好人。”

许芬:“承蒙夸奖,愧不敢当。”

辣姐:“这么一对比,还是觉得叶澍好,虽然他沉默寡言,但是不做缺德事儿。”

叶涵:“阿少说他不爱多管闲事。”

闲事?闲事!

一万点伤害啊。

李子睿没敌得过李皖豫,五瓶酒一灌完,倒在桌上呼呼大睡。

李皖豫轻描淡写的喝了五瓶,又将叶澍喝完的空酒瓶摆在自己这边,ok!自己这边是六瓶,拍照存档,以此为证。

李子睿醒来时,房间里静悄悄的,他想了好久才想起来自己和辣姐他们出来爬山了,卧室里没开灯,仿佛大家都消失不见了。意识到这点,他急匆匆的穿拖鞋,他想起那顿饭是散伙的,他们都有自己的事要去做,他被抛下了。抬腿间被一个物体绊倒,那团物体动了动,侧了个身又不动了。李子睿小心翼翼的开灯,他看到了辣姐。她的身上半搭着被子,鞋子也没脱。脸上全是被头发压出来的睡痕。

李子睿的心忽然踏实下来,他躺回床上,侧着身子,直勾勾的盯着辣姐看,她长得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他甚至觉得自己这辈子不会动心,到了合适的年纪相个亲。他也不挑,差不多就好。可是现在他严重怀疑自己先前的想法,那么消极,那么毫无意义的话居然出自二十岁的自己。

“醒了。”辣姐开口,吓他一大跳,她仍闭着眼,伸手挠了挠头。

“恩。”李子睿点头,眼睛瞟向他处。

辣姐不适应忽然亮起的灯,刺的眼睛痛,她将手搭在眼睛上,坐直身子:“他们几个已经离开了。”

“你怎么没走?”李子睿也坐起来。

“丢你一个人在这里?”辣姐伸展懒腰,打个呵欠:“明天什么安排?”

“啊?”

“去古镇逛逛怎么样?虽然我觉得没什么可看的。”

李子睿点头:“好。”忽然又像想到了什么,急匆匆开口:“旅游攻略我来做。”

辣姐迟疑了会儿,笑道:“随你吧,反正走错了路也没关系,旅游本就是没有目的的,走到哪儿逛到哪儿。”

“你住在哪儿?”李子睿有些不自在,脑中拼命的搜刮话题。

“你隔壁。”辣姐喝着水:“敲敲墙我就听到了,当然你不能老是敲。我睡觉被吵醒火气很大,你要是胆子肥尽管试试。”她背对他,起身去拿热得快准备烧水。直到这时,李子睿才敢打量她,她下身穿着一条刷白的牛仔裤,上身换了衣服,是白色的,显得她皮肤更白,她正往卫生间去,他没来得及打量她穿什么鞋,事实上不用看也知道,那是塑料拖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李子睿低头看,自己床边的拖鞋不见了,那种认知让他心跳加速了好久。

“我走了,要喝水自己倒。”她插上插座,不打算等水烧好。

“好。”

辣姐睡的并不安稳,迷迷糊糊之间听到“嗒嗒”声,三声一来回,很有节奏。她蹬了蹬被子,没穿鞋就往下跑。站在墙角仔细听。他丫的果然是李子睿在瞧,她明明明确表设计自己睡觉不喜欢被打扰的。

“嗒嗒嗒”又是三声。

辣姐火了,撸起袖子,攥紧手,啪啪啪用力锤墙。

对方安静了,她的火气来得快消的也快,看了看时间,已经夜里两点了。上床准备睡时,“嗒嗒嗒”又是三声。

“他奶奶的李子睿!”

打开手机。

历史记录,18:36分叶涵曾发来消息。

叶涵:李子睿呆萌呆萌的挺好玩的,辣姐就不要挑三拣四了。

辣姐啪啪敲了几个字。

2:18分

辣姐:他欠收拾的时候很好玩,老娘玩不死他!

发完消息,手机往床上一扔,拾起拖鞋往墙上鞭笞,那边仍是安静的不紧不慢不大不小的三连拍。

真要疯了她!

“要不要人睡了?!大晚上发什么疯,有没有道德了!”对门传来叫骂声,辣姐不敢拍打了,她怕被人揍。

待一切声音都消失了,她发信息给李子睿:开门。

李子睿开门,神情憨憨的,却很有精神,压着语调问:“你也睡不着?”

“拜你所赐。”辣姐进来了,坐在他刚躺着的床上:“大半夜敲什么敲!”

“我本不打算敲了,可是你回应我了,所以我觉得我有必要礼尚往来。”

辣姐气结:“聊天还是打牌?”

李子睿也坐了下来,离她很远的地方:“小猫钓鱼?”

ok!是她考虑不周,两个人t的玩不起来牌。

她白了眼,语气不善:“聊天?”

李子睿怯生生的点了点头,半天没在开口。

“你不说话怎么聊天?”辣姐气急,她有些后悔留下来陪李子睿了,也后悔告诉许芬她们:她想尝试爱情,去t的狗屁爱情。

“你的表情有点瘆人。”李子睿小心试探:“你这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吗?”

“你尝试一下半夜被人叫醒对方还一脸无辜的呆萌模样儿,你要是我,准能打死对方。”辣姐裹紧被子,空调温度有些低:“好在我是好人。”

“辣姐,我要开始聊天了。”

“请便。”

“关于你上回说的喜欢的人…。”

哦,小高啊。

“你想知道什么?”

“他怎么样?”

辣姐冷笑:“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一学期谈了两场恋爱都被女方甩了。”

李子睿闷闷的嗯了声:“他喜欢过你吗?”

小高走了,她不适应了一段时间,但没有从根本上影响到她的生活,仿佛只是往湖里扔了颗石头,波纹会晕散开,而后归于平静。

“谁知道呢?也许真喜欢也许虚情假意,那些不重要了。”

“他不是好人。”李子睿闷闷总结:“你还在乎他吗?”

辣姐也不知道说什么,她很少想起小高,想的最多的时候是他被甩时回头找自己时,那时她气的牙痒痒,偶尔冲动的想要不在一起吧,等他适应了有自己的存在,再狠狠的甩了他。后来又一想小高他谁呀他,凭什么让自己花费这么多精力?

“不存在在不在乎。”辣姐揉了揉脸上新冒出来的痘:“在许愿池许愿时,我其实许了两个,一个告诉过你了,另一个则是希望那人平安顺心,一生无忧。除此之外,我想我应该不会和他有任何瓜葛了。”

李子睿知道辣姐是在和过去的那个人告别,可是没来由的他还是心堵得慌,手掌心湿湿的。

“如果他回来找你呢?”

辣姐只是脸色平静的回了他一个眼神,不紧不慢的换了一个舒服的角度:“有些人,错过了,感觉就不对了。你瞧着我像是一个谁回头我都会在原地等待的人吗?”

李子睿没做声,他试着放松,整个神经还绷在一起。

“我不会做那个被留下来的人,我也会前进。前进到谁回头找我时发现我走在老前头。”

那一夜,辣姐迷迷糊糊的和李子睿聊了很多,第二天睁开眼,李子睿趴在她脚边睡,一米八的大男孩猫成一团,衣服撩到胸口,肚子上没什么赘肉也没有肌肉。

辣姐脑子就一个想法,他真的不锻炼。

她忽然想起昨晚被吵醒的事。拿起枕头就砸他:“别以为这事儿过去了,让你吵醒我!”

李子睿躲不过,被打了好几下,枕头软和的很,还带着女孩的体温,疼倒不疼,他几乎笑出声。

辣姐忽然停住:“笑什么?”

“忽然想起:辣姐是好人这句话。”

辣姐扔下枕头:“算你识相。”起来穿鞋:“早知道就定一个房间了,反正你在哪里都能睡着。”

李子睿:“今个儿可以定一间。”

辣姐嗓音带着刻意的娇娆:“呆萌的老流氓。”她踢了一脚他放在地上的包:“收拾收拾出发吧。”

这趟他们去的是附近的古镇,辣姐早先去了古镇,失了兴致,用她的话说,天底下的古镇都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连特产都是一个地方进的。

李子睿新奇,见什么都要看几眼,戳一戳,拿单反拍几张,偶尔遇到不好说话的老板直接摆脸色表示不让拍,李子睿也不气:“那我买下来,带回家拍。”

此话一出,毫无顾忌,看到什么中意的都买了下来。若不是因为太重,店门口摆着的玉蟾蜍他都想抱回家。

你有钱,你家真有钱。

一路上两人停停走走,好不惬意。

“这个好可爱。”他停在包子店门口不走了。

辣姐回头,神色怏怏的:“不就是包子而已。”

说来也没什么特别,味道还是那个味道,只是老板为了吸引顾客,将包子做成动物形状,还画上眼睛,做了耳朵。

“咔咔。”他又拍了两张:“老板,这个怎么卖?”

“十块钱一个。”

“成,拿两个。”他掏出钱包,找了找,最小的只有50块,便道:“拿五个吧。”

辣姐上前,扯回他五十块:“老板便宜点,刚前面那店才五块钱呢。我朋友就觉得好看,也不是买来专门填饱肚子的。”

老板挥挥手:“那你去别家买吧。我开店这么多年了,也没见谁卖那么便宜。”

不好糊弄啊。

辣姐掏出十块钱:“那拿一个吧。”

“成!”

像是怕李子睿真的会买五个,辣姐手掌搭在他肩膀上,轻轻推着他往前走。这个动作有些小暧昧,李子睿僵硬着身子,顺着她推得方向向前走。

“辣姐,你要不要吃?”

“没什么好吃的,这种玩意儿就骗骗你这种没见过世面的。”辣姐也不瞧他,收回手径直往前走:“我做的比这好看多了。”

“你会包这个?”李子睿惊呆了。

“恩,很简单,我还会做玫瑰花和千纸鹤形的。”

李子睿不走了,他觉得自己的脑神经受到了冲击:“你真的会做?”

“骗你干什么。”饶是他的反应太大,辣姐问,语调淡淡,看不出来有没有生气:“你是不是瞧不起我?觉得我除了吃喝玩乐什么都不会?”

李子睿实话实说:“我没这么觉得。”

这场对话原本可以敞亮的结束。

李子睿又道:“复读的时候我从没瞧不起你,老实说,我从没在意过你。”

辣姐从鼻孔里重重的的哼了声:“你在意的只有学习。”

他走在她左边,挡住过往行人:“其实我也不大在意学习的。”他的话开始变多,包子拿在手上,没舍得吃:“活这么大,一直觉得挺没意思的。不瞒你说,我感觉自己看破红尘了,别人追逐名利、金钱、快乐、自由。放在我眼前,我觉得都挺无所谓,有就有,没有也不羡慕别人。”

“你是法海投胎的?”辣姐惊讶。

“我确定自己不是。”他摇头,因为他觉得现在的生活很鲜活,每一天他都抱有期待。

辣姐哼道:“那就好,我怕你遁入空门,我可没香火钱投给你。”

一路上小吃倒是不少,李子睿看到什么都想买,这么一买,手上早就拿不下,索性将单反装进包里,又让辣姐分担着吃。从南到北,酸甜苦辣,冷热酸甜都吃遍了。

“哎呦。”他抱着肚子:“我肚子好痛。”

“吃多了?”

“可能,大概,也许,差不多。”

“少爷的身体仆人的命。”

幸而附近就有公共厕所,辣姐等了良久,李子睿整个人都虚脱了,慢悠悠走出来又慢悠悠往厕所小跑。

这么一来一回,去了五次厕所。

辣姐坐在长椅上,看了几个来回,也不惊讶了,手机快要没电了。发消息给李子睿:要不要去医院?

李子睿:我腿麻了,起不来。

李子睿:我没事。

李子睿:下次见面我不会这样了。

哪样?辣姐疑惑。

不会怕不上去山,不会喝不了酒,不会拉肚子,不会迷路,我会变得像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让你永远不会站在原地的男人。

李子睿:总之会更好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