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我爱的人是可爱的好人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8-08 10:47:09 字数:4681 阅读进度:232/290

辣姐几乎要咬碎一口牙齿盯着手机上李子睿发来的消息。爱玩爱看就来

李子睿:辣姐你是不是不打算负责了?

李子睿:呼叫辣姐。辣姐的辣,辣姐的姐。

李子睿:你原来是这种人,我。掩面垂泪我不活了跳江图。

李子睿平均一分钟发一次消息过来,辣姐截图发到群里给叶涵和许芬看。

许芬:怎么回事儿?

叶涵:你霸王硬上弓了?

辣姐:他那张脸?我至于饥不择食?

旅行最后一天,因为是晚上的火车,时间还早。他们没有力气在逛,便找个间钟点房休息,辣姐睡的迷迷糊糊间起来上厕所。开门之际,辣姐睁大眼睛,脑子一片空白,她忘记有李子睿的存在了!李子睿吓得没有反应,一张脸憋的通红。

“我以为那个你上厕所不锁门吗?”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正常,淡定的关上门,辣姐完全摸着良心对天发誓,除了李子睿推至腿间的裤子,余下的看到小半截大腿,其他的一无所获,时间太短,她就是有心想看什么也没机会了,为此,她叹息了几秒,早知道就多瞄一眼。

过了半小时,李子睿仍没有出来的迹象。辣姐待不住了,站起身敲门:“你不会又便秘吧?”

“不是。”

“什么时候出来,我想上厕所。”辣姐问。

“我现在不出去。”

“随你。”

又过了半小时,辣姐真觉得自己忍耐到极致了,不耐烦的踹了下门:“出来!”

她声音大,里面的人声音也加大:“就不出来!”

“你在里面干嘛?”好声好气商量中。

“我在。我在。辣姐你都不会觉得尴尬吗?”他靠在门上,心情有些奇怪,不生气也不烦躁,只是一味的想要找个地方躲起来又觉得这样很美好。

“我为什么尴尬?”辣姐又锤了锤门用了蛮劲儿:“你都多大了?这点事儿至于像个鸵鸟一样躲起来吗?”

对方无回应。

辣姐放软声调:“我什么都没看到。”

“真的?”

“真的。”

李子睿开了门,头低低的偏到一边,抠着衣角镇定的说道:“今天的天气真好。”

辣姐:“所以呢?”

“中午那家牛肉面也很正宗。”

确实很正宗,这败家爷们儿一时兴起,居然想买下他吃面的碗,若不是她阻止,他绝对能做得出出高价买一个造型一般的碗贡在家里。

“花园的花也很美。”李子睿脸红透了,他觉得自己快窒息了:“护城河的水很绿。”说完这句话,他又彻底锁上门,躲在卫生间里。

辣姐失了耐心:“你说那么多,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

“我在转移话题,缓解尴尬。”他蹲着靠在门后,双手来回搓着脸:“我觉得这个时候我们不应该见面。”

他丫的至于吗?

“给你三秒钟,滚出来!”辣姐撸起袖子叉着腰。

这个年代,害羞的男孩不多见了!

“三。”

“二。”

“二点五。”

“二点二。”

“一。”她狠狠的又踹了一脚门:“可以,你别出来了,我走了。”说罢转身收拾行李,她的行李并不多,且全收在一个小箱子里,经过卫生间时故意用力,轮子在地上滑出很大的声音。她看了眼卫生间,仍无半点动静。

啪!辣姐重重关上门。

当初买票时,辣姐捉摸着买夜里的票睡一觉醒来就到家,这种安排完美至极。眼下才只下午三点,时间漫长让她等不了了,拿出手机搜了搜,最近一班火车有18点的,可只有站票,这儿离城有个小时的路程,她没勇气站回家。

不远处李子睿亦步亦趋,就是不上前,辣姐一看他,他急匆匆回头站在原地手脚无措。

“舍得出来了?”

李子睿点头,声音小的如蚊蝇响:“你真忍心丢下我?”

“你说什么?”辣姐没听清,拉起箱子往回走,经过他时,李子睿快速的闪到一边,见辣姐并没有理他的冲动,又小跑着跟上来:“你要去哪儿?”

“能去哪里,回宾馆上厕所。”

“哦。”李子睿安静了,微微歪着头看她,一时只听到箱子车轮的声音。

“有一件事告诉你,不知道你会不会打我?”

“辣姐是好人,怎么会无缘无故打你呢?就算你真有错,我也只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她发现,面对李子睿,不能来硬的。脸皮薄如蝉翼的男孩动不动就会将自己锁起来,幼稚极了。

“那就好。”他看起来心情好多了:“辣姐,我把宾馆给退了。”

“什么?”辣姐顿足,她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她们花了100块钱预计在宾馆待到晚上八点的,他居然退掉了?也就是说她又要无家可归了?

“我说我把宾馆退了。”他眨眨眼睛,神色认真,眸色纯然:“我以为你真走了不会回来了,所以我手忙脚乱的追上来。你看我多机智啊,那个节骨眼儿都没有忘记将押金要回来。”

辣姐咧嘴一笑,大方的挥手,眼底没有真正的笑意,看起来有些拒人千里之外:“李子睿,就此别过吧,咱俩不熟。”

李子睿挡在她面前:“可是辣姐,我们的目的地相同,都是回城啊。”

“是的,路程一样,位移一样,终点一样,起点也一样,可是我的就是不想和你一起。”她恶狠狠地扫腿,李子睿眼疾手快的闪开,辣姐本就没有想打他,意思意思出口气就成了,谁知他真的躲开,当场一口气郁结在心,气的说不出话来:“你站好给我打一下,我就原谅你。”

“我又不傻,为什么要站着给你打?”李子睿有些纠结:“辣姐,你为什么想打我?你心情不好?好吧,那我就给你打一下吧,我有点怕痛,你不要用力。”

“李!子!睿!”辣姐冲上去就是一顿踢。她为自己产生“如果对象是李子睿,谈恋爱也行”的想法而感到好笑。

那一天她没再和李子睿说过话,这么一路回来,两人已经几天没联系了。今个儿他又像发疯似的,发来一大串消息。

辣姐在群里问:喜欢一个人什么感觉?

叶涵:见到他很欢喜。

许芬:没见到他,心里也很欢喜。

叶涵:别人叫他的名字,自己不自觉回头,并为之怦然心动。

许芬:心会变成针眼大你的眼里再也看不到别人。

这般春光明媚的爱情始于悸动,终于婚姻。爱情全凭感觉,感觉又都是盲目的,硬要加上爱的理由,它为此被禁锢住而变得狭隘起来,辣姐觉得她似乎理性过了头。

李子睿:辣姐,我不别扭了,你理理我好不好?

他又来了!

李子睿:悲伤到放屁动态图。

李子睿:100多斤的人能不能成熟点动态图。

李子睿:辣姐?

李子睿:辣姐姐?

李子睿:珊珊姐?

李子睿:在吗?在的吧。

李子睿:刚才在网上又看到一款新的辣条,我寄给你了,记得签收。

这人,怎么老是这样。

辣姐抿着嘴笑,打字:我是那种人吗?不要试图用辣条收买我,几包辣条而已!哼。

多买点,多买点。辣姐内心咆哮:来啊,用辣条砸死我。

李子睿:你说的也是!我反思了这几天的行为,确实太大手大脚了点。

李子睿:刚才问了下店家还没有发货,我已经申请退款了。

李子睿:辣姐,你真的是好人。撒花,撒花

辣姐觉得她要是在和李子睿聊天,也许某天就会死于急性疾病。

辣姐:李子睿,你喜欢过人吗?

李子睿:当然。小s傲娇脸

辣姐:你肯定追不到。

李子睿:为什么?

辣姐:因为你是李子睿。

李子睿:那我让我妈给我改名。

代沟啊,深深的代沟。

辣姐放下手机,索性不和他聊了。

过了半小时,辣姐看手机,李子睿又发来消息。

李子睿:那你说怎么样才能追到喜欢的女生?

他似是很纠结,平时发消息都带着狂轰滥炸的架势,今天倒安静,发了一条就停止了。辣姐摸摸鼻子,自己说的话或许真的有些过分了。

辣姐:很简单,对她好。我所理解的好是长期的无目的的对她好。

大学的爱情太过快速,男生看谁对眼,第一时间就会告白,若女方不同意,转眼间他会找下一家,不肯付出一点真心和努力,这样的感情能被称作爱情吗?不能,那只是满足和面子的一种手段。

辣姐:女孩子容易被感动,她们对异性的长相要求不算太高,看得过去就成,最重要的是人品。

她没多说,有些话只说给懂的人听,李子睿显然听不懂。

没过几日,辣姐收到一大包辣条。不用猜,肯定是李子睿送的。这头李子睿淘宝上显示签收,他赶紧发消息:我回头又让店家发货了,哈哈,我真机智。

辣姐:几个意思?

李子睿:不是你说的,喜欢谁就要对谁好吗?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告白?

辣姐的心骤然停顿一下,继而扑通扑通乱跳,生平第一次被正式告白啊。

李子睿:我现在不大敢和那女孩告白,辣姐,你能不能陪我练习会儿,等你觉得我人品不错了,我再去告白。

买东西给她只是为了练手?

辣姐也不懂李子睿到底喜不喜欢她了,心情却如释重负,好在她并不想捅破这层纸,现在的情况正好,谁适合谁,谁又说得清呢?

隔了几日,辣姐又收到一个小熊抱枕,与此同时,收到李子睿消息:女孩子都喜欢抱枕,我细心吧。傲娇到不可一世的脸

这哪里还是复读时12班的前三名,他分明现在是地主家的傻儿子啊。

辣姐:李子睿,虽说有便宜不占白不占,但是我这个人吧,优点倒没几个,仅剩的一条就是不爱占便宜。我说的对女孩好,是真心好,不单单是物质上的。

地主家的傻儿子想了想,还是想不通。

李子睿:不懂?

辣姐:不懂就算了,我又不是你家老妈子。

过了几秒。

李子睿:老妈子,还在吗?

辣姐哼了声,一个没有恋爱经验的人跑去当别人的爱情顾问专家,这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

余下几日,李子睿没在找她。辣姐乐的清闲,周末一人跑到镇上买衣服,许是天空不作美,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辣姐跑到最近的快餐店里躲雨,胳膊肘撑在桌子上,托着下巴,盯着窗外的雨看,大雨没有收势的迹象,连线的雨珠将天和地连成一条线,却又将小镇和她隔离开。果然,别人都在等伞,她只能等雨停。这么想着,前方一男生打着伞朝她走来,起初辣姐不在意,而后,男孩将伞举高了些,李子睿咧嘴笑的脸映入眼帘。

那一刻,辣姐觉得这场雨下的真不孤独。

“辣姐,我看到你发的说说就跑过来了。我这样对你好,不只是物质上的吧?”他不说话时,辣姐是感动的。

半小时前,辣姐闲来无聊,发了一个说说,大致的意思是她被困再此,有没有好心人送她一程。可是说说没发几分钟,她自觉无趣又给删掉了。

“挺好,你有长进了。记得啊,对女孩好,要默默的好,不要挂在嘴边。”

“哦。”

辣姐和李子睿的距离有些远,伞并不大,李子睿又刻意将伞往辣姐这边靠,他的肩膀不可避免的淋湿了。辣姐看在眼里,往他身边靠近了些,走路间,两人的胳膊蹭到了。李子睿偏过头。

“不许偏头,不许尴尬。”辣姐道。

“哦。”

“不许低头,左顾右盼。”

“哦。”他抬起头,深吸一口气,脸上一片红晕,嘴唇又小小的吹着气。

辣姐轻笑,她的头发黑漆漆的搭在脸的两侧,有那么一缕被雨打湿贴在脸上,看起来温柔极了:“李子睿,你喜欢的是什么样的女孩?我既然是你的爱情顾问,我想有必要知道一些情况。”

“是个好人。”

“哈?”这个解释真的。太鲁莽了。

“具体点。”

“恩。”李子睿想:“是个可爱的好人,大多时候还很温柔。”

算了,她不指望他能介绍的多详细。

“为什么喜欢她?”

“因为她是可爱的好人。”

“我认识她吗?”

李子睿摇摇头继而又点点头。

“我还以为你喜欢的人是我呢?”她半开着玩笑。

“那个。不是。我。我我不知道。”他又像刚孵出的小鸡动作僵硬的揉脸,声音暗哑。

“不许尴尬,女孩子不喜欢动不动就脸红的男孩。”

“哦。”他仍用手挡着脸。

“开个玩笑而已,不用太在意。”

“哦。”他抬起头,抿着唇不说话了。路上坑坑洼洼还有积水,距离足够一人过去,李子睿手长脚长,跳过去伸直手将伞打在她头上,在辣姐蹦过来时顺道伸手,辣姐伸过手,两人像爬山那时轻轻握在一起,她觉得感觉不一样了,手指蜷在一起变得潮湿起来,李子睿却并未多停留,明显的没有占便宜的意思。辣姐看着雨水顺着他的胳膊流到手肘处滑落,这是个认真的想要学习爱人的好男孩,不管他爱的是谁,那个女孩何其有幸。如果那个女孩是她,她想她会笑着睡醒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