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不在乎世俗的眼光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8-08 10:47:18 字数:4904 阅读进度:234/290

舌头连接的终点是心,人们时常想要心灵交流一下,于是恋人热衷于接吻并且觉得这是一件很神圣的事,口水交融、交换呼吸,只感受到另一半迷醉的表情和自己被爱的噗通跳动的心,不问外事、不理外物,手中抱着的感受的就是最好的。樂文小说|

这个吻无止境,从她的头发吻到脖子又到后背,一路蜿蜒而下,叶澍在犹豫要不要进一步实质性发展两人的感觉,又觉得叶涵太小,很多事他愿意负责又觉得这些事本就和负责无关。

叶涵用力翻过来坐在他腰间,头靠下趴在叶澍胸口倾听他的心跳。

“阿涵。”她的头发毛躁躁的,扫的他心痒痒,就像他栽的橘,悄悄的占据了他所有心思,从此眼里再无别人。

“再叫一遍。”

“阿涵。”

叶涵觉得从叶澍胸口发出的闷闷的沉甸甸的声音是世界上最好听的。

他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像是一阵电带着光,这种奇特的感觉刺激的叶涵浑身颤栗。她抚摸他的胸口和背脊,眼神像极了电视上的女强盗,手上微微用力拍了拍他的屁股,说出来的话粗鲁不堪:“挺翘的,把裤子给脱了,让老娘瞅瞅。”

他注视她裸露的身体,眼神迷离:“遵命。”他的动作很迅速,一只手还在叶涵身上留恋,另一只手拉过叶涵的手放在自己的拉链处:“自己拉。”

“我很色的。”她咽了口口水,眼睛里满是犹豫:“这一拉你的清白就不保啦!虽然我一定会对你负责,但是你弟弟还在隔壁写作业,以后等他长大了回想这一天,他肯定知道我们在房间里干什么,你这个做哥哥的地位就不保了。”她是真的为他考虑。

他直起身子,一把推到她,随即捉住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这种被人束缚的感觉有点刺激,有点儿期待,有点儿暴露。叶涵扭了扭,语气娇滴滴的说道:“手疼,爷松开。”

他扫过她起伏的胸脯,低下头亲了亲:“这招也是在电视上学的?”

“恩。”叶涵老实交代:“欲擒故纵,怎么样?被撩到没?”

他真的很好奇叶涵天天看的是什么电视:“宫斗剧还是韩剧?”

“当然是韩剧。”

“什么名字?”

“你问这个做什么?”平日她看得电视又多又杂却又很统一,只要男主角帅气多金就成。叶澍很少管她,这般问到这个地步也是极少见的。

“改天我也看看,学习学习。”他压住她的腿,蛮横的分开她并拢的腿,目光仍旧深深锁住她,生怕错过任何一个表情。手开始往她解开的短裤里探。叶涵吓得不敢呼吸,身体僵硬到不敢动弹。

“叶…叶…叶…”

“澍。”他接话,眼中熠熠生辉:“恩?记不得我名字了?”手指拨开缝隙间那柔软的部分。

“你无师自通,不用学习的。”她小小的吸着气,双手抱住他的头:“其实我有点害怕,但想到对方是你,又觉得这是一件期待的事儿。”

叶澍亲亲她的头发,长裤早已褪至腿间:“阿涵,你真好。”

叶涵闭着眼,卧室里太亮,她不敢看,感官的感觉更加被直观的感受到。

“进去了吗?”

“恩。”紧贴的触感早已让他无法忍受。

“哦。”叶涵憋着一口气用力的感受,过了几秒,实在忍不住了。

“我能不能问你一件事,但是问出来可能会伤你自尊,不问我实在好奇。”

“你问。”他不舍得松开她的唇,细细的添舐着。

“你那里…。怎么那么小?”

叶澍顿了动作,深吸一口气,脸上晃过一丝无奈:“那是我手指头。”

“哦,难怪。”她嗔笑:“我没经验嘛,都这么久了,我以为你进来了。”

这句安慰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叶澍失了兴致,揉了揉她的脑袋:“下回我要拿胶带封住你的嘴才好。”她的嘴巴里总是会吐出乱七八糟的话来,害得他只想笑。

“s—m吗?”她问,眼睛锃亮锃亮的:“有没有蜡烛之类的,小皮鞭呢?”

“没有。”他晃了晃黏滋滋的手:“我只有这个。”

叶澍起身,哄着叶涵起来,又伺候她穿衣服,内衣,t恤,一件都没落下,期间还占便宜的亲亲她的胸尖。

“想吃什么?”他问。

“你自己做?”

“恩。”

“红烧排骨。”

“不会。”

“可乐鸡翅?”

“没鸡翅。”

“那有什么?”

叶澍想了想:“可乐。”

叶涵皱了皱眉:“算了,你煮什么我吃什么好了。”

叶涵出了卧室,小家伙还在安静的写着作业,嘴巴嘟着,长长的睫毛下有着阴影,听到她的脚步声头也没抬一下。

“小晗。”她叫他,带着一种自来熟的亲昵。

“你喜欢我哥?”晗仔问的很直接,头仍旧没抬一下,耳朵尖尖的却全红了。

“当然。”

“喜欢他什么?”

叶涵想了想:“但凡是你哥的,我都觉得好。”

“哼!大人的世界真虚伪。”他放下笔,眼神打量着叶涵:“你明明就是看我哥长得帅。”

“你哥确实很帅。”叶涵表示赞同:“不过你也很可爱。”她靠过来想要揉揉他的小脑袋,晗仔巧妙的避开了:“被笨蛋摸,我也会变笨的。”

“ok!”叶涵抱着胳膊翘着二郎腿在空中晃荡来晃荡去:“小家伙,我们开诚布公的谈一下,你对我有什么不满?”

晗仔也换上认真的表情,拖着椅子坐过来,学着叶涵的动作晃荡着腿。奈何椅子太低,他坐不稳,索性只抱着胳膊:“我开始说了。”

“好。”

“第一个问题。”他哼了声,语气有些不稳:“开诚布公是什么意思?”

“噗。”叶涵忍不住。

“你笑什么?”晗仔气的胸口直起伏:“我相信你在我这个年纪只知道玩泥巴。”他拿起自己摊开的书,展示封面给叶涵看:“而我已经在做奥数题了。”

呦!这个小家伙不简单。

“你真聪明。”叶涵挑挑眉,竖起大拇指:“你聪明你猜啊,问我这个玩泥巴的人做什么?”

“怪大人。”晗仔觉得没必要和眼前这个坏阿姨交流了,挪走椅子试图远离她:“以前来的姐姐比你温柔多了,也漂亮多了。”

叶涵哼了声,她猜那个漂亮的姐姐是玲子,估计激她她就是不生气:“那她玩泥巴的技术绝对没我好。”

这算是相看两生厌了。

过了一会儿,叶涵问:“你哥在做什么?”

“速冻水饺。”

说话间,叶涵听到冰箱打开的声音,又听到速冻水饺袋特别的声音。

“这几天你不会都在吃速冻水饺吧?”

“恩。”晗仔实在也很郁闷,可是无法。他很黏哥哥,怕是说多了一句话,哥哥会不理他。

“这不是虐待未成年人吗?”叶涵义愤填膺:“不行,我要抗议。”当即拿出手机开始定外卖:“你想吃什么?”

“哥哥说外卖吃多了会变笨的。”

“你哥做的水饺连外卖都不如,你怎么没变笨呢?”她又往下翻了翻,c城不大,外卖行业并未兴起,只得去店里取:“你家这边不是有家饭店吗?有没有忌口的,没有的话我随便买了。”

晗仔抿了抿嘴唇:“你是不是想收买我?”

叶涵低头穿鞋:“我没必要收买。买菜回来纯粹是因为…。我不想吃水饺罢了,与你无关,又想着你是长身体的毛孩子,本着同情照顾的心理,分你一点残羹剩饭。”

“哼!我不吃。”他别过脸,灵动的眼睛偷偷瞄她。

“真不吃?那我走了。”

晗仔一直没什么大脾气,在学校,与他交好的人并不多,他也不太爱和人打交道,平日除了做题就是看动漫,现下遇到一个脾气不让他的,当即没来由的杠上。

“我要吃糖醋排骨。”这句话花光了他所有的勇气,说完晗仔就后悔了,家庭的特殊早就造就了他敏感的性感,开口向别人要点什么这还是头一回。

“嘿嘿,想吃就说嘛。”叶涵眨眼:“虽然我不一定会买。”

晗仔气结,待叶涵走后,他嗒嗒嗒走到厨房里,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哥哥,你这个女朋友丑死了。”

“你不喜欢她?”他问。

“讨厌死了。”

“哦。”

这便没了下文。

晗仔忍不住道:“好聒噪,像外婆养的小鸡崽。而且脾气也不好,像隔壁家婆婆养的鹅,动不动就咬人。”

待水烧开,叶澍下了水饺:“我喜欢就好。”

晗仔不乐意了:“她没上次来的姐姐好看。”

“叶晗。”叶澍很少叫全过他的名字,冷冽的眼神无声的看着他。这一唤,便是生气的象征。

晗仔怯生生的哦了声,小小跺着步忐忑的站在门口不敢说话了。

那时,叶澍和玲子的感情很好,却从未带她回家过。一次闹的狠了,叶澍退了步,玲子跟着他回来,门没进就在门口等他。晗仔自小懂事的多,知道这是哥哥的woman。他站在窗户口朝外看,玲子回头冲他笑,招了招手,他躲的很快,自此之后便没在看到过这位美女姐姐了,而后叶澍带回来的姑娘又凶又丑,他委屈的要死。明明就配不上他家的哥哥嘛!

叶涵回来的很快,跑的大喘气,敲门的声音又大又急:“靠!我赶上了吧。饺子下好了吗?”

“好了。”叶澍招呼她:“过来坐。”

桌山摆着三碗饺子,一叠小菜。便无其他。叶涵觉得自己跑的这趟太值了,提起外卖盒子一个个往桌上摆,依次打开盖子。

第一道菜是西红柿鸡蛋,第二道是青菜香菇。

晗仔委屈极了,这阿姨真的不打算讨好她了。

“哦,对了。”她揭开最后一个盖子:“我爱吃的红烧肉没了,没办法,就买了糖醋排骨,便宜你了,哼。”

晗仔别过脸,他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大人真的好幼稚,而他没发现唾弃已久的表情居然也会出现在自己脸上:“你买了我就吃,不吃白不吃。”

哥哥真是偏心,平日根本不带他出去吃也不许他吃外卖。他的woman买回来居然都没指责一声。

时间过的极快,吃完饭待了片刻,叶澍就要出发了。

“妈妈晚上回来。”叶澍交代:“在此期间门要锁好。”

“哦。”晗仔闷闷不乐,扯着他的裤子不放:“我也想和你一起回去。”

“下次。”

哪里还有下次呢?哥哥的爸爸已经不是自己的爸爸了。

火车站和c城隔了一个江,一来一回要花不少时间,眼下天色不早了,叶涵只得送他上船:“还有27天。”

27天之后开学了,就可以见面了。

“恩,你等我。”他又道:“小晗很喜欢你。”

“那小鬼喜欢我?”叶涵好笑:“他不在后面说我坏话就成。”

不,那是一种别致的喜欢。叶晗潜意识觉得玲子好看更适合他哥哥,却从未大着胆子去接近她,相反,他爱和叶涵斗嘴,爱无理取闹,小孩子的天性全被激发出来,这完全是在信任的人面前才会有的表现。

叶涵没纠结这个问题,离别面前,其他的靠边站,她问:“你在乎世俗的眼光吗?”

他舒展双臂抱她入怀:“恩?”

“敢不敢给我一个长吻?”c城民风淳朴,大众广庭之下牵牵手都觉得极有罪恶感。叶涵敛眉肃面:“去tm的世俗日下,伤风败俗。”

浓郁的爱恋包裹着心。他吻住她喋喋不休的嘴,恶意的咬了咬顺带着添添她的小虎牙:“我没什么不敢的。”

“走吧,一个人总是要学着自己长大。”她挥挥手贼兮兮的笑,旁边几位年长者眼神满是不满。

叶涵瞄了几眼,咬咬唇:“我要走了,世俗的眼光压的我透不过气来,你自己慢慢面对吧。”她像一阵风呼啦啦的跑走了,甚至没有回头看他一眼,明明说好亲眼看他上船离去的?

她这般没良心的,还知道发消息过来,叶澍笑了。

叶涵:上车了?

叶澍:晚点了,我换了车,估计还要等两个多小时。

叶涵:你岂不是很无聊?

叶澍:还好。

叶涵:我陪你说话。

叶澍:好。

她发完那句便没了消息,约莫过了四十多分钟。她又发来消息:你出来下。

他不可置信的盯着消息看了好几遍,收起手机,行李并不多,只一包,背在身上就往外跑。

叶涵就在门口冲他招手:“嘿!小伙子,我来陪你说话啦!”

叶澍深吸一口气,气息不稳:“回去。”

“我是这样打算的,陪你说话到你上车,我就回去,大不了打个出租呗。”她牵他的手。

“回去。”叶澍手腕一翻握住她的手,将她往怀里带:“听话,晚上坐出租不安全。”

“你不感动吗?”她歪着脑袋问:“我以为你感动到这辈子非我不可了。”

“很感动。”他停住脚:“比起感动,我更在乎你的安全,听话回去。”

她摇摇头,笑成一朵菊花,有几缕不听话的头发浮在额前,随着她的脚步晃动:“我是个说话算话的人,明明说了陪你聊天,不守承诺我会挂科的。”她还没回去,半路上收到叶澍的消息,一咬牙下车打出租赶到江边坐船。

叶澍摸摸她的头:“这回,你怕是又要承受世俗的眼光了。”他咬住她的耳朵,想要将她嵌到身体里,声声低语:“阿涵,我感动到想娶你,可是天黑了,你不回去我心难安。”

“那我待半小时。”她退步了,啧啧嘴:“好不容易来了,船上人多踩了我好几脚,我这么走了,多划不来呀!”

天大的复杂的心情全都顷刻消退,叶澍脱了她的鞋,细细的揉着她晶莹的脚趾头,然后低头吻了下。她脚往后缩,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我靠!阿少,你不洁癖啦!”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