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顾张氏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8-08 10:47:39 字数:5237 阅读进度:241/290

谁能告诉她顾耐为什么来s吃饭?后转念一想,他为什么不可以来吃饭呢?今个儿下了一场小雨,空气里黏黏的,张存无端生了燥意,为了显忙,愣是将每个客人的茶杯续了一杯水。厚实的天空被闪电撕开了一道口子,雨点噼里啪啦掉落下来,她不喜欢下雨天,尤其是没带伞的时候。

“007,有客人说认识你,关照你去点菜。”

张存一愣,那时一时的戏言一语成谶,她曾问过顾耐如果前女友回来了怎么办?顾耐道那我带她去s吃饭给你加提成好不好?

不好,一点都不好。

她晃了晃自己手中的茶壶:“张玉,我在给客人加茶水呢,你去点菜吧,提成算你的。”

男孩有些惊讶于这家饭店的好服务,主要是自己才喝了一点,杯子才浅了丁点儿。戴着007工牌的服务员积极的拿着水壶赶紧满上,顺势站在自己旁边端着水壶蓄势待发,害的自己一直不停喝,他想让她离开,奈何女孩没有离开的意思,像个木头人腰背挺直的站着,这种场面尴尬到冰点,或许应该让她忙一点,不得已,他喝了不少水,期间上了两回厕所。

男生一见有人解围:“你去忙吧,这里就不麻烦你了。”

张玉接过张存手中的茶壶:“有提成我肯定想要,可是客人点名要你去点菜,你总不能不要这个月的好员工称号吧,得多三百呢。”

张存一想,确实如此,怎么能为了前男友和钱过不去呢。

转身对男客人道:“刚才我为你倒了四次水,也算是尽心尽力了。你待会出去结账时,告诉吧台007号服务员态度不错,我就能得一个小红花,谢谢啦。”走之前还嘀咕道:“真能喝,一大壶都给喝没了。”

男生摇头,笑。到底是谁让自己能喝的。

张存拿着菜单,雄赳赳的走到顾耐那桌,心跳没出息的加快,没什么表情,说的话像是背书般:“你好,我是007号。很高兴为你们服务,这是菜单,请点菜。”

王冰挑眉,瞅了眼顾耐的脸:“小丫头,又见面了,呦呦呦,还板着脸,谁欠你钱了,跟哥哥我说,哎踢我干嘛?”

顾耐打断他:“你们这里招牌菜有哪些?”

“拔丝香蕉,蓝莓山药,烤全鱼、地锅鸡、地三鲜都不错。”恩,有些有提成,有些没有,她没什么坑前男友。

“饮料呢?”

“有鲜榨的芒果汁、西瓜汁还有汇源果汁,鸡尾酒。”

“凉菜呢?”

张存真是搞不懂,到底点不点菜?他又不是没吃过,怎么可能不知道。

“点的最多的是皮蛋豆腐、凉拌海蜇。”

顾耐哦了一声没了下文。

郑家秋除了起先看到自己第一眼惊讶了下而后全程都在玩手机,王冰冲张存不停眨眼,又指了指顾耐,示意自己有话不能说。

顾耐放下菜单,小口的喝着水,然后没了?!

张存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一下,两下,三下,她挠挠头眨不下去了,眼睛累。

“客人想好点什么了吗?”

顾耐拖着下巴看向张存,眸底划过一丝笑意。她极不自然的挪开眼睛,想着要不要先离开。

“哪些菜有提成?”他问。

张存闻言一喜,脸上不动声色。“要不你点烤全鱼,地锅鸡?”

烤全鱼一个提成五块,地锅鸡一个四元。其实扇贝更贵,一个提成八块,张存吃过划不来。好歹是前男友,还来捧场子,不忍心坑太多。

“哦!我记得了,下次我不会点这些菜的。”

什么意思?砸场子来的?

张存只好机械的问道:“客人想好点什么了吗?”

王冰憋不住笑了:“我们早就点好了,正等着上菜呢。不过你啊,还是一如既往的呆,要不我们加几道菜给你加提成?”

“不用了。”

那边张玉手语道:错了,错了,客人在5号桌。

后知后觉才发现张玉根本没说要关照她的客人在几号桌,见到顾耐,潜意识以为就是他。

张存憋的脸通红,半响说了四个字:“不好意思。”夹着菜单,快速去5号桌。

“蠢蠢,你怎么才来?”

“涵涵?”还有她家阿澍。

“你以为呢?姐姐我来给你加提成的。你尽量点贵的,我家阿澍给你坑了。”

叶澍点头:“你好。”

“你也好。”张存和叶澍很少说话,见面顶多打一声招呼,以前她问过叶涵和叶澍在一起是不是很无聊。叶涵笑:“他和我在一起时会笑、会撒娇、会吃醋,我怎么会无聊呢,就算他一天到晚不说几个字,我也不会无聊,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不做什么也觉得甜蜜。就像你和顾耐,我想想就觉得你们相处时仿佛有两个张存躺在沙发上看似的,可是你觉得很自然、很舒服,这就够了。”

原来这就是爱情啊。

张存问:“你下午不做兼职?”

叶涵贼兮兮的笑:“我调休了。周末老兼职,不能和阿少约会多没劲。”约会不过于吃饭、逛街、看电影,总是要吃饭的,不如让存存拿点提成。

“确实。”张存看菜单:“我就帮你们点一道手撕包菜、一个地锅鸡、一个紫菜蛋汤。”有提成的菜大多死贵又不好吃,张存不忍心坑叶涵太多。

“加个鲜榨芒果汁。”叶澍补充道。

“你不是不喜欢芒果吗?”叶涵问道。

“你喜欢就好。”

有提成啊有提成。

唉,同样是男朋友,不!同样是男人,这差距

“涵涵,别忘记到吧台那给我投红花。”

“知道了,我会多投几个。”

“好,我去忙了。”

张存走后,叶涵叹气:“阿澍,你说我家蠢蠢这么优秀,怎么会没人喜欢呢?”

叶澍抬头,微微不悦:“你家的?”

“你听话听重点啊,按照你们男人的眼光,张存怎么不讨人喜欢啦?还有那个汪琦,别想着追大宝,我会是他爱情路上又大又厚的绊脚石。听到没有,你回去警告一下你兄弟。”她恶狠狠的噘着嘴用筷子戳空荡荡的碗。

叶澍道:“按照我男人的眼光,顾耐应该很喜欢张存。”

叶涵咋舌,她一直以来并不觉得存存能征服得了顾耐:“算了,你眼光不好。”

“我眼光确实不好,否则怎么会看上你。”

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中,叶澍能感受得到顾耐对张存的爱恋与占有。奈何,顾耐大多喜行不于色,这是一个比李皖豫更棘手的存在。

张存深吸一口气,去了趟洗手间。

不期而遇。

顾耐靠在墙上抽烟。眼睛微眯,烟雾缭绕,间或咳嗽几声。他不擅长抽烟,不喜欢抽烟,却还是抽了。

她想退回去,又想到为什么自己服输,不做亏心事,怕什么鬼敲门。打气完毕,进了洗手间。出来,顾耐仍旧在吸烟。张存径直走过。顾耐扯住她的衣袖。

“上完厕所不洗手?”他说:“你不洗手,我想客人是不敢吃你们饭店的菜了。”

张存略一挣扎,转身开了水龙头洗手:“怎么学会抽烟了?吸烟也不好。”

顾耐哦了一声,他没什么灭烟的经验,就着她开的水龙头浇灭烟,转身扔进垃圾桶里。

张存欲离开了,顾耐开口了:“我心情不好就尝试抽烟,可惜没有成功过。第一次抽烟是在高中,一大帮小子聚在一起蠢蠢欲试,我试了三天就倦了。他们笑我不酷没有男子汉气概,我想没有就没有吧,他们笑就笑吧,我又不会少块肉。第二回。”他道:“是我研二要毕业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提不上兴趣,觉得生来就是朝着死的方向去的,做什么都一样,迷茫了一个月,抽了一包烟,烟抽完了,背着包就来大了。”

顾耐很少提自己从前的事,她也没问过。

“你不在这段时间我破纪录了,抽了一星期的烟了,足足三大包,现在被你发现了,要不要管管我?我怕我会得肺癌。”

张存道,鼻尖微微渗出了汗:“顾医生,你的女朋友是在外面优雅着品着下午茶的那位,而不是在这里和你聊天的服务员。”

顾耐也笑:“可是圈r的妈妈只有一个,外面充其量是它阿姨。”他说:“存存,你不能因为我的过去就判我死刑。我比你年长五岁,感情史不可能是一张白纸。”

“你不是对郑家秋说你没有女朋友吗?”张存道:“顾耐,你要是脚踩两只船,我会鄙视你的。”

“叶涵对你说的?”和郑家秋吃饭那次,他见到了叶涵,那时叶涵对他语气不善,他就想或许她们误会什么了。顾耐上前一步,眼神灼灼:“为什么不问我就判我死刑?你潜意识里觉得我是那样的人?”

“潜意识告诉我你不是。可是我在意,我从未如此小心眼过,我告诉自己也许涵涵听错了,内心出来的结论是无论她听没听错,我都不愿意和一个有秘密的人在一起。”

“我没有瞒你。”他捏她的耳垂,肉肉的手感不错两人独处时他最爱捏这里:“我会一直待在有你的地方,这一点无需怀疑,就算我离开了大,我也不会离开你的。”

“什么意思?”

“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和你家在同一个城市,未来乃至以后我会在那里发展,当然不排除我会偶尔出差。”

这可真是个还消息。

张存嗫嚅:“可是门不当户不对呀,我几斤几两自己知道,帅的本就不住,现在再加有钱,我哪配得上?”

顾耐试着拉张存的手,这次她没有挣脱。

“郑家秋找过你,告诉你我家的状况了。”他问语气里满是肯定。

张存点头。

“存存,你能懂我吃了八天的鸡蛋面只为和你相遇时的心情吗?你能懂带r散步旁边没有你的感受吗?你去相亲那天叶涵发了照片,你坐在男孩的身边,嘴角噙着浅浅的笑,我就是从那天开始抽烟的。我从来没觉得好家世能给我带来什么,从小到大,我吃住一般,和别人没什么两样,吃食堂的,住学校的。从我考大学到考研,所得的全是努力而来,就连工作,我敢肯定的告诉你,如果哪一天我爬的高,不是因为我是我爸的儿子,而仅仅因为我是顾耐。”和郑家秋谈的也是一般人的恋爱,他没用过家里一分钱,生活及恋爱的开销全是奖学金和兼职所得。只是毕业后,郑家秋知道自己家世后,两人之间的感情慢慢变味,她一直想要证明点什么,两人越走越远。顾耐不是没想过告诉张存,又觉得小丫头还两个人谈婚论嫁尚早,这一说还不得将她吓走,潜意识里,他觉得能瞒着最好不过。

张存试着挣脱双手,顾耐低头轻吻张存的嘴角。

“我这只破船票能否再次登上你的豪华游艇?”

张存迷茫了,忽然觉得一直以来的争吵失去意义。她家很普通,顾耐家不一般,可是她看上的是顾耐这个人啊,关他家什么事?万一哪一天和顾耐离婚了还能得到一大笔财产,这么一想没什么吃亏的。

“你想让r成为野猫吗?”又是一个糖衣炮弹。

“你不要它了?”张存诧异。

“它妈妈不要它爸了,它爸伤心欲绝自己都顾不好了,哪还顾得上它。”

顾耐的手机一直都是指纹解锁,郑家秋非要给他加上字母解锁,说是增进感情。分手后,顾耐也没有注意到,那天被张存解锁开,他慌张了,隔天换了手机,同一型号,同一颜色,张存没察觉出来。

“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可以有自己的空间,可以有秘密,但是不要将我排除在外,能做到吗?”她问。

“是你排除我了。”他的语气有了撒娇的意味,以往顾耐的声音低沉有质感,每每听到张存就觉得大出来的五岁不是白大的,眼下,竟有种小了一大截的错觉。

“排除两个多星期呢。”

这么记仇!不就是分手十五天而已。

张存低笑,半个月来自己过得也很不舒心,早就认知到自己的心,何不随着心走:“我不想吃食堂的菜了,也不想和你扮路人了,更不想因为生病了为了避开你还得往校外医院跑。”她拍了拍他肩膀:“和好吧,不过你不许抱我,毕竟分手这么长时间,我适应了单身生活,忽然”

顾耐一把抱住她,发间的香味还是熟悉的味道:“顾张氏,你想我吗?”她的名字,他的姓氏。

张存矫情不来,身体僵住会儿,居然很快就适应顾耐的存在了:“。”

“不是ss吗?”

好吧,她四级没过。

顾耐出来时郑家秋已经离开了,王冰说她不舒服。

顾耐没做声,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小丫头忙碌的背影看。

“哎!哥们儿。”王冰桌子下面踢了他一脚:“你这招狠啊,既让前任死心又让现任放心,你都没看到小秋那脸色,啧啧,真是见者落泪,闻者忧伤。”

顾耐:“只是单纯的吃一顿饭罢了。”

“单纯,真单纯。”王冰劫走他要下筷子的菜:“你说这丫头哪里好,把你迷得团团转?虽说好马不吃回头草,好汉不吃眼前亏,明眼人一看小秋要比小丫头好太多了。”

“王冰。”顾耐打断他:“下回你要是有饭局就来这里吃,记着给007号投花。”

不一会儿,007号经过,顾耐夹了一筷子肉,小姑娘头一偏,含着肉,嘴巴鼓鼓的,背着吧台快速嚼起来,两人默契十足,顾耐又塞了一口菜过去,活像是喂小猪。

“别着急,慢慢吃。”

“不行。”她说话含糊不清的:“被发现我就没奖金了。”

那一刻,王冰忽然想谈恋爱了。

郑家秋走的这天,天气晴朗。顾耐送她去机场,时间还早。回想第一回独自一人出国时,郑家秋就在想顾耐会不会忽然出现?他可以不用陪自己出国,哪怕只是出现看她一眼,送送她也好。时过境迁,这个愿望实现了,两个人却回不到从前了。

“一路顺风。”

郑家秋笑:“下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替我向张存问好,不过我是不会当面问她好的,她可是抢了我男人。”她半开着玩笑。

“我会替你问好的。”

这男人。还是这样无趣,他一直这样该多好,谁也看不上他,该多好啊。

“顾耐,谢谢你曾曾来过我的青春。”她转身,身后的影子被拉的又细又长。

曾经,她觉得青春很美好,最美的那一刻,那时的少年头发要比现在长些,身形消瘦些,那天的天蔚蓝的纯粹,他不知道她的名字,手插在兜里直接问:“要喝饮料吗?”她听了很想笑,真的就这么笑了出来,跟着男孩去了超市,拿了一瓶雪碧,喝的急了,气儿要从鼻子里冒出来,一切感官的感觉鲜艳如作。而今,几米的距离,两人平行的不像是在一个时空里。她想她的青春死掉了。

我喜欢雪碧,可是你拿的是绿茶。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