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辣姐篇:我如浮尘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8-08 10:48:02 字数:4589 阅读进度:243/290

辣姐看了看手机,有些难以置信,小高居然打电话来了。事实上,自小高入伍后,两人便断了联系,倏地看到他的名字在手机上闪烁,心神有些恍惚,按了接听键:“喂?是小高吗?”

“不是。”

她的心跳快了几分,是这个人,是他,声音低沉不少却还是同种音质。

“我是pp君,请问,你是辣ssr吗?”

她产生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整个人飘飘然恍恍惚惚,眼睛有些发热,眨眼间,泪水湿了眼眶,真奇怪,小高走的时候她哭不出来,李子睿介绍室友给她认识的时候她也没哭,总觉得眼泪是值钱的珍宝,轻易落下来就掉价了。记忆中,小高每每听到“pp君”急的跳脚,眼睛瞪大如铜牛,奈何他不敢打自己,急的脸通红,说话也结巴起来:“你再再叫试试看?”

“怎么啦?pp君不pp啦?是不是又没有考过李子睿?”

明明那时候无忧无虑,这几年又是谁夺走了思绪。

“我不是辣ssr,我是袁珊。”

“哦,是袁珊啊,那我打错电话了,不好意思。”话说完,真的挂了电话,辣姐握着手机,她在等。没过一分钟,手机重新震动起来。

“是袁珊吗?”

“幼不幼稚!”辣姐问:“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他说:“还有一个月。”

居然真要回来了。

“我说小高你可真不仗义,这两年一点消息都没,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对啊,是死了,现在只不过诈了个尸。”他不是没想过联系辣姐,翻到通讯录又暗灭手机,这两年他基本没有联系任何人,怕从别人嘴里听到袁珊已经恋爱的消息。两年过去了,他也分不清自己对袁珊的感情是执念还是真爱了,只觉得目光所及之处没有谁能比得上那只“母老虎”,这种觉悟来的很突然,顺带着否定了先前那那段恋爱,这两年已经磨灭了他所有不正当不成熟的想法。爱情有千百种形态,每一种都是最美的,只要找到适合自己的,别人的再好也不羡慕。思想觉悟了,便来找她了。

“袁珊,等我忙完手头上的事就去找你。”

“好啊,我带你四处转转。”

挂上电话,辣姐觉得心安了,小高很好,这就够了,以后过年她不需要跟着父母去庙里替他祈愿了。

桌子上放着的书翻到倒数第二页了,还有半个月,她就解脱了。这几天实在睡不好,邻座的高晓她实在喜欢不上来,一知道自己考大,就拼命说大多难考,题目有多变态,害得自己有段时间心神不宁。后和章露聊天,一聊才发现高晓也考大,别人问她她死活不承认自己考大,一听有人和自己考同一个学校就劝别人换学校,减少竞争压力。辣姐攒了一肚子火,慢慢的疏远了高晓。

这天中午,高晓主动开口。她们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说话了。

“袁珊,听说你有大的重点?”

“我哪有什么重点,都是自己胡乱总结的,和笔记差不多。”她说这话时,眼神很真诚,风从窗户钻进来,凉凉的。

高晓哦了声,没在说话。不一会儿,她挪着椅子靠近了点:“这样吧,我们交换笔记?”

辣姐状似无意问道:“你也考大?”

“不是。”高晓眨眨眼:“我一个学妹考,让我帮她要资料呢。”

呵!好一个伟大的学姐。

“哦,可是我的笔记拿不出手,字很潦草,还是算了吧。”辣姐戴上耳机,接着看书。隔天,遇到章露,闲聊几句,章露哭丧着脸:“高晓就是不要脸的东西,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怎么了?”辣姐问。

事情很简单,高晓见打不成辣姐主意,便跑去问章露愿不愿意交换资料,这个时刻,资料当然越多越好,章露背书记的不牢,便想着多看点也好,这一换才发现高晓给她的是很老的资料,考点不多。章露气不过,跑去找高晓,谁料高晓道:“我不知道啊,我也就中间人,学妹给我的就这资料,再说你也同意交换了,事后拆桥兴师问罪不大好吧?”

高露气得全身发抖:“我就不该信她这个小贱人,我的资料可是我花了好几个月总结的。呸!哪里有什么小学妹,事到如今,还装!还以为自己演技多高,大家不点破罢了。”

辣姐道,高晓问她的那刻确实心动了,幸好自己抵住了:“还有一星期就要考了,没必要为了不相干人生闲气,再说她资料多了也不一定看得完,笑到最后才笑的最好。”

章露不自觉抿唇:“我就等着看她哭。”她也就过过嘴瘾,谁也不知道高晓是学霸。

这几天,辣姐实在睡不好,这种心情比高考那天还要强烈,或许自己努力了,才会在意。进考场时,两腿有些轻飘飘,待全部课程考完,又忽然释怀,觉得结果没那么重要了,考不上大不了就去找工作。

成绩出来那天,高露打来电话:“袁珊,我考上了!”语气里满是欣喜。

“恭喜。”

“你呢?”她问。

“还没查。”她在电脑前坐了半个小时了,思绪混乱,看了会儿综艺,还是不想查。

“对了!差点忘记对你说了,高晓没考上。”她的声音里满是幸灾乐祸:“自食恶果。”

“高晓挺努力的,平时成绩也挺好,怎么会考不上?”辣姐问,实在是反常理,手动着刷网页查分数。

“谁知道呢!书看多了看花了眼吧。”高露啃着苹果含糊不清的说:“这事儿我也是听她室友说的,查完分数高晓就扑在桌子上哭呢,哭了好几个小时了。啧啧,可真能哭,当自己是林妹妹啊。”

章露说什么辣姐听不到了,她看到电脑上显示的分数,有些不可思议。考上了?她居然考上了。

“那个,我好像也考上了。”辣姐揉揉眼睛,不可置信的又看了一遍。

“哇塞!恭喜恭喜。袁珊你可真厉害,大不是一般人能考上的。”

是啊,她好厉害,以前怎么不厉害呢?

辣姐挂了电话,在三人群里发消息。

辣姐:姐妹们,我考上大了!

许芬:恭喜!

许芬:什么鬼?

辣姐:我考上专升本了,从现在开始我和你们平起平坐了。

叶涵:恐怕不能平坐,因为我和芬。要考研了。

辣姐:靠!这么变态。

许芬:辣姐,真替你高兴,不过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辣姐:姐心情好,随便问。

许芬:为什么考专升本?因为李子睿?

乍看到李子睿的名字,觉得有些陌生。那段时间,她不是没想过,李子睿和小高都喜欢她然而都没有追她,是不是意味着自己比别人差?想了很久,她将这种差归结为学历。转念一想,如果真因为学历而放弃她,那么这种人她也没必要在意。

辣姐:不是因为任何人,是我自己想要改变。

辣姐:去年过年我去咱高中了,说来也巧,我遇到林雷了。

这么一想,林雷对她的影响可真大。想当年,为了学习,小高可是骂了自己好几回,她听着如虱子挠痒,完全不当一回事儿。

高中那会儿,遇到老师,想法设法的躲,时过境迁,两年之后,她没有躲林雷,甚至觉得心里有一种陌生的情绪蔓延,她对这所学校乃至于里面的一花一木,任何一个甚至没有带过课的老师都倍感亲切。第一次,她主动的喊了:老师好。

辣姐:你们知道林雷什么反应吗?

叶涵:他没认出你?

辣姐:要是没认出就好了。

许芬:他笑你胖了?

辣姐:没有。事实上,他一眼就认出我,他的眼神很认真,让我觉得他说的话不是在开玩笑,他说:袁珊,你又回来复读了?

这句话足够将她的自尊殒灭个彻底。

辣姐:我那时候在想,若干年后,我们同回母校,你们是老师眼里的大树,而我是一颗不起眼的灰尘。有一天刮风了,我被刮的左右摇晃,开始我觉得很有趣,一个人玩的欢快。忽然回头我发现身边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我,我着急了,我想回到你们身边,可是我没根啊。我开始考虑,我怎么下来呢?

没根的灰尘注定飘摇不定。

她曾问过小高如果自己考上了,他会不会和自己告白?也就不会有后面乱七八糟的两段爱情和跑去当兵的故事了。

小高点头,说是。他准备好了告白礼物,可是他扔了,顺带着那种懵懂的爱恋,一并扔到不知名的角落去了。

辣姐想学习不好就是一种罪过吗?

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她只是走了一条弯路,遇到更多的风景罢了。

许芬:学历很重要,但也不是绝对重要。

辣姐:我知道。所以我从没觉得自己差在哪儿,只是茅塞顿开,若放在现在,林雷刺激我多少回,我也无动于衷。说真的,我一点都不感激他,想到他说话时的嘴脸我就觉得他不是我回忆里的那个老师了,我要感谢的人只有唐哥哥,那时候我多坏啊,他都没放弃我,管我骂我,偶尔恐吓我说要找我家长来。

唐哥哥气不过,女孩子不能打不能说重话,便要挟着找家长,辣姐安分了几天又开始野起来。那时候她和小黑坐的近,两人上课打上课闹,闹的最凶的就是语文课上,她觉得林雷可好了,从没骂过她,像个局外人坐在讲台上改作业,耳朵像是屏蔽了所有声音。

人总是在经历一段岁月,才知道逝去的岁月有多美好,那些讨厌的人有多可爱。

大专只读三年,考完专升本,辣姐闲起来,睡到中午起来看会电视,然后琢磨下论文,琢磨大半会儿,复制粘贴,然后接着追剧。

手机响,小高的电话。

“袁珊,在上课吗?”

“没啊,怎么了?”

“那出来一下,我就在你们学校门口。”

“啊?”她难得的怔住了,看了看自己,还穿着睡衣,牙也没刷,脸没洗,头发油腻腻的。

“你不是说一个月后来吗?”

“提前了,手头的事忙好了。”他道:“麻利点,我饿了。”

挂了电话,辣姐挠挠头,决定将头发扎起来,洗漱好久出门了。

草长莺飞,春暖花开。小高靠在树下,仰头喝水,喉结因为吞咽上下滑动着,有那么一刻,辣姐觉得自己彻底的理解了“人生若只如初见”这句话。

他瘦了,也黑了,面部线条硬朗了,一双眼睛不再贼兮兮的冲她笑了。

小高冲她招手:“这边。”声音还如电话里那般低沉,是啊两年过去了,人总是要改变的。

“你真来了!”这一刻,辣姐才相信他真的回来了。有时候又觉得小高没有去当兵,他还在学校上课,只是两人不联系了而已。

“恩,讨饭来的。”他摸了摸鼻子:“我真饿了。”

她似乎不知道怎么和他相处了,算起来高中毕业后已有三年,他们再也不是追着打闹的关系了。

“吃面还是吃菜?”

“都成。”

“那我带你去我经常去的炸酱面馆,那家正宗。”

“恩。”

走过去不远,也就五分钟。两人谁也没开口再说话,路上两个小孩玩过家家,小女孩搬起好几块砖头垒到一块儿,小男孩只搬了一块直嘀咕女孩动作太快,自己赶不上了。小高笑了,拿手肘捅她:“是不是女汉子力气都大?”

辣姐知道他意有所指,不就是当年搬了几大桶水。

“否则怎么叫女汉子呢?”

小高低头,笑了:“那会儿,也不知你哪里来的力气,满教室追着我打,说真的,我其实跑不过你,为了避免丢脸,我都是在跑不动之前减速给你打几下,你也就过过手瘾,打的也不痛。”

“我怕把你打傻了。”

“那会儿你是不是故意追着我打?”他问。

辣姐假装听不懂他话里有话:“你是不是故意招惹我的?”

两人相视一笑。

小高瞅了瞅四周:“你们学校挺美的。”

“一个专科学校而已,哪比得上你学校。”

小高摸了摸寸头:“记不得了,两年没回去了。”

面上桌了,小高吹了会儿,大口吃起来,面条滋啦吸上来,溅了好几滴面汤出来:“别介意,部队养成的习惯,吃慢了就没得吃了。”头发全剪没了,衬得大眼睛明亮亮的,几乎能数的清睫毛。

“没事。”辣姐也大口吃起来。

小高意犹未尽,将余下的面汤全喝完了:“你快毕业了吧?想好做什么了吗?”

“没想好。”辣姐潜意识不想告诉小高自己考上大的事。

“不着急,还有两个月呢。”咕噜咕噜一杯水下肚:“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做什么。”

“哦,不着急,你有一辈子的时间考虑。”辣姐问:“还回去上学吗?”

“不了,没劲儿。”

“挺可惜的。”当年为了能考上大学,他几乎拼了全部的力气。

“每个人选择不同,没什么可惜的。”三年后的小高这么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