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闯荡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8-08 10:48:12 字数:4098 阅读进度:248/290

开学后,叶澍没回学校,叶涵安心准备考研,两人联系的少了起来,好在考研看的书多,一天到晚扎在书堆里不觉寂寞。两个月不知不觉过去了,叶澍仍旧没回来,说不失望是假的,她无法得知叶澍具体忙什么,也觉得没必要了解的透彻,两个人在一起,距离拿捏实在很重要,远者香、近者臭。

又过了两天,叶澍才发来信息:下楼。

不想见想念会淡忘,一旦这人出现,她自知念念不忘。

“阿少!”她从路口跑过来时,叶澍正看着她宿舍,没料到声音从别处而来,目光交界处,两人一笑。叶涵直觉叶澍不一样了,具体哪里不一样也说不上来,一身西服得体敞亮,那一刻,叶涵觉得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可是眼神所到之处还是那个人。

“看书累吗?”他问,顺势牵起她的手。

“不累,挺充实的。”常言道大四不考研,天天像过年。不上课空闲时间很多,有人选择找工作,有人选择考研,还有人选择过猪一般的豪华生活,整天除了吃就是睡。叶涵除了本性积极向上,另一想考研的因素是不想和叶澍相差甚多,能力她没有多少,除去努力,她一无所有。

她问出心中所想:“还走吗?”

“恩。”

“哦。”隐藏些微失落,笑嘻嘻开口:“我是不是马上就要当老板娘或是总裁夫人了?”

“想太多。”他刮她的鼻子,决定先说这话题:“不想知道我在做什么吗?”

“你想说自会说。”作为女朋友,她简直就是合格的标杆,不哭不闹不耍性子,好几天他忙的没个电话过去,她也不主动找过来,他该庆幸的遇到的是她,可心里隐隐有些焦虑,潜意识里想要责备她的不主动,后转念一想,他又什么资格去说她?

两人牵着手,沿着校园小道闲逛着,叶澍道:“接了个项目,难度有点大。”

难怪,他带走了他整个寝室的人,原来都去做苦力去了。

“我能帮上什么吗?”

“不用。”他勾起嘴角:“你只管考,我供你念。”

叶涵摇头:“你别分心思在我头上,在外顾好自己就成。”

叶澍近来并不顺心,论实力,没得说的,只是实力并不能闯开一片天,他疲于应付各方人际,却又不得不与之周旋。往常,出面谈项目只姜顺雨来做。而今,他被人点名道姓详谈,这层薄面不得不给,见面后,美女老板王妍左言而顾其他,叶澍顺其没提工作上的事,这顿饭吃的不了了之,之后,王妍又约过他几回,这次倒是提生意上的事儿,叶澍看人清明,他早就知道王妍看他的眼光不同一般,是女人看男人的眼神。她不提,他当不知,拿到一个项目被人多看几眼并不损失什么。

直到项目结束,双方聚餐,王妍多喝了几杯,借口不舒服,让叶澍送她回去,叶澍眼神示意,姜顺雨打着哈哈道:“我和澍哥住一块儿,要不咱先送王老板再回去?”

王妍何其看不出叶澍的意思,支开姜顺雨说是和叶澍单独聊几句,不得不说,她抛出的橄榄枝很诱人,一个未出校门的大学生要努力多少年才能走上王妍给出的那个位置?所谓有得必有失,这种失让他觉得害怕。叶澍笑:“承王总厚爱,希望有机会再合作。”

王妍挑眉,妖媚的双手细细揉捏着他的领口,指甲上的红色尤其惹眼:“人不懂得变通,往往会走进死胡同里。哪一天你想出来了,告诉我一声,电话你有,随时联系。”

叶澍没当一回事儿,回来的路上,姜顺雨问:“阿少,有句话不知该不该说。”

“那就别说。”

姜顺雨摸摸头:“那我还是说吧。其实我觉得吧,咱还没毕业,有大把的时间拼事业,可别被眼前的浮云遮蔽了双眼,要我讲,还是涵姐好。虽然王老板挺美的,年纪也就比咱大几岁,身材也很火爆,事业有成。呸!我怎么夸起她来了。”他咳了咳,正色道:“总之,涵姐就是好。”

“回去别乱说。”叶澍交代道。

再见叶涵,浮躁的心慢慢沉淀下来,所有的尔虞我诈被排除在校门之外,这是有她的地方,他魂牵梦萦的地方。夜深人静时,他会想她是不是慵懒的团成一团,天亮时,晨光是不是在她的被子上跳跃,看书时是不是戴着耳机听音乐,吃饭时是不是也如他想念她一般想自己,想着过往,自己就在她身边。而今,牵着手踱步校园,似乎从来没离开过一样。

“我很好。”叶澍接的项目都不大,目前他还没有实力去拓展这片天,若去找叶建国,人脉和出路解决了,可过不去自己内心这关。

“什么时候走?”叶涵问。

“一星期后。”

“这么赶?”叶涵扯出一个笑:“你也给姜顺雨一些私人空间,都三年多了,还没追到小贵妇,你以为你没责任吗?”

叶澍想了想:“是他自己没用,若有我当年追你的魄力,罗利怕是早就收于囊下。”

他追她手到擒来,一谈就是三年,印象里似乎也没怎么吵过架。爱情沉淀久了慢慢的往亲情的道路上去而叶澍却觉得自己仍像高中那会儿迷恋这个姑娘。

“跟我说说这几个月的事呗,我想听。”

“挺枯燥的。”

叶涵瞥他一眼,看到他心里去:“只要是你的事,无论多枯燥,我都想听,我想知道没有我的日子你过得怎么样。”

叶澍觉得一颗心酥软了,他不是没想过与王妍周旋,拿到更多的项目,只是一想到叶涵,他便觉得暧昧也是一种罪。

“测量、画图、加班、应酬。”叶澍简单概括:“我们也就几个大学生,没什么门路子,工作和别人做的一样,待遇差很多也是常有的事。”

叶涵上了三个台阶,要比叶澍高一点儿,光将身影拉长,她抱住他的头,亲吻他的额间:“万事开头难,这样已经很好了,很好了。”她像是喃喃自语:“阿少,我不知道你在着急什么,我不奢求你放慢脚步,只愿你跟着心走,千万别迷失了。我会在这儿,不远不近,你回头就看到了,别担心我,也别有压力,我不奢求你大富大贵,我只愿你平安健康。”

从大二那个暑假起,叶澍被叶建国急匆匆的叫走,叶涵就发觉他有些不一样了,一般人看不出来,这种变化是微小的,他似乎急于改变现状并为之焦躁。叶涵不是吓唬叶澍,一个人走的太快,开始忽视身边的风景时,或许她不见了,他也不知道,因为他学不会低头和回头了。

“不会的,阿涵,不会的。”他急切的亲她的唇、眼还有鼻尖儿,手指细细摩挲她的轮廓。

相处时,时间总是走的飞快。一星期后,叶涵亲自送他去车站:“大黄买了个锅儿,你不在的时候我会看着学做菜,等你回来了做给你吃。”

叶澍捉着她的手亲了亲:“拭目以待。”

旁边的姜顺雨和汪琦夸张的抖了抖鸡皮疙瘩:“肉麻兮兮的,也不体谅我们这群单身汪的心情,老夫的玻璃心啊。”

叶澍朝他们踢了一脚,回头冲叶涵看,那一眼承载了深情,没在说话,转头进了火车站。

叶涵叹气,每个人都有要走的路,她不能决定别人怎么走,只能走好自己的这条羊肠小道。

不出预料的,王妍又找他们做项目,姜顺雨有些为难看着叶澍,叶澍冷笑:“接,为什么不接?别人将肉送上门,我们只管吃。”

王妍和政府那边儿靠了点关系,消息灵通,出手总比别人早一些,有些项目不大,自家公司做没必要,这才将这顺水人情送到叶澍这里来。刚出来的大学生能有多大能耐,可王妍隐隐觉得叶澍是不一般的,做事果伐,干规划这块没个天马行空的想法还真不成,她有意将他们收到自己旗下,几次交锋后,对叶澍为人有了质的了解,这人野心可不止一点。好在她也不是吃素的主儿,石头得慢慢磨圆滑了才可用。

王妍明事理,只在项目做成后,叶澍顾及情面请顿饭时露个脸。

酒饱饭足时,几人闲聊:“像叶澍这么优秀的人,在学校应该极受欢迎吧?”

叶澍:“一般。”

姜顺雨觉得阿少这般回答太简单了,再怎么说王妍也算是他们的“恩人”,即使她存了不好的想法,他们又何尝不是利用她呢,半斤八两罢了。

“阿少在我们学院可是响当当啊,大一那会儿,他给叶涵总结了一回重点,全班提前交卷且没人挂,班主任顶着院里的压力支持阿少没事多总结总结,说是有助于开拓小脑。”他刻意提到叶涵,王妍倒是听懂他话中有话,顺势问下去:“这女孩对你来说不一般?”

她问叶澍,以为当事人会否认,明眼人都看出王妍对叶澍的意思,若真想好好拼事业,势必要讨好她妍的。

“女朋友。”叶澍补充道:“追了很久。”

姜顺雨暗自腹诽,这个补充的好啊。

“哦?”王妍笑:“我读大学那会儿也曾追过一个打篮球的男生。”她似是陷入回忆:“那时候感情纯粹,不掺杂一点杂质,认准了就追,不像现在”她没再说了。

手机响,叶澍示意,走出去接电话。

王妍起身:“我去下卫生间。”她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眼角不知何时冒出一些细纹,她开始不年轻了,补了妆出门。

叶澍挂了电话,王妍正靠着窗抽烟,一举一动成熟妖娆:“女朋友的电话?”

“恩。”

见他沉默,王妍接着又道:“谈了多久了?”

“三年多了。”

“哦。”王妍吐了一口烟雾,嗤笑:“你不觉得照你现在的发展来说,你们会越走越远吗?”

叶澍才正式的看向她,王妍穿的少,领口开的极低,呼之欲出。就连姜顺雨不时都会看过来,偏偏这个愣头青一点便宜也不占。他这一看,王妍顺势挺直腰,她看出他的眼睛里没有任何。

叶澍:“私事我可以不回答。”

她走了过来,鼻息轻轻呼着气儿,叶澍能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香水味,和叶涵身上干净的气息迥然不同,王妍冲他笑,笑中带着媚:“要不要我给你一个一劳永逸的方法?既让你事业有成,又让你抱得叶涵归。”她阻断他说话:“别着急拒绝,只一晚,你又不损失什么。”她掏出一卡片,红唇印上吹了口气:“露水情缘,一夜后我还是王总你还是叶澍,自此不谈私事只有公事。”

王妍见过形形色色的男人,像叶澍这种的,倒不多。长的稍拿出手的,肚里没货还叫嚣着充门面,叶澍内敛持重,关键不好男女那档事儿,王妍提了兴趣,尤为被他清冷暗黑气息吸引。

“王总,这一路走来确实蒙你照顾。平心而论,我们确实也给你带来不少利益。这种关系已经平衡了,我觉得没必要去打破它。”

确实如此,王妍不是无偿帮忙的,商人的本性,唯利是图,她打着含糊不清的旗号,众人见是王妍,不免卖个薄面,项目接到手,转手给叶澍他们,在外人看来,经手人是王妍,价钱自是商谈好的,王妍赚的便是这中间差,加上叶澍确实有几把刷子,经手项目无不好评,她倒是博了一个好名声,无形中给自己公司宣传了一把。她不是没提过和叶澍签约,他倒是拒绝的干脆,年限放在那儿,他势必会毁约,五年足够他自己闯出一片天,他怎会站在别人羽翼之下。

“成。”她没收回卡片:“别扔了,哪一天也许会用得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