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饭局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8-08 10:48:12 字数:4103 阅读进度:249/290

叶涵要考试这几天,叶澍回来了,两人什么也没做,泡在图书馆就是一整天,叶涵有些抱歉,好在叶澍最近恶补经济学,也不至于无所事事。更甚者他看得还较她认真些,叶涵注意力很难一直集中,更何况叶澍还在旁边,中场休息时,扔了一个纸条过去:你觉得我胖了吗?

叶澍笑了,自高中之后他甚少收到字条,现在通讯方便,有手机还有电脑,联系谁无论天涯海角都若比邻了。

叶澍:不胖。

叶涵属于微胖的类型,平日对身材百般嫌弃,奈何没有毅力跑步,索性缺斤少两的吃,叶澍倒觉得现在的叶涵很好,生怕哪一天他不再是她整出病来。

叶涵:上回我遇到程雅涵了,她看起来脸大了一圈,肚子上有了一圈肉。

一串贼笑的表情。

叶澍:挺好的。

叶涵:我看书了。

分享八卦还是回去找张存吧,叶澍这厮怕是连程雅涵是谁都忘了。

电话响,叶澍起身,朝叶涵点头。走了出来,不情不愿的说道:“您怎么打给我了?”

叶建国轻皱眉头:“没事就不能打吗?”

“能。”

大多时候,叶建国对叶澍都有着深深的无奈,自有印象起,两人就没好好说过话,话不过三句,就得犯冲。

“我就在你学校附近,中午陪我吃顿饭。”

“不去。”

“还有一些生意上的朋友,过来见见。”

叶澍哪里不知叶建国在给他铺路,心思转了转:“好。”

“要出去?”叶涵问。

“恩,我爸来了。”他未提及过多。

叶涵眼神暗了暗,没有说旁的了:“那中午我和室友一起吃。”

“恩。”

天灰蒙蒙的,图书馆开着空调,温暖充斥着每个角落,叶涵总觉得空旷,似乎有一些东西不见了。

和叶建国一道来的,还有几个叶澍曾在生意上打过照面,当即喊道:“李总,陈总。”

“小叶总?”李斯说不惊讶是假的,饶是他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假以时日必会有所作为,但一定不是现在,小伙子性格硬,倒是个有性格的,拿的作品也吃得开。只是前期若无人铺路,很难混得开,他有意提拔,却琢磨着雕琢后再用。现下,此场合若非一般人是很难进来的。

“我介绍一下,犬子叶澍。”叶建国眼尖的很,一眼便知叶澍早就开始有动静了,一时间唏嘘不已,他似是看不懂他儿子想什么,这该是多么可笑又可悲的事。

“这一声小叶总没叫错啊。”李斯半开着玩笑:“叶总的儿子不是小叶总那是什么呢?”

旁人应和着笑,叶澍不多言,陪着笑意。

陈默倒是没见过叶澍,两人握手:“年轻有为,不错不错。”

叶澍淡笑:“哪里,我这小辈初来乍到,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

“照我说,犬子这二字用的不恰当,老话说虎父无犬子,叶总要介绍,也得道是虎之子啊。”陈默附和。

此次饭局是叶建国组织的,便也由他招待众人坐下,话中存了半分真半分假:“这小子脾气也不知随了谁的性子,怕沾了我的光,硬要自己闯,这不,要不是恰好在他学校附近吃饭,哪能见到他人,他是恨不得在外人面前和我断绝父子关系呢。”这一番话明里是玩笑深意确实真的。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个性、独立、有想法。”李斯挺着圆滚滚的肚皮,招呼道:“不像我那成天只知道疯的野丫头,哎!又跑到哪里去了?”

“叶澍,你去找下晶晶。”叶建国开口:“年轻人有话题,这里就留给我们这几个老人,咱不谈工作,只谈生活。”

“叶总这句话说得好啊。”李斯哈哈大笑:“马上就要改朝换代喽,由着小辈们闹,咱几个老不死的品生活、钓鱼、养养花鸟就好。”末了对叶澍笑:“麻烦你了,那死丫头不进来捆也得捆进来,后果我担着。”

叶澍哪里不懂叶建国的意思,李斯这几年生意日渐做大,大半功劳来自李晶晶,她决定果伐、眼神清明,前段时间拿到一个大地皮,一时间成了香饽饽,人人都往跟前凑,连带着叶建国也不例外。奈李斯混商场多年,一年便能识别个中原委,酒席照赴,就是嘴巴紧的谁也弄不开。

叶澍出门靠在窗口抽着烟,事实上他已经很久没有抽过烟了,一时间眼睛被迷住,鼻子呛了一下。

“叶澍?”李晶晶看到他很诧异,她厌倦了酒席,偷溜出来准备吃饭时再进去,没想到遇到叶澍,这倒是不小的惊喜。

“是我。”

她走过来,脚步中带着轻快,心头有阵阵热流通过,她没问他为什么在这儿,只道:“你居然也抽烟?”

“没有男人不会抽烟。”他道:“现在进去?”

李晶晶摇头:“客套来客套去那堆玩意儿我受不了,有实力就去做,有想法就去实践,没机会就去争取,真不懂他们话里藏着话,绵里藏着针,表面上其乐融融不累么?”她冲他眨眼:“每回看我爸假笑,我觉得我脸都痛,这么久,居然没有笑僵喽。”

李晶晶的想法倒是和叶澍不谋而合,只是商场如战场,空有实力难以运筹帷幄,该维持的关系还得维持,即使你有多恶心它。

两人相识于三个月前,正值地皮投标,叶澍自知自己没有希望拿到,却还是关注此事儿,谁料鹬蚌相争,最后竟让毫无胜算的李斯拿到手,叶澍早先分析透李斯这个人,性子磨久了,处处谨慎小心,却也认为他最大的毛病畏畏缩缩,丝毫风动都让他怯懦,这能说明他背后有人,果真如此。而后道上传李斯海龟千金回国,一出手就是一个大项目,那时他便存了和李晶晶相识的目的,不为其他,此人对他胃口,若未来有所合作,必是披荆斩棘。加上李斯赏识叶澍,走的勤了,两人终于见了面,李晶晶对长得帅的男生没什么好感,总觉得空有一副好皮囊,而后听过叶澍分析过几个案例,终于拿正眼看他。有些人,不要试图用任何套路和虚假去结交。坦诚相待反而更好。而叶澍和李晶晶便是这样的存在。两人惺惺相惜起来,无论是年纪还是气场。

“哪有女儿这么说自己父亲的?”叶澍终于被她惹笑。

“事实就是如此,他也不要怪别人说,明眼人都看着呢。”李晶晶抿了一口红酒,还是问出口:“叶建国是你父亲?”

“恩。”叶澍点头。她知道的倒是比她老爸多。

李晶晶知此事诧异许久,叶澍算是先一年杀出来的黑马,平日低调,接的又是小项目,旁人都觉他有前途,却无人去查他的家底。李晶晶也是无意知道的,知叶建国请客,不知为何,她想到和叶澍同姓,这一查引出此事,却也没打算对李斯说。“行啊你,放着现成的资源不用。”李晶晶啧啧嘴:“不过还挺佩服你的,像我典型的前人栽树我好乘凉,你那份气魄我怕是学不来的。”

“你不过是借了一个平台罢了,怎么演还得你决定,演好这一出才是真本事。”

两人互夸久了,不禁莞尔一笑。走廊里除了他俩,没旁人在。

“怎么忽然想通靠大树了?”她问。

“就像你说的,现成的,为什么不用?”这句话显然不是真心的。叶澍也不知自己心中有多少苦涩,他是真的当叶建国做了一次称职的父亲,谁料他将自己做靶子,只为分一杯羹。

“李老头还以为我不知道他打什么主意呢。”李晶晶和他碰杯:“信不信今天我们不回饭局儿他们反而更开心?”

“信。”

叶建国和李斯存了一样的想法,想要促成这桩婚事,以后少一个强劲的敌人多一个后盾。叶澍兜着清明装糊涂,有些事他不低头,谁能奈何得了他。

“怎么?要不要考虑?”李晶晶挑眉问他:“老实说我眼光很挑,不过对象是你,勉为其难考虑下。”

“不用考虑了。”

李晶晶挠挠头:“你可真无趣,玩笑都开不起。”

相处久了,李晶晶倒是对叶澍存了想法,后知他有女朋友,两人恩爱如初,她不难猜到姜顺雨对她说此事无不授权于叶澍,也罢!她拿得起放得下,只是潜意识里有些苦涩,面上照旧嘻嘻哈哈:“你那女朋友什么时候领出来让我瞧瞧?我倒是好奇什么样的女生能拴住叶大公子的心。”

叶澍静了静,眼睛依旧看前方:“我希望我所做的一切事都不会牵扯到她。”大多时,李晶晶透不透叶澍心中所想,总觉得眼前这人有着不符年纪的内敛和沉静,可是,一旦问及他女朋友,他的嘴角会带着浅浅的笑,仿佛变得有人情味了。

“这么珍惜,漂亮吗?”李晶晶很好奇。

“不漂亮。”

“那就是学霸?”

叶澍摇头:“死记硬背的那种。”

“那就是身材火爆?”

“一般。”

什么都不是:“那你喜欢她什么?”

叶澍侧头看她:“因为是她,所以就喜欢上了,等发现时,已经不可自拔了。”

李晶晶夸张的抖了抖:“禁止在单身狗面前秀恩爱。”李晶晶喜欢穿高跟,还是细高跟的那种,说的不夸张,她能穿着细高跟狂奔,丝毫不踉踉跄跄。现下,翘起腿,鞋尖上下翘动,说不出的妩媚:“不过叶澍,你现在三天两头不回学校,忙起来午饭也顾不上吃,更别说和你那神秘的小天仙见面了,时间一久,怕是有影响啊。”她又抿了一口酒,眼睛里存有半分吊儿郎当:“想当年,姐姐就是这样失去两个男人的,否则现在早就美男环绕,哪需要我出来抛头露面存钱买房啊。”

叶澍看着她,没说话。半响道:“不会的,她会理解的。”

“现在会理解,以后呢?我懂女人,任何女人都不能接受自己男人几个月不着家,说的好听在谈生意,说的不好听,喝了酒,半推半就,第二天在哪张床上醒来都不知道。”

“进去吧。”叶澍当她醉了,说的是胡话。率先进门,待到包间门口,他顿足,开了门,李晶晶笑跟着上前,小声道:“虚伪的绅士。”而后快步进去抱住李斯的胳膊,语气里带着撒娇的意味:“又喝这么多酒?不怕我妈骂了?”

“小孩子家家的说什么呢,还不叫人,这是你叶大伯,这是你陈大伯。”李斯呵斥一句,李晶晶吐吐舌。

“陈大伯好,叶大伯好。”她乖巧的叫了一声。眼神无不是透露着打量,叶建国虽已40好几了,却不像他人那般眼珠子昏黄、皮肤暗淡,相反他没有啤酒肚、腰板子挺的直直的,气质清肃文雅,看起来竟要比实际年龄小好几岁,李晶晶腹诽:难怪叶澍这么好看,原来是遗传了他爸的基因啊。

“我敬两位大伯,祝事事顺心,身体健康。”叶澍端起酒杯,眼里有微笑,不是商场上谄媚的笑,而是带着一种平静的笑,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荣辱不惊,李斯心下更赞叹几分,这小子有鸿鹄之志。旁人敬酒谁不祝事业顺心,财源滚滚来?叶澍心思倒是缜密,显然他听了叶建国“只谈生活”的话儿,并放在心上。

“叶澍,你怎么不敬我啊?”李晶晶问。

“胡闹。”李斯道:“你也学学人家叶澍,一进门就知道吃吃吃,嘴巴一刻也不闲着。”

“不吃我来干嘛?”她又朝嘴里塞了一块肉。

叶建国早就知李斯千金性格怪癖、大大咧咧,这一见却不反感,倒是存了一份好感,这年头尔虞我诈惯了,单纯善良难能可贵,看了眼叶澍,意思昭然纸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