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分手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8-08 10:48:29 字数:3873 阅读进度:252/290

出成绩这一天,阳光正好。叶涵守在电脑前已几个时辰了,这期间,她不敢去卫生间,实在憋不住了,大跑着过去再小跑的回来。

群里一拨一拨都是消息,互相打听考了多少分,叶涵不发一言,不时刷消息,某某某大神人设崩塌,发挥失常,与好大学失之交臂,某某某学渣开了挂,挤进某名牌大学前三。真印证了那句老话,考研拼的是耐力和恒心,与平时谁是大神无多大联系。不一会儿,许芬发来消息询问叶涵考的怎么样?

叶涵:下午一点出成绩。

许芬又交代她看看排名以及导师信息,叶涵一一应下,又反问她。

许芬道:370分。不过距离我的目标还少一些,政治比预料的少五分,准备申请调试卷查看。

大神啊。

目前为止,叶涵还没听说谁考这么高的分,加上考试那几天心情郁闷,发挥一般,怕是自己的成绩一塌糊涂,不怎么抱希望了。

坐着腰背发酸,不由拿手按了按。叶涵:你的排名?

许芬:第三名,但很危险,只招四个。

叶涵道放轻松,你可以的。许芬的努力有目共睹,暑假两人交流时她早已背完了专业课的书,这不是常人所比拟的。叶涵寻摸着先吃中饭再刷网页,班上同考一个学校的甑知娅打来电话:“涵涵,成绩已经公布了,你快点看看。”

这么快?

叶涵心中有些排斥查分数,就像知道自己五更死,忽然提到三更的感觉,后觉得早死早超生,颤抖着手输入准考证号,这一输,心里凉了半截,离去年分数线还要少个十几分,且不说今年有涨分的趋势。罢了,罢了,不是念书的料,出去工作也好。

许芬劝她:“准备了这么久,早出晚归的,这么放弃了心里舒坦吗?不如调剂看看?”

叶涵挣扎了片刻,想起叶澍那句“尽管读,我供你念”的话,忽而觉得对不起他,往日复读班那个一往无前死的叶涵适应不了潮流的发展,终究被茫茫沙尘掩入土中。

“我考虑考虑。”

日子在指尖流淌,冬日褪去的颜色慢慢复苏。开学后,叶涵想清楚了,动作快速的加了上届学姐的,询问调剂方面的事,学姐给了建议:“你若是真的想读,可能会换专业,就看你能不能接受了。”

园林不是她的最爱,学了这么久,图画的不尽人意,加上长时间画图腰背受不了,心中有了取舍:“那我再看看。”

和身边大多数人一样陷入困顿中,这般心灵煎熬了两天,调剂系统开放时,琢磨着填了几个学校。身边有人陆陆续续收到通知,唯她石沉大海,其实中间她也收到一学校面试通知,只是地方太远,还需坐飞机,叶涵想了想拒绝了。

最后一天,终于收到学校消息。一颗心火热的跳着,这才觉得又活过来了。手机拿在手中犹豫着,最终给辣姐和许芬说了此事。

许芬:叶澍知道吗?

叶涵怔住,半响回复:他很忙。

许芬:涵呐,你不觉得你和叶澍现在的相处模式很奇怪吗?

连旁人都看出不对劲了,奈何他不知。

叶涵:只有我觉得奇怪罢了。

叶涵:我真的很虚伪,一方面想要营造善解人意的假象,一方面内心有一群蚁啃噬着,这种情绪活生生被压下来,不知道哪一天爆发。

这种情绪爆发的很快,叶涵却比想象中冷静的多,她曾想象电视上的剧情冲过去打他一巴掌或是哭成一泪人,那时她曾笑自己居然还有心情去模拟,而后再也笑不出来了。

在收到复试通知第三天,叶澍回来了,两人吃了顿饭,叶澍道,幽深的通人漆黑的盯着她看:“我的女朋友收到复试通知这件事我是从姜顺雨那里听到的,对此,你怎么看?”

起先,叶涵堵着一口气不愿开口告诉他,久而久之,这口气消下去了,却也彻底忘记告诉他了。这样的质问使两人处在玻璃真空罩里,透不过气还要打着哑谜。

“小贵妇告诉他的?”叶涵笑,口吻一般:“你太忙了,复试也不知道能不能通过,琢磨着过几天再对你说。”

叶澍轻微皱了眉,以往情绪他不轻易外泄:“这么说我要感谢你的善解人意?”

“也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叶涵,我们非要这样吗?”

他终于生气了,叶涵只觉得心脏一阵绞痛,唯有缄默,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叶澍牵她的手,轻轻叹了口气:“我们散散步吧。”

叶涵摇头:“我有点累,想回宿舍。”

叶澍看她,像透过光景看记忆中的人:“我们找个时间好好聊聊。”他们也该聊聊了,叶澍不是没心没肺的人,一丝草动当知风从哪个方向吹来,他恨自己的分心乏术,又觉得叶涵能理解。

“好,我也有话想对你说。”

那条路,银杏叶还未长出来,在枝头爆着芽。那一年,叶澍带着她像两个傻瓜肆意狂奔,烦恼、不解全被跑掉,而今他的头发长长了些许,已经看不见额头上那小小的可爱的纹身了。

叶涵进了宿舍,没有回头。叶澍抿紧嘴,他不善言辞,知最近冷落了叶涵,心里一阵烦闷,恰逢李晶晶打电话过来,叶澍接起:“有事?”

“江湖救急啊。”

叶澍皱眉,转身朝校门外走去。

叶涵有那么一刻希望自己看到的都是假的,那个少年长成了肩膀宽阔的男人,能撑起一片天,那是别人的天,可是她的少年去哪儿了?

李晶晶早就烂醉如泥,靠在叶澍肩上嘴里话不止:“没意思啊没意思。”她转头冲叶澍笑:“你说我这么喝会不会长啤酒肚啊。”

叶澍扯了扯嘴角,不耐烦的扯她:“能站起来吗?”

“不能,你背我回去。”李晶晶无赖上了,抱着他的胳膊就是不松开:“你就当姜顺雨喝醉了呗,反正都一样性质,咱们之间分什么男女。”

“师傅。”叶澍招手,出租车停下:“去地。”他将李晶晶塞入后座,李晶晶算是死心了,一个没忍住,吐了一地。司机脸色变得很不好看,正欲开骂,叶澍又塞了钱过去:“这是洗车钱。”想了想还是钻入车内送她回家。

叶涵后悔跟着他出来了。所有人在变,都在变,她开始嫉妒心泛滥,却无从释放。指甲掐进肉里,脑子不禁在想他和那女孩在做什么。像是以前她哪做得出这种事来,到底是有多怀疑才能像个贼跟踪心爱的人。有那么一刻,她希望叶澍没上车,这样她还能骗自己那只是普通朋友。

她深吸一口气,指尖微微发麻,手机险些拿不住,拨了叶澍电话:“喂?”

“阿涵。”

“还没睡?”

那边沉默几秒:“没。”

“你不在宿舍?我听到车鸣声了。”

“不在。”叶澍道:“在外面。”

“这么晚在外面做什么?”

“安顿一个朋友。”

“哦。”叶涵问不下去了,不是这样的,这种明知故问算什么,掩面压抑着无声啜泣:“那我睡了。”

“恩,晚安。”

晚安,我曾经的少年。

叶涵顺了口气又拨了姜顺雨的号码,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叶澍和那女孩认识多久了?”

“谁?”姜顺雨知这事被叶涵知道了,挠挠头索性装傻到底,这事儿阿少交代过,不要告诉叶涵。

“姜姜,你不觉得你不说更加坚定我心中的怀疑?”

姜顺雨纠结了下:“涵姐,其实没什么的,就生意伙伴,只是和阿少聊得来罢了。”

怎样聊得来才会深夜醉酒让一个男人接她?这是何等的毫无防备。她看得清那女孩眼底深深的爱意,她开始去对比,女孩身材好,打扮时髦,一颦一笑皆是风情,而她有什么呢?她和叶澍相识于豆蔻年华,彼此为初恋,青涩懵懂,然则终究有一天所有的迷恋会褪去,现实的苦闷一拥而上,至今尚且未出社会就已自此,何况以后?若没有自己的存在,那两人怕是早就情投意合了。

“知道了。”叶涵顿了顿:“这事儿别对叶澍说了。”

隔天,叶澍寻叶涵时被告知她买了连夜的火车,去了别处。张存具体也说不清她去了哪里。

“你和涵涵是不是闹别扭了?”张存问:“感觉她有些不对劲。”

叶澍无法回答。她似是有意消失,手机根本打不通。

两个星期后,叶涵回到学校,往日的苦闷烟消云散,见这一景一物皆是美的。第一眼瞧见靠在白玉兰下的叶澍,他似是憔悴了很多,胡茬细细的冒出来。

“叶澍?”她不确定的喊:“你怎么在这?”

叶澍听到声音,眼睛转向她,带着热烈的光,眼珠子上全是血丝:“舍得回来了?”

她黑了很多,也瘦了少许,曾经噘着嘴向他抱怨的双下巴不见了。

“我先走了。”他不敢再说什么,生怕下一秒自己会忍不住吵起来。身子趔趄了下往回走。

叶涵转过眼,不知说什么。

下一秒,那人倏地跑过来,像一阵风抱她入怀,叶涵快透不过气,胸口被挤压的闷,腾出手掐他的胳膊:“松手。”

叶澍像是察觉不到疼痛,声音嘶哑:“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叶涵以为自己哭不出来了,可是她还是轻易的能被他左右,她板开他的手,两人面对面,眼泪哗哗往下掉:“我们在一起四年了,这就够了,够了。”

“你说什么?”叶澍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这一句话花光了他毕生的勇气。

“叶澍,我不是一时兴起,我也曾怕这是冲动所致的决定,为此躲了你半个月,可是,不是的。我现在很平静,我们分手吧。”

“叶涵,你在说什么?”他喃喃自语,不可置信。

“我不适合你,你也不适合我了,当初的适合建立在单纯、好感和同一学校的基础上,自前几个月起,这种不合适开始显露,大多时候我习惯一个人的存在,说实话,你哪一天回来陪我吃饭,坐在对面让我不适应很久。”

“以后不会了。”他牵她的手,拇指细细摩挲着:“真不会了,我带你散散心,去看山看海,看云卷云舒。别闹了好不好?”

叶涵摇头,头一回她对他的服软视若无睹:“叶澍,我们并不只有这一个原因,趁着我现在还能理解你的时候放手吧。”

“我们好好聊聊。”叶澍艰难的笑了下:“陪我吃顿饭吧,我饿了。”

叶涵点头:“就在食堂吃吧,我不想出去了。”

两人面对面,叶澍一口一口吃着,味同嚼蜡:“这段时间你去哪儿了?”

“和朋友一起去支教了,闲来无事,觉得挺有意义的。”

“哦。”他没再问了又道:“她是李晶晶,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她爸爸是李斯,s集团的负责人。”他简单的交代了下,甚至隐隐告知她接近李晶晶有李斯的原因。她不该期待姜顺雨能瞒着他,罢了,敞亮着说更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