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复试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8-08 10:48:29 字数:3505 阅读进度:253/290

叶涵摇头,她相信他的为人:“我知道你和她之间没什么。;我想分手是因为预料到我们的结局了。未来你总是很忙,我独守空闺,只要一丝风吹草动,我就会像疯子一样查你的手机有没有暧昧信息,你的衣服上有没有香水,领口有没有红唇。我开始变得不像我,你逐渐厌恶我这么神经兮兮,却不舍当初的美好凑合着过日子,相看两生厌。叶澍,这不是我想要的,我也有自己的梦想啊。”

“你不能用猜测来了结我们的爱情。”

“这不是猜测。”叶涵不敢看他的眼睛,只盯着桌面:“你学会利用人了,接近那女孩我不知你存了多少心思。我不信你不知道那女孩喜欢你,可是你仍旧没有排斥她的接近。你开始学会权衡利弊,开始忙的理所应当,当然,我不否定你是爱我的,只是你更重要的是眼前的事业。遇抉择的时候,你最后考虑的才是我。就像你明知那段时间我在等成绩,可是我没有等来你的电话,说不失望是假的。”

“对不起。”

“李晶晶一个电话可以叫走你,而我从未在这种时候等得来你,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我们不是恋爱关系,你会不会冲着前后桌的关系问候我几句。”她越说越激动,话既出口,收不回。他知她敏感,却从未给过她安全感。

两人都没说话,一碗面终究没有吃完。

叶涵起身:“就这样吧。”

“阿涵,最后陪我去一个地方吧。”

叶涵看他,她后悔和他在一起过吗?没有,从来没有,每时每刻都是幸福的,这是她花了所有勇气做的最好的决定。可是她骨子里是怯懦的,努力做任何事就是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是现在距离更大了,是一个断崖的宽度,叶涵觉得累了,她不想在追了,她怕粉身碎骨,她怕覆水难收。

叶澍领她去的是学校天台,也不知是谁说天台最适合看星星和告白。那时候,叶涵蠢蠢欲试,奈何她和叶澍一次也没去成。而今,大白天里她有幸过来了。而后觉得讽刺,在一起的时候错过了很多,这一分开他倒是弥补起来了。

“为什么来这儿?”

“等不到晚上陪你看夜空了。”叶澍转过身,朝她走来。叶涵觉得不对劲,无意识的往后躲。他的手放在她腰间略一用力将她放在栏杆上,背后是清冷的风,一个弄不好就会坠楼。叶涵恐高,双手抓住叶澍的衣服就像抓住唯一一根救命的稻草:“我我要下去。”

叶澍没说话,附身靠过来吻她的唇,动作越来越大力,将她完全压在栏杆上,没有任何附着点,叶涵不敢挣扎,嘴巴被堵住,话也说不出口,不一会儿,叶澍感受到嘴里有些咸,这才发现叶涵泪流满面。

叶澍放下她,僵着身子站在一边。

叶涵颤抖着站起身往外走,带着哭腔:“你以后不要找我了,咱俩分手了,分手了!你这个疯子!疯子!”

那一天回到宿舍痛快淋漓的哭了一场,室友们束手无策,安静的陪着她。哭的久了,眼睛红肿睁不开,头晕乎乎的,张存不知开口说什么好,干着急着。忽而叶涵吸着鼻子问:“有吃的不?”

而后,叶涵一心扑在复试上,小县城里出来的,英语发音不标准,每天天不亮起来,拿着书在梅园大声朗诵。期间,曾见过叶澍一回,那是班主任临时组织的一次班会,讨论关于毕业设计的事,在学校的人务必参加,叶涵去了,她没料到叶澍也在,以往这些大大小小的会他都没时间参加。叶澍看了她一眼,没什么表情。叶涵摸摸鼻子,她可不期待分手还能做朋友的。

这场会结束的很快,大致说了流程,也只花了五分钟。

会后,姜顺雨喊她:“涵姐,咱一起去吃饭吧。”

叶涵笑:“不用了,我还要看书。”说罢转身就走了。

复试那天很顺利,起码她听懂了老师问的问题,竭尽搜集脑中可怜的词汇组词造句。出了门,吐了口气,终于可以安心的睡个好觉了,发信息问许芬怎么样?

许芬哭了:“涵呐,我估计不行了。”

“怎么了?”

许芬断断续续将此事娓娓道来,她考的学校门槛高,复试分为笔试和面试两个环节,笔试时,她见题目心中一松,全是自己会做的,后面的女孩乞求她能不能给看看。许芬心一软给女孩看了几眼。而后复试结果当场出来,那女孩录取了,而她失之交臂。更可恨的是女孩得知自己考上了,和其他几个发挥好的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眉眼间高人一等,连个眼神都没赠与许芬,这种落差实在太大,毕竟考试前她得知许芬坐在她前面,百般讨好。

“涵呐,你知道为什么老师没要我吗?”

“为什么?”

“学校歧视罢了,那女孩本科985,我算什么?”她说这话时,语气里不痛不痒:“先前找好的导师人好,他看我成绩不错建议我校内调剂,可是就这么放弃学了四年的专业,有些不甘心。”

“先调着,不想上再说,好歹也是一个选择。”叶涵也不知怎么安慰她了,她们算是同病相怜,不同的是许芬是硬生生被人挤下来的,这种待遇放在谁身上都受不了。

“你和叶澍怎么样了?”

“说来真奇怪。”叶涵啧啧舌:“以前多喜欢他啊,现在竟觉得一个人挺好,不用胡思乱想,一心读圣贤书,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自己。”好像多了他,多了更多的烦躁占据心绪。

“你想好了?以前你可是非他不可,傻愣愣的替他出头呢,每回见到眼睛里都是绿光。”

“谁没个肆无忌惮的时候啊。”

接到姜顺雨的电话令叶涵吃了一惊,算是恨屋及乌,分手后她也不和叶澍宿舍的任何人来往了。

“有事?”

“涵姐。”姜顺雨语气很急:“叶澍进医院了,你快点来啊。”

那一刻,波澜不惊的心被扰乱,路上她想了很多种可能,也许他下一刻会死去,那么她要怎么办?放在手心疼爱的人怎么这般不顾身体呢?叶涵冲进医院时,叶澍正靠在床头闭目养神,除了身形消瘦了些,看不出生病的迹象。

“你怎么样了?”她问,豆大的汗珠遮挡了眼睛,像极了眼泪。

“没事。”他睁开眼,拍了拍床,叶涵也不扭捏坐了过去,屁股只挨了一些,无形中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医生怎么说?”她问。

“没什么事,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那就好,那就好。”便也无话了。

“叶澍,事业固然重要,身体也很重要,不要厚此薄彼。”她知他的性子,劝了一句,听不听随他。

“失去的已经够多的了。”

叶涵抿唇,知他话中有话。她很想问他和那女孩怎么样了?又觉得多此一举,让他误会旧情未了。

“恭喜,听说你通过复试了。”

叶涵嗯了声:“调剂的学校,没什么可庆祝的。”

她坐了会儿,这种安静太压抑,起身:“那个。啥来着,那我回去了。”

“我有点懂你说的意思了。”叶澍看她:“以前你总是看我的背影,现在轮到我看你的,这种心情很不好受,可我甘之如饴,我欠你的,阿涵。”

“没有什么欠不欠的,咱们谈开始到分手,我占的便宜要多。”叶涵又道:“对了,你以前送我的手镯看起来不便宜,我托姜姜还给你了。”

叶澍躺下来背对着她:“我心里是盼着你来的,你这一来我又觉得是专门来气我的。”

虽是调剂的学校,叶涵宿舍还是组织了一场聚会,几个女孩子热热闹闹聚在一起,气氛甚好。

小贵妇举杯:“要不是城规专业要读五年,现在我早和涵涵一起成为准研究生了。”

叶涵笑:“那明年我等你,不过你可千万不要像我这样没出息啊,好好考,985、211等你。”

离别在即,再过一个月便也咫尺天涯。

张存叹息:“早知道我也考了。”那时她没毅力,大四没什么课,躺着也不是个事儿,便打算考教师资格证,这一准备还真让她过了笔试,只是面试环节着实头痛,抽了一个题目,抖了十分钟,闷声闷气的写了一黑板,最后干巴巴的说:“恩,就是这么写。”

顾耐等在门外,不禁笑出声,他这媳妇儿,误他就成了,再误人子弟他会觉得对不起党对不起国家的。

没有预料的,面试没过,张存便也断了当老师的想法,余下,又无所事事起来。

“蠢蠢,你是富贵的命。躺在沙发上自会有人将葡萄洗好喂到你嘴里,不像我们,得自己奋斗。”小凤一说,自知失言,摊开话直接问:“涵涵,你和叶澍真分手了?”

“这还能有假?”叶涵毫不介意,耸耸肩:“都过去了,以后我要开始全新的生活,祝我能在研究生期间找个高富帅,干杯。”

她很少喝酒,也也不容易醉。越喝越尽兴。去的爱情,去的叶澍。

小贵妇没忍住,冲她耳朵小声说:“我高中同学说阿少自始至终只喜欢你一个人,前几天酒精中毒进了医院,听说身体都亚健康了。还有你离开的那两个星期,他发疯一样找了你好几天,而后每天站在寝室下面等着,基本我一下楼就看到他了,那眼睛里都没什么光。既然两情相悦,就别互相折磨了。”

叶涵摇头:“都是当局者迷,你说我头头是道,那么你看姜顺雨呢?”她认真的高之:“他是个好男人,起码跟在叶澍后面混,没染上任何陋习,也没什么李晶晶、王晶晶、陈晶晶。”她真的不想提起他,为何如此难?

叶涵趴在桌子上,起先面朝向小贵妇,话再也说不出口,转头趴在桌子上,肩膀一下一下耸动,慢慢的哭出来,越哭越大声,带着一种孩子气的肆无忌惮。

都过去了,往后只有叶涵,再无叶澍。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