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毕业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8-08 10:48:31 字数:5015 阅读进度:254/290

大四余下之事只毕业设计,叶涵勤快,做事麻利,大多数人还未回学校时,她的初稿就已经出来了。浑浑噩噩又是半月过去,答辩那天天气晴朗,解说完pp,评委老师提出不足,回去改正即刻。叶涵解说时出现了一个小意外,pp是提前拷到的,谁料学校机器版本太低打不开ps,待一打开,除去背景,别无他物。平日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实在是人多环境杂,加上老师催得紧,她忘记看看了。她之后没几个人了,就怕回宿舍重新拷也来不及了,总不能让这一大帮评委老师等她一人。

“老师,要不先让下一位同学先上。”叶涵建议,评委老师点头,学号是按照首字母排名的,乍一着急,叶涵忘记此事,见一人先她一步拔了优盘,叶涵抬头就看到了叶澍。

她挠挠头,准备接优盘,谁料他竟将优盘插在自己带来的笔记本电脑上,旁若无人的帮她转格式。密黑的头发衬着他的眉目极为醒目,叶涵呵呵干笑:“那个叶澍同学再帮我转格式,请稍等。”

好在叶澍电脑速度快,手指缭绕间拔了优盘递给叶涵。

叶涵呐呐然:“谢谢。”

他没做声,转身就下去了。

那一刻,心跳没出息的活跃起来,叶涵深吸几口气,前前后后耽搁了好几分钟,只得简要介绍,好在平日自己细心,论文没什么大毛病,老师道了几句无关紧要的建议。

下来时,两人再一次擦肩而过,叶涵脱口而出:“加油。”

她不奢求他会回应她,事实上,叶澍性子冷,他的世界里要么是熟人要么是陌生人,不存在半数不生的人,更不存在分手后还能做朋友的人。

她后悔刚才一时的冲动,谁料对方轻轻“恩”了声。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叶涵终究没能等到叶澍解说完,张存打来电话说是忘记带钥匙了,叶涵没作纠结,看了台上人一眼起身离开了。若是她稍微留意会儿,必能察觉到台上那人在她离去那一霎那有长达几秒的静默。

毕业能有什么?拍拍照,聚聚餐,唱唱歌。这段时间醉生梦死,丝毫不绝惆怅,似乎离别一天不来,就算不上离别。因班长事先未和众人商量,定了几套衣服,待衣服拿来一试,好几个女孩直言不讳:“太丑了,根本不想穿。”

最后算是暂时妥协,穿了裙子,红长袜扔在一边像是被抛弃的塑料袋。摄影师劝了几句:“若是穿自己的鞋,颜色就不统一了。”

班长无法,只得奔走相劝,双方达不成意愿僵持着。叶涵套上红长袜,这一身穿起来总觉得幼稚不堪,袜底还破了一个洞儿,叶涵不在意寻了个阴凉地儿休息,绿叶婆娑,阳光浓烈。那边有人三五成群的拍照,她看在眼底总觉得中间那个小伙儿好帅,穿上水手服妥妥的制服诱惑,待看清,原是叶澍,目光闪了闪转到一边,她的口味十年如一日的统一。

那边姜顺雨冲她招手:“涵姐,过来一起拍照。”

叶涵摇摇头:“不了。”

姜顺雨哪里管她推脱,硬是拽着她胳膊拖过来,叶涵不敢大力挣脱只得小声道:“姜姜,你能不能有点眼力价,我和叶澍分手了。”

姜顺雨叹气:“株连九族这种罪我可不担,你和叶澍分是你和他之间的事,我和你拍照是我和你之间的事。”

叶涵细想,确实是这一回事,想着拍几张便回来。姜顺雨拍完,汪琦凑上来也要拍。

姜顺雨道:“你过来了,谁给我们拍?”

“叫阿少搭个手。”

叶涵来不及阻止,汪琦喊来叶澍,那人没说二话接过手机。

叶澍:“微笑。”

叶涵咧开嘴,早已不知笑为何物,这般僵硬着又拍了几张。

姜顺雨道:“阿少,我换你。”

那人点头,漫不经心走过来,手虚搭在她身上,叶涵总觉得不自在,明明汪琦也是同样动作,她倒是一滩死心,这一换叶澍,内心波涛汹涌。深呼吸,饶是出气声太大,叶澍道:“微笑。”

叶涵瘪嘴。

“不会笑了?”他问。

“怎么可能不会?这是天性。”

“自然点。”他看向她:“笑一个。”

叶涵别开脸,又觉得这种行为实在窝囊,气儿一冲头,仰头看他,瞧见瞳孔中的自己,慢慢绽放笑容,姜顺雨见状,咔咔就是几张。

“行了吗?”叶涵道:“再笑,我就真的不会笑了。”

头顶湛蓝的天空,无风也无云。

“行了。”

那头,双方算是各退一步,爱穿鞋拍就穿鞋,爱穿袜子的就穿袜子,叶涵本想脱了,又觉得还是统一的色好看。

集体照拍完,众人三三两两结队拍寝室照,叶涵小凤本就住混合宿舍,没什么群体性可言,加上小凤不会穿古装,这一耽搁,出来时,才发现众人早就拍下一套衣服了,说不失望是假的。叶涵拿出手机:“小凤,我给你拍吧。”

小凤这才笑,模仿电视上的动作,捏着兰花指。

摄影师拍完,喊道,语气不甚好:“刚才哪两个女生没拍古装?”

小凤举手:“我们俩。”

“赶紧的。”

叶涵觉得恍惚,摆了几个姿势,算是罢了。

晚上聚餐时,专业的老师算是都来齐了,举杯敬酒,叶涵平日和班上人打交道的不多,方成过来敬了一杯道:“叶涵,你是好人。真的,这杯酒算是我感谢你的。”

叶涵不禁笑出声,能不是好人吗?这四年但凡是小组作业,方成往她跟前凑,叶涵不是没想过不要他,谁料没有任何一个组愿意收他,心一软,这一答应,就是四年。

叶涵碰杯:“感谢我一杯酒哪够?”

“两杯,两杯。”说罢,方成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汩汩喝起来。

叶涵故意压着嗓子说:“刚才我瞅你和程雅涵敬酒时可是灌了一瓶子,难道平日你的小组作业都是跟着她做的?”

方成讪讪笑:“刚才不是他们起哄的嘛,我和你谁跟谁啊,就别整那有的没的了。”

叶涵兴致乏乏,摇摇手:“去敬别人吧,我出去透透气。”

方成走后,她坐了会儿,胳膊肘撑在桌面上,手支在脸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卷发尾。程雅涵举了杯,壮了胆子敬叶澍:“毕业快乐。”

“恩,你也是。”叶澍喝了酒。

程雅涵欲言又止,早一个月前听说叶澍分手,震惊之后便是无尽的欢喜,当下,也同男朋友分手了。

“毕业你有什么打算?”她存了心思,先跟去叶澍工作的城市再说,久而久之,没几个男人不感动的。

“没打算。”

程雅涵抿抿唇,只觉得无趣,起身去敬别人了。

叶涵捧了掬水洁面,方觉又活过来了。她不觉得伤心,一点也不,或许她是冷血的,班上不是没有因为毕业而感伤的人,三三两两抱成一团。叶涵倒觉得空洞,这种空洞由来很久,追溯不到源头。

有人走过来开了旁边的水龙头。叶涵抬头:“叶澍?”

饶是酒喝得有点多,她看他懵懵懂懂的,很不真切。

“恩,是我。”

叶涵道:“今天的事谢谢你。”后听姜顺雨说摄影师赶进度,欲拍下一套,叶澍淡淡道:“班上还有两女孩没拍古装。”

摄影师皱眉,很是不悦,却也没说什么。

“谢我什么?”语调淡淡:“拿什么谢?”

叶涵愣了一下:“要不我请你吃饭?”

他靠过来,手插在兜里,头低下来在她脸上啄了下,说话时气息打在叶涵脸上:“不开窍。”

这算什么?旧情复燃?余情未了?

“叶澍。”叶涵喊他,叶澍没转身,顿了足。空气里弥漫着压抑的氛围。

“我们已经分手了。”她必须要强调这件事。

“我知道。”

“那就好。”

“所以我在重新追你。”

道行不深,因而被囚。

“我不会接受的。”她决定一次性说清:“我同你分手不是因为我不爱你,事实上,我还是很喜欢你,只是不一样了。长痛不如短痛,时间总会让伤口痊愈。”她不知如何说好:“总之,我们就这样吧。”她走过他,脚步渐乱,谁料胳膊被人禁锢住,那人看她,眼底终究有了愤怒的因子:“你今天要是走,我便不会再留你。”

叶涵一狠心,指甲掐进他的肉里:“放手。”

“我真不会再留你了。”

手腕仍被他握在掌心。他并非大喜大悲之人,大多时候看上去冷淡如冰,又何曾摆过这种姿势说这种话。

“你拿什么留?”叶涵冷笑:“你不是早就决定好未来去哪儿发展,怎么发展了吗?”她无意听姜顺雨提起,叶澍可能要回他的城市,不回来了。

叶澍的眼被她那一抹似笑非笑刺了下:“就算我决定好又怎么样?我并不觉得提前做决定是件坏事。”

“不是坏事。”她喃喃自语:“只是不为我知罢了。有时候我再想,你在考虑每件事情之前将我放在第几位了?你总是习惯我在,肆意挥霍我的好。我承认我不敢同你生气,怕你一气之下不告而别,可是我也会累,这不是我想要的爱情。现在,你去哪儿就去吧,谁又绑的住你呢。”

“阿涵,你别这么说。”他抱她入怀:“我承认我习惯你的好,可我从未挥霍过。我无法言说我的处境,只是现下我们必须要分开一段时间,我不奢求你能理解,但我希望在此期间你你能等我。”

“你要回去?”她问。

叶澍点头。

“继承家族企业或是自己开脱疆土?”

又是点头。

叶涵道:“真的,我打心眼里支持男人该去追求自己的事业,可是我也有自己的生活,我不会陪你去你的城市。我不是没有纠结过,考虑出来的结果就是想打你一顿。”

叶澍没话可说了。

“就这样吧。”

他松开她:“你若真要走,我不会留你了。”

叶涵讨厌这句话,脸上仍挂着笑:“留来留去留成仇。”

“阿涵,我真不留你了,真的不留了,你别走,走了就不留了。”

“不留就不留吧,谁能留得住谁呢。”毕业即失恋,叶涵没有一刻比此刻更能懂这句话。

叶澍站在门口,四周空荡荡的,偶尔包间的门打开,嘈杂声随之而来。似乎快乐一墙之隔,又似乎隔着一颗心的距离。

“她怎么没被吓到呢?”他喃喃自语。

离别这天,叶涵寝室说好的,不管谁离开,余下的人不能哭。走的人打个招呼,没走的人会之一笑。自早上六点多起,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绝于耳,箱轮声转了转,顿住,门被打开。小凤道:“我走了。”

叶涵一晚上辗转难侧,临近天亮才眯了一会儿,掀开帐子自上而下看她,小声到声音似乎不是从自己嘴里吐出来的:“拜拜。”

“恩,再见。”小凤回头看了看,压低声音:“其他人还没醒?那你替我说声我走了。”

“好。”

八点多,大宝起身,收拾东西,嘴里絮絮叨叨:“洗发精没用,留在这儿给小贵妇吧。”又道:“哈哈,我终于找到我的卷发神器了,原来掉在夹缝里了。”箱子一关,动作干脆:“我走了。”

“一路顺风。”叶涵没起来,还是那般的动作,脸上挂着笑。

“你几点的票?”大宝问。

“下午五点。”

“哦,那你最后一个走,你跟小贵妇她们说我留了洗发精,还没拆口呢,让她们记着用。”

“好。”

又是轮子呼啦转动声,不一会儿,声音渐远,再也听不到了。

这段时间内心甚是煎熬,大黄和小贵妇的专业需念五年,这会儿还在上课,寝室只张存和叶涵在。叶涵害怕听见声音,声音一起一灭会带走一个人,可是谁也阻止不了离别。

张存收拾的很快,喊了声:“涵涵?”

叶涵没做声。

“奇怪,睡着了吗?”张存便轻轻和上门,一室恢复清明。

叶涵忍不住了,咬着枕头小小的啜泣,而后,毯子一蹬,坐起身嚎啕大哭。门倏地打开,张存看向她,两人均愣住了。

张存道:“我想了想,还是和你说一声比较好。”

“哦,我知道了,你走吧。”

张存看向她,手轻轻撩开帐子:“说好不哭的,你这一哭,我也想哭了。”顿了顿递过纸:“幸好我回来了,这么个哭法哪成啊。”

“蠢蠢。”叶涵这几天心神俱疲:“我觉得我被抛弃了,虽然我心里清楚和叶澍是和平分手,和你们分别也只因为毕业,而我买得票较晚罢了,可我躺在这儿,一个人胡思乱想,说真的,我舍不得你们。我们班分别时我一滴泪都没留,因为我这四年全和你们厮混了。”

她们曾无话不谈,大学懵懂这几年,常常讨论神秘引人遐想的男女之事,也曾一起相信世界人千千万,唯身边人足矣。而今,张存的身边人就要成为枕边人,叶涵的人却咫尺天涯。

“涵涵别哭了,以后还是有机会见面的。”张存抿唇:“还有一件事不知该不该说。”

“什么事?”

“我想叶澍是在意你的。上回你不告而别,我下来买瓜子遇见他一回,眼睛红红的,看得瘆得慌,后来一想,我猜他哭过。”张存挠挠头:“也可能是我猜错了,一夜不睡眼睛也会红。他酷拽酷拽的,怎么可能会哭?但是涵涵,大道理我不会说,你要是真喜欢叶澍,两个人各退一步,好好聊聊。”

“怎么聊啊,他昨天就走了。”叶涵哭的更凶了,接到叶澍电话,她狠了心没去送,断就断彻底:“我永远不会原谅动不动就离开的人。走了也好,我回家相亲去。”她的内心不是没有存侥幸,只是这话儿叶澍说了,这事儿叶澍做了,她便觉得两人是真的结束了。

挨到中午,起床,动手打扫,寝室从未这般整洁过,她还记得这一块儿老是被张存塞了鞋子,乱七八糟偶尔踢的东一只西一只,现下鞋子不见了,她竟不习惯起来。心平气和收拾完,她不是不准备离开的,而后一想,还是和黄黄她们一起吃午饭吧,她不想她们一回来,面对空荡荡的寝室独伤怀,这种心情她一个人体会就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