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订婚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8-08 10:48:32 字数:4214 阅读进度:255/290

这几日,辣姐过得甚是欢脱,三天两头在群里发消息,前一秒:姐妹们我找到工作了。过后两天:哈哈,我又炒了老板。

为什么说又呢?

这已经是辣姐在暑假第三回辞职,第一回给展览会做向导,算来也是点儿背,别人偷懒做到滴水不漏,临近下班时间,无人再来,辣姐便脱了高跟鞋,这一天只给她磨的哭爹喊吗,面上还要挂着笑,实在是煎熬。待到下班时间结算工资时,负责人将辣姐单独叫到一边,神色恳切:“小袁啊,我也不是第一回找你干活了,咱俩也算是老搭档了。只是工作归工作,咱得认真对待是不是?”

辣姐听得一阵心慌,直觉不妙。

只那人又道,略微显得头痛:“今个儿有客人向我反映,展厅工作人员行为不佳,影响说大不大,说小不既然有人反映了,这事儿就大了。”

辣姐兜着明白装糊涂:“恩,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找我来干什么?”

一天只赚100元,现下平白被扣去50元,说不气愤是假的。

这事儿本就完了,谁料下班后一同兼职的女孩告诉她:“袁珊,这事儿我也是上厕所时听别人说的,其实也没有什么人投诉,是那负责人闲的无聊调摄像出来看,这才看到你脱了会儿鞋,无奸不商,变着法儿克扣工资。”

辣姐一口气堵在胸口:“狗日的。”

而后几天负责人打电话让她来做兼职,辣姐起先甜甜应下,临到那个点儿,关机不理人,拿起剪刀咔嚓咔嚓将工作服剪个稀巴烂,这才好受了点。

第二份工作来的很快,在医院里当看护。这活儿比起先的工作都要累,24小时贴身照顾病人,她性子本就活乏,相处起来倒也和平无事,只等拿工资走人,奈何老天诚心要给她使绊子,一不小心,碰倒了医院的仪器,趁人没看见快速扶起来,机身却有些裂痕,她细细琢磨着纯英语的牌子,上网百度了下,好几百万,再想想那几百块钱的工资,果断不要了,这才逃之夭夭。

一个月下来,工作换了几个,却没怎么赚到钱。她也是个看得开的,权当减肥了。

这天,小高打电话约她吃饭,辣姐没做犹豫,有饭不吃是傻子,待到指定地点,是一西餐厅,当下有些拘束,她不擅长用刀叉,自认为是一俗人,吃不惯那玩意儿。小高给两人倒了杯红酒,红酒佳肴夜光杯,看起来颇有情调:“最近怎么样?”

“就那样。”她抿了口红酒,总觉得还是碳酸饮料喝的带劲儿。

“有喜欢的人了吗?”他问,几乎一个月问一回,比大姨妈还要准时。

“暂时没有。”

“那我呢?”

辣姐吃了一口生菜,含糊不清:“在考虑。”右手执叉,一个手劲儿下去,一整块牛肉带上来,她道:“我这么吃,不介意吧?”

小高看了看,牛排还滴着汁,美感全无:“我说不行你就能好好吃吗?”

辣姐一口咬下去:“不能。”

小高摇摇头,面上带笑,餐厅里放着舒缓的音乐,这本是个约会的好去处:“下回请你吃大排档就成,来这地方实在是糟蹋了。”

“你请我就吃,反正不花我的钱。”三下五除二吃掉牛排,喝了大口红酒,打着饱嗝儿道:“我考虑好了。”

“哈?”

“我不想和你在一起。”她翘着二郎腿,像是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小高扯了个笑:“先前你说考虑,是不是怕你拒绝了我,我不让你吃了?”

“也不是。”辣姐有些不好意思,她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吃人家嘴软,吃完了就不软了。”

小高也不气,起身去结了账,两人毫无目的的逛街,小高看了她一眼,说的话倒是直接:“你喜欢李子睿。”这句话非疑问。

辣姐瞧了他一眼:“我靠!你消息太不灵通了,这都多少年了,久到我都不喜欢李子睿了,你才知道我曾喜欢过他。”

小高未理会她的喋喋不休,眼睛朝下看微微有些落寞:“你要和他在一起,我也放心。”

“没意思。”辣姐坐下来,脚上一蹬,脱了高跟鞋:“我现在对恋爱不感冒,来了顺其自然,它稍微绕一点道儿,我都没耐心等。”

小高没说话,坐在她身边,他终究也绕了道了。

“你怎么那么死脑筋?”

“要我分析给你听吗?”辣姐看他,眼睛上挑着。

“洗耳恭听。”

“首先,你和李子睿从本体出发,所做的每个决定都未受外界干扰,也就是说喜欢我这件事上不掺杂其他感情,但的的确确没有选择我,不管是何原因,那一刻的决定果断且隐隐要和我断了联系的。某日,好马回了头,你觉得这片草还乐意让他吃吗?草也是有自尊的。”

小高抿唇,嘴里吐气:“李子睿他是为了我,不是,具体说他是为了奶奶,可以这么说,他也算是奶奶一手带大的,现下,奶奶想看到孙子娶媳妇儿,他。”

辣姐打断他:“你在为他说话?”

“恩。”小高道:“我对不起他,从小到大也不知欺负他多少回,临到成年了,还欠他一人情。”

辣姐沉默片刻,才道:“我是物品吗?你们凭什么让来让去?”起身,穿上鞋一脚踢在小高小腿上,用的劲儿不大,鞋尖乍一碰到肌肉,小高痛的好几秒没反应。

辣姐冷哼:“以后除了单纯的吃饭,其他事情免谈。”她转身,哼着歌儿,不理小高径直走了。

而后过了一星期,小高又请她吃饭,算是应了承诺,两人没谈其他。点了一瓶酒,你一杯我一杯,喝到尽兴了,又要了一打,两人对着瓶子吹。小高喝酒伤脸,没过一会儿,脸红如薰,嘴唇煞白的。像一堆烂泥瘫坐在椅子上,头朝天,手上还拎着酒瓶子:“我今天下午相亲了。”

“好事。对方怎么样?”

“挺好的,说话温声细语。”

“哦,祝你早生贵子。”她看起来不甚在意:“什么时候结婚?太早的话我没钱包份子钱,打欠条可以吗?”

小高梗着脖子:“你听懂我再说什么吗?我真要结婚了,你不生气吗?一般女孩子见喜欢自己的人另选他人,内心还是不舒服的,你怎么没这种情绪呢?”

辣姐抓过他的酒瓶,擅自碰了下:“没意思,多大的人了还玩暧昧。”

“我倒是情愿你当我是备胎。”像是忽然想到什么,小高坐正身:“袁珊,要不我们假结婚吧。”

辣姐睨他一眼:“好呀!只是你家奶奶想看大胖孙子,我从哪里变一个给她?”

“这倒也是。”小高抓抓头:“要不先领养个?”

“好主意。”辣姐微微点头:“那你家什么时候买房?记得要写我的名字,离婚后我也好分一笔钱当精神损失费。”

他想认真和她交流一次,未料她插科打诨,以至于任何有可能的假设都荡然无存。

小高没理她,兀自喝着酒:“你知道吗?上星期阿少找我喝酒了,世事难料,他居然和涵姐分手了,想当年,他求而不得,也不知使了多少手段。所以啊,人这一生,大多是和自己不爱的人结婚,不也过得好好的。你肯定不知道,我见阿少分手了,心里竟有一丝宽慰,似乎大家都是有情人不成眷属。”

“现实总是会给你一巴掌。”辣姐笑:“我赌叶澍最终还是和叶涵在一起。”

“为什么这么笃定?”

“因为他不是你,也不是李子睿。”

新学期开始,辣姐投入学习,除去暑假小高时不时找她喝酒,开学之后两人断了联系。这般又过了一个月,这天,辣姐收到小高的邀请,说是请几个老同学聚聚。

聚什么?她问出口。

“告别单身pr。”他算是想通了,和相亲对象处了几回,话不多却也谈得来,两人像阔别已久的朋友各自交代爱情史,如小高这般,他的相亲对象也不是吃素的,大学时谈了一个,毕业分手甚是平常,后偶然一回遇上,两人藕断丝连,只是女孩子怀上了,男生没什么担当,瞻前顾后,后委婉表示自己事业未成没有考虑过结婚,前前后后吵了两个月,肚子里这货等不及了,女孩子一气之下独自一人去了医院,这才又分了手。对爱情失了望,家里人催的又急,这才一场一场的相亲,谁料相到小高这一个,直觉这人不一样,眼神儿忒正。后两人熟识了,小高吊儿郎当的扯着邪笑:“我也不是好人,我只是会装罢了。”

辣姐到了指定地点,未曾想李子睿也在。两人面面相觑,李子睿先开口:“你来了。”

“恩。”她打了声招呼:“许芬和叶涵来了吗?”

“芬姐没来。”

“哦。”转身就要进去。

李子睿开口:“辣姐。”

“有事?”她看他。

李子睿支支吾吾:“没事,就是叫叫你。”

“叫魂啊。”辣姐瞥他一眼,进了门。

这一进,方觉内里奥妙多。叶涵正和几人玩扑克,那一头,叶澍板着个扑克脸,有意思。

辣姐推推叶涵:“让我玩几把。”

“不让。”

辣姐弯腰,直在她耳边嘀咕:“你那前男友看起来脸色不大好。”

叶涵切了声:“关我屁事。辣姐这位儿不能让你,你也知道了,我前男友坐在一边,我要是下了桌,两人面面相觑多尴尬啊,还不如让我玩几把转转心思。”

“没出息。”辣姐也不顾她,屁股一用力,硬生生挤开叶涵,又道:“我这一路赶来口渴的很,给我倒杯水呗。”

叶涵瞪她:“渴不死你。”转头去寻杯子,不一会儿,叶澍起身,辣姐收回余光,这才是叶澍正确的打开方式。

叶涵看了眼伸过来的手,主动将水壶递过去。

“你回来了?”她本无意招呼,又觉得生疏这套自己玩不转,索性正常点。

“恩。”

她不刻意找话题时,两人总是冷场。谁料叶澍主动开口了:“找到工作了?”

“恩,在我家边上一家小餐馆做兼职。”

叶澍倒好水,一共八杯,抬眼看叶涵:“我这里有份工作,要不要试试看?”

“不了。”叶涵摇头:“现在这工作挺好。”

“不要着急拒绝我。”叶澍道:“你马上就是读研了,从事相关工作两全其美,但你若固执己见,我也不为难。”

叶涵哼了声:“我这人就爱走弯路,管得着吗你。”

叶澍似乎没想到她会说出这般话,愣了会儿吐字清晰:“随你。”

“你谁呀你!”叶涵耸耸肩:“我受够和你玩这种表面看上来相安无事的把戏了,老实说,我很想揍你一顿。”她瞅他一眼,一拳招呼上他的胳膊:“不好意思啊,叶同学,我一直都这么粗鲁。”端起杯子,挨个放在茶几上。待做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抱着胳膊,翘起二郎腿,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儿。叶澍就近坐下来,看她气鼓鼓的模样儿,不觉有些好笑,以往叶涵不是没有和他闹过,倒是每回很轻易的原谅了他,以至于这几年甚少哄她。

“生气了?”他问:“生气完了可以考虑我的建议。”

“没完呢。”自觉语气有些撒娇,叶涵白了他一眼:“叶阿少,你管的是不是有些宽,早先干什么吃的,等分手了才过来施舍同情?”

“不是同情。”他一字一顿:“很久以前就这么考虑了。”和小高畅谈一宿,他忽然产生一种转身即天涯的感觉,就像小高曾多喜欢袁珊,转身不也和一个没什么感情的人订婚,这种感觉让他产生一种危机感,似乎下一秒叶涵就是别人的了。

“你这人控制欲太强,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前女友也要管一把。老实说,我确实有意向重新找工作,但我这人呢,也不像其他人见好就收,咱俩毕竟谈过,我也不矫情,瞅着你眼睛里会长刺,倒不如眼不见为净。”她说的干脆,转身出了门。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