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8-08 10:49:00 字数:5361 阅读进度:262/290

下了场小雨,雨倒是没多大,和着风刮在身上冷飕飕的,辣姐呵了口气脑中考虑要不要去练车,又觉得想要彻底摆脱嘴欠的教练和目中无人的钟医生,必须去勤快点,争取一次过。

正值下班时间,这场雨来的突然,值班护士三三两两组队定外卖,她下午没有班,站在门口看雨,着实有一种“壮士兮一去不复还”的错觉。也不知是不是错觉,耳边竟回斥着钟医生的声音。她不太确定,自上回练车后,不知有意无意,两人竟没再见过一次面。现下,辣姐瞥眼,见他和同事道别,遂正襟危站,两耳不闻窗外事,琢磨着实在不行就冲进雨里,车站离这儿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就怕没时间回去换衣服会感冒,胡思乱想着寻找最合适的解决方案。雨天实在是练车的好时机,大多人都不爱这个点儿去,省去排队时间,要比平时多练好几回。

“袁珊?”钟硕唤了一声,语气里有些惊讶:“真的是你?”

辣姐瘪瘪嘴,演技可真好,明明早就看到她了。

她明媚的扬起笑,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陪他演:“哎呀,是钟医生啊,钟医生、方医生好。”继而又问:“你今天下班的可真早,去练车吗?”

旁边站着的方医生云里雾里,只道:“你们认识?”

辣姐:“不认识。”

钟硕:“不熟。”

钟硕又道:“练车的时候见过几次这才发现是在我们医院实习的。”方医生了然,拍了拍钟硕的肩膀:“缘分,缘分啊。”继而小声耳语道:“李梅对小袁评价很高,你好好把握机会。”

辣姐翻白眼,啊喂,我都听见了好吗?

钟硕轻笑,刻意问出声:“哦?李护士长夸她什么了?工作认真还是善于和病人沟通?”无心之问,辣姐听出了讽刺之意,只当夸奖当即道:“我要学的地方还很多呢,不过我会努力的。”说罢朝他挑眉,两人之间掀起一场无硝烟的战争。

方医生见钟硕有了关心的苗头,当即心头一阵欢喜,人上了年纪,就爱替小辈们操心,小钟是他带的那一批中最优秀也是最麻烦的学生。当然优秀指的是作为一个医生的本能,麻烦却是他的感情生活,他似乎对工作上心过头,以至于相亲了不下于十来场,没一个女方对他有好感,按理说这般优秀长相清秀事业有成的男性荷尔蒙该是吸引人的,偏偏他一点也不急,后方医生得知钟硕回回放女方鸽子,这么下去哪还能成家?没法,使出杀手锏联合他父母硬逼着他去赴约,谁知又黄了,这小子竟带着妹妹去了,钟晴支支吾吾说不出所以然,只道女方挺好、女方没大毛病,那就是钟硕的问题了,这一轮番教育也没法使唤得动他再去相亲了,方医生一急,在医院里逮着一看对眼的姑娘,就发信息给钟硕让他留意。这小子淡定如初,像如今这般主动和别的女孩搭话还是头一回见,方医生直觉有戏,又想到上回相亲貌似也是姓袁的女孩,脑中存了想法,寻摸着找机会问问钟晴是不是同一人,若是,真是皆大欢喜。

方医生呵呵笑了两声,看辣姐的眼光带着长者的期待:“小钟啊,你不是也去练车吗?和小袁一起,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

钟硕道好,亲自给方老拦了个出租,老头子笑眯眯的,含苞待放的心刷刷开了起来:“丫头忘记带伞了,你照顾点。”

钟硕笑:“听您老的。”

方医生这才安心离去。辣姐只觉这老头是故意的,说悄悄话时生怕她听不见似的,这才不得不端着小女孩的架子预备着蹭钟医生的伞。

钟医生倒也不辜负方老的期待,带着一丝温柔将手上的伞递给辣姐,辣姐不明所以,这是让她撑?他道:“伞给你打,别淋湿了,你知道我办公室在哪,有空再送给我就成。”

这番话直将她雷的外焦里嫩,也许钟医生不是坏人,他只是单纯的情商低罢了,再说谁遇到公交车被吐一身还能好脾气的和肇事者对话的?这几日她仔细观察过,但凡是当医生的,大多洁癖到变态程度,又是肥皂又是洗手液,末了还得喷消毒液,东西一丝不苟的放整齐,就连桌山摆的书都按照高矮胖瘦的顺序排排站。

“那你呢?”她想着挤挤,两人面前能撑的下。

“哦,我打车。”他扬扬手机:“刚叫了滴滴打车。”车来的很快,他只挥挥手,扬尘而去。辣姐:

许是天气不好,他今天不去练车,两人不同路罢了,脑子里隐隐不爽,他丫的怎么没考虑给她叫个车?

待看到那倒车技术越发娴熟的钟硕,辣姐觉得自己瞎了眼,牙齿咬的沙沙作响,那人见她,明媚的扬起笑:“你来了,快帮我看看两边距离怎么样?”

辣姐不情愿的走到跟前,心情重的千斤顶都扛不起来,左边很窄,一指距离就可压线,她笑嘻嘻的竖起大拇指:“真棒,两边刚刚好。”

“真的?”他持怀疑态度:“我怎么看着左边要窄些。”

“角度问题,你下来看就不一样了。”等着吧,老小子,有我在你绝对越练越差。收起雨伞,钻进副驾驶的位置上,辣姐心里含着一口老血,不吐不快:“没想到下雨天你也来练车。”

“恩,假期不多,有空就会来。”

这人还真淡定,面对自己的质疑,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她索性直接点:“你既然知道我也来练车,为何不邀请我一起打车?”许是觉得抱怨太直白,话转了个弯,算是退一步海阔天空:“我的意思是两个人拼车划得来。”

“我不知道你今天来练车。”他答的很自然就像看到她出现在驾校时一般自然,明明先前她有问他来不来练车,那人巧妙的没有回答,现在有借口来开罪。

啧啧!这就是救死扶伤的好医生。

“你下去。”他道:“帮我看距离,待会轮流,我也给你看。”今个儿下雨,练车的也只他们两人,教练不知去哪里偷懒去了。辣姐缩了缩身子从背包里拿去保温杯喝了几口:“外面冷。”车上开了空调,暖气萦绕周边,她又活过来了,来时路上鞋子早就湿透了,她可不想体验那种走一步鞋子冒出水花的感觉了。

“怕冷怎么不穿秋裤。”这句是肯定句,辣姐被雷到了,这医生视力这么好?

“我穿了加绒的打底裤。”她扯了扯:“很厚的,再说穿秋裤不是显得腿肥嘛。”她的腿谈不上好看,为了美,秋衣秋裤全省了,只一毛衣套着羽绒服不抵冷。

“我们不是来享福的。”他看她一眼,很快收回目光,脖子上戴着围巾,挡住了他的笑容:“我先倒三把,待会换你。你也不想待会你倒车的时候自己下来看距离吧?”

辣姐这一想也是,一狠心推开门,撑开伞,站在雨中,风像是能吹透皮囊,直抵肺腑,她抖着身子百无聊赖。只他停下来时跑过去指挥下,练车场说不上新,坑坑洼洼,离得近了溅了一身水,她没在意,直到钟硕忽然加了速,车子一偏卡进坑洼出溅了她一脸,她这一看,自己身上哪还有一块赶紧的,踢了一脚车门:“你故意的!”

钟硕摇下车窗,也不接话,自己看距离:“歪了。”说罢也不看她,兀自调距离,大多时候,男性是一种很神奇的生物,就像学车。辣姐来得早,比他练得多,但大多时车子歪了她是不会调正,钟硕不一样,方向盘握在手中像有了魔力似的,左一下,右一下,不多时平安进了库。

辣姐数数他已倒过三把了,便问:“该我了吧?”

钟硕一本正经:“刚车卡住那一把不算,退一万步,车卡在那儿,让你调出来,你大抵也是不会的,我算是单纯的帮了忙。”

“卡进去也是你的事。”辣姐不乐意了:“难道是我让它卡进去的吗?”

钟硕也不气,眼底盈满笑意:“那行,我不下去,你上不来,咱俩耗着。或者你可以选择再等我倒一把的时间。”

这个卑鄙无耻的外科大夫!

辣姐冷笑:“你是怎么进医院的?”

“恩?”他不明所以。

“靠磨嘴皮子的吧?行行!”她做了一个请便的姿势:“您老牛,慢慢开,别歪了脖子。”

钟硕被她逗笑了:“我是靠实力进去的,要是不信,哪一天生了大病对我说,我一刀一个准,保证无痕不痛,看在熟人的面上多给你点麻醉。”

你丫的全家才生大病!

她气狠了,跑到屋檐下躲雨,懒得帮他看距离也不愿多和他说一句话。

钟硕这次倒是说话算话了,倒完车,下车招手:“还练不练?”

她小跑过去,这丫的发挥失常了?居然压线了?真应该让教练看看他的得意门生出丑的模样儿。调整座椅,挂挡,她得将车调正,又不想向钟硕求助,怕这人一上来又下不去了,这般来回两次,惊奇的发现车子更歪了,钟硕就站在一边丝毫没有指挥的意思,活像是看她笑话的模样似笑非笑。

没法,挂挡再来一次。

这时。

“那谁!怎么倒库的!我在窗户边张望很久了,脑子里装的是屎吗?”教练骂骂骂咧咧,饶是太生气,顾不上小雨,只跑到跟前指着辣姐鼻子骂,最可恨的是无辜的钟硕上前帮教练撑伞,一言不发的像个局外人看着这一切,就像是帮凶似的。

辣姐憋了一肚子火,她早被熬干了所有的理性:“这车是他倒歪的,我就只是调了调。”

“有理了不是?”教练显然不信她的话:“我这看了好久了,你就在这来回弄,退一万步,车子是钟硕没停好,人家偶然一回,那你学了多久了?连基本的调整都不会?我就是教猪都教会了,你个猪狗不如的。”

辣姐不回话了,平日她懂脸色,聪明的避开冲突,没事儿和教练扯了嘴皮子开开玩笑,三两句一带便也过去了。这次算是被愤怒冲昏了头。狠狠的瞪了眼钟硕,饶是钟硕没反应,加上他站在教练身边,这一瞪,教练便觉得这女孩是对他有意见,啪啪啪又是一顿骂。

“还停着干啥?等着我帮你练啊?”

“哦。”这算是骂完了。

辣姐平日练的不错,却有个毛病,教练在时,心不受控制的像悬在半空中突突的跳着,脑袋里像多了一条筋,专门来观察教练的脸色。就像输入准考证号,等着查高考分数的学生一样。

那边,钟硕与教练相谈甚欢,教练知他是大医院的外科大夫,说话间带着讨好,还道我家谁谁谁有什么什么病,这种病是啥引起的?对生命有影响不?

钟硕很有耐心的用着最通俗易懂的话语解释。间或教练分神来骂辣姐:“那谁!距离不等!没长眼睛看不到?你知不知道考场上一点差错都不能出!要挂的命!”

这头钟硕看看手机:“我该走了。”

教练笑的有些谄媚:“你忙,快走吧。有空就来练车,也要注意休息,哪天想考了对我说我给你预约。”

万恶的看职业的时代啊,明明昨日她找教练预约考试,这人翘着二郎腿,连个正眼也没瞧她:“自己拿着手机身份证去预约,找我干啥!”

钟硕又道:“教练您辛苦了,伞留给你。”

教练手一挥:“我风里来雨里去习惯喽。再说我这里有伞,待会自己拿就成,你别淋湿了。”

瞧这两人多像依依惜别的情人啊。

辣姐抖了抖鸡皮疙瘩,忽而像想到什么事,将车窗完全摇下来:“钟医生,你还没给我看距离呢!”她可不想和教练大眼瞪小眼,那种神经高度紧张状态下铁定死一片脑细胞。

“没事,我给她看着。”教练笑眯眯的:“你去忙吧。”

“好,麻烦你了。”他走过来手搭在窗户沿上:“欠你一回,下次补上,好好练,争取超过猪。”

“我去你”妈的未出口,这人将头顶的伞收起来放在车盖上:“记着上班时还我伞。”笑容无限放大,嘴唇轻启又是一句,发稍凝了水珠说罢转身就着雨不急不缓的走了。

第一印象,在车上,她甚至没看清他的长相,谈不上什么感觉。

第二回,坐在饭店里面面相觑,她在想这个人就是一斤斤计较的伪君子。

第三回,推门而进,她第一眼只看到那双写字的手,可真好看,纹理浅浅的,被照顾得十分精心的手指甲修剪的圆润整齐,那时她就在想这双手肯定很温柔,无故的觉得他能减轻病人的痛苦,看到脸后果断放弃先前的想法并为之唾弃自己的眼光。

第四回,练车场上,钟硕原形毕露,她丫的恨死他了。可就在他将伞放在车盖的刹那,羽绒服的褶皱展了又舒,她又觉得他是好人,可就是这好人说的话不急不慢,桃花眼里带着笑意:“我从头到尾都是故意的,你奈我何?”

“阿西吧!”辣姐快要暴走了,在初冬凛冽的寒风中,出了一身冷汗,她锤了下方向盘,后知后觉自己有损坏教练爱车的嫌疑,僵住拿眼去瞧,琢磨着他怎么没骂自己,靠!他丫的哪还有人?

隔天,她化了精致的淡妆,和相亲那回一般。午休时间敲了敲门,里面传来声音:“进来。”钟硕正在电脑前查阅资料。

她安静的坐在那儿,老实极了。事反必妖,钟硕终是说完了,拿眼看她:“伞放着就行。”

她起身,眨了眨眼,甜甜的唤了声:“钟医生,放在哪儿好?”

“脑子坏了?”钟硕没看她:“看神经科,上楼左拐。”

辣姐坐在病人咨询时的椅子上,手指一下一下敲着桌面:“我能叫你阿硕吗?”

噗,门口突如其来的笑声,钟硕皱眉,门缝悄无声息的带上。

“你有事?”他问,手上还在写病例。如果说先前的他懒洋洋的享受午休难得的时间,这会儿彻底清醒过来,带着看病人的眼神看她。

“你好冷淡哦,咱俩好歹好歹也是相过亲的。”辣姐瞅了一眼门:“你死了这条心吧,就算你缠我天荒地老,我妈也不会同意的,咱俩算了吧。还有”她放大声音:“以后咱们只谈工作,这次我只是单纯的来还伞顺便送资料。”可以了,顺利的撇清自己了,她故意踏重步子,提醒门口那人她要出来了。

钟硕抱着胳膊,声音像卡在喉咙里:“袁珊。”

“干嘛!”转过头娇滴滴的又答一次:“叫人家干嘛呀?”

“果然神经病犯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没过多久,医院里各种版本都流传开了,大家发挥着游走于太阳系以外的想象力。什么霸道外科大夫和实习护士的那些事儿。霸道外科大夫的七日情人及丈母娘看女婿的n条不对眼的理由。

唯一肯定的是辣姐火了一把,最终得出一结论,钟医生还是直的,不结婚只是单纯的专情罢了。

更有好事者有意无意找辣姐闲聊,三言两语,辣姐就勾勒了完整的版本,类似于一见倾心,再见倾城,谁也没料到命运让两人在同一医院上班。辣姐叹口气:“我妈也不是不喜欢他,只是信老一辈的荼毒,认为他这种长相。”她瞅了瞅四周:“肾虚。”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