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人性的分析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8-12 12:10:23 字数:4869 阅读进度:276/290

同庆楼吃饭可不便宜,只导师聚餐带着大师兄、师姐来过两回,其他人便也只是听说的份儿。

许芬越发的替李皖豫担忧起来,琢磨着支付宝有钱,多少替他分担下,就怕伤了他男人的自尊。不过贵有贵的道理,菜色、样式各不相同,应有尽有。让人舍不得动筷子,于敏猛拍了好几张发说说,顺道的拍了许芬和她帅哥男朋友的照片算是谢恩了。

“对了,还没问你的名字?”大师兄举杯敬皖豫。

李皖豫轻笑:“大师兄你好,我叫李皖豫。”

哇哇哇!

连名字都这么好听,超级n呀,于敏继续花痴中。

大师兄咳了一声:“皖豫,我就不客气了。”很爽快的喝完一大杯酒。

一顿饭吃下来,倒也其乐融融。

“对了,咱建一个群呗。”刘亚男提议:“以后李皖豫来了,咱还能聚聚。”

这一说提醒了大家,一顿饭恩,惊天地泣鬼神,刷刷都掏手机出来。

轮到结账时,男生终究有些不好意思,大师兄和二师兄抢着付钱。李皖豫没动,遗世而独立,许芬觉得很奇怪,不是他请客吗?

服务员很礼貌的告诉大家:“您那桌已经付过账了。”

众人皆被李皖豫的实在打动了。毕竟,这顿饭吃的贵,几个男生想着就不让女生出钱了,他们几个分了,李皖豫算是客人,也就不出钱了。

大师兄曾抱怨过,上回他一高中同学来找他玩,两人一起吃饭,那同学说了大堆自己混的多好多好什么的话。拍着肚皮说这顿必须他请。轮到付账,那同学身上都拍肿了,钱包还没掏出来。大师兄看这势头当即掏钱包,他同学象征性的拦了两下,便没下文了。而后大师兄将这事说给他们听:“你们师兄我,不玩虚的。我要请吃饭都很麻利痛快。但同样的,别以后遇到请吃饭什么的不真诚就别叫我了。”

起先,他看到于敏对李皖豫的态度,心生不满。而今他倒是对这男人刮目相看。

“刚才你怎么不去解释你付过了?”许芬小声问。

“恩,大家都挤过去看起来很傻。”他笑,和她咬耳朵说悄悄话:“而我,觉得站在这儿看他们挤来挤去挺好玩的。”

这人可真恶趣味。

不过,她就喜欢他这样。

回到宾馆,许芬才想起为什么她这么自然的就跟他回来了?

“你。”

“今天各洗各的。”她打断他。

“那”

“你先洗还是我先?”

李皖豫笑:“其实我只是想说你实验室的人都挺不错的。”

呃。她想歪了。

这次李皖豫倒很规矩,既不赖皮又不缠着她。洗完澡花的时间比昨天少很多。两人抱在一起,温温馨馨,像过了一个冬夏。

不一会儿,李皖豫手机响,他的手机在床头充电,人早就睡熟透了,许芬摇他:“皖豫,你好像有消息进来。”

李皖豫恩了声:“你帮我看看。”

他这几天没休息好,见床就睡死了。许芬觉得不好动他手机,两人恋爱期间应当保持相对的距离和,又觉得他现在很相信自己,刻意拉开距离又未免生疏,她拿过来,按了按,显示有密码。想了想猜测着输入自己生日,没想到解开了。微信提醒“聚餐群刘亚男请求添加你为好友”,许是许芬没躺回来,怀里只是一团冰冷的空气,李皖豫睁开眼:“怎么了?”

许芬将手机递给他:“刘亚男要加你。”

她这呆萌眨眼的样子要萌化他的心。

他拿过手机看也没看的点了拒绝,耍赖似的抱住许芬就往床上滚:“吃醋了?”

“没。”

“看你嘴巴翘着都要挂醋瓶子了。”

她下意识摸嘴巴:“我才”他吻住她的手:“不要怀疑我,不要不自信。我若是行走的荷尔蒙,你就是我的荷尔蒙。”又变相的夸自己帅。

许芬快速的啄了一下他的唇:“李皖豫,若不是认识你很久,若你不是我男朋友,我险些怀疑你是世界上最会撩妹的男人。”

“恩,我很会撩。”他承认:“所以追你追了好几年。”

这显然是一句大反话。

许芬嘿嘿干笑:“我一直以为你讨厌我,否则为什么在亲了我之后转眼就当陌生人了?”

“好吧,我承认我是一个在你面斯极度矛盾的人。”他说,很认真的告诉她:“我后悔了,并花了两年的时间后悔我曾经的装逼。”

许芬被他逗笑了:“对了,直接拒绝刘亚男会不会不太好?”

“你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吗?”他转移了话题。

“啊?”

“自私自利、小气、霸道,斤斤计较,或者用你们女生的眼光来说或许还有些腹黑。”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不,这是我听见你对叶涵说的。”那还是复读的时候,两人还不算熟,所以他没当回事儿,蔫了手中的烟,听那两人说自己的坏话。想想就好笑,别人在背后说他坏话,结果他就在别人背后。

“我没辜负你的评价,所以你觉得我会理刘亚男?”他嗤笑一声:“若不是因为她和你一个导师,我怕是连礼貌的问候也懒得馈赠。”

“你这么讨厌她?”许芬惊讶极了,她没想到李皖豫对亚男的反感值达到顶峰。

“举个例子。”他觉得要好好教她一些人生道理:“今天提出建群的人是谁?”

她想了想:“刘亚男。”

“主动加我的人是谁?”

“刘亚男。”许芬愣住了:“难道建群就是加你的手段?”

他挑眉:“否则你以为呢?”

“我以为”她说不下去了,她能以为什么,以为只是单纯的建群,以为请了一顿饭,大家对李皖豫有好感,加群只是客套表示谢谢的方式。

“没什么。”她不想说话了,刘海汗湿了耷拉在额头上很难受:“也就是说一开始你就知道刘亚男会加你?”

“恩,怎么了?”

“没什么。”许芬越说越小声:“就是单纯的觉得你好恩,眼界通明,尤其对比着我这傻瓜气息。”

他拉开她的手放在掌心:“我们只要一个聪明就行,你现在这样就很好,不要去质疑你看人的眼光,更不要质疑我。我知道我很可怕,但我想让你知道,这是真实的满目创痕的我,心机、尔虞我诈我一概不缺。”

“不要这么说。”许芬不喜欢听他这么否定自己:“你没害过谁,只是将问题看得通透罢了。”

不!他“害过”很多人,不过都是生意上的竞争对手,害了也就害了。他不害人,人就要害他。时间问题,早动手罢了。社会就是一个大染缸,能有几人干净的从头走到尾?

“你还看出什么了?”许芬刻意将话题往一边转去。

“恩,你想听谁的?我一个个说好了,不过你确定我说完不会影响你同他们之间的交往?”

“应该不会吧。不管他们真实的面目怎么样,起码没对我怎么样,既然涉及不到我,我没必要在乎那么多。”这是她的真实想法。

“好。那先说你大师兄,为人踏实真诚,有想法。假以时日必成大器,只是他的感情太隐晦,不出意外,他应该追不到”他想了想:“于敏。”

许芬有些惊讶,这每人只吃饭时客套的介绍了一番,他居然将名字全记下了,并在短短时间内将人物关系图整理清楚,脑海中画出柱状图、折线图以及各种分析图。

这人太恐怖了。

“再来说说你学弟。恩,这人没什么可说的,优柔寡断、盲目随从、感情混乱,如果猜的没错,他同时和你们办公室两个女孩有纠葛。”

“不会吧?”许芬想了好久,也没见学弟还和谁纠缠不清:“我记得他很喜欢亚男的。这几天亚男没理他,看他还挺伤心的。”

“男人最擅长的就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他不打算说出答案了。

“再来就是黄月爽,性格大大咧咧,长相中等偏上,这类女生很容易得到男生的好感。担很多微表情能看出她嫉妒刘亚男,甚至逮到机会就会整对方。”

许芬惊讶极了:“不会呀,全办公室就她和亚男玩的好。”

不,这只是表面。

她想起来了,刘亚男邀她一起去敬酒,黄月爽笑盈盈的拒绝了:“我妈不让我喝酒,说女孩子在外面喝多了。不好。”

这话若是说给别人听倒也罢了,偏偏是说给最爱喝酒的刘亚男听,且那两个字“不好”她其实更想说“不矜持”三字。那时,许芬还很好奇,也就象征性对皖豫敬一杯酒,意思意思得了,有必要干脆拒绝好朋友的邀请吗?

偏偏黄月爽又说:“亚男,不好意思哦,你不生气吧?”

这一软一硬,让人气不起来。

“难道黄月爽也喜欢学弟?”许芬猜测。

“再猜。”

“一般情况下,她如果嫉妒亚男应该会去抢她的东西才对。不对!”许芬反应过来,学弟算是被亚男“抛弃”了,黄月爽更看不上,难怪前几天黄月爽还手把手教学弟东西,这几天没管他,让他自己琢磨。

哦,她深深的觉得自己处在后宫中。

“于敏吗?不可能的。”全办公室只她对自己胃口,于敏没什么心思,有什么都会和许芬分享。

“不是她。”

许芬松了一口气。

“还能有谁?学弟不会喜欢男人吧?”她开玩笑。

“不是还有一个女生吗?我记得叫杜见丽。”

“不会吧?”许芬觉得脑细胞不够用了:“丽丽她不会吧?”丽丽性格内敛,一天到晚不说几句话,说话声轻轻慢慢如蚊蝇哼哼,在办公室里基本算是空气,存在感极低,就连饭桌上的自我介绍也是由别人代说出口的,没办法,她的声音太小了。

“看得出来,杜见丽很喜欢你那学弟。”饭桌上女孩不发一言,好几次脸红的瞟学弟,甚至在学弟被别人怂恿的拼酒时,她的脸上露出类似担忧的表情。

“丽丽人很好的。每回属她来得最早,卫生都是她打扫的,有一回我肚子痛,她还给我红糖”

“你肚子怎么了?”他看她,有些担心。

“没什么,就是肚子痛,习惯了。”她不好意思,也不好说明,偷偷将目光移开了。

“我懂,一个月一次的。”他有些心疼:“疼的厉害?”手去揉她的肚子,温热的气息萦绕过来。

“还好。对了,我能问学弟对丽丽是真心的吗?”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杜见丽知道学弟对她不真心,她仍旧飞蛾扑火。所以,芬芬,你不要去试图改变这种平衡。”

“你的意思是让我别多管闲事,别提醒丽丽?”

“恩,这个世上不缺好人反被坏人磨的,我怕你受伤。”他的眼神很认真:“否则我会后悔今天和你心无旁骛的交谈。”

“如果我提醒了呢?”

“首先杜见丽不领情,退一万步,她领情了并和学弟断了联系,但是她不甘心,内向的人习惯将心思藏起来,起先她不愿搭理你,而后她会慢慢表示自己的不满,尤其是看到学弟有新欢的时候。”他捏她的手指:“也许我把人心想的太坏,但是我只能往最坏处想。芬芬,别去管她们,就当为我考虑,如果不让我心生愧疚,你就当视而不见吧。”

许芬点头:“我就随口一问,我和丽丽关系就那样,只是我觉得她是好姑娘不应该被这么对待。”

“对了,离你学弟远点儿。”

“啊?”

“要我推测的不错,接下来几天你学弟会刻意接近你。”

“为什么?”许芬不解:“我有什么值得他觊觎的?”

“你有我。”李皖豫眨眼睛,他的头发微长,乌黑发亮,低头时会遮住眼角:“如果我推测的不错,你这没出息的学弟勾搭女孩的标准是看女孩的男朋友的优秀程度。这会让他足够骄傲和自满。看吧,再优秀怎么样,我照样玩你的女人,诸如之类的想法。”

李皖豫再三强调这只是推测,许芬没来由的信任他。开学伊始,学弟对所有女生可以算得上一视同仁,忽而有一天刘亚男的未婚夫开车来看她,顺道请大家吃饭,而后,学弟对刘亚男就不一样了,三天两头往她跟前凑。

许芬快要崩溃了。

李皖豫还是她认识的那些人吗?不,这才是她认识的人。

“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她很懊恼,觉得智商不够用了。

“刘亚男的未婚夫应该外面有人。”李皖豫道:“能感受到,而且不止一个。”

“哦。”还是糊涂点好,许芬现在觉得自己三观要歪了。亚男这算是“以彼之道,还之彼身”吗?

“芬芬,我说了这么多,不是故意让你见识这么残酷的真实,所有的人都是局外人,你将精力放在我身上就行了。还有远离你学弟。”他又强调了一遍,也就他一人以为她是天上仙,高高挂起众人爱。

许芬点头,她信李皖豫,但潜意识还是觉得装糊涂点好。不得不说李皖豫的话还是影响到她了,有意无意她开始关注细节,临近中饭时间,大家结伴离开时,丽丽会局促的站起来看学弟一眼。而后想走在他身边,但显然学弟一直在躲她,许芬能看到她脸上隐忍的悲伤的表情。她并不想和丽丽聊什么试图开导她,就像皖豫说的,她是自愿的,外界阻力只会让她更加叛逆罢了。

“那你呢。”许芬决定问出口:“看透他人的你扮演了什么角色?或者说你懂他们?”

“不,我是同类。”他漫不经心:“应该说我是他们所有黑暗面的集合体。”黑暗使他看起来深不可测:“可是同时我习惯装傻。”

辣姐曾说叶澍和皖豫哥哥是同类,不过不尽相同。皖豫是笑面虎、叶澍是冷面虎,姐妹两人算是与虎谋皮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