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结婚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8-12 12:10:27 字数:5980 阅读进度:278/290

如果说谁办事效率最高,那莫过于李家皖豫哥哥。

从追求到相恋、结婚到带球跑只三年。许芬快要咬碎一口牙,她家哥哥将所有的阴谋阳谋全用在她身上了:“你是故意的,你绝对是故意的!”很多事直到事后才会想通,比如皖豫是故意慢慢拐她一起睡,直到她适应这个过程。然后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孤男寡女顺其自然的发生点什么起先许芬忐忑好久,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慢慢的,禁锢的思想被解放。想想自己这么大了,做点什么也是应该的,用皖豫的话来说,恩别憋坏了。

谁知,姨妈已经近两个月没来了。她这一着急,打电话给李皖豫,对方打着哈哈,许芬想到什么打开抽屉,这一看,发觉里面的全被人用针扎了洞。

李皖豫无计可施了,娓娓道来他的“阴谋”,当然用的是十分无辜的调调:“有一回,我们办公室谈论当下最热门的言情。”

“然后呢?”她觉得自己真善良,居然还有心情听他胡扯。

“然后我觉得吧,我需要看看,去了解你的内心世界。”

“喜欢看的是叶涵,谢谢。”

“恩,我这一看也觉得没意思,就直接跳到后面的番外。”

“所以呢?你要表达什么?”

“这一跳可真是长见识。”他笑:“男主为了留住女主,就给扎了洞,果真生娃了。我觉得很假,凡事讲究一个概率、天时、地利、人和。为了证明那很难成功,我就小小的实践了下。”

啪,许芬挂了电话。

李皖豫坐连夜的火车过来,许芬蒙头睡就是不见。又怕他傻乎乎的在下面站着,大冬天的风呼呼吹着刺耳,一时心软便下去想赶他离开,她就知道不能和李皖豫见面,这三下一糊弄,她被他带到医院做检查。这一检查,呵呵,喜当爹n妈。

许芬愣在当场,觉得耳朵出问题了:“这不是真的吧?”她看李皖豫:“我怎么觉得我也还是个孩子?孩子怎么可以怀上孩子呢?”

“芬芬。”他小声道:“待会配合点。”说罢单膝跪下来,手上举着戒指:“嫁给我。”

钻戒可劲儿亮,还怪大的。

“你别来这招,以为人多,我就会答应你吗?”她走到一边,视若无睹,等着拿报告。

“恩,而且你绝对会屈服于淫威之下。这地儿可真脏,我裤子上都是灰了。”他又挪过来跪下来,放大声音:“我是李皖豫,我爱许芬。芬芬,嫁给我!”这一嗓子成功的让她成为众人视线的焦点。

人群自发围上来:“哇,求婚啊,答应他,答应他。”

“嫁给他,嫁给他。”

“小伙子可真帅,没事你要是被甩了,我要你。”

许芬走不掉,人群早就里三层外三层包围他们了。

“算你狠。”她咬牙切齿的接过戒指,掌声险些将她淹没。李皖豫抱住她,在外人看来他在吻他,他丫的这小子兴奋的喘着气儿:“看吧,你还是答应了。”她想生气想骂人,李家哥哥抱住她,轻轻慢慢的说:“芬芬,爱你无可自拔,不是不拔,是不想拔,你就是我的根,我的种,而我只想对你播种。”

她心软了,生气有用,她就不会找这个男朋友了:“祝福你,你成功了。”

直到辣姐和叶涵为她盘发时,许芬脸上的表情依旧是咬牙切齿。

“你说我谈了一个什么男朋友,假的么?”她回头问他们:“为啥心机这么重?想我单纯了一辈子,也不过想好好念书好好毕业,然后找一个好工作,嫁给老实人。上天怎么这么狠心,让我遇到他?难道谈恋爱一定要互补吗?”

“我很羡慕你。”叶涵笑:“多好啊,同时拥有老公和孩子。”

“别。”许芬懊恼极了:“也不知道他怎么说服我爸妈的,我原以为我妈会打死我,谁知道转眼乐呵呵的送我上花轿,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捡来的。”

“新娘子笑才好看,谁像你结婚的时候使劲儿骂对方的。对了”辣姐眨眼:“听说亚男那奇葩也来了,待会儿指给我看看。”

辣姐说到做到,一回大厅,悄无声息的扯自己的一字肩礼服,堪堪露出事业线来。甚至觉得不够,偷偷拿手拨弄。叶涵看傻了:“要我借你袜子塞进去吗?”

“不用。”她看了眼胸口,很满意:“女人和女人有什么值得比较的,不就是胸口二两肉吗?我得气死刘亚男替许芬出气。”

“你确定?”叶涵偷偷挪了几步远离她:“祝你好运。”

不远处钟硕眸中深黑,意味深长:“小袁,你这是要解放天性吗?”

“嘿嘿。”辣姐干笑:“我只是觉得有点热。”悄无声息的将衣服扯上来,末了看了刘亚男一眼,我靠!人间尤物啊。这一颦一笑皆是情,场上好几个男性被她迷得挪不开眼。

辣姐好气,七窍流血。因为她发现一个事实,刘亚男,她不用挤,曲线自带的姣好,美不胜收。

“钟医生,你要是看一眼,我就离家出走。”

“恩,我不看。”

“为什么?”辣姐惊讶:“一个劲爆的大美女放你眼前,你居然不瞅几眼,莫不是哪里有毛病?”

钟硕瞪她眼:“医院里不缺女人,尤其是女病人。素颜的、浮肿的、长痘啊斑啊的我都见过,化了妆的有什么值得看的?”

刘亚男到底没和她未婚夫结婚,据说是因为她未婚夫光明正大带小三去新房鬼混,哪知刘亚男那天回去了,看到这一幕,当即和小三扭打成一团,她未婚夫反手就是一巴掌甩在她脸上。告诉她:他们之间没有感情了,他爱那个小三,那个长的没她好看的小三。

这事儿闹的挺大,刘亚男也想开了,算是和平分手。回去拉着许芬要一起喝酒,许芬虽不喜,但也去了。刘亚男喝了很多,说了很多她们相恋的故事。和普通的情侣一样相识、相知到相恋,他也曾脸红的帮她打开水,也曾花前月下牵手接吻。时间使爱情变质,不,这段爱情一开始就是变质的。刘亚男她妈思想老旧,坚持结婚可以,必须有房有车,而且要写自家女儿的名字。为这事儿两家不知吵了多少回。刘亚男觉得他不爱自己,否则为什么不愿意呢?后来男方妥协了,她一度欣喜,直到他爸妈不给她好脸色看,直到他第一次出轨

刘亚男喝多了,有些话直言不讳:“你知道我为什么想勾搭李皖豫吗?”真是讽刺,如果没分开,她要比许芬先步入婚姻的殿堂。

“为什么?”

“我不相信爱情啊。”她一边哭一边喝酒:“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纯粹的爱情,那都是物质金钱堆砌起来的长期的男女关系。可是,李皖豫看你的眼光真好看也真扎眼。不过我也不是好鸟,我嫉妒你,想让天下的女人和我一样悲惨,勾搭上就玩玩,勾搭不上也无所谓,算是帮你测试测试人品。”她趴在桌子上手指沾了水写写画画,那是一个字,她未婚夫的姓。“真羡慕你,我怎么就遇不到呢?”过了一会儿又发疯的笑:“人生苦短,就该尽兴!帅哥,快出来吧,我要!”

隔天她又像个没事人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该睡睡。于敏一直不喜欢刘亚男,偷偷对许芬说:“你别理这个女疯子,搞不好哪一天她又来抢你男人。”

“不会的。”许芬摇头:“我不知道她内心处是什么样的人,但我相信不是坏人,同时我也不会深交。”可能是因为从头到尾她都没骂过她未婚夫一句,哭泣的模样无助又傻气。

婚宴上来的人很多,许是因为结婚早,大家又都还有时间聚聚。

司仪:“无论生老病死,你都愿意在许芬小姐身边,呵护她爱护她一辈子吗?”

李皖豫英俊眼眸弥漫浅笑:“我愿意。”

多么好听的三个字,叶涵无端被戳中泪点,像个傻子又笑又哭,她真不想哭的,可是就是哭了。

叶澍拥住她:“我不羡慕李皖豫,因为我拥有最好的。所以你也不要羡慕许芬,否则我会难受。”

“不是的。”她摇头:“我很高兴,我替她高兴。我希望我们三一直幸福下去,老天听到我的希翼,一个一个实现我的愿望。”她将脸埋在他胸口:“我也很幸福,很幸福。叶澍,我最不后悔的一件事就是高四那年看上你招惹你。”那是她做过的唯一一件最主动的事,时间倒退,她怕是没那勇气了。

“恩,先看上再招惹?”他将纸递过去。

“恩,是的。垂涎良久不得不惹。”

叶澍笑:“我也是。”

新郎新娘敬酒时,众人不放过李皖豫,说是要灌醉他,李皖豫也不推脱很干脆的接了两杯:“芬芬不能喝酒,大家见谅。”说罢一饮而尽。

“大家别客气,放倒皖豫。”带头起哄的是志强,他发福了不少,原先尖锥下巴变成了椭圆鸭蛋。

“许芬,新婚快乐。”他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

“谢谢。”许芬以茶代酒抿了一口。她对志强没多少记忆,所有的记忆都建立在李皖豫之上。唯一一次,还是因为她晒的被子不小心从五楼掉下去,说来凑巧,男生在操场打球,志强跑过来站在楼下冲她打招呼。一时不查,被子掉下去,那个少年举着双手想要试图接住它。整个过程发生的很快,他左右移步,转了身自己被自己绊倒,眼睁睁的看着被子掉落在地,两人面面相觑同时笑起来。

一个在五楼,看着下面笑。

一个在一楼,仰着头笑。

时间如流水,冲走了美好的不美好的回忆,带走了过客,迎来了归人。

时间如刀剑,赶走了稚嫩的不稚嫩的相貌。雕刻了年年岁岁,拥抱了爱人,温柔了年华。

谢谢,每个走过她青春记忆的人。

“这是我女朋友小梅。”志强介绍身边的女人,她不高算不上美,眼神却很温婉。

“嫂子好。”小梅热情的打招呼:“祝你和豫哥百年好吉。”

“谢谢。”

小梅塞了红包过去,李皖豫给拦下了:“志强已经给过了。”

小梅不好意思,她的普通话不算标准却一字一字很认真的说:“我其实不懂你们这边的的规矩,我们那里都是敬酒的时候塞红包,这一问才知道就我的没送了索性按照我们那边的来,收下吧。”

“是啊,收下吧,大不了我和小梅结婚时你和芬姐也包两个。”志强拥着小梅补充道。

许芬听闻也不扭捏的收了下来。

临到研究生朋友那一桌,刘亚男起身率先敬酒:“许芬李皖豫,我祝福你们。”她的眼睛红彤彤的,许芬忽然觉得她懂刘亚男,这个女孩子任性、不着调,但心思通透,她只是希望拥有一份淳朴的爱情,可惜遇人不淑。

许芬回敬:“亚男,你也会遇到你生命中的那个人。”

刘亚男笑笑:“或许吧。”

于敏拉许芬的手:“许芬,祝福你哦。还有偷偷告诉你,我和大师兄下个星期要见父母了。”

“真的?”

“恩,真的。”于敏难得脸红:“他那个人说话做事慢吞吞的,他父母早就想见我了,结果他硬是憋了一星期才告诉我,也不知什么时候求婚,我都被他急死了。”

“你急着结婚?”许芬笑:“没羞没臊。”

“恩,我想嫁给他。”她没否认:“我就觉得他好,谁也没他好。”

敬完酒,许芬去主桌坐,礼服很勒,不能吃太多。李皖豫时不时给她夹两筷子。生活真奇妙,记忆似乎还停留在李皖豫戴着红护袖公事公办的拦住许芬:“同学,塑料袋是不能进校园的。”那时,他就想着他要娶这个姑娘。

叶涵羡慕许芬能在两家父母的祝福下喜结连理。可惜,她就没这么好运了,叶妈妈一听叶澍家很远,当即没说话也没表态。轮到叶建国那儿,就更恐怖了,直接黑着脸反对。

叶涵愁了一颗待嫁心:“要不你和李晶晶好得了?放心,你们结婚的时候我包一大的。”

叶澍一手指弹她脑门上:“又胡说。”

“我说真的。”她叹一口气,揉揉脑门:“嫁个人怎么那么难啊?要不我也带球跑?”她说这话时含着十足的诚意:“你怎么不和人家皖豫哥哥学学,啧啧,扎几个洞多精明啊,你怎么没想到?要不我装不知道,你扎几个呗。”

“别闹。”叶澍偷偷吻她的眼角:“别想太多,我会处理好。”

他这样保证的。

年初二叶澍来叶涵家拜访,乐乐见到叶澍,眼睛都瞪大了,尤其是看到叶澍手上拎着的最新的芭比娃娃,自来熟的扑过来嗲声嗲气:“小姑父,你真好。”

叶妈妈骂了句:“没大没小。”任由乐乐去了。

“阿姨好。”

叶妈妈笑:“叶澍啊,快来坐。”

叶涵推推叶澍:“你是怎么让她叫你小姑父的?”她记得高考结束后,他来家里送药,见过乐乐一回。之后两人相恋,他和乐乐并无太多接触,也只见面招呼声,乐乐回回见他“小姑父小姑父”叫的贼响亮。

“恩,第一次见面我和她拉钩,若她叫我小姑父,那我会一生一世对她小姑姑好,并且会给她买她想要的礼物。”

难怪小家伙这么快就妥协,原来是为了芭比娃娃。那次送叶澍走,离别乐乐拉着叶澍耳语了好久,她旁敲侧击,小姑娘很有原则,硬是没说。敢情背着她收了一个小姑父?

一顿饭吃的倒也其乐融融。饭后,叶漾拉着叶涵收拾饭桌,将空间留给叶澍和叶妈妈。

叶漾:“怕什么?咱妈还会吃了他不成?”

叶涵收回余光,唉声叹气:“姐,你会反对我们在一起吗?”

“当然。会。”叶漾卖了一个关子:“骗你的,你尽管追求你的幸福,妈这边有我呢。”叶妈妈怕女儿嫁远了,这才不愿意。而不是对叶澍本人有想法。

“我靠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听你说句人话。”

叶漾白了眼,手上接着收拾。

“老姐,你没去找魏经理了吗?”

“哦,去了。”语调平平。

叶涵眼睛都亮了:“见到了吗?有没有喜极而泣?”

“没有。”叶漾不耐烦:“你有完没完,烦死了。”

“果然,魏经理有女人了?”叶涵很懊恼,她家姐姐这辈子就等那么一个人,命运总是这么不客气的撒野,有情人终成眷属就那么难吗?不对,魏浪也许对叶漾没那方面的感情。就算有,过了这么多年,谁知道有没有呈递减序列呢。

“我不知道。”叶漾的语气有些落寞:“我没见到他。”

“为什么没见到。”

“你烦不烦!”叶漾也懊恼自己的懦弱:“再问我就不帮你说好话了。”

“不问就不问。”

没过一会儿,叶妈妈进厨房了:“涵涵,你去洗点水果。冰箱里有苹果和荔枝,拿出来给叶澍吃。”

“哦。”叶涵应了声,回头冲叶漾挤眉弄眼:“你给卜一卦,咱妈是怎么想的?我这旧船票还能登得上叶澍的游艇不?”

“没出息。”叶漾给了她一个超大的白眼:“敢把人领上门,就应该有这种觉悟。”

她说领叶澍时,叶妈妈也没说什么啊。

“是,我没出息,就你有。”叶涵摆了一个鬼脸转身去开冰箱门。

客厅里,叶妈妈神情轻快,一口一个叶澍叫的十分熟练:“晚饭就在这儿吃吧,想吃什么,阿姨给你做。”

叶澍笑:“实在太麻烦阿姨了。”

“麻烦什么。”叶妈妈画风突变,像极了圣母玛利亚,脑门上写着“我什么都会做,尽管开口”。叶涵呆愣当场,直到叶妈妈道:“涵涵,带叶澍转转去。”叶涵“哦”了声,端着果盘很老实的带他来自己房间,关上门后猴子般一把跳到叶澍身上:“阿少,你是怎么做到的?”

叶澍被她撞的往后退了两步,顾着她手上的果盘,接过来放在桌子上,一只手托着她:“没什么。”他笑:“自身魅力大罢了。”

“少来。”她揪他的鼻尖:“前几天我提到你,我妈的脸黑如包公,尤其是听到你家超远后,直接拒绝和我进行心灵的交流。这才几天啊,难道女人都是善变的?”

他将她抵在墙上吻她的脖子:“对症下药。”

“怎么对症下药的?”

“吻我。”他越发的无赖起来。

她响亮的啵了下:“跟本宫说说你怎么做到的?”

“我告诉她近五年的计划,首先。恩,在b城买房结婚。”

“你要在b城买房?不对,你有钱吗?不对,你爸会给你钱吗?”她虽没见过叶建国,骨子里沉淀了印象:相看两生厌。

“你太小瞧你老公我了。”他道:“我有钱,首付没什么问题。”

“我靠。”叶涵狠狠的又亲了他一口:“刚两个字好好听,你再说一遍。”

“不是应该你说给我听吗?”

叶涵羞涩了:“老公公。”

“恩,老婆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