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开诚布公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8-12 12:10:28 字数:5314 阅读进度:279/290

叶澍并未说服叶建国,他似乎对叶涵偏见过了头。只一日相谈未果,叶澍便没再提,仿佛那一日的不快不存在似的,人常道知子莫若父,轮到叶建国这儿,倒是知父莫若子,一时摸不透儿子的想法索性装傻。该提的总会提的,谁先谁就输了。骨子里叶建国还是喜欢李晶晶的,小女孩活泛,偏偏男儿该有的商场计谋她也有。叶澍得她,如虎添翼。李斯也有此意,好几次当他的面夸叶澍。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能怎么办?他这儿子早就挣脱了牢笼,他又不可能以断绝经济来源威胁于他。事实上,他威胁过,收效见微。也不知随了谁,叶澍骨头硬得很。高中不给他生活费,他愣是在外面活了两月,末了,还有闲钱买了部手机。

儿子是好儿子,只是不遂他愿罢了。

一日回到家,客厅桌子摆了一桌好菜,香味四溢,叶澍坐在沙发上等他,见他回来抬头淡淡:“吃饭吧。”没来由的,叶建国湿润了眼,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家庭的温馨,心情好多吃了几碗。他不止一次再思考他错了么。年轻遂了一颗野心四处奔波,他不觉得有错。家庭与他而言就是后盾,后盾就应该无条件支持他,没有他,哪来的一家收入?可现在,年纪大了,越发的觉得很多事忒没劲儿。甚至有一回他看着房间梳妆台发呆,他已经回忆不起徐淑珍临镜梳妆的模样儿了,只记得两人不爱交流,大抵这样,所以没什么美好的深刻的回忆可言。

叶澍有话说,他俩心照不宣,一个等着听,一个等时机说。

叶建国:“你会做菜?”

叶澍:“恩,工作时学会的。”他养了一个贪吃鬼,舍不得让她吃快餐,等回过神,自己将厨房早摸透了。

叶澍:“上回来的罗阿姨挺好。”

罗心妍是叶建国工作搭档,去年离的婚,带着一女儿,工作上优秀努力。许是天涯沦落人,罗心妍和他相谈甚欢,心情好的时候两人彼此分析过婚姻失败的原因。罗心妍丈夫老实巴交,当然,这是表面。谁也没料到这么老实的人在外面有了女人,且还生下一儿子。罗心妍哭啊闹啊,砸东西诅咒他断子绝孙。她一度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一纸离婚协议,断绝两人情意。

她丈夫知理亏,房子车子都留给她,算是净身出户。

罗心妍看着他收拾东西离开熟悉的家,不甘心问:“为什么?”

得到的答案是:“你很好,真的。我不后悔和你结发为夫妻。只是你好过头了,事事井井有条,工作顺心。”甚至工资比他高很多。一回学生聚会,曾经学习很差的同桌嫁了富豪穿金戴银,罗心妍心里难受,回家将这事儿告诉丈夫,丈夫只道各人有各人的福气,与他而言一家人平平安安就是福。罗心妍来气了,直骂他没出息。他一声不吭,后罗心妍也觉得自己过分了,做了一桌好菜便是道歉了。谁料生活中积累的点点滴滴都会成为离婚的爆发点。她丈夫接着说道:“我配不上你,我没出息,可是我是男人。是男人都有那该死的自尊,虽然我的自尊配不上我的野心,可是你还是毫不留情的践踏了它。”

这就是她婚姻的症结处。她很勤劳,甚至到了洁癖的地步,家里收拾的很干净。她丈夫接着说:“每次回家我都觉得像是做客,东西不能随便放。就像上回我工作回来很累,我想躺会儿,你要求我立马去洗澡。我知道拒绝你的后果就是争吵,我妥协了。心妍,这就是我们的婚姻,问题很积累在一块就大了,我很想和你聊聊,可你从来不给我机会。”

现在她想好好聊聊,生活也不给她机会了。

叶建国安慰她:“你前夫应该是爱你的,只是日子啊,它太真实也不客气,该磨灭的总是要磨灭。”

“是啊,四五十岁的人哪里还有爱情可言,不就是油盐酱醋茶。你呢,怎么离的。”

叶建国笑:“签离婚协议的时候她也和我聊了很多,比如她生小澍的时候,我没陪在身边。那时候我还在职场上偷摸滚爬,上司信任我,让我谈一个大项目,咬咬牙就没请假,项目拿下来了,我去医院看她,我原以为她会开心。开心我终于不再是岌岌可危的公司小职员,开心我们拥有了自己的孩子,开心生活慢慢的好起来。呵,那一次是我和她真正意义上第一次争吵。我怪她不体贴我,她怪我不顾家,说我这种人就不配拥有家庭孩子,就应该打光棍儿。磕磕绊绊十几年,现在我居然慢慢认同她的话了。我还剩下什么,孩子不亲我,家也不成家。唉,我是怎么过了这么糟心的一辈子。”

两人心心相惜,工作相互扶持,私下相交甚多。直到一天叶建国生病,罗心妍煲了粥探病,顺手打扫了许久没收拾的房间,叶澍归来无定期,不巧都凑上了。叶建国没说什么,父子俩只当那天的事不存在,今日旧事重提,叶建国老脸一红恩了声:“是挺好的。”

“我的意思是合适的话你们可以在一起,我没意见。”

叶建国惊呆了,事实上他觉得罗心妍是好女人,只是觉得孩子都这般大了,他给找后妈不妥当。这一生他也没什么希翼,退休后养养花养养鸟就不错了。

“为什么不反对?”印象中儿子是叛逆的,自高中之后就和自己不亲近,打架、斗殴、逃课一个也不落下。复读后安分不少,却也没和自己交流过,只觉得他懂事不少,骨子里还是觉得他叛逆,否则为什么不走自己给他铺好的路?

“或许我一开始就错了。”父子俩头一回开诚布公的交谈,叶澍道:“我原以为只要我装傻,你和妈就不会离婚,家还是那个家。强扭的瓜终究不甜,我见过叔叔几回,他不高不帅,看到我来局促的不像样儿,可是妈很幸福。那个男人会做饭会陪她买菜会接她下班。她要的终究不过简单的幸福。”他看向他爸:“这样很好,她有她的幸福,你去追求你的幸福,不必为了我将就什么。但同样我也不会去和谁将就一辈子,我喜欢阿涵,我想和她在一起。我希望你能同意。当然,如果你不同意,我仍不会反对你和罗阿姨来往。”

“如果我一意孤行呢?”

“我会搬走。”他说的是实话,在这个家里他的行李本就不多,甚至一年到头也只待几天:“娶阿涵的人是我,我不希望她受到任何委屈。”

叶建国叹气,内心里早就妥协了。过日子还是找自己喜欢的人好,他儿子做得好啊:“儿子,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她?”他依稀记得他们高中就认识了,这种小儿科的爱情维持了数年之久,很难不让人惊讶。

“爸,她值得我喜欢。”叶澍看他,眼睛红彤彤的:“她是唯一一个没有抛弃我的人。”他妈抛弃他改嫁了,他爸一年到头对他不管不问。他的初恋女朋友劈腿了,只有她,他最爱的后桌,像固执的牛皮糖,粘到身上就是一生一世。

听到她和别人打赌自己能进前一百名的时候,叶澍恍惚了,愤怒之余徒生疑惑:她为什么相信我?她凭什么相信我?她有什么立场相信我?

他以为女生都那样,以为多说了几句话,就自诩与众不同。他没理会,用最大的冷漠去对她。谁也不敢相信,他自己也不愿相信,潜意识里他开始听课,加上先前底子好,看了几遍大抵能拾起以前的功课来。忽而发现叶涵的理科一塌糊涂,他觉得可笑,冷嘲热讽几句,谁料女孩拼了劲儿学物理,一次一次比成绩,一次次提升,他不知那是什么感觉,总觉得她的虎牙很好看,尤其是笑起来阳光正好打下来的时候亮晶晶的。慢慢的,他想看到她的虎牙,甚至想亲亲它。

这就是爱吗?

是吧。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为了她考大学,为了她拼事业,为了她我重新活一回。”他轻笑:“是!阿涵很普通,普通到丢在人群里找不见,可是我就是一眼能瞧见她在哪儿。我不需要她为我做什么或者对我的事业有所帮助。我只要她在我身边,站在转眼能看到的地方就好。”

因为她,学会了爱,学会了体谅,学会了微笑。

仿佛只要有她,生命才有了不一样的意义。

靠近她,在一起。不顾颜面,只一次的勇气。

推翻先前不成熟的叶澍。

他说完,觉得大抵都说完了。又觉得千言万语不善言出,静默着等叶建国的反应,房间里行李早就收拾好。是去是留只等他爸一句话。

“恩,我知道了。”叶建国起身,拍拍叶澍的肩膀:“她是好姑娘,好好对她。”

“谢谢爸。”

叶建国顿住,差一点泪流满面,就算是为了这一声“爸”,也是值得的。

叶涵拜访叶澍外婆家这一天,天气很好。她紧张的直冒冷汗,就怕哪一句话说错了遭人嫌。叶澍他舅她是认得的,出车祸那回,徐维以为叶澍欺负他,还替她出了头。

叶澍介绍:“这是我舅。”

叶涵恭恭敬敬的喊了声:“舅舅好。”

徐维乐呵呵的,朝叶澍肩膀上就是一巴掌:“小子,不错啊,有你舅当年的风范,还是将这姑娘拐回家了。”叶澍没说话,只恩了声,接着介绍。

“这是我舅妈。”

“舅妈好。”

徐维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还挺响的,叶涵听得直觉得心疼:“你舅跟你说话呢,没大没小。死鱼眼也不知道像谁。”又冲叶涵说道:“这小子一无是处,也就你看上他了。算是我们祖上积德,给他摊上这么好的媳妇儿。”

舅妈不悦,拿白眼瞪徐维:“说什么呢。”继而笑眯眯的跟叶涵说:“他舅这张嘴就是臭,你别当回事儿,第一次见面,舅妈也不知给你什么好,来!拿着。”说完拿出一个红包就要往叶涵手上塞,叶涵手脚无措,忙着拒绝,叶澍开口:“阿涵,接着吧。”

徐维是叶澍生命中很重要的人,她曾听他提过。小时候,父母吵得不可开交,徐淑珍就会带他回娘家小住,一住就是一星期。大人的事他听不懂,但他能分辨得出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邻居会说闲话: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三天两头回娘家一看就是过得不幸福。他小不代表他傻,性格就是那时候养成的,不爱和同龄人玩,不爱说话。就是这么中气十足的舅舅大嗓门的呵斥他,全然不顾他只六岁:“挺起腰板来,男子汉大丈夫气概点儿。”

是啊,父母感情不好,他为什么像鸵鸟一样?于是他挺起腰。

“小澍,你爸妈不是不爱你,只是他们很幼稚不爱交流。所以啊,以后你要对你喜欢的姑娘好,从一而终,别惹她哭。当然,我不是说你爸不好,你爸妈很好,只是凑在一块儿就不好了。”

小叶澍听不懂从一而终什么意思,但他还是点头了,要对喜欢的人好。固执的喜欢也是他舅舅教他的。当然他舅没教他耍心眼,这是自学成才的。

徐淑珍准备了一桌菜,拉着叶涵坐在一块,眼底有些湿润:“我没有女儿,但我一见你就喜欢,起先我还不敢相信小澍喜欢的人居然是你。”复读曾有一面之缘,她看媳妇的眼光倒和叶建国不一样。女人还是温婉会过日子的好,成天混在男人堆里打打杀杀的算什么?加上不善言辞的儿子和她谈了几小时,恐怕是真的喜欢这女孩,生怕她来拜访受了半分委屈。她心里本就觉得亏欠叶澍,自是想好好补偿。

“我也喜欢阿姨,喜欢大家。”这是实话。叶涵做梦都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养成了叶澍那样臭屁的性格,看过之后才发现,不至于啊,大家伙都挺好的。他是怎么独自臭屁的?

一顿饭吃的言笑晏晏,叶澍还领她见了周边的亲戚,叶涵头疼的是收红包这环节,毕竟她和叶澍还未谈婚论嫁,拿钱终究不好,叶澍没说什么,只道收下。直到徐淑珍拿出一簪子塞给她:“这玩意儿还是我结婚时他奶奶送我的,你别有负担,这算是传家宝,专传叶家媳妇儿的。等结婚时穿一套咱中国媳妇儿的打扮,簪子戴头上铁定好看。”

叶涵没接,这太贵重了:“阿姨,等我们结婚再给说吧”

叶澍接话:“妈,不着急,到时候你亲自给阿涵戴上。”

徐淑珍没说什么,收了起来,规矩一样塞了红包过去,这算是收到的红包中最厚的一个。

晗仔也不知怎的,一天没说几句话,末了等叶澍出去了,他跑过来,眼神很是挑剔,自上而下打量她:“你真要嫁给我哥?”

“你应该问我哥真的求娶到你了?”叶涵笑眯眯:“小家伙,过来,给我揉揉脸。”

晗仔双手下意识的护住脸:“我还没同意呢。你又笨又傻又丑才不配做我嫂子呢。”末了补充道:“我再长两年,个子就超过你了,我不喜欢小矮子。”

“无所谓啊。”叶涵叹气:“你和我作对的下场就是会被赶出这个家。”她成心吓他:“要不试试看?”

恰逢叶澍过来,晗仔朝她扮了鬼脸,欢喜奔过去:“哥哥,如果我和姐姐只能留一人,你会选谁?”他补充道:“虽然是随便问问的,但是你一定要选哦。”

叶澍看他弟弟,较之前几年褪去了稚嫩,只是思想还是个孩子。

“哦,门没关,你可以走了。”

晗仔觉得心好痛,好痛好痛哦。果然男大人见了女大人就不知东南西北了。

“姐姐。”晗仔甜甜的唤了声:“要不要吃瓜子?我给你拿。”

“见风使舵的小大人。”叶涵评价道。

和叶澍回叶建国家是在一星期后,她愈加不安,毕竟他爸曾是他爱情最大的阻力。叶澍没说什么,只握住她的手:“婚后我会搬出来,见面只是个形式,不要去讨好谁也不要有负担。”

叶涵点头:“我一般是不轻易紧张的,只是对方是你爸。我靠!这比高考查分数还要刺激。”

下了火车,坐上出租,叶涵晕乎乎的睡过去了,待醒来,已到目的地。她有些后悔睡觉了,根本没有时间心理建设。

映入眼帘的是一小区,环境很好。绿树环绕、喷泉涌动,不远处还有小公园,有些人在乘凉。一大叔认出了叶澍,冲他招呼:“小澍,我就知道你今天回来,你爸一早就出去买菜了,现在应该回来了。”

“哦,谢谢李叔叔。”

李叔叔一看就是八卦眼,明知故问:“这是你媳妇儿?”

“恩,是的。”

叶涵羞红脸,媳妇儿这三字可真好听:“李叔叔好。”

李叔叔点头,他倒是没料到叶澍这小子找了这么普通的姑娘?他是看着这小子长大的,后来那些混事也有所耳闻。琢磨着有其父必有其子,都是不安分的。他曾和妻子说起过叶澍,就怕他以后走歪路,不好好过日子。

“你也好,好啊。”李叔叔人很热情,寒暄了几句,这才放他们离开。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看广告就到href小说网网2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