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千八女鬼的young番外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8-12 12:10:33 字数:4887 阅读进度:282/290

叶漾是胆小鬼,从小都是。

否则为什么中考结束后有打工的决心,而没有付之行动的勇气?

而又为什么有喜欢魏浪的常情,却没有去找他的冲动?不夸张的说,她有他家的号码,那个时候还没有流行这玩意儿,可是她就是不敢打给他,怕接电话的是他爸魏安安,即使她毕业良久,魏安安给她的阴影长久存在。

幸而勇气不是常有的,而那次的缺失影响终生。本和表姐水兰相约去北上广闯闯。年轻的孩子对外面的世界无限遐想,总觉得世界上最凶残的地方是学校,离开了那儿,生活、未来一片美好。而当叶妈妈让叶漾对自己的未来做决定时,她怯懦了,不敢向前走一步的她决定上高中。三年后,水兰在一家饭店当服务员,风里来雨里去,拿着可怜的工资,打扮越发时髦,看她时带着一种赢者的傲气,仿佛在嘲笑她:看吧,你不敢做的事我做到了,我过得很好,你就继续在学校这牢笼里苟延残喘吧。而叶漾,上天真的没有对她好一点儿。上了三年高中,像个隐形人,仿佛不存在和存在是一个道理。高三那年因为她偶然的努力文综考到班上前十名,班主任林雷惊呆了,带着质疑的眼神看着她。那种眼神可怕又戳人心,当然,面上的夸赞还是有的,比如:程序性的告诉大家,努力就有收获,要向叶漾同学看齐。这并不会让她感到开心,因为眼神会出卖一个人,言语同样也会出卖。她记得林雷夸赵文苒时气氛很轻松,轻松到她也会替赵文苒的进步感到开心,同时自己暗暗下决心要做下一个赵文苒。她做到了,可惜没人相信,好成绩从来都不是一个差学生的特权。别人看她的目光带着一种别往的寓意,仿佛像是在她身上下刀子。

白灿灿的阳光真耀眼。她想她不够努力,所以没人认同她,没关系,接着不认同好了。

待课后发卷子时,语文课代表童亚跳过她,询问隔壁一男生:“叶漾是谁,坐哪儿?”

她弱弱的举起手:“是我。”

“哦。”童亚的表情很淡然,以至于他说的每句话都显得无比真实:“我怎么不知道我们班有你?你考的不错,加油。”

加油?加哪门子油?

她若是记得没错的话,课上林雷才夸过她。若童亚真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那该多不关外事,才知道班上没有她这件事。

她太笨了。肯定是因为这样。否则她怎么知道童亚、赵文苒,知道每一个成绩好被点名夸奖的人?她若是聪明一分,被夸赞几回,是不是意味着结局不一样?

这种执念开始驱使她去做这件事儿,同桌张浩玩时她在看书,张浩睡觉时她还在看书。张浩说她变了,变得不爱吃瓜子唠嗑了,叶漾笑笑:“最近睡眠不好,多看看书好睡觉。”这是真的,一拿起书她就潜意识的大脑发昏,脑细胞罢工。下一次模拟考,文综进步了十五分,数学退了十分,总体是进步的,她这样安慰自己。可就在看到张浩的分数时,她沮丧不已。

一个星期的努力比不过一个睡觉的学渣?努力仿佛就是一场笑话。

开始有人安慰她:没关系,你尽力了。

是啊,尽力了。以前还能骗自己成绩不好是因为没听课。而今,她还能拿什么理由劝自己?

放弃吧,不是学习的料,混完高三就出去打工。终归是要打工的,推迟三年罢了。

她又开始买瓜子,和张浩比赛谁磕的快,她就这么一个技能,谁也比不过她,因此产生小小的自豪感。是啊,每个人都有能力,擅长的领域不同罢了,就像童亚擅长学习,她擅长磕瓜子。不同人不同命,不同结果不同路。

那一天,她像往常那样睡完午觉去教室看会儿书,时间还早,大多时她看不进去书。只是寝室里没风扇,一层闷汗涌上来,像裹了一层保鲜膜。索性在教室里摊开书当枕头趴在上面睡。好几回被林雷看到,夸过几句,以为她看书看累了睡着了。林雷不知道叶漾在参考书最后一页读者调查表上写了对此书的评价:太硬,睡的脖子疼。

她想她是一个不经夸的人,否则为什么会因为林雷几句话果真看起书来?那些数字符号堆叠起来的公式看一遍忘一遍,不理解也就无所谓理解着记忆。偶尔她会想起魏浪来,想他会不会因为时间紧没空去打球?应该不会,他那么聪明。喜欢一个人是一件神奇的事,就像她慢慢遗忘魏浪的长相却固执的认为他不会发福、不会和差学生混、球衣上除了汗水还有阳光的味道。乱七八糟想了一通,一种奇异的感觉盈满全身,她要考去魏浪报考的大学。感觉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下一秒笑笑,算了吧。天方夜谭大抵如此。

教室里人不多,位置是按照成绩分的,她个子不高,坐在倒数第二排。平日上课伸长了脖子也看不到老师写了什么,课下找过赵文苒借笔记,对方以自己要复习为由拒绝了,虚荣心作祟,叶漾便没有换个人借,堂而皇之的开始不听课。

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世界是公平的,学习好的享受优势地理位置,越学越有劲儿。学习差的,破罐子破摔,吃饭睡觉打豆豆,权当学校是放松身心的地方。而学习中等的,着实日了狗,中等偏下的,还日了猪。猪狗不如的就是叶漾。坐在中间第三排的是童亚,当然。他的成绩绝对可以坐第一排。许是对他印象不好,臆想出来的形象全是鼻孔朝天,牛逼哄哄的高傲模样。开学第一天,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童亚开口了:“老师,我可以自己选座位吗?”

学习好的就是天之骄子,放在这个爹不疼,酿不要的叶漾眼里越发碍眼。

“可以。”

得到肯定答案,童亚收拾书包去了第三排坐好。前几排座位人人向往,老师不仅关照的多,且环境好。叶漾就处在一个肮脏的世界里,她就不懂了,学习差归学习差,素质难道就不能高点吗?

不能。

她后桌以及后桌的同桌着实恶趣味,不但拿扫把当刀剑玩耍,时不时还要来一场吐口水比赛,专比谁吐的远。有一次她踩到了,恶心的好几天吃不下饭。因此对前面的座位越发向往,可惜她只是一个中等偏下的差等生,只能在光与暗的交界线里迂回。

后一回有人问童亚换座位的原因,童高傲一脸淡然:“第一排离黑板太近,容易近视。而且我不想吃粉笔灰。”

就他金贵,就他娇嫩!她看成绩好的人带着一种莫名的仇视。当然,她看童亚格外的仇视,因为童亚也是用那种眼光看她的,可惜叶漾学不来,他的眼神包含的东西太多,却都不是好东西,叶漾自动忽略掉。

坐在第三排的童高傲不爱说话,每日叶漾来班上时他都已经在看书了。她不得不去感慨:成绩好是有原因的,谜底是她不曾有过的自尊。

翻过一页,云里雾里。依稀记得老师上课讲过,可就是不懂最后一步怎么得来的。等了几分钟,还是没人来,他鼓起勇气跑去找童亚,临近了,心里后悔了,直冲到讲台上拿起黑板擦擦起黑板了。粉笔落了一身灰,有些扎眼,拍了拍,手上干净了。童亚应该和赵文苒不一样,具体为什么不一样,她说不出一二三来,总之就是不一样,不会因为她学习差而不借给她笔记,即使她从来没向童亚借过任何东西。

再次鼓起勇气,踱步走了过去。靠近第三排时,转身坐在童亚后面的第四排座位上。算了,她想算了吧。反正不是的料,就算会这一题又怎么样?她不会的远远超过会的。起身欲离开,童亚开口了,他的手还在奋笔疾书,眼神不曾从书本上移开:“有事吗?”

机会来了。

“那什么你为什么不近视啊?”她想给自己一巴掌,这算什么问题,他不近视关自己什么事?借笔记有那么难吗?请教一个问题有那么罪恶吗?

一般情况下,童亚是不理人的。

可是破天荒的,他回答了她的问题,这并不能让她开心。因为他不改本性夹枪夹炮:“不近视有两个原因。一是眼部保健做得好,二是不爱学习。我属于前者,你属于后者。”

就你会保养,有本事变双眼皮啊?

她嘿嘿干笑两声:“好像是的噢。”

助他人志气灭了自己威风。

“有话就说,我没空和你闲聊。”童亚冷声冷气。

“能不能”她鼓起勇气,漆黑的眼珠看向他:“借我笔记?放心我看一会儿就还你,不会耽误太长时间。”

如果不愿意,就算了。这句话还没说出口,童亚将笔记递过来:“别弄皱了也不能弄脏,否则”他顿了顿:“以后我不会借给你任何东西。”

“谢谢。”叶漾很开心,她胆子大了起来,心如擂鼓:“有一题我不太懂,能不能”

“不能。”他拒绝的干脆:“我讨厌在学校混日子的人,所以我讨厌你。但是我会借你笔记,不是因为我对你改观了,只是觉得”他抬起头,头一回认真的看她,目光带着疏离和漠视:“我不应该拒绝任何一个想要改变的同学。无论是你,还是别人。”他低头,翻了一页:“记得别弄皱了。”

叶漾欲言又止,她又能说什么呢?说学习不好的人也是人凭什么被漠视被特殊对待吗?可的谁让你学习不好的?被特殊对待追根究底是自己的选择,拿起笔记,默不作声回到座位上。翻开看,童亚的字很清爽,笔记很干净,过程很详细。大多时候她会照抄誊写一遍,而后自己理解琢磨。借的次数多了,她发现越来越能理解老师讲的内容,数学甚至能考及格了。这种历史性的改变驱使她学习,以前及格是一个梦想。现在及格是一种不满足。后来她才知道,童亚为了使她理解,特意用不同的笔将小知识点标注上去。她本无意察觉这种改变,童亚的笔记本很厚,厚到一学期只需用这一本足矣,有一回叶漾忘记一个知识点,往回翻了翻,这一翻,其中奥妙自己领悟。犹记当初借笔记时,就光抄的那区区三页耗费了她几日时间去理解。那个时候童亚的笔记只有一种颜色。而今,红绿交叉,一目了然。

叶漾和童亚说的话不超过十句,她的进步却从来和他息息相关。直到她的总成绩上升至全班第十一名,林雷的夸赞从当初的敷衍变为真诚而欣慰。

他说要向叶漾看齐。

叶漾听了,一笑而过。心里有了坚定和暖意。

和童亚熟了,偶尔能开几句玩笑,比如为什么借笔记给她,是因为她长的好看吗?

毕竟她看过有人也向他借,童亚冷冷的几句话打发掉,全然没顾同学的情谊。

而童亚对此事的回答是:我偶尔兴致来了会大发慈悲。

后他在叶漾同学录上写:学习好坏从来不是衡量一个人的标准,关键在于态度。那一天,你第一次问我借笔记时你的眼神坚定帅气且呆。

有时候她再想如果高一她就觉悟了,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可惜时间溜走了三年,奈何她闻鸡起舞也无力回天。十一名是她的巅峰时期,而后的十一名换了人,名次一直再换,第一名却从未换过,童亚稳居榜首。

高考分数出来的时候,叶漾很平静。林雷挽留她复读,道她是潜力股,再来一年一本是少不掉的。或许潜力无限激发,考个重点也是有可能的。叶漾拒绝了,她下头还有一个妹妹,生活、学习、开销都要钱。她没办法再去耽搁一年。和三年前一样,叶妈妈让她自己选,是去是留,结果自负。

走了,未来自己负责。复读,生活费不要操心。这是一个单亲妈妈给她的最大的温柔。

和三年前不一样的是,她选择走。

她的口头禅是算了吧,可是她自己知道,她一直不甘心。生活和热血都是可以被抛洒,重要的是拼那一口气,给自己一个不一样的活法罢了。

她再一次想起魏浪,那个优秀的男孩一定在一个优秀的大学长风破浪,找一个温柔的女孩与子偕老。心里温暖着,却也遗憾着,以后他的未来与她无关了。

高考结束那个暑假,她找过一次童亚,他没在同学录留下任何号码,似是不想让别人联系他。就像一阵风,来了又走,走了却不留痕迹。后面的故事都是听别人说的,版本不知真假:童亚的家庭不是很富裕,姐姐嫁的远,爸爸身体不好没有经济能力,妈妈没工作还得照顾一大家子。

她想她终于理解童亚对她的态度了。可惜她不能当面告诉他:谢谢你给我强大的力量。

自中考那年过去六年,表姐嫁给一个酒店的厨师,开始过起相夫教子的生活。叶漾毕业了,寻了一家公司实习。和大多数毕业生那般迷茫,终日焦头烂额。有时候她在想,如果她有一个男朋友,一起奋斗,现在的她是不是会好过一点?可就看到室友分手、烂醉、挽留、无果的绝望模样,她又觉得单身是好的,起码她孑然一身,潇洒快活。

这几年,她不再想起魏浪,如果不是胡蝶联系她,她想那个美好的少年会背藏进美好的时光里,被尘封,被雪藏。可是就是这么一提,回忆奔腾而至,汹涌澎湃。为什么没有留一张照片做念想?时至今日,仿佛昨日还羞涩的跑去魏浪班上借笔记,今日回想青涩的、懵懂的都成了一团雾。

魏浪应该有女朋友了,他再也不用抱怨因为年纪小而被同班人当小孩子看了。

她以为时间会解决问题,可惜时间只是使人遗忘,造成解决问题的假象。

她不明白这种暗恋是固执还是爱情,亦或是固执的爱情。但她知道,不说出口,她永远不会从过去解脱出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