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你好,叶漾,好久不见

小说: 暖萌之撩上妖孽学神 作者: 青叶檵木 更新时间:2017-08-12 12:10:35 字数:5061 阅读进度:283/290

叶漾告诉自己,这只是顺路,顺路去和照顾自家妹妹的经理道谢。。0。

这个顺路,着实巧妙婉转。坐了几小时火车,下车后,还要坐出租,整个流程下来,身心疲惫。可就在看到格林酒店四个字时,她忽然觉得不累了,越靠近,那种久违的心悸越强烈。明明只是一个普通门面的酒店,地理位置一般,大抵情人眼里出西施,越看越觉得亲切。正值下午三点,吃饭的人不多,几个服务员坐在椅子上插科打诨、昏昏欲睡。可叶漾就觉得这儿不一般,带着明媚的春光和美好到不像样的格调。

所有好感的来源于这儿有一个姓魏的经理。

等待是一件美好的事,周边的景色不错,她四下逛了逛,走走停停。临近饭点,她进了酒店,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热心的服务员递来菜单,她随手点了两道菜,四下张望。

“我想问一下,你们的魏经理在吗?”

服务员听了,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笑:“我来没多久,且是由别人介绍进来的。具体经理什么样姓什么我还真的不清楚。要不我帮你问问?”

“没事。”

她来到他的城市,看过他走的路,走过他来时的街口,想象他每到一处的心情。

足矣!

不在乎再等一会儿。

菜甚是可口,也许是因为好心情作祟,她竟比平日多吃了一碗,不觉肚子撑。去吧台付账时,状似无意又问一遍。客人渐渐多起来,收银的小姑娘捻着钱手指飞快,头也没抬:“你说魏经理?好像今天没来,这不放假嘛,他家有点事,昨个儿就离开了。要不你给我留个号码,等他来了我知会一声?”

叶漾抿唇,有些失望,脸上还带着笑:“不用了,我下次再过来。”

谁也说不清还有没有下次,脑子里有个声音一遍一遍重复:如果止步不前,相逢何时有期?

叶涵领叶澍上门那天,叶漾给叶妈妈做了很多心理功课,许是妹妹年纪叶漾潜意识当她是孩子,疼了这么多年,小时候叶妈妈工作在外,全权由她照顾妹妹,因而也不忍她受伤。庆幸的是叶妈妈听进去点儿,女儿大了不由娘,既然能让叶涵喜欢这么多年,必是差不到哪里去,心中忧虑不过叶涵嫁的远,以后在婆家受委屈了也没个说话的人。年纪越大,越珍视亲情,期待儿孙绕膝、子孙满堂。本三人相依为命,这冷不丁走一个多多少少接受不了。叶漾道:“老妈,我保证以后我不会离你太远。有一个人陪你身边就够了,别对小妹这么严。”

“我不信你们的话!”叶妈妈有些沮丧:“你妹小时候也说以后不离开我,这不,要走的时候就真走了,白眼狼似的头也不回。”

叶漾翻眼:“她那时还是孩子,说的话肯定算不了数。我现在是大人,一言九鼎。”

“唉。”叶妈妈叹气:“不管你们多大,我看来都是孩子。算了见见吧,不过我不保证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叶妈妈赶走姐妹二人,和叶澍推心置腹交流。看来她对未来女婿还挺满意。

叶涵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碗也顾不得上刷,一只耳朵竖起来,企图在发生枪林弹雨时第一个冲上前解救叶澍。

旧事重提,叶涵旁敲侧击魏浪的事。

叶漾恍惚,脸上不耐,这小妮子偷偷塞给她一纸条算是报恩:“这是我千辛万苦寻来的魏经理的号码,虽然我不建议女生主动,但是你不一样,都盼了这么多年,该见见的,当了却一桩心事吧。”

心事能了却吗?

了却了她就不会念念不忘吗?

叶漾进退维谷,见,肯定是想见的。见完呢?那种搁置多年的想望如何割舍?如若割舍,那肯定是世界上最寂寞的事了。习惯了闪躲,习惯了说算了吧。可是她已经没有什么可患得患失了。

第二回来格林酒店轻车熟路。

照例点了两份菜,只是这回她鼓足勇气,菜未上桌时,去了吧台,或是轮班制,上次那个结账的姑娘换了人,叶漾下意识的吐了口气:“你好,你们魏经理在吗?”

“魏经理啊?”小姑娘喃喃自语:怎么都找魏经理啊?这一抬头认出叶漾来:“哎呀,你又来了。”语气里有着自来熟的轻快,叶漾云里雾里,对方解释着:“你忘了?上回你来时就我帮你点的菜,你就坐那桌,靠近窗户的。”她想了想补充道:“那时你也问我魏经理的事,我来没多久不是很清楚。但是”她八卦似的看了看四周:“你走后我打听了一番,魏经理那几天离开了。不过啊,他真的可真好看,总之就是很干净,一笑百媚生。你是他什么人呀?”

“老同学。”

小姑娘喋喋不休,噼里啪啦:“我是大学生,临时来做兼职的。说出来姐姐可别笑,端盘子这事儿我不在行,洒了一份汤点错了两次菜,我原以为会辞退我,谁料魏经理只问我可愿意换工作,我自是愿意,这一点头,就来收银了,我也对得起他的信赖,起码没算错钱也没有收到过假钞。”

叶漾仔细听着,觉得但凡是他做的事都好听。

小姑娘吐吐舌:“我说的太多了。对了,那天我将你寻他的事告诉魏经理了,不过你没留号码,我也说不清你长什么样。魏经理听了只道知道了。不知他后来联系你了没?”

怎么可能会联系,假如他能认出她来,她就激动的回去烧高香了。

“还没,所以我今天又来了。”

“不会吧?唉,我是不是破坏一份姻缘啦!早知道就留你号码了。”小姑娘很懊恼:“魏经理上个星期就辞职了,具体原因并不明朗,好像是有公司重金相邀,不过魏经理算不上跳槽,据说这酒店就是他家的。”小姑娘很健谈,也不知魏浪给她灌了什么迷汤一个劲儿夸,生怕叶漾误会。

“哦。”叶漾听了,谈不上遗憾,只觉悬在心底的石头掉落,心被砸痛乱糟糟。该知足了,以后还是不见吧。她是一个胆小鬼,从来都是。即使壮着胆子来寻他,下一步怎么做还不清楚,也许偷偷等待,希翼他出来调节哪个麻烦客人时匆匆从她身边经过。

“要不留个号码?我一定会告诉魏经理的,只要他来,我一定交到他手上。”小姑娘信誓旦旦,无端的觉得那两人没见着是自己的过错。

“没事,我有他号码。”只是不会拨打罢了。

人很容易想多,尤其是心情不好时,总会将自己的处境和外界环境联系起来。比如叶漾没见到魏浪,她觉得老天都不愿意让他们见面,姑且顺应天时吧。待回家,发现魏浪的号码找不到了,假如她曾看过哪怕一眼,她想肯定是能倒背如流,可惜她没看,怕自己会忍不住冲动打过去,怕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妈,我昨天穿的外套呢?就放我柜子上的。”

“洗了啊。”叶妈妈免不了又要教育她:“多大的人了!我不指望你能勤快点洗衣服,但你好歹整整你的狗窝,顺手将脏衣服送到卫生间来就好。”

没了!她冲出去,去取晒着的外套,胡乱翻找。没了!脑子里就一个想法,什么都没了,她注定和魏浪有缘无份。见到了又怎么样?谁会理会一个初中聊过的笔友?

心早已生锈,钥匙给了魏某人,外面的进不来,里面的出不去。可惜拥有钥匙的人从来不知道自己被委以重任。

身边的人结婚的结婚,生子的生子,没结婚的忙着相亲,没相亲的忙着暧昧,人生画出一道又一道漂亮的不漂亮的线条,而叶漾的线条,简单明了,一条线到底,一根筋也到底,有固执,却只是固执。

她待在卧室,睡了一下午,饭也没吃。

爱情是什么味道?那是一种看不见寻不到的味道,但觉苦涩,却甘之如饴。但叶漾肯定的是,绝对不是相亲的味道。

对面男人喋喋不休:“我希望婚后对方不要工作,当然,我有信心能养活一大家子。她只需相夫教子,照顾我妈就行了。哦,对了,我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我希望财产交由我保管,不过你该有的零花钱一分不少。婚后我不希望对方太干涉我的生活,男人嘛,应酬是很正常的事,我特意提这点,不是因为我人品有问题,实在是看多了这种事儿。”眼镜男喝了一口水,接着侃:“我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都抱怨,老婆不理解自己早出晚归,带着一身酒味儿。为这事隔三差五闹离婚,至于嘛!这种小事!所以我提前打个预防针,希望你谅解。”

“还有吗?”

眼镜男看着对面不吵不闹,岁月静好的女人,一时挪不开眼,要知道平日他将这“肺腑之言”道出来,得到的不是一句疯子就是一杯泼过来的酒水。

“我希望”他又喝了一口水,掩盖自己的兴奋:“女人不要乱花钱,一下名牌包包一下口红首饰。外物皆是身外之物,我主张素颜的女人最好看,当然了,你化妆也好看。”

“还有呢?”

“我希望对方有一手好厨艺。”眼镜男笑笑:“你现在不会没关系。只要你愿意学就行。男人嘛,工作在外,舟车劳累,想要的不过是家里给他留的一盏灯和桌上热乎的饭菜。”

“还有吗?”叶漾开始收拾穿外套。

“婚后我会将我母亲接过来。你也知道我爸不在了,她一个人可实寂寞了你这就走了?”眼镜男忙站起身:“我还没说完呢。”

叶漾点头:“不好意思,临时有事。不过和你交谈很有趣。”语气里三分演技七分躲避。

眼镜男跟过来:“你去哪儿我送你,我车就停在外面。”

“不了谢谢。”叶漾停下来,这才看清对方长什么样。老实说,眉清目秀的,穿着打扮还挺有品味。可惜了那粗俗不堪的想法。

“没关系,以后只要我有空,我都会去接你的。”

这莫不是误会什么?

叶漾觉得还是说清楚好:“你为人还不错。只是我觉得我们性格不是很合适,给你一个建议:不要总说我希望,多想想对方的希望是什么。”

眼镜男拦住她:“所以说你也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恩,不过很高兴认识你。”让我知道奇葩是怎么养成的?

眼镜男看起来很泄气:“那行吧,我还是送送你。”

“不用了。”

“你是第一个对我和颜悦色的相亲对象。”眼镜男咧嘴一笑:“走吧。”

眼镜男大名马东,他有一个相恋三年多的女朋友,无奈母亲不喜她,硬是逼着自己分手、相亲。女朋友知道此事也闹开了,母亲一哭二闹三上吊,说儿大不由娘,道马东不孝顺,无法马东便来相亲,他选择用最原始的方法来抵触这一切,好在他演技高超,相亲的女伴皆对他长相满意,相处一会儿,又不得不厌恶他直男癌的性格。

不过,上天并没有优待他,女朋友得知他真去相亲,不管三七二十一分手,也不接他电话,不听他解释。

“她已经一个月没理我了。”马东苦笑:“有时候我在想这种结局还是好的,婚后指不定她和我妈闹成哪样。可是我舍不得她,我真的很在意她。你肯定不会相信”马东没说了,他觉得去和一个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聊这些不好,即使一见如故。

分手了便分手吧。

那次他去找她,他女朋友二话没说给了他一巴掌,也就是这一巴掌,打断了所有的爱情。

“也许她还是爱你的,只是其间有些误会,你可以去解释。”

“没办法解释。”马东想了想:“她闺密一直不待见我,一听我相亲便也拉着她相亲去了。”这一相,还真的相中一个,他去寻他女朋友时,大老远看到她坐在他们曾约会的餐厅和别的男人言笑晏晏。

那一次闹的很开,他女朋友哭的厉害,眼睛如核桃:“马东,你也知道这种滋味不好受了?我每天都要忍受着,还得装作善解人意的模样开导自己。我受够了!”

叶漾听了,不知说什么好:“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如果我听到我男朋友相亲,心里肯定也会想很多,想他是不是不爱我了,想他是不是一个妈宝男。”可惜她没男朋友。

“你真的是一个好女人。”马东莞尔:“我要是以前就认识你,或许会追你。”

“别。”叶漾耸肩:“我可是忍了一个小时不去泼你水。”

两人相视一笑。

叶漾下了车,马东掉头去找他女朋友了。她站在原地,微微笑,微微替马东开心,微微替自己遗憾。

不知是何驱使,叶漾第三回来到格林酒店。还是选择靠窗的位置坐,静静的喝着下午茶。

以后,她真的不会再来了。

转头看窗外,阳光灿烂。

“魏经理,你怎么来了?”

叶漾以为幻听,看过去,那个人如记忆一般,只是眉目长开了。谢天谢地,他没发福。魏浪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天机。”最美的不过记忆中的青涩初中,像是深埋的酒,而今她一人饮酒醉。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她心心念念的人从头到尾不知叶漾为谁。

他看了看四周,像是在找什么。叶漾始终低着头,做鸵鸟状。

魏浪转身,像是要离去。此去一别。唯恐下一个八年。叶漾着急了,她站起来,声音颤抖,喉咙像是天生打了结:“魏浪。”

记忆中那个穿白球衣,腰上缠着校服的少年和眼前西装革领的身影重叠,她忘了自己化了妆,眼泪止不住从眼眶滑落。

心在剧烈哆嗦,不经意抿唇背过身从包里掏纸,也许他没看到她,若真看到了就破罐子破摔,她会说对不起认错人了。想匆匆离开,女人大多时候是矛盾的,她不愿在心爱的人面前狼狈不已,而且最主要的原因是她的眼妆不防水。

窗户是椭圆形,阳光穿进来,一半阴影,一半明亮。而那人从明暗交界线中轻轻慢慢走过来,叶漾低着头,入目是他锃亮的皮鞋。

“你好。”他打了一个招呼。

与他而言,她只是陌生人。她将自己磨砺的厉害,却害怕他突然的问候。

可以了,这就够了。

“你好”他又重复一遍,似是固执的等她抬头。叶漾鼓起勇气看过去,那人弯起嘴角:“你好,叶漾。好久不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