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三十九章

小说: [重生]强攻变弱受 作者: 馒头馅包子 更新时间:2015-03-15 字数:3749 阅读进度:39/80

被称作少的,很多是因为资历不够,大家看在祖荫的份上尊称一声。但是郑司逸却不然,他的这个少字是自己给取的。

“我才二十五岁,称不得爷。以后大家还是称一句郑少吧,也算是我对于郑家祖荫的一种继承,日后需要努力的地方还很多。”

当初这句话一出,大家的心思都很复杂。这一个飞速崛起,手段不狠辣但是偏偏让你只能睁着眼睛吃亏的男人,在很多人心底已经渐渐地上升到了秦家当家相类的地位了。

不过对于这个说法,更多的人是嗤之以鼻的。秦爷那是低调所以不和他一般计较,要是真的较量起来,这个后辈大概会输得一塌糊涂。

但是阿力却是知道不是的,在秦家和郑家的较量之中,眼前这个男人已经让他们吃过几次小亏了。只是这个男人总是温和地笑着,让人即使想要翻脸也很难。

“有什么事情吗?”郑司逸难得没有笑,但是给的压迫力却着实不小。

阿力眼睛还是向着里面又瞥了两眼,那一个背着自己的旖旎的身子,应该就是和郑少欢好的人,没想到竟然是个少年,只是他还是有必要确认一下……

“郑少打扰了,秦爷的人跑了,我只是听了命令在找,没有冒犯您的意思。您看……”他只能搬出秦爷,不然实在没有办法继续找下去。

郑司逸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秦家的确有嚣张的资本,但是就这么一个下人也一点面子都不给就有些……

“你是说,想要查查我身后的这个人?”

阿力觉得自己后背的汗已经越流越多了,但是他的主人只有一个这一点不会变,“是。”

郑司逸的眼底闪过一丝复杂,培养出这么忠心的狗秦浩宇倒是的确有手段,可是今天身后的这个人他既然应下了,就绝对没有交出去的说法。

“郑少,让他滚,我的身子都被看光了,他到底还想干什么!”带着媚意和恼意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明明是少年的声音却是比最妖媚的女人的声音……还要动听那么一两分。

阿力的心情却是一松,再动听也于他无关,他只要确认这个少年不是他要找的小少爷就好,“郑少,我已经确认过了,对不起打扰了。”

他看了一眼窗外,然后飞快地走了出去。

郑司逸看着那个身影完全消失之后,才慢慢地转过头来,“他已经走了,你起来吧。”

齐青韵应了一声,只是还是有着几分尴尬地没有转过身,“谢谢你了。”

他的声音完全不是之前的那种味道,此刻的干净而清冽,绝不是靠单纯的伪装就能有刚刚的效果的。

郑司逸看着他的背影,眼底的兴趣却更浓了一下。一个秦爷和手下都会紧张的情人,而且自己也查不出有任何特别地方的失足少年。

齐青韵随意地脱□上的衬衫,然后去够地上的粉色衬衫,只可惜他不知道这一幅身子在后面的男人眼底看来是如何的销魂。

纤细修长的身子因为捡东西而弯下,窄而翘的臀部偏偏在不自觉中露出些许勾引的味道。

郑司逸的身子忽然一热,忍不住在心底骂了一句妖精。明明只是一个半裸着的背影,竟然让他忽然之间……有了欲望。

齐青韵把自己的衣服拿在手里,然后有些奇怪地转身,身后的眼神已经炙热到他已经无法忽视的程度了。

侧身的少年,胸前两朵小花在空气中无辜地挺立着。一脸询问的表情有些无辜,只是这样的对比却更像是勾引的姿态。

“Shit!”齐青韵小小地咒骂了一句,然后飞快地把衬衫套上。如果看了对方的眼神他还不懂的,就是史上最大的笨蛋了。

只是国内的这些男人,怎么一个个都对这具干巴巴的身子有了兴趣,某个曾经是直男的男人在心底默默吐槽着。

郑司逸咳嗽了两声,然后对着齐青韵笑笑,“我也赶飞机,有机会再见吧。”

齐青韵看着明明很潇洒却透着些许狼狈离开的男人,忽然低低地笑了一声,“这倒是奇怪了,这还是我见过第一个有着王八之气……却在这方面有些腼腆的男人。”

但是齐青韵不熟悉这个男人,所以他也不知道其实郑司逸并不是对这种事情腼腆。而是对着他感觉到□的失控,最终难得仓皇了一回。

他仔细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然后听着那一班航班停止登机的消息之后,淡笑着走出门去。

阿力正站在登机口,有些复杂地看着他,然后没有说话只是慢慢地走到他的身边站定。

齐青韵看着落地窗外面渐渐起飞的飞机,心底不知道是解脱还是另外一种奇怪的情绪多一些,“他走了。”

为了所谓的更真实的消息,再次弃他而去。

“爷说,既然小少爷实在不想去,那就在这里等着他回来吧。”

齐青韵应了一声,然后毫无留恋地转身就向着外面走去。他不知道那张皇牌可以起到多大的作用,但是最保守的估计,他需要让自己被抛弃之前先理顺自己的生活。

情和爱,永远别让它成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因为一旦动情,你就有了弱点。

***

中考的志愿是考完试就填的,加上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所以当齐青韵以全市第三名的成绩被市一中录取,引起齐城初中轩然大波的时候,本人对此还一无所知。

“小少爷,明天您的学校有毕业典礼,在早上八点。”阿力尽责地报告着,自从秦浩宇到了英国之后,他暂时负责照顾齐青韵生活起居。

齐青韵摸着烈焰的脖子,看着这匹马温顺地凑上来蹭他的样子,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我会准时参加的。”

阿力有些复杂地看了少年一眼,这些日子的相处让他越发摸不出小少爷的性子了。明明只有十六岁,却有着上好的马术,而且据他所知就连成绩也忽然变得拔尖。

如果的确是像大少爷那样,从小受过额外的教育还可以理解。但是资料里显示的却是,这只是一个仗着外貌无所事事,喜欢幻想的少年……

第一次,阿力对于他们那一整套情报系统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第二天齐青韵起来的时候,阿力已经为他准备好了高档的礼服。雪白的外套还有高级定制的衬衫,配上同色系的长裤……

“阿力,你确定我参加的是初中毕业典礼而不是高级宴会吗?”

“抱歉,如果您不喜欢的话,可以马上重新为您做一套。”

齐青韵无奈地摇了摇头,算了,这样的衣服他倒是更习惯一些。至于别人的眼光,他宁可直接忽视掉。

一边的阿力也同样有些无奈,齐青韵对于礼仪和定制的衣服的适应,让他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这个小少爷读的并不是贵族学校,毕业典礼的华丽程度或许还比不上这一套衣服的定价。可是他敢有所怠慢吗?答案是否定的。

爷的人虽然已经到了英国,但是依旧嘱咐好好对待小少爷,那一句如同对待爷一样的补充,更是让秦家上上下下所有的下人们都不敢逾矩一步。

齐青韵理了理自己的领子,然后对着镜子里的少年露出一个淡淡的笑意。

“齐青韵,你毕业了。”

他有些幼稚地在心底对着自己说道,眼底的笑意却又浓了一分。

前世的时候,他每次都被逼迫着做到最好,所以学校对他来说更像是一个囚笼。但是这一辈子,他觉得那里是让他最轻松的地方。

没有阴谋阳谋,也没有爱恨情仇。

他苍老的心混迹在一群孩子当中,享受着偷来的青春还有单纯。

“阿力,我们出发吧。”他甚至难得回头冲着自己的尾巴笑了笑,然后率先向着门外走去。

阿力有一瞬间的呆滞,然后快速地跟了上来。这样的微笑,真的很耀眼,怪不得连爷也不顾一切地想要独占。只是现在远在英国的和齐少爷相类的少年,如果被带回来会是怎么一副情景,他实在不能想象。

豪华的私家房车,在齐青韵的示意下停在了学校的门口。阿力跟在齐青韵的身后,走进了这个和贵族学校相比寒碜了不少的高中。

或许是一路上学生们的注目礼太过隆重,齐青韵觉得自己是有些狼狈地逃进了自己的教室。然后,也是同一时间,整个喧闹的教室一下子诡异地安静了下来。

齐青韵笔直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然后尴尬地成为最受瞩目的那个人听完了班主任的讲话,校长的讲话,最后还有同学们的祝福……

当他拿着薄薄的毕业证,带着得知自己成绩还不错,并且进入了市里最好中学的消息的复杂心情,逃离想要合影的同学们的包围的时候,阿力的嘴角是微微弯着的。

“阿力,你知道我成绩的事情?”

“是的,小少爷。”

“怎么没有告诉我?”齐青韵看着校门口挂着的高条幅“庆祝我校初三九班秦海碧同学荣获得全市第三名的好成绩”,有些无语。

“我以为您已经知道了。”

齐青韵点了点头,“以后有关于我的消息,都通知我一声。”

“是,今天还有一个消息。”阿力思索了一下,然后开始报告起来。

“嗯?”

“大少爷今天晚上会回来,大概您回家的时候就会碰到。”

齐青韵有些僵硬地看着秦家别墅门口,那个对着自己笑得一脸温柔的男人,忍不住抚了抚额,“我已经看到了,以后可以的话,再早一些通知我。”

“是。”阿力应了一声。

然后很快,就听到了秦步凡那令人厌恶的声音在窗外响了起来。

“欢迎回来,我的弟弟,已经恭候你多时了。”

秦步凡明明笑着,眼底却闪过一丝不怀好意以及怨恨,让齐青韵忍不住皱了皱眉。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爆满的公交车更新有些迟了,晚上抓虫

今天偶问基友,你今天怎么过外国牌平安夜?

基友说,看电影。

我问,男朋友一起?

基友说:不是,下点高清无码,自己在微波炉爆点爆米花。

我,……

于是,调查一下,和我们一样不过圣诞的屌丝多吗,多的话咱们明天庆祝一下双更吧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