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第四十八章

小说: [重生]强攻变弱受 作者: 馒头馅包子 更新时间:2015-03-15 字数:4124 阅读进度:48/80

车子慢慢地驶向井阑,齐青韵在车子停下的一瞬间收拾好了自己的表情,然后优雅地起身走出门,“阿力,在这里等我。”

他的声音很轻,但是却是第一次用上了类似命令的语气。

阿力一愣,然后应了一声之后就真的没有跟上前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爷没有吩咐的事情他已经学会下意识地听从了这个少年的安排。而他却也是隐约地想到了一种情况,要是有一天爷和小少爷起了冲突……

不过他很快就把这个问题抛到了脑后,鸵鸟似的觉得至少暂时两个人之间是平安无事的就好。可惜今天的齐青韵要见的人,却不是这么想的。

“秦小少爷,请坐。”之前已经打过很多次交道的胖主管,难得板着一张严肃的脸,而且和他说话的语气里也带上了一种类似亲昵的语调。

齐青韵神色不变,对上另一边坐着的三个老人审视的目光也不说话。甚至端起了边上刚刚泡好的那杯茶,浅浅地尝了一口。

他不懂茶,但是却喜欢那种微微的苦涩中透着甘甜的味道。至于对方的目的,反正很快就会揭晓所以不需要着急。

“啪”的一声,坐在左侧的老人重重地拍了拍自己的桌子,“秦浩宇就是这么教你的吗,见到我们几个长辈都不知道称呼一句!”

齐青韵毫不在意地抬头,明明是潇洒的话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带上了一种连自己都不能理解的苦涩调侃,“我的确从小没有爹娘教养的,你们不是都查清楚了吗?”

之前还想给他一个下马威的老人,脸色顿时有些惴惴。他们今天摆明了要欺负这个孩子的不懂事,只是没想到自己一出马却是第一个碰了钉子。

“好了。”坐在中间的老人终于出声,“海碧大概还不清楚我们的身份,我是你的大爷,刚刚说话的这一位是你的三爷,另一边的这个是你四爷。”

齐青韵抬头看着对方,他没有什么好图的,所以没必要眼巴巴地上前去攀亲带故,“秦家的几位老先生,这一次叫我出来,应该不是为了认亲吧。”

他修长的手指衬着青花瓷的杯盏,明明应该是一个绣花枕头,却偏偏透出一种秦浩宇那样的人才会有的凌厉。

三个人同时一愣,且不说在那种情况下长大还能有这样的气质,就连对上他们刻意的压力也视而不见还直接挑明的十六岁的孩子,难道秦二这一支的基因真的有那么好吗……

“我们今天找你来的确是有事的,只是要先看看你是怎么看待你父亲这个人。”三个人里面剩下最温和的老人,终于也开了口。

齐青韵原本藏在心底的猜测被验证了一些,姿态顿时更加自然,“就和我对待你们一样,除了血缘之外暂时没有多大的感情。”

他的潜台词很清晰,暂时没有偏向任何一个方向的,而商人这一行唯利趋之。

为了摆脱秦浩宇乃至更多有权有势的人,齐青韵也不是没有调查过齐城的势力分配。重生之后的他的确可以逃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但是凭什么?

凭什么每一次被命运抛弃被玩弄的都是他,而且背井离乡之类的事情,尝过一次就够了。

三个老人中,最暴躁的老人一瞬间瞪大了眼睛,另外两个虽然还算淡定但是也相当地惊讶。

他们明明摆着谱没有挑明,可是这个少年却已经猜出来了!

一时间,三个人都有一种自己又老了几岁的错觉。一个秦浩宇已经把他们逼到了死角,现在他的私生子竟然比他当年还要妖孽几分。

“你说得对,我们没有拿出诚意来,所以也难怪你生气。”秦大叹了口气,摆出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样。

齐青韵挑了挑眉,对于生气这个词虽然没有认同感但是也不准备反驳。

“我们几个老骨头手里,有秦氏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加上站在我们这一边的技术骨干,已经达到三十九了。但是秦浩宇手里牢牢地握着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加上公司设定最初关于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股东同意才能通过新的股权分配这一条约,他几乎牢牢抓住了自己在秦氏的绝对统治地位。”

“大哥,和一个孩子说这些干什么,他又不懂。”最暴躁的秦三再一次开了口,“我们就是想叫你接手我们的股份,顺便让我们的晚年过得顺利一些!”

“老三!”另外的老人淡淡地喊了一句,顿时安抚住了另外的两个人的情绪。他们已经绝望太久了,所以才会在这个少年出现的时候乱了手脚。

“还是我来说吧,”老人缓缓地叹了一口气,“这关乎的是秦氏最内部的机密,但是相信要是我们的倒台也瞒不了多久……”

齐青韵仔细地听着,也渐渐地理清了秦氏这个庞大组织,其实完全可以用秦浩宇的一手遮天来形容。

秦家的四个兄弟出资创立了秦氏集团,从家用电器起家,然后慢慢地向着餐营业、影视业乃至旅游业等庞大而宽泛的领域延展。

可是就算亲兄弟也有私心,当初秦二爷能够有能力有手腕,渐渐地收购了自己兄弟手上的大部分股份,并且使得整个秦氏以他们那一支独大。

而且这个传奇的人物却有着致命的心脏病,没到四十岁就一命呜呼,剩下了十八岁的还是毛头小子的儿子秦浩宇接掌了自己的事业。

这时候,三个兄弟自然就起了小心思。可惜的是,秦浩宇不仅命大而且比他的父亲还要心狠手辣。除了把秦氏做得更大之外,硬是料理了和自己同辈的几个小子。

最后,秦氏除却刚刚出现的这个私生子,后辈也只剩下秦浩宇的亲生儿子一人了。

不过这次的恶果却还是来自他们自己本身,当初三个人逼着秦浩宇签下一个合约:在今年的九月,四家必须各拿出百分之五的股份,用来奖励四家中最杰出的后辈。

现在随着这个时间的一步步逼近,他们的孙子儿子死的死伤的伤。他们却找不到正统的继承人,只能看着秦家父子占据了更多的股份。

而且据三个老人推测,等到他们真的交出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之后,秦浩宇的手段也会更加狠辣。

“所以,我们发现你的时候很欣喜。你和秦浩宇没有多大的情分,而我们奉上这些绝对优渥条件,也只是为了让自己晚年不被报复而已,希望你可以答应……”

齐青韵看着三个老人类似真诚的目光,忽然冷冷地笑了一声,“你们真当我是傻子吗?”

“你这个臭小子,真是胡说八道,我们到底有什么对不起你了!”秦三最暴躁,这一次自然也是最先发难。

齐青韵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第一,你们刚刚说了我什么都不懂,所以即使股份转给了我,你们也想一直霸着控制权吧。”

“第二,你们说到底也是老狐狸。当年明明嫉妒是秦二爷得到的多,现在肯便宜我这个小子只能有一个原因,你们是想要通过我拿到秦浩宇手上的百分之五来翻盘……”

看着三个人难看的脸色,齐青韵随意地站起身子,“如意算盘不要打得太响亮,我等着你们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更真诚的交易。”

他拉开门,毫不在意地往外走去。

秦四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秦大一个冷冷的目光阻止了他。

“大哥,我们的机会不多了啊,就这么放他走吗?”秦三虽然鲁莽,但是还是清楚这样的后果的。

秦大猛地冷下脸,“够了!还嫌不够丢人吗,秦浩宇和他的这个私生子都看不起我们,大不了就鱼死网破!”

“你是说?”

秦大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声音里却带着几分愉悦,“秦浩宇的防范措施太好,那我们就杀掉他的孩子,让他也和我们一样感受一下没有继承人的烦恼。”

秦三有些忐忑,秦四却小声地叹了一口气。他的这个大哥处处输给二哥,现在已经魔怔了,即使二哥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也还是放不下啊。

而这个少年也的确厉害,只是可惜不是他们要找的傀儡。

***

齐青韵走出井阑,被风一吹的脑子稍微清醒了一些。

秦家的老一辈的确是扳倒秦浩宇的好帮手,而且相信以他的手段即使不能彻底打倒对方,保住自己生活的平静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他不愿意。

还记得当初他刚刚来到秦家的时候,秦浩宇还没有现在这样风光。二十岁的少年已经勉强站稳了身子,却依旧每一天都工作到深夜,每一件事情都亲力亲为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这些老狐狸,总是会在你放松的时候把人啃得连渣子都不剩。他会试图得到这些力量,但是必须是干干净净地得到……

夜风一吹,拂起少年柔软而半长的头发,衬着那一张白皙俊秀的脸庞在夜色中有一种令人怦然心动的力量。

阿力自然地走上前,把备好的外套披上齐青韵的肩头,“小少爷,现在去哪?”

齐青韵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回家先睡一觉,然后明天去医院。我的大哥据说最近和一个男医生打得火热,我或许应该去看看他才对。”

阿力在心底打了个颤,上次大少爷在医院里醒来的时候第一个大骂的就是小少爷,所以那个夜晚的事情即使他没有亲眼所见也有了些许猜测。

“是。”

齐青韵就着阿力打开的车门就要往里坐,只是目光却在不经意之间对上了迎面走来的那个男人身上。

郑司逸温柔地笑着,而他的边上那个一直往他身上靠的少年,却带着几分少年特有的青春以及朝气。

齐青韵愣了一秒钟,他不知道心底的味道叫做什么。就像是打翻了一个奇怪的瓶子,有些忐忑又有些解脱的矛盾心态。

不过郑司逸喜欢那样的孩子才是正常的吧,年轻而且听话,不像他这样死气沉沉难以讨好。

于是在这样的思考中,齐青韵已经盯着那两个人许久。

阿力忍不住出了声,“小少爷。”

齐青韵迅速收敛好了自己的心情,甚至对上郑司逸的目光微微点了点头。最后……毫不犹豫地坐进了车子,也挡住了对方直直地注视着他的目光。

车子缓缓地经过郑司逸的身旁,然后加快速度消失在了街角。

“郑少!”少年说了半天的话见他都没有回应,顿时耍起了些许小脾气。

郑司逸慢慢地回头,目光在他白皙的脸上一寸寸地拂过,“我真傻……”

之前他一气之下去了酒吧,然后在看到这个少年的时候忍不住就接受了对方的搭讪。眉目之间,那一种略微的相似让他起了恍惚,但是……

“嗯?”少年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还算漂亮却少了一分睿智,一分隐忍和一分……淡然。

“云和泥只要用心去看,就完全没有相似的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白天自习,晚上和寝室三只出去聚餐,吃的鸡煲……回来累趴……

大家新年快乐,继续走必要的剧情,我现在在犹豫这两只之间的温馨甜蜜……是先爱还是先做比较合理

郑少不是渣,他们的问题不在于性格哦,你们猜猜猜是啥问题

PS:谢谢kingfly2012,八月桂花香的地雷,你们真是相当爱护偶啊……感谢厚爱还有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