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五十章

小说: [重生]强攻变弱受 作者: 馒头馅包子 更新时间:2015-03-15 字数:5528 阅读进度:50/80

郑司逸醒来的时候,齐青韵正背对着他穿衣服。纤细白皙的腰身上满是粉色的痕迹,有一种说不清的暧昧诱惑,再配上那微微弯腰穿裤子时候半露不露的长腿,硬是让某个明明已经吃饱了的人欲望再次抬起了头。

“早安。”他微微凑过身去,从后面抱住了这个得手了反而让他想要更多的少年。这份感情来得有些莫名其妙,却让他心甘情愿地沦陷。从一个没有弱点的强者,变成一个普通人。

齐青韵的身子一僵,他很难习惯和一个有这么亲昵的动作,即使他们在不仅之前有过的关系比这样还要亲密百倍,但是那也只是在他的理智不在的情况下。

“早安,”齐青韵轻轻挣开了身后人的束缚,脸一直没有往回转的迹象耳根却微微有些发红,“今天剧组还有工作,我先走了。”

他的脚步很稳,然后随着关门声一起带走的,是齐青韵沐浴后混合着体味那一种很特别的说不清的清香。

郑司逸慢慢地坐起身子,要是说心底没有一点失望是不可能的。明明昨天还在自己怀里没有抵抗地喘息呻.吟的少年,一觉醒来却又换了一副更加冰冷的模样。

不过他很快就就勾起嘴角笑了笑,能够得手一次他一定可以得手第二次,只要对方不是滴水不进就好,反正他郑司逸向来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而且昨天做了那么多次,应该可以回味很久了,嘿嘿……

好在这栋别墅里平时也没有什么下人,不然看见平时道貌岸然的郑少笑得如此……诡异或者说是猥琐,应该会吓到不少的人才对。

齐青韵努力地让自己的步子正常一些,只是身后那个使用过度地方有着说不出的难受,加上腰部的酸软,让他在心底恨恨地骂了一句。

郑思逸平时看着挺温柔的,没想到在床上真是禽兽。虽然扩张到位了,事后的处理也做了,但是扛不住对方做了那么多次啊。

更重要的是,他明明没有准备再和这个男人扯上关系,却又在不知不觉之中……

思考间他很快坐上出租车到了片场,然后蹙眉看着对着自己笑得一脸诡异的张晓刚,视而不见地坐到镜子前任由着化妆师仔仔细细地开始上妆。

古装偶像戏上妆的时间比较长,而张晓刚见自己挤眉弄眼半天没人理会,则是越来越没有形象地凑过来开始啰嗦。

“我昨天想找你和小慕吃饭来着,结果小慕气呼呼地说你不会看上我这样的。真是奇了怪了,他为什么会这么想呢,还是你看上了某个不像我这样的?”

齐青韵连眉毛都没动,在脸上粉底映衬下显得特别红润的嘴唇微动,“张导,有空就注意一下自己身边的人。别整天和林慕一样无聊,你们的年纪可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被暗讽了幼稚的张某人,心底内牛满面地跑出去了……

半响之后,上妆完毕的林慕从另一头张牙舞爪地冲过来,“你竟然敢说我幼稚,你才幼稚,就你最幼稚!”

齐青韵的目光和镜子里的少年对上,然后顺便瞥了一眼他身后某只探头探脑,外加一脸坏笑的张某人,“不幼稚怎么会连挑拨都看不清楚,还有除了拍戏的事情之外少和张导待在一起,省得越来越笨。”

于是莫名被吐槽的两只暴怒,但是看着不太正常的齐青韵还是默默地往外走。

“他怎么了?”林慕不时回头打量。

“我怎么知道,”张晓刚皱眉,对于那一句注意身边的人莫名地有些在意,然后随口又接了句,“总不会是被人爆了菊花吧。”

门关上的同时,齐青韵的身子一僵。

化妆师小姐打了个抖,不知道为什么这大夏天也忽然这么冷。

***

等到一众人都化好妆等了半响,齐青韵无视周围人打量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目测,那个尚未见过面的女主角已经迟到了将近一个小时。

据说此人崛起堪称神速,现在代表着国内偶像剧一线的女明星。更有八卦说她已经超过二十三岁了,只是一脸精致而装嫩的妆容偏偏还真的看不出过二十了。

又过了半响,一辆拉风的加长版豪车停在了片场外。

随着一个光彩动人的女人一起下来的,除了自备的化妆师和助理,竟然还有一个……一身黑衣的保镖。

齐青韵对此唯一的感慨是,化妆还有保养这种东西真的很神奇。怪不得这年头那些装嗲卖萌的女一号,爆料出实际年龄的时候总是差点吓死人。

与齐青韵和林慕的感慨不同,顾玥不耐略微烦地给一拥而上的人签完名,转头就看到了这两个帅气不输给任何当红男明星的少年,眼睛一亮同时甜美的笑容一下子就完全展了开来。

“林导真不好意思,今天出门的时候被狗仔盯上了,所以迟到了实在不好意思。”

张晓刚看了一眼刚刚好迟到一个小时的女人,也不想过多纠缠只是摆了摆手,“顾玥现在也是越来越大牌了,要是还有下次咱们可以考虑换个新人,反正现在观众的接受新人还是蛮高的。”

顾玥的笑顿时一僵,然后连忙又是一顿好声好气的道歉。只是她的心底倒是有些不然,她顾玥有这一天的确是张导捧出来的没错,但是这一次要不是有人拜托她还真不愿意来。

张导的电视剧每次成本一般不说,对于演技和状态的要求还相当高,更加过分的是丝毫不知道怜香惜玉!

不过顾玥很快就笑着摸了摸自己颈间的钻石项链,正好她最近手头有点紧,加上接了几部脑残剧风评有些差,吃点苦头名利双收也不是不能接受。

更何况,这两个少年也是出乎她意料的帅气。

可是化妆一开始,顾玥的心情顿时变得糟糕起来。她居然忘记了,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最先出场的这一幕是邋遢到极致的形象!

头上顶着几根稻草,身上穿着的是破烂,白皙的脸上还特意画上了黑色的一道道……的确是一副相当成功的叫花子打扮。

林慕一把把齐青韵拉到化妆室外,然后哈哈大笑半响之后才捂着肚子继续道,“你看那个老女人,明明一脸不愿意还甜笑着,是不是很好玩。”

齐青韵看着某个正好化妆结束走了出来的某人,小声地叹了一口气。他怎么摊上了这么两个人,再加上张导最近幼龄化越来越严重,这出戏没开演大概就先鸡飞狗跳了。

可惜的是这一天却应了人算不如天算这一句话,最终卡戏的竟然不是那两个看着就很不靠谱的,而是齐青韵自己本身。

“CUT!”张晓刚也不记得自己是第几遍喊了,“小秦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情人间的喜欢啊,要有从温柔的面具到深情的变化!你现在这样和看林慕的时候有什么区别啊,重来!”

这一幕拍的是少年兰陵王和丞相之子出门游玩,女主扮作叫花子偷一个满肚肥肠的富豪的钱,被兰陵王一下子抓住了的场景。

剧本里少年兰陵王因为打斗的动作,不小心识破了女主的女儿身,然后在对方娇羞伴随着愤恨的怒骂下手足无措。

他自懂事以来就不得宠,没有见识过母亲的温柔,却尝够了父亲的其他几个宠妾的辱骂。每次见到管家小姐那种高高在上的派头,更是令他充满了厌恶。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和管家小姐那种含蓄而高傲的美所不同的女子。

她俏皮可爱,虽然邋遢但是抱在怀里的时候,身上那一瞬间传到鼻翼的馨香却足以让懵懂的少年,感受到心底被轻轻地敲击了一下的感觉。

心动,来得如此突然而不可抵挡。

剧本,的确很美……

可惜事实上,齐青韵抱住对方的瞬间那一股浓烈的香水味已经让他不喜。加上顾玥那过于娇羞的怒视和抱着他时候刻意的扭动,都让他着实找不到一丁点动心的感觉。

五次,十次,十五次……

“到底搞什么鬼啊,一个绣花枕头也不该这么差劲吧!”最后还是顾玥先发了火,她现在的档期可是很满的,偏偏要在这里陪一个菜鸟这么折腾,即使对方长得再好看也熄不灭她心底的火。

而且齐青韵抱着她的时候身子就变得很僵硬,而且卡的地方也都是在这个瞬间,这种被嫌弃的感觉真是让她很!不!爽!

“张导我也不是不给你面子,但是要是明天还是这种情况,我表示有他没我有我没他!”顾玥把头顶的稻草一撤,狠狠地瞪了一边的林慕一眼之后,把所有的火都一口气发出来然后化好妆扬长而去。

女主角跑了,这一天的戏也算是泡汤了。不过张晓刚脸色虽然难看也知道忍耐,甚至最后还走过来,轻轻拍了拍齐青韵的肩膀,“我也有点太凶了,小秦你不要太急。”

齐青韵站在原地已经半响,这时候些抱歉地摇了摇头,“张导一见钟情过吗?”

张晓刚没想到他会忽然这么问,有些尴尬地摇了摇头,然后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拍戏这一行见多了戏里有情戏外翻脸的。真是不知道你较什么真,回去我给你传几个标准的一见钟情,配上你之前那种温柔明天绝对没有问题。”

林慕也墨迹着走了过来,“喂,对不起……那个女人应该是报复到你身上了。还有我看见她在你身上拼命扭了,明天忍着就好了,别这么一副要死不从的样子啊。”

齐青韵打起精神,然后顺手在林慕脑袋上揉了揉。真是丢人,他居然被眼前这个幼稚而且喜欢炸毛的少年安慰了,“既然收工了就走吧,别在这里瞎担心了。哪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到明天我会好的。”

他率先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卸了妆就往外走。

林慕和张晓刚则是凑在一起,有些担心地看着他的背影。

“你说他真的没事吗,之前就有点不对劲了,现在明摆着是雪上加霜啊。”

张晓刚摸了摸自己不存在的胡子,“你也别担心了,我总觉得小秦和你们这些小屁孩不太一样,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既然他说了明天可以,我其实还不算很担心。”

林慕怨念地看了他一眼,“什么叫我就是小屁孩了,我哪里不成熟了!不过那个女人真的太讨厌了,开了那小子还不如开了那个老女人呢!”

张晓刚的眼底闪过一丝无奈,“所以说你小不懂事,导演不是皇帝。而且小秦要是真的迈不过这道坎,那我也只能……”

***

齐青韵走出片场的时候,天空忽然微微飘起了雨,一时间这个本来就有些偏僻的地方更难打到车了。

他看了一眼不算大但是绝对也不小的雨滴,忽然想要尝试一下淋雨的味道。可惜还没等他迈出脚,门口不远处停着的那一辆车子门忽然就打了开来。

郑司逸提着伞走出来,然后在看到他的瞬间露出一个很……温柔的笑,一瞬间像是有着驱散所有阴霾的力量。

“喂,你就那么把我丢在家太过分了吧。可惜我还这么没出息,眼巴巴地送伞顺便来接你,给个面子一起吃饭吧。”

齐青韵累了一天的心神,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被轻轻拂去了压力。。

他看着一步一步向着自己走过来的男人,忽然觉得要是真的存在能够表现出来一见钟情,那一种温柔大概就是对方在看见自己时候一瞬间的表情了。

那么他应该再一次相信吗?世界上最靠不住的,这种叫□情的这个东西……

郑司逸是是匆匆赶过来的,连带着开完会那一身道笔挺但是会有些疏离感的西装都没有换,但是在看见少年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这样还是值得的。

为了爱,刷一点点的小诡计,也是为了美好的未来嘛。

可惜一辆车子却比他率先一步停在了齐青韵的身边,阿力面无表情的脸从窗户后面露了出来,“小少爷,你要的东西我已经查到了,现在就要吗?”

他不知道自己在看见这两个人的时候为什么还要贸贸然上前,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说完了这些话他的心情还是不错的。

特别是后视镜里,郑司逸的脸色也一下子变黑的瞬间。

齐青韵这一次没有过多犹豫,打开后座的门就坐了下去。那里一大叠的资料彰显着阿力的用心,他随手拿起最近的一份就开始翻动。

“别开车。”

阿力刚刚启动的车子顿时停了下来,连带着刚刚愉悦的心情也一扫而空。

齐青韵的眼睛很快停在最后一小份资料上,薄薄的嘴唇更是抿成了一条冷硬的线。有些东西明明不想去触碰,但是着实耐不住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他的生活中。

“你先回去,别跟着我。”

齐青韵把东西随意地一收然后起身,就那么淋着雨走到那辆车子边,伸手敲了敲那个低头坐在驾驶座上,似乎有些懊恼的男人的窗子。

“我做饭的手艺应该还不错,你要尝一尝吗?”

他听见自己略带清冷的声音混合着沙沙的雨声响起,连带着冰封的心也小心地裂出了一条缝隙。

每次先动情的都会受伤,那么这一次单纯作为被动的那一个人,他或许可以尝试着看看……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那章没抓虫-,-不过看到了在医院门口做的那条评论……吓死我了,晚上改改吧- -当然是会小郑家做的啦

此外……小齐自然是没有完全东西的,不然虐的时候小齐多伤心啊= =唉,我真的是亲妈啊,小虐一下好了,伏笔已经埋得够多了,可以开始收网捞鱼了咩!

昨个发生了个事,表示脆弱的包子相当郁结在心,不吐不快,大家可以当笑话看看。

昨个下午卡文严重,码了三个小时又想起考试的事情很烦躁,于是去作者群冒个泡,顺带看看一起苦逼的作者。

然后发现群里又在谈论盗文这事,还附带上了链接,包子看大家灰常激动就点了一看。

结果……惊悚啊,百度居然多了个强攻变弱受吧,而且是实时盗文吧。

这个“真爱妹子”还相当奇葩,懒得手打直接截的图,这在盗文界据说也是相当罕见的。

包子表示自己就是财迷,要是真无私就去写免费文了。但素我真的想问问这位“真爱妹子”ID和读者名为甚,平时是否表示支持过包子,甚至包子还沾沾自喜过?

您花了一毛两毛钱买了包子两三个小时劳动成果,然后转手两秒钟截图分享了。有人觉得包子不能接受盗文是坏人,您是好人。但是在我看来“无私盗文”的为了那一句“感谢楼主”一类的能够带来虚荣的感谢才是真。要是真无私,您可以花费几个小时写写自己的免费文。

最后感谢读包子废话到这里的真爱妹子,至于像这位奇葩的“真爱妹子”,包子表示出了这门右拐不送。

总有一天包子被逼得和很多喜欢过的作者一样,弃笔只能为工作生活打拼的时候,有您们的一份功劳。

不过也许到时候大概包子很快就成了死在沙滩上的前浪,您们又“厚爱”上了另外的作者。

写于201314中午,爱你一生一世的包子苦逼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