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第五十二章

小说: [重生]强攻变弱受 作者: 馒头馅包子 更新时间:2015-03-15 字数:5229 阅读进度:52/80

第二天就这样如约而至了,只可惜还没等到齐青韵上好妆的时候,天空忽然打起了雷。一场夏天常见的雷雨,就这样哗啦啦没有征兆地落了下来。

一边本来等着看笑话的顾玥顿时咬紧牙,顺带着刀子一样的眼光不断地飘向林慕和齐青韵,“有人真是幸运,本来今天就应该走人了,这下就可以拖到隔天了,不过真是浪费我们大家的时间啊。”

齐青韵一把拉住炸毛的林慕,脸上的微笑如旧,“林慕乖,别和阿姨一般见识。”

一瞬间……剧组都安静了下来,谁不知道顾玥最不喜欢别人谈论她的年龄,更何况是阿姨的称呼。至于齐青韵大家也多少了解了一些,心情特别差的时候一张嘴绝对饶不了人。

对此很有感受的张晓刚还有林慕,一个小声地咳嗽了两声另一个则是立马捂住了嘴巴。

顾玥也呆滞了两秒,然后猛地反应过来就要发飙,只是因为太愤怒了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你!你竟然敢……”

齐青韵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刚刚想要再说点什么就看见阿力撑着伞走了过来。这一头的阿力可不是什么善茬,冷冷的目光像是舔过血的刀子,慢慢地落在了一边的顾玥身上。

顾玥被他看得忍不住退后一步,只是实在想不起自己怎么得罪了这个看着就很冷的男人。

“小少爷,这天气应该是不能继续了,现在就回去吗?”他走到了齐青韵的身边,然后温柔地把挽在手臂上的外套往齐青韵身上一披。

动作和神情都与之前完全不同,如果非要用一种情况来类比,就像是一座冰山在阳光下一瞬间化作了春天的模样。

齐青韵没有立刻回答,思索了片刻目光落到了一边的张晓刚身上,“张导,剧组开不了工的话可以提前离开吗?真好,还有些事情。”

张晓刚还没来得及发话,这边被撅了好几次面子的顾玥已经冷哼了一声,“戏都拍不好还要先走,你这个新人还真把自己当影帝了吧。”

张晓刚在心底忍不住小小地叹了一口气,顾玥的确一帆风顺得厉害了,却不知道有时候媚上欺下也是会踢到铁板的。

毕竟秦海碧这个少年的底细,他是越来越看不清了。不过毕竟顾玥是他带出来的人,能提点的时候还是提点一把的好,只可惜了当年那个朴素又热情的小姑娘。

“好了,这戏今天是拍不了了,大家收拾下都回去休息吧。出资方已经策划好了让这戏在暑期档正常上映,具体怎么样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他卖了一个小小的关子,倒是把之前那种剑拔弩张的氛围冲淡了一些。

顾玥虽然因为这些年太顺利跋扈了一些,但是也不是不懂看脸色的人,不然也不会哄得那些有钱的男人乖乖地捧她。

这时候的她也不禁怪自己嘴快,大人物的确懒得和她计较但是抵不住小鬼难缠。但是齐青韵的这幅长相,谁知道是不是哪个大人物的枕边人。

想到这里的她忽然一颤,之前要自己加盟的时候那人就说是准备捧一个新人。而且一直卖了关子不肯直说,她最初以为是嚣张的林慕所以只是针对这个少年,难道自己的算计错了……

她的脸色瞬间变了,只是齐青韵却没有心情管她,和众人告了个别就往外走去。

“小少爷?”

“上次告诉你要准备的东西在吗……”

阿力点了点头,“我怕少爷急用就直接放在车子里了,现在就要送去哪里吗?”

齐青韵坐上了车子,似乎有些烦躁的摇了摇头,“你开着车就好,我告诉你路,其他的什么都不要问。”

阿力先是一怔然后才想起去开车,这个谜一样的小少爷不知道为什么……有着让人忍不住去探究的欲望,不过好在他已经学会即使有再多疑问也要憋在心底。

车子足足开了两个多小时,只是齐青韵指的路前一段还好,但是后一段真心有点糟糕。虽然雷阵雨早已经停了,但是这样坑坑洼洼的路还是让车轮子深深地陷了进去。

“小少爷,对不起,我应该把那一辆悍马开过来的。”至少,情况会稍微好一点。

齐青韵似乎陷入了什么回忆中去,半响才苦笑着侧过头看他,“阿力,你该改改。”

“嗯?”或许对方的语气里亲切得有些过分,阿力竟然一时间忘记了两个人之间的身份,呆呆地反问着。

“你不欠我什么,所以不用把什么东西都揽到自己的身上。”齐青韵觉得这些话或许也是在对自己说,“没有人会感激你的卑微,因为这样很难有人可以看到你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自顾自地把门打开,“我们走吧,反正目的地不远了,到那边找人帮一把好了。”

阿力呆愣了半响,然后才终于记起下车跟在那个少年的身后。原来自己也不完全是一个下人吗,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告诉他……

在泥水路上行走,物资总是不可避免地沾染到了少年的裤子和鞋子上。

走在后面的阿力忽然觉得这种狼狈碍眼极了,如果能够把这里的路修一修就好了,这样的话小少爷就不用这样了。

只是这一刻,齐青韵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他看着和记忆里已经差别很大的村落,微微抿起了嘴角。时间真是神秘极了的东西,总是能够那么容易地把心心念念的东西变得面目全非。

村口几个农民立刻注意到了他们,接着很快就有一个老伯热情地围了上来,“你们是遇到了什么麻烦,需要帮忙吗?”

齐青韵看着这个老人,然后露出了一个很干净也很真挚的笑,“我们的车子陷在外面了,如果村里有人愿意帮忙就最好了,回来一趟还真是太不容易了。”

他看着年纪小开口却又很懂事,老伯看着本来就喜欢,加上一听是回乡的顿时热情地叫了一大帮小伙子,合力去把那辆陷在泥里的车子抬了出来。

齐青韵和阿力还想帮忙,但是却被一下子推到了旁边,“你们两个大老远回来,把衣服弄脏了可不好看,何况我们这些村里人可没有见过这么气派的车子,抬着也倍有面子。”

半响后指挥完的老伯,终于得了空闲想起还没有问问到底是哪一家的亲戚,“对了,还不知道你们是探的哪一户?”

齐青韵示意阿力去试试车子在村里的洋灰路上还能不能走,然后笑着侧过头来,“我找齐洪福齐大叔,我是他儿子的朋友,这一次其实就是帮忙带点东西回来。”

老伯一边念叨着怪不得,村里想来也养不出这样细皮嫩肉的孩子,一边热情地领着他向着村中央走去,“我想想也是齐家了,村里也就他们家有这样的福气啊,你说都是生孩子咋有那么大的区别呢?”

齐青韵没有应答,只是附和着笑了笑,接着就听着这个热情的老伯一直讲着村里的事情。比如谁家女儿嫁进城里了,比如哪个娃子今年考上了大学……

可惜随着越走越近,齐青韵忽然可以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他曾经的家还在原来的地方没有变,只是相比于十几年前翻新了一遍。

“大福,快点出来接客人啊。有好东西也都别藏着掖着了,今天来的可真的是贵客啊!”

老伯中气十足的喊声中,齐洪福应了一声然后和妻子一起迎了出来,“哪来的贵客,我怎么之前不知道……”

齐青韵的心忽然打了个抖,只是脸上却还是自然地微笑着,“……大叔,大婶,小齐托我送了一些东西回来。”

他的话刚刚落下,阿力已经很有眼色地打开了车子的后备箱。

这些东西在阿力看来或许还有些寒碜,但是看在这小村庄里人的眼里……顿时变成了一大片的吸气声。

各种没有开封的电器,整整齐齐地码成了一排。虽然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不懂其中的有些东西,但是那个电器商场里后面总是带了四五个零的牌子还是了解一些的。

众人叽里呱啦的议论声中,阿力叫上已经呆了的齐爸把东西一件件往里抬去,期间热情的村民也把帮了一把手。

齐妈连忙泡起了家里最好的茶,招待起所有在场的人。

半响之后等到看热闹的褪去,还在傻笑的两人才反应过来,“哎呀,人太多都忘记了两位了真不好意思,这么多东西都是我家小瑞让带来的吗?之前他刚刚寄了一笔钱回来,真是难为他了。”

齐青韵没有反驳,只是原本抬头在看一家人合照的眼里,闪过一丝苦涩。

“这里的另外三个孩子都是齐瑞的兄弟吧,不过我怎么不记得他还有一个弟弟?”

齐爸叹了一口气,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被齐妈一把拉了住,家丑怎么可以外扬,“那个孩子啊就是边上一个邻居家的孩子,我们家就只有三个孩子,瑞瑞是最小的。”

齐青韵的眼睛猛地一缩,连带着身子也微微晃了晃,只是除了一边一直看着他的阿力之外没有人看到。

齐妈还怕他多问什么丢了齐瑞的脸,连忙把话题岔了开,“我早就告诉他爸了,全家福怎么可以放一个外人呢,只是这个糊涂人就是不听我的话!”

齐青韵的嘴唇微动,外人……

齐妈却没有发现,她一边说着一边利落地去把那个破旧的相框猛地扯了下来,脸上除了笑意没有一丝为难,“老头子,去把咱们新拍的那一张照片拿来,有客人别让人家见笑了。”

齐爸小声地叹了一口气,不过很快就摆出笑脸照办去了。

被扯下继而打开的旧相框扬起一阵灰,很轻但是扬得很高……

齐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用力地就去扯那张旧相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放在一起太久的相片忽然黏住了扯不下来。

齐妈似乎有些急了,接着就听到“嗤啦”一声。

齐青韵看见那张相片被扯破了一个角。而那个被称作外人的孩子,就那么怯懦地隔在了一边……

齐妈的动作先是一顿,但是接下来的却是更加粗鲁的动作。只是这一次,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拦住了她。

“我来吧。”齐青韵的声音微微有些发抖,惹得齐妈顿时有些奇怪地抬起头,少年的脸色倒还是正常的。

接着想到这么好看的少年,还是自己儿子朋友的客人,齐妈顿时有些尴尬地摆了摆手,“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好,果然是太旧了应该换了。”

“我来!”齐青韵的声音微微提了提,然后有些强硬地接过了那个相框,小心翼翼地把那个差不多已经毁了的相片慢慢扯了下来。

新的相片很快就被拿了过来,齐青韵只瞥了一眼。另外三个抱着孩子老婆挤成一团男人身影里,除了二十二岁却还单身着的娃娃脸齐瑞,其他已经很难找到年幼之后的模样了。

“我该走了。”齐青韵站起身,对着忙碌的夫妇俩说道。

“唉,不留在这里吃个饭吗?”齐爸一副这样是坚决不行的模样,“怎么可以让瑞瑞的朋友就这么辛苦白跑一趟!”

齐青韵摇了摇头,“不了,我已经……拿到我要的东西了。”他的后半句模糊不清,再等两人细听就变成了,“家里还有事必须回去,主要在路上耽搁了太久,饭的话下次再吃吧。”

齐妈还想说些什么,却在对方直直地望着自己的瞬间一下子闭上了嘴。被这么直勾勾地看着的感觉,着实有些渗人。就像当年,那个冤虐就是这么地看着她……

一边叫着妈妈一边伸出手来抱她,一边想着想着齐妈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算了,这样诡异的事情她以后一辈子都记不得才好。

当下齐妈也不愿意多留,一群人目送着他们从另一头相对还不错的路上消失。

齐爸半响后等人都散去才哎呀一声,惹得齐妈奇怪的注视。

“那个人……他把旧的照片带走了。”

齐妈的目光一时间有些复杂,就算他们欠那个孩子的也罢。有一个一直能带给他们福气的齐瑞,哪来还需要再想太多。

***

回去的路上,齐青韵目光微微呆滞,惹得阿力不时地从后视镜里担心地望他一眼。

“阿力。”

“小少爷?”

“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诉……父亲,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他不问起你就别说。”

阿力很想反驳自己现在不是为了监视,但是他向来不是喜欢狡辩的人,所以当下只是点了点头,“是,小少爷。”

车子缓缓地驶进市里,然后直直地向着秦家的方向驶去。齐青韵像是终于想通了什么似的笑了笑,只是却还是把那张破了的合照小心地夹在了之前看的英文书里。

“去三江。”

车子平稳地转了个弯,然后向着郑司逸家的方向驶去。

齐青韵摸了摸口袋里冰冷的陶瓷装饰还有那个钥匙,忽然有些庆幸自己这个时候……还能有这么一个地方可以去。

“阿力,以后我到这里你就不要守着了,明天早上八点记得来接我去剧组就好。”

他说完了这句话,然后微微呼出一口气就向着那栋别墅走去。他看了一眼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忽然有些担心对方会不会笑话他。

门铃没有响太久,只是开门的那个不是他期待的那一个……

“秦海碧,你来这里干什么?”许久未见的郑千里似乎有些惊讶,然后一张脸摆得臭臭的,只是最深处又像是多了一些藏不住的喜悦。

他的身后,郑司逸似乎有些奇怪地走了过来,“千里,是谁啊?”

“哥,没事,就是我的一个朋友找来了。”他伸出手去拉齐青韵的,只是对方微微后退一步然后一下子和郑司逸的目光对了上。

齐青韵忽然觉得,这人生真的比戏剧要狗血多了。而且作为重生的代价他这一辈子,本来就不能被允许幸福的。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不是非常虐吧,这里之后三个攻就齐了。小郑不会掉渣,只是不自觉伤了某受的心一下下,他和另外两只都有各自的优势。

小齐不会被虐了= =因为接下来是三个小攻的较量和自虐了,撒花~

PS:谢谢秋日之空的手榴弹和小拉拉的火箭炮~还是昨天送的,星湖~

今个室友收到了几十种全部口味的百乐滋,有爱情滋润的妹子真是令人嫉妒啊(龇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