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第五十七章

小说: [重生]强攻变弱受 作者: 馒头馅包子 更新时间:2015-03-15 字数:3319 阅读进度:57/80

一个电视剧的风靡需要多久,没有人研究过,但是首映开始的想来不算太多。一个青涩的新出道少年的走红需要多久,这一点外在条件太多无法标准化,所以也难以确切计算。

但是齐青韵以秦海碧这个看似本名的名字出道,接着以《兰陵王》这一个略显不严谨的古装偶像剧第一次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之中,再到网络搜索排行猛地窜到前列,其实就用了不到两个小时。

可是主演的这个少年到底是谁,看来却完全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明。除了匆忙建立起来的一个百科,说明了他所属的经纪人和公司之外,其他一片空白。

甚至连花花公子的扮演者林慕都有着长长的一片演员经历,即使都是些小角色但是绝对不算神秘的人。但是秦海碧呢,这到底是从哪个疙瘩里冒出来的人物?

神秘,英俊,温柔,这些美好的词都借以这个角色之名被灌注到了这个少年的身上。有时候,少男少女们的疯狂总是如此难以预测。

而此刻齐青韵也已经得知了百分之六的收视率,据说是一个不错的收视率,算得上是处女秀的完美答案。

但是他却微微抿着嘴,认真地看着那个有些陌生的自己。有时候换了一个角度去看自己的表现,审视自己的每一句台词,表演时候的神情还有语气,更能看出进步的空间在哪里。

演员这个职业很奇特,有的光鲜而神秘,有的落魄到只能勉强温饱。其中的确不排除包装和宣传的作用,但是一个好的演员做到极致照样有着令人疯狂的个人魅力。他的角色因他而活,他因为他的角色而长存在人们心中。

张导告诉他说偶像剧还只是一个开始,对此齐青韵表示同意。俊男美女的卖点外加俗套的灰姑娘的剧情,有时候把角色本身的人格魅力掩盖得太厉害。

但是有着那个爱幻想的年龄段的观众需要它,所以它存在着并不断地发展着。

这一晚从张导家离开之后,齐青韵没有回家,他对于秦家那个地方很不喜欢。以前是秦浩宇逼迫得厉害,现在多了一个白眼狼想来是没有了回去的必要。

夏天的夜里靠近郊区这一片很安静,褪去了白日里炎热的街道上的人行迹都有些匆匆。男人们大多为了家庭或者美好的生活忙碌了一天,现在是时候回去团聚在一起享受天伦或者妻子的轻声耳语了。

拐角的地方,一个女人忽然急匆匆地撞了上来,嘴里还不断地骂着,“老娘的儿子现在成了明星有出息了,你们现在得罪我的都给我想清楚,我回去一定要找人打死你们。”

齐青韵随意地往边上一避,然后任由着这个女人哎呀一声之后栽倒在了地上,依旧一言不发地抬起脚就要走。

女人仰头看着少年完美的五官,熟悉而陌生……断了的精致指甲顿时发狠地向前挠去,“没看见你老娘我跌到了吗,臭小子快点扶我起来!”

齐青韵再一次避过了她的耍泼,但是却真的停下了自己的步子转身看向她,“有事吗?”礼仪和姿态都无可挑剔,若是她的年纪再小一些或许真的是一出不错的偶遇情景。

可是现在柳青幽的心底,只有满满的愤怒不停地往上涌,“你是被男人上得连老娘都不认识了吗,当初是谁辛辛苦苦怀胎十月生的你,你这个没有良心的。”

齐青韵无所谓地弯了弯嘴角对于她的粗鄙也不在意,或者说他们两个本来就是路人,“算了吧,当初是谁天天打我出气,把我的头往桌子上撞还说着去死之类的话的?我们桥归桥路归路,谁也不要耽误谁不是很好吗。”

连前世的亲生母亲他都已经放下了,更何况只是这个身子的母亲。他的记忆里,还隐约地留着她年轻时候的模样……柔柔弱弱抽泣着拉着小小的秦海碧讨生活。

她曾经也很爱惜自己的羽毛,听见一句脏话也会脸红半天。但是就是这个女人,一直拉扯着秦海碧到三岁终于领悟出来原本的那个男人是真的再也不会回来的事实。

于是她开始频繁地出入□场所,大手大脚惯了的女人即使有着秦浩宇给的金山银山也不能撑一辈子。更何况,那一种被追捧被羡慕的日子,其实是她骨子里喜欢的。

秦海碧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他五岁的时候就目睹过了母亲带着别的男人回来,在她的那一张床上摇得叫得如同得到了世界上最大的快乐。

他懵懂不知,却隐约觉得羞耻。再后来他开始厌恶女人,他也学会了堕落。都归功于眼前这个女人……或者说这个母亲的功劳,包括最后的死亡。

齐青韵本来是当做旁观者的,但是那一股莫名的愤怒告诉他,不要对这个女人露出一点点好意!那似乎是……属于秦海碧的心情。

除了郑千里那个金主,这是第二个能够让那个少年的心情影响到他的心的人,无法想象那该是多大的执念。

而他的共鸣或许也是一个理由吧,想到前世那毫不在意地抛弃他的父母。

女人的脸上露出些许惊讶,但是很快就又变作了一脸狰狞,“你以为老娘不想爱你吗,可是秦浩宇那个男人原本就该一直宠着我们娘俩!他那个人虽然不许诺什么但是给的东西都是顶好的,我也想着那么温柔贤惠地过一辈子的,但是……”

但是谁知道秦浩宇的妻子也是个狠角色呢,她甚至偷偷在血缘的鉴定书上做了手脚,把这两个人的后路彻底地断了。

齐青韵想到这里的时候忽然一怔,他忽然想起了那一段时间莫名其妙地重合。秦浩宇对小时候的他,忽然冷淡一些并且经常离开家的时间似乎就是秦海碧出生的时候。

而他被送走,到秦浩宇难得糊涂到被自己的妻子的手段所糊弄的时候,也是重合的。这里面昭告着的东西,让他有些猜想又有些不敢相信。

被忽略了的女人,终于抓住了机会抓住他的呆愣站起身子,狠狠地一个巴掌想要往他的脸上扇去。

“你这辈子都是我的种,不管你以后怎么样,要是敢反抗我就全天下去宣告你的母亲是多么地卑微,和你一样留着低贱的血液!”

这一次齐青韵没有来得及反抗,但是好在另一只宽大的手掌伸了过来,一下子拦住了疯狂的女人顺便把他往边上轻轻甩开。

齐青韵有些奇怪地看着这个高大的男人,似乎习惯了低头不过身手倒是很灵活,“谢谢你。”

柳青幽似乎愈加气愤地想要扑上来,最好直接抓死这两个在她看来不要脸的“狗男男”,“老娘管儿子你凭什么关我,不要命了吗!”

男人这一次似乎有些不耐了,连带着手上的动作也多用了几分力,直叫被他扭到一侧的柳青幽一边呼痛一边求饶起来,“这位小少爷,我家老爷子在那边,你要谢的话可以过去谢谢他。”

齐青韵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停在路边的一辆低调其实价格绝对不菲的车子上。既然人家帮了忙而且希望自己去道谢,他没有必要拒绝。

“你好这位老先生,很感谢您帮了我。”车子的玻璃属于外面看不见里面的那一种,但是齐青韵知道对方是看得见自己的,所以他微微弯着嘴角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

“不用谢,”许久之后在齐青韵觉得对方不会回答的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忽然带着些许复杂的情绪响了起来,“咳咳……阿朗,把我的名片给这位先生,有空你可以过来找老头子喝喝茶。”

齐青韵忍住心底的疑惑点了点头,一个老人家帮了他还把名片给他请自己喝茶,一切就像是传说中才有的奇遇一般。

之前的大个子很快走了过来,一脸恭敬了应了一声然后双手执着一张素雅的名片递了过来,“请您有空务必过来。”

齐青韵更加奇怪地点了点头,不过还是郑重接好收了起来,最后目视着那辆车子缓缓地消失在了拐角。

被教训了的女人早已消失不见,然后就着昏暗的灯光齐青韵再次拿出了那张染了檀香的名片。

不像是时下流行的印着名字,职业和联系电话的那种为了业务而存在的产物,纸上从繁杂的花纹设计到最后角落里的一个地址,都透着些许玄妙的味道。

齐青韵思索了片刻,不知道为什么终究没有随意丢掉而是收了起来。有时候眼缘,的确是一种很玄妙的说不清的东西。

还有那一把苍老中透着慈祥的声音,也莫名地有些熟悉。

另一边,离开的老头依旧闭着眼睛,只是手指却微微有些颤抖,“阿郎,你说他会来吗?”

“老爷子,您又开始胡思乱想了。放心吧,既然您已经算到了,该来的又怎么会不来。”

“是啊,该来的总是会来的。”老人最后一句深深的叹息,在半响之后终于再次响了起来,如同一句魔咒一般。

带着些许感慨,隐隐却有着些许期许。

作者有话要说:寝室同学都跑了,包子的火车在十四号ORZ今天除了睡觉都在码字了,好在赶在十二点之前了

学生们没放假的加油,工作党也加油,最后是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