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第六十九章

小说: [重生]强攻变弱受 作者: 馒头馅包子 更新时间:2015-03-15 字数:3433 阅读进度:69/80

入夜,黑色一点点把天染黑,然后又任由月光一寸寸撕开黑幕。齐城的夜已经开始喧闹起来,可是市医院的这间高等病房里却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阿力呆呆地站在门外,爷最近都是一个人待着不让他在身边。胃穿孔有时候会吐血,看在阿力这个沾过不少血腥的人眼底,却偏偏有一种说不出的触目惊心。

有些愚忠,别人不理解也劝他趁着年轻多捞一些,但是他就算被说成笨和死脑筋也从来不愿意对不起爷乃至一分。

“小少爷?”就发呆的这么一瞬间,等到阿力再次警觉地抬头的时候,就看见齐青韵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他怎么样了?”

阿力有一瞬间心底是复杂的,不过他还是很快摆出了一个笑脸,“医生说好好治疗的话没有问题,不过爷刚刚吃了药可能是睡着的,我要先通报吗?”反正,爷肯定不会介意被打扰就是了。

齐青韵摆了摆手,他的嘴角是微微上扬的,不似平时的冷淡倒是多了一种少年的俏皮,“我自己去就好,有些悄悄话阿力可不能偷听哦。”

他没有等对方的反应,而是直接走了进去。屋子里的男人背对着他侧躺着,难得没有西装的掩盖下那具身体显得格外削瘦。

原来不知不觉之中,这个他最仰望最钦佩最爱慕的男人,也已经开始被时光洗礼。

“父亲。”

齐青韵看着男人的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但是还是没有转过头来。他心底有些酸酸地,但是还是笑着走上前然后低□去抱住了对方的身子。有时候被对方的霸道和自己的尴尬蒙蔽了眼睛,他很难看清楚自己总是对这个男人在意的缘由。

你曾经爱上过学校里某个很有学问又很潇洒的老师吗,你有躲在角落偷看过某个令你心跳加速的少年或者少女吗,你有在独自一个人奋斗的时候把某个人当做所有力量的源泉吗……这一些,齐青韵都有过。

这个男人霸道到不可思议,或许这场病没有来得这么及时的话,他会解决掉所有的后患然后迅速再次把自己抓在手心里。

不过这一次,齐青韵想要主动出击。

“晚饭吃了吗?”

男人迅速地翻了身子,然后在他没有防备的瞬间一下子把他压在了身下,重重地不留一丝缝隙和逃开的可能,“你……”

他想问对方为什么逃开了又回来,他想问对方到底要怎么才不逃,但是看着对方清亮的眼眸忽然感觉到有些东西似乎不太一样了。

一个好的方向,偏偏又参杂着不安味道的变化。

“父亲,你说以前我躺在你的身上,问你为什么要收养我的时候自己是怎么想的?”

“想着这个小孩是我先看上的,以后不管怎么样不能被别的人抢走了。”

“那么送我走的时候呢?”

“因为有一次找女人发泄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你,再回到家看着你粘着我的时候,不知不觉就有了欲望,害怕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所以要送你走。”

齐青韵抓住对方的手顿时一紧,他的心底满是酸酸的感觉,偏偏眼前的这个男人说得这么轻巧,“为什么骗我……”

似乎是时光隔得太久,秦浩宇轻轻想了想才倒下来,脑袋就搁在他的耳侧吹出的风热热的痒痒的,“秦少那时候自诩风流,但是家训严男人是不敢玩的,加上对象是一个自己喜欢的小孩除了暴躁地推开没有别的办法。而且……你保证你那死脑子,我不狠心一些你肯走?”

齐青韵的心狠狠一动,他甚至有一瞬间对自己的决定后悔过,不过他很快还是笑了笑,“要是我们还能回到以前的样子,你愿意吗?”

秦浩宇的手一下子探进他的外衣,火热而宽广的手掌没有动却依旧像是要掌控一切般执着,“不愿意,只要可以我就想要把你按在床上,一直做到你哭出来为止。最好一天也下不了床,这样我才放心你不会出去勾引别的男人。”

齐青韵的脸微红,他用力地把男人的手甩开,然后低着头在秦浩宇皱着的眉头……轻轻地吻了一下,像一个奇妙的安抚的魔法。

“那么父亲,我先给机会让你追求我吧。”

他的笑还有表情,都完全不像原本那个便扭的少年。有一瞬间让秦浩宇有些这个身子又换了灵魂,但是他很快就又柔和了嘴角。

“好。”这么一个字,偏偏被他说得百转千折。他最爱的孩子,不管要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游戏他都陪着,只要最后留下不出局的只剩下他一个人就好。

门外的阿力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掏出口袋里的一支烟,不抽只是放在嘴边咬着。

他,应该也是高兴的。

***

第二天秦步凡来的时候,秦浩宇正在喝齐青韵给他熬的粥,红色的枣子配上熬得糯糯的小米,即使不加糖也相当好吃。

齐青韵坐在一边替他剥一个芒果,对于齐瑞跟着过来的情形只是惊讶了一秒钟就没有继续关注。这样高调地见家长,齐瑞倒是有些手段。

“父亲,你生病我现在才知道请您原谅。不过今天我过来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想把这个人介绍给你认识。”

“伯父,你好。”小白兔低头,似乎有些羞涩又有些害怕。

秦浩宇的余光瞥了一眼边上的齐青韵,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应了一声。他和齐青韵的想法差不多,秦步凡这孩子还太嫩而齐瑞这个孩子心思也不少。

似乎感觉他的心情不错,秦步凡一下子执起了齐瑞的手,“爸,我和齐瑞说好了,以后我不会娶别的女人。”

这是秦步凡鲜少喊爸的时候,即使对自己儿子不算满意的秦浩宇也微微一愣。秦步凡这一次算是认真了?

齐瑞的心微微一颤继而很快又平复了下来,只是他的脸上倒是更加红了,映衬着小白兔的长相顿时愈加无害。

秦浩宇继续喝着他的小米粥,“想清楚了?”

“清楚了。”秦步凡重重点了点,顺带着抓着齐瑞的那一只手也更加用力。年少的时候以为可以地老天荒,至少那一刻他是真诚的。

齐青韵看着这一幕笑了笑没有说话,他自以为经历得多了心也沧桑了。但是乍一回头看见一个花花大少表白的瞬间,感觉居然还是很微妙。

“这年头代孕也很正常,以后你给我抱个孙子来我对此也没有多大的意见。不过你的人自己照顾好了,别在外面受了委屈都不清楚。

他轻轻地点了一句,然后在秦步凡一连串的询问中把人赶了出去。

齐青韵看了一眼明镜似的秦浩宇,收拾了一下保温盒才开口,“他的事情,你不管?”

“步凡这个孩子,现在还定不下来。来这么一个人磨磨他的的性子,我觉得不错。”

齐青韵背对着对方的眼神幽深,秦浩宇这个人的眼光比他想象的还要雪亮。可是他,偏偏要在对方的眼光底下展开自己的计划。

当天下午,齐青韵出了一趟医院的门,因为他约了一个人。

齐瑞坐在靠窗的位置,在看见他的一瞬间站起了身子,“你来了。”他不似平时无害而温和的样子,在知道对方的身份的同时,两个人之间隐约总是有了一道隔阂。

齐青韵倒是不在意,自己点了一杯咖啡顺带把另一个巧克力蛋糕推了过去,“我知道你的目的,所以合作吧。”

“秦小少爷说笑了,我能有什么目的?”齐瑞用叉子点着自己眼前的蛋糕,对于对方知道自己喜欢这个微微有些戒备,顺带着甚至冲淡了他之前知道少年隐瞒自己身份的失望。

齐青韵摇了摇头,眼睛更是直视着对方,“齐瑞,你想要秦步凡栽一个跟头我是知道的。甚至,父亲应该也是知道的。”

齐瑞先是一愣,继而眼神更是幽深。他之前对于这个少年救了自己有感激,因为对方熟悉的感觉有了些好感,但是不代表对这样一下子戳穿的时候他不会有怒气。

他今天的确是抱着别的心思,比如想要秦步凡被他的父亲教训最好失去一些东西,可是秦浩宇的开明让他很快感到了失望。而接下来这个少年竟然告诉他,自己的企图其实众人皆知,这着实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我不懂你的意思。”

齐青韵对于对方的嘴硬没有意见,只是勾了勾嘴角,“你不需要紧张,我的确是来帮你的。目的不会致秦步凡于死地,但是可以叫你从此紧紧地先抓住这个男人,你想要听吗?”

齐瑞的手指一僵,他不常轻易相信别人,但是在这个少年这么告诉他的时候。他有一种错觉,对方是真的了解他,而且知道他的企图。甚至,这样类似交易的语气也令他的心痒痒到,没有丝毫拒绝的能力。

其实,这归根到底是他掌握的力量太小。要是对方可以提供自己满意的条件,赌这么一把也无伤大雅。

想通了的齐瑞,挑起桌上的松软可口的蛋糕尝了一口,再次抬头的时候嘴角又是无害和真诚的笑意,“秦小少爷,如果我同意那么您的建议是?”

作者有话要说:这样的转变,后面会继续交代看官们莫急

PS:今个重感冒,早上挂水下午回来照样用完了200抽的优选纸巾。比较逗的是,晚上上厕所差点把家里卫生间的纸巾也全部擦了鼻涕。最近更新大概都不会早了大家体谅下。

晚安,所有熬夜的坏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