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第七十四章

小说: [重生]强攻变弱受 作者: 馒头馅包子 更新时间:2015-03-15 字数:3704 阅读进度:74/80

一瞬间所有人的视线都移向了另一侧站着的两个人,齐青韵和那个神秘的男人到底哪一个才是秦浩宇说的重要的人,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猜测。

秦大咬了咬牙,“浩宇,或许我们之前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但是看在我们几个和你爸爸是兄弟的份上,不管怎么样你不能赶尽杀绝啊。”

秦浩宇浅浅地掀了掀自己的嘴角,一张英气无比的脸偏偏多了几分往外冒的阴冷,“哼,我只恨当初没狠下心让你们走不出齐城。阿力,你先把几个爷带下去好好招待招待。”

阿力应了一声,从齐青韵身上收回的脸上同样满是冰霜。在他看来除了忠诚不能给小少爷之外,齐青韵已经上升到了和秦浩宇相类的高度,现在看着自己的小主人伤得这么重的他又怎么会不气不恨。

就是在人员这样走动之中,齐青韵身后的尼森忽然出人意料地走上前了一步,继而一把泛着寒气的刀迅速地抵上了少年的腰身。

“等一下。”尼森笑着看向秦浩宇,他还有小影、齐青韵几个人走在后面,加上动手一瞬间对方的人数也有限,所以他也同样是自由着被俘的其中一个。

小影什么货色他完全了解,而秦浩宇偏偏说了“最在乎的人”这样的话,那就只能是另外一个人。峰回路转,有时候就是如此简单。

阿力没有应声,他的全身已经因为变故而紧绷,但是他现在只需要执行爷给他的任务。其他的问题,他应该相信爷可以解决。

秦大似乎也想到了什么,哈哈地笑了两声,“尼森先生,你真是我的福星……”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秦浩宇已经淡淡地侧过头对着阿力示意了一下。阿力点了点头,然后猛地抬起脚一脚狠踢在秦大的胸口,直叫对方一口气彻底喘不上来只能趴倒在地上。

秦三和秦四的脸顿时变得煞白,这样的凶狠和不顾情分,秦浩宇算是真的不念旧情了。只希望事情彻底结束之后,他们还能剩下一条命……

“放开他,”秦浩宇似乎并不特别关心自己儿子的生死,连带着语气也没有意思颤抖,“现在的臣服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那么这样呢?”尼森的嘴角露出一丝恶意的话,与此同时齐青韵很快感觉到腰间一阵刺痛,眼神微微一低就可以看见那鲜红的颜色……慢慢地染红他雪白的衬衫。

这里的伤口不致命很痛,和那一次吃了安眠药一直等在对方家门前的感觉很不一样。齐青韵一边想着,身子却忍不住轻轻颤了颤。这具身体的敏感,显然不仅仅是对快感还包括痛楚。

秦浩宇随意放在一侧手伸进口袋,顺带着狠狠掐进自己的手心才忍住把对方千刀万剐的冲动。很快他的手带着烟随意地伸出,顺带着示意边上的人替他点上了烟。

缓缓上升的烟圈里,一切似乎变得模糊不清起来。动手不动手,所有人其实在等秦浩宇的吩咐罢了。一个小少爷,其实不算什么吧。

“放他走。”

“爷!”

秦浩宇淡淡地瞥了一眼那个反驳自己的男人,没有苛责却偏偏让人读出一种说不清的寒意。

“是!爷说放那个人走,大家让出一条路来。”

尼森用刀抵着齐青韵的腰身慢慢地上前,“不够。”

秦浩宇的眼睛里顿时闪过一阵寒意,强势的人总是很难接受自己的退让,更别说对方这样的蹬鼻子上脸了。

“秦爷最在乎的人,只抵我一条命怎么够。”

小影似乎有些急了,在一边努力喊着还有我却冷不丁被保镖猛地按在了地上,连带着一双嗜血的眼眸一瞪,“闭嘴。”

明眼人已经看出端倪了,秦爷虽然以前没有公开过小少爷的身份看似不太在意,实际上果然还是虎毒不食子的。

“那你还想要什么?”

尼森满意地笑笑,终于赢了这个男人一次让他相当愉悦,“和聪明人讲话就是舒服,离开的直升机先给我准备好。”

“好,还有呢?”

“还有……就是你的命!”尼森抵着齐青韵的手不动,另一只手忽然猛地掏出自己的手枪,敏捷地抵上了秦浩宇的太阳穴。

这或许真的是一个很出乎意料的转折,至少在场秦家的保镖们一个都没有料到这样的意外,一下子任由自己的秦浩宇陷入了一个有些危险的境地里。

只是齐青韵却在心底小声地叹了一口气,别人可能会犯这样幼稚的错误,但是至少秦浩宇不会。那么这么贸然地把自己送到对方的手里,最大的可能就是放手一搏。

秦浩宇淡淡地回望一眼,瞬间安抚住躁动的手下们。他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显示着俘虏的自觉,让尼森一瞬间觉得自己并不是占据主动优势的那一方。

他握着枪的手一抬然后重重一沉,秦浩宇的唇角微挑眼睛也没有丝毫眨动,映衬着他额头上缓缓流淌下来的血液有一种说不清的邪魅的味道。

仿若在说他永远是王,不管任何时候任何情况。

包括阿力在内的所有人,一瞬间完全愤怒了。秦浩宇之于他们这群亡命徒中的大部分人心里,就是信仰一样的存在。而现在,一个外国鬼子正在践踏着他们的信仰。

场面上的气氛,尼森自然是有所感受的。但是当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握中时,些许紧张的氛围却更加激发了他嗜血和疯狂的情绪。

“我要你的命和我的命来换他的命,你给不给?”

秦浩宇看了一眼眯着眼睛似乎很难受的齐青韵,带着些许安抚和隐藏在最深处的杀机,“我倒是肯换,只是我不相信……你敢要。”

前半句让在场的人都一怔,继而另外一句话出才松了一口气同时思索起来。

他们这些旁观者,竟也比不上秦浩宇这个当局者的镇定。尼森要是真心想跑,那么他必然是不敢杀秦浩宇的,因为他的兄弟们会拼命。若是他抱着死心,那么歪歪唧唧这么久不动手显然不正常。

只有齐青韵了然地弯了弯嘴角,他的身体的确很难受。十多天的被虐待和饥饿,加上腰上的失血都让他的眼前有些发黑。

当然这一切不能阻止他的好心情,尼森对他来说已经越来越陌生,但是就凭这一路以来的虐待还有最后那一刀,看着秦浩宇成功地让对方吃瘪他很是满意。

尼森白皙的脸庞顿时有些发青,他完全没想到秦浩宇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挑衅他。不过,显然道上出了名的秦爷还不仅仅这么一点气人的功夫。

他对着齐青韵眨了眨眼睛,这个动作太可爱着实和他的性格很不符。让看到这个动作的尼森脸上顿时由青转黑,倒是一侧意识已经不是很清晰的齐青韵也漏出了几丝笑声。

这么奇葩的安慰方式,他算是接下了。

尼森现在很想直接崩了眼前这个男人,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少年对着他毫无芥蒂地笑,自己心底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升起一股不明的怒火。

不过秦浩宇说对了一点,他不敢死所以也不敢在这样的情况下要对方的命。他可以偶尔骗自己,活着的孤独是为了惩罚自己对于青韵当年的忽视和伤害。但是他的心告诉自己,他怕死。因为有时候未知的死亡,比现实的孤寂更加恐怖。

而他的爱也不过如此,只是寂寞和失去了被爱感受的一种衍生。若是齐青韵当年没有选择赴死,他会爱上对方吗?若不是齐青韵到死都没有报复他而是帮助他,他还会这么怀念对方吗?若是当年对方不是那么用心地照顾自己,自己还会失去之后如此地不习惯吗?

太多问题忽然没有预兆地涌上心头,占据了原本最应该警惕的大脑。

他一瞬间的发呆,被秦浩宇第一时间抓住。紧紧抵在脑门上的手枪,其实比距离几米之外的更加安全一些。

秦浩宇的手猛地伸出,在尼森下意识按动扳机的同时低头一侧,子弹擦过头皮打在地上的惊吓还没有过去,秦浩宇已经把对方的手枪掌控在了自己的手里,同时也抵上了对方的胸膛。

两个人力气和武力值的比拼,高下立现。更何况他另一只手放着的那一侧,是齐青韵用力按住不让那把刀子从自己腰间离开带出的鲜血淋漓的伤口。

秦浩宇的眼底闪过最浓重的杀意,但是最后却又回归平静。这个人让他活着,才是对他最大的惩罚。而且青韵那小子重情,死人有时候的地位会比活人重一点点。

而他对于齐青韵整颗心的位置,即使是那一丝丝也不愿意去分享。

齐青韵忍着痛从对方的刀下向前走了几步,这一次尼森不敢多动。他想起上次郑司逸被砍了一刀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痛。不过看着对方第二天折腾他的劲头,应该没有他这次严重。

伤口有点深,齐青韵感受着一股血从那个狰狞的伤口里慢慢地流淌出来,带着些许他也能感受到的温热和粘稠,也瞬间模糊了他眼前的世界。

“好好过你的日子吧。”齐青韵对着先是惊讶最后一脸惊悚的尼森说道,用着属于他当年最熟悉的声音以及语气,“以后,请永远都不要来这里了……”

其实他这段大义凛然的话只说到了一半,因为站在一侧的小影忽然发疯似得跑了上来,一下子猛地把他推下了海港。

“你这个魔鬼,去死吧!”

有枪声响起,些许血液洒在他头顶的水面上。而齐青韵也渐渐地,渐渐地闭上了眼睛。身体和灵魂都好累,让他感觉自己需要好好地先睡一场。

与此同时齐城中央广场上的大屏幕里,少年正温柔地对着整个城市歌唱着。他优雅地坐在钢琴前,构成一幅足以让怀春少女心动的画面。歌声越传越远,直至最后在夜幕里完全地消散再也不见。

“祈祷我们的幸福,不被时光冲刷成虚无,斑驳了时光徒留我一缕幽魂在命运长河中漂浮……。”

遥远的齐城一间萦绕着青烟的房间里,白发苍苍的老人在排列满的牌位前重重地磕了两个头,嘴角带着些许苦笑和激动,“逆天改命,不孝子柳鸿途永远不悔。”

作者有话要说:有木有玄幻o_o,有木有人猜到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