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灵异第六感

小说: 青灯诡话 作者: 陈众 更新时间:2015-04-18 05:16:18 字数:2694 阅读进度:5/37

一个赶集的人,买了一口大铁锅,顶在头上挡太阳,他走到河边,热得不行,放下铁锅就准备去洗澡。

我一看,立刻明白这个人就是“戴铁帽”的。

我连忙狂奔到他面前,大喊道:“不许洗澡,这里不许洗澡!”

“你个小孩子,我洗澡关你什么事?”那人是个庄稼汉,黝黑的脸庞,他看着我,很不解地说道。

我一看这是个老实人,说不定家里还有老婆孩子要养活,就更不想让他下水了,连忙推着他道:“就是不许洗澡,你看来来往往的人,你个大男人光屁股不害臊?”

农村那时候洗澡都是光屁股下水的,不像城里还会穿泳裤。

听到我的话,那个庄稼汉有点犹豫,看看来往的人,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于是拿起锅就走了。

看到庄稼汉离开,我总算松了一口气,但是当我转过头的时候,却看到姥爷正站在我身后,冷冷地看着我。

“姥爷,你怎么了?”我问道。

“谁叫你这么干的?你知不知道你闯了大祸?”姥爷一把将我拎起来,一直拖到屋子前面,拼命地打我的屁股。

“你惹下大祸了,河神是好惹的吗?”姥爷一边打我,一边大声道。

就在他还在打我的时候,晴朗的天空突然一声霹雳响起,滂沱大雨倾盆而下。

见到这个状况,姥爷脸色大变,一把将我推到屋子里,然后拿着锄头站在门口,背对着我喊道:“不管听到什么,你都不要出来,听到没有!”

“好!”当时我也意识到事情严重,吓得哆哆嗦嗦地躲在房间里,缩着脑袋向外偷看,不敢出去。

大雨越下越大,四周都是黑压压的云层,光线暗得像是黑天一样。

我听到稀里哗啦的声响,接着听到姥爷在外面大声道:“老哥,对不起,都是小孩子不懂事,你就饶了他吧,我给你跪下了,求求你,求求你了。”

姥爷话音落下,外面一时沉静下来,但是片刻之后,却有一声冷笑响起,似乎有人在和姥爷说话。

“不用我来为难他,昨天有人要过河,我拦下了。现在我看在你的面子上,饶过他。但是你要记住,三日之后,凶兆必现,别怪我没提醒你!”冷冷的声音说完之后,留下一阵长长的笑声,呼啸而去。

那个声音远去之后,外面立刻又是一片晴天,烈日刺目。

姥爷浑身颤抖着走进屋子,一把将手里的锄头丢到地上,喘息着一下子躺了下来,无力地说道:“如果不是我敬他的酒已经够了四十九杯,今天这条命就要交给他了。”说完他从腰里摸出一把桃木小刀,递给我道:“大同,带在身上,千万不要取下来。这三天姥爷可能要一直昏睡,你要自己照顾自己,我,我……你不要乱跑,千万别出屋子。”

姥爷说完话,眼睛一闭,躺在地上,昏睡了过去。

看着姥爷昏倒在地上,我虽然很害怕,但是还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把他拖到草席上去,让他好好躺着。

安置好姥爷,我手里紧紧地抓着那把桃木小刀,偎依在姥爷身边,一动不动地看着姥爷沉睡的面孔,也不敢出屋子,虽然外面的天空白亮白亮的,阳光很好。

这时候,我开始后悔自己阻止那个庄稼汉去洗澡了。

到了晚上,我在屋子里待得实在无聊,而且肚子也饿了,只好自己弄了点东西吃。

就在我吃东西的时候,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汽车行驶的声音。我伸头向外看去,正看到一辆大卡车从桥上开下来,在桥头停住了,司机从车上走了下来,看看四周没人,竟然径直朝河边走去。

看着那个司机越来越走近河边,我的心揪了起来,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我下意识地想要叫住那个人,但是又不敢出声,只能怔怔地看着他在汽车昏黄的灯光里,一步步走近水边。

那个司机到了水边,拍拍水,发现温度很合适,于是脱下衣服,一头扎进了水里。

我怔怔地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地看着那车灯照耀下的水面,涟漪一点一点消失,过了大半天,都没有再看到有人出来。

我知道,到底有个戴铁帽的下去了。

恍惚间,我似乎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浸在冰里一样寒冷,全身都麻木了。我只能木木地爬起来,跑到屋子里,守着点着豆油的青灯和昏睡的姥爷,怔怔地坐着,后来实在太困了,昏天黑地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被屋外嘈杂的声音吵醒,扒着门框向外一看,发现一大群人围着那辆大卡车,似乎在讨论车主去了哪里,其中还有警察的身影。

这些人讨论了一会儿,不觉一起将目光望向姥爷的屋子,然后在一个警察的带领下,一起向小屋走来。

“小孩子,你看到这个车子的司机没有?”警察老远看到我,笑着问道。

“看到了,昨晚去河里洗澡,没上来。”我说道。

“我就说了嘛,肯定掉河里了,行了,你们找人捞吧,他自己下去洗澡能怪谁?衣服不就在河边吗?”那个警察拍拍死者家属的肩膀,然后带着自己的同事上警车离开了。

那个司机的家属趴在河边哭天抢地地哭了起来。

我木木地坐在屋里,一直怔怔地看着他们,一种阴冷的感觉传遍了全身。

这时候我忽然又开始庆幸自己阻止了那个庄稼汉,因为如果是他死了,可能他的家人会更可怜。这个司机的家境看来还不错,虽然他死了,但是家里的日子不至于过不下去。

就这样怔怔地看着,我一直捱到了天黑,看着他们把尸体打捞上来,搬上车开走,才继续守着青灯和昏睡的姥爷。时间流逝得如此慢,好像细线一样在身上越缠越紧,我最后连气都喘不上来了。虽然心里害怕,但迷迷糊糊地熬到夜里,我还是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后半夜,一阵冷风突然将我吹醒,我从睡梦中猛然睁开眼睛,赫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居然已经走到河边,半只脚都踩到了水里,冰冷的河水浸湿了鞋子,我吓得连忙缩回脚,想要跑回姥爷的屋子里去。

就在这时,我清晰地看到一个人头缓缓地从水底升了上来。人头升上来之后,接着是一个白花花的上身,背对着我,短发。

我看着那个人影,一时愣在当场,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二鸭子?”我下意识地叫了一声。

“嗯啊,大同,你还记得我吗?我好冷啊。”二鸭子背对着我,沙哑着声音说话,接着缓缓地转过身来。

就在二鸭子转身的时候,一种不好的预感猛然涌上心头,我吓得整个人都哆嗦起来。果然,当二鸭子猛然转身面向我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今生看到最恐怖的一张脸。 name="01003337347b696e7075743a3a627574746f6e7b7b7b323362336333306233307b7be782b9e587bbe6ada4e5a484efbc8ce5b086e8afa5e88a82e7b2bee98787e58685e5aeb9e68ea8e88d90e7bb99e682a8e79a84e5a5bde58f8b7b240000" value="点击此处,将该节精采内容推荐给您的好友" type="submit" tc_name="01003337347b696e7075743a3a627574746f6e7b7b7b323362336333306233307b7be782b9e587bbe6ada4e5a484efbc8ce5b086e8afa5e88a82e7b2bee98787e58685e5aeb9e68ea8e88d90e7bb99e682a8e79a84e5a5bde58f8b7b240000" data-js="submitForm;" style="height:24px; cursor:pointer; font-size:16px; border-bottom-width:0px; border-bottom-color:rgb; border-bottom-style:none; border-left-color:rgb; border-left-width:0px; border-left-style:none; border-right-color:rgb; border-right-width:0px; border-right-style:none; border-top-color:rgb; border-top-width:0px; border-top-style:none; color:rg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