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明器

小说: 青灯诡话 作者: 陈众 更新时间:2015-04-18 05:16:43 字数:3363 阅读进度:23/37

不过,最奇怪的是,林士学紫黑色的手腕上,居然戴着一只血红色的玉手镯,这种手镯只有女人才会戴。这只手镯从露出来开始,一直散发出很浓重的阴冷气息。林士学身上的阴气,正是来自这只手镯。

不仅如此,当我凝视那只手镯的时候,看到了一张黑褐色的脸孔,正趴在林士学的手臂上,张着大嘴,不停嗜咬着。这种大白天见鬼的感觉,让我头皮发麻。

“姥爷,那手镯好吓人!”

我感到害怕,一下子就抓住了姥爷的手臂。

“别怕,这只是个明器,阴气虽然重,但是不致命。”姥爷拍了拍我,接着他伸手拉住林士学的右手,把手臂拖到面前,仔细看那只玉手镯。过了一会儿,姥爷才放开林士学的手,皱着眉头,有些疑惑地沉吟起来。

“师父,怎,怎么样,认得这个东西么?”林士学放下衣袖,有些紧张地看着姥爷问道。

“嗯,差不多吧。”姥爷抽着旱烟,抬起眼睛看着林士学,“小林啊,这东西可不简单啊,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东西是一件明器,根据它的气息来判断,是一座千年古墓凶穴之中的器物,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东西的?按理来说,你应该不会有这种东西啊?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情?可以给我好好说说么?”

“哎,师父,这事其实就是我自己也感到很奇怪,这事要从半年前说起。”林士学把这只手镯的来历说了出来。

原来,半年之前,林士学接手了一个大案子,是一桩盗墓案。由于被盗挖的墓葬是一座大型古墓,关系重大,上级要求彻查。

林士学是案子的督办小组主任,随着督办小组一起来到案发的那个小山村,经过走访和核查,大体弄清楚了案件的情况。

被盗掘的古墓是一座晋朝墓葬,里面的文物并没有丢失多少,林士学到达案发地点的时候,省里的文物考古专家组已经在对古墓进行抢救性发掘了,出土了很多非常珍贵的文物。

只是,让所有人都感到奇怪的是,古墓里的墓主尸体却一直都没有找到,棺椁里是空的,连一点踪迹都没有。

由于棺椁被盗墓贼打开过,所以专家组猜测,尸首早就腐朽了,盗墓贼打开棺椁之后,里面的腐朽尸灰被风一吹就没了,所以棺椁里完全空了。

盗墓案很快就侦破了,公安部门抓捕了盗墓团伙的主犯,还从他家里搜出了一些被盗取的文物,人赃俱获。之后,盗墓的其他从犯也都被抓起来了,案件算是告了一个段落。

但是,就在林士学要离开那个小山村的夜里,他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在梦中,一个一身黑衣的女人走进他的房间,把放在案头的一只玉手镯拿起来,戴到了他的手腕上。那只玉手镯是他从那些盗墓贼手里缴获的赃物。

林士学没有看到那个女人的面目,只是看到一个背影,那个女人有一头很长的黑发,身材瘦削,走路像是飘着。林士学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右手腕上居然真的戴着那只玉手镯。

林士学一直都是一个唯物主义者,根本不信鬼神,所以,梦里的事情变成了事实,那种感觉用怪异来形容是绝对不够的。

林士学安慰自己,他认为自己是由于连日办案太累了,所以晚上梦游了,自己把玉手镯给戴上了。

这个解释,本来是非常科学的。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把他的推测完全推翻了。

因为,他发现居然无法把手镯取下来。他试过很多方法,用油、用蜡、用肥皂,都取不下来。那只手镯就好像长在他的手腕上一样,不但取不下来,还一点点地陷进了皮肉里,勒得整条手臂血流不畅,发紫发黑。

林士学向很多文物专家求助过,但是专家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后来,他实在没有办法了,平生头一次进了寺庙,请得道高僧看看,结果那些高僧也是满脸茫然,不知道那只手镯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期间,那个盗墓案结案了。主犯判了死缓,其余十几个从犯判了两到三年不等的徒刑。上级对林士学进行了表彰。

林士学戴着玉手镯的右手臂,从案子了结的那一天起,开始疼痛起来,后来越来越严重。白天还好,晚上疼得撕心裂肺,嗜骨吮髓,让他痛不欲生,好几次都差点想自杀了。

林士学去医院看病,医生居然说他的手臂完好无损,没有任何问题。

这时,林士学才感到真正的惊恐,他发现那些医生只能看到他手臂上的手镯,却根本看不到他手臂上的病变情况。而且,其他人也看不到他手臂的病变情况,只有他自己能看到。至此,林士学才明白自己遇上了一件非常灵异的事情,感到极度害怕。

“所有人都看不到我这只手的异常,只有老师父和小师父能看到,而且还没有看到我的手,只是看到我的人,就知道我身上有异常。你们是真正的高人,是可以救我的人,求老师父帮帮我。”林士学说着,差点又对姥爷跪了下去。

姥爷一直皱着眉头听着上,抽着旱烟,没有说话。等林士学说完了,姥爷这才微微抬眼,咂咂嘴道:“如果案子没有什么问题的话,那这件事情就有些蹊跷了。现在唯一的解释,就是你冲了人家的怨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古墓的主人,想必是冤屈而死的,而这个手镯,很有可能就是让墓主人蒙冤的最大物证。你是大官,又是主管司法的,身上带着公人气,那个墓主人把你误当成古代的青天大老爷了,她想要申冤,所以就找上了你。”

林士学满脸激动地说:“这么说来,她是想要让我帮她申冤,找错人了?她不知道时代已经变了?”

“差不多吧,按照你的说法,那个古墓应该是一个贵族的大墓。这样的墓穴藏风聚水,很利于阴气驻留,想必虽然经历了上千年,但是墓主人的怨气依然存在,所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姥爷皱眉道,“让我不解的是,你说那个墓穴里并没有尸首,这个事情又有些不合理了。因为,没有尸首的话,阴气就无从驻留。”

“老师父,说实话,我一辈子都不相信鬼神。我想请教一下老师父,这个东西,到底有没有什么办法祛除?”林士学直截了当地问道。

姥爷抬眼看了看林士学,有些不屑地冷哼了一声,抽了一口旱烟,咂嘴道:“阴阳相生相克,万物万法都是互生互克的,怎么会没有办法破除呢?只是这个墓主人的阴气重,怨气深,破除起来有些麻烦罢了。不过就算如此,要破除这个东西,只要我的小外孙出手就差不多了。”

“啊,老师父,你的意思是,让小师父帮我祛除这个东西?”林士学说着,有些怀疑地看了看我,估计心里已经在嘀咕了。

而我听到姥爷的话更加惊讶,满脸疑惑地看着姥爷,问道:“姥爷,我,我能行么?你教我的东西,我都还没学会。”

“没有人天生会这些东西的,一边做一边学,这件事你肯定能行,你大胆去做,姥爷给你压阵,有什么意外,也有姥爷在,你不用担心。”姥爷看着我,有些骄傲地笑道。

我只好点了点头,又疑惑地问:“那要怎么做才能破除这个东西呢?”

“这个等下教你。”姥爷转身看着林士学,说道:“小林,要破除这个东西,需要两个条件,一个是要在墓穴所在地,另外一个就是要选合适的时辰。不知道你所说的那个古墓离这里远不远,最好带我们去看看,先了解一下情况。”

“距离倒是不远,开车半天就到了,只是到了那里,还要爬山才能到,而且那个古墓现在已经被考古挖掘过了,这对破解的事情有影响么?”林士学皱眉迟疑地问道。

“不影响,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有地儿就行。事不宜迟,你现在就带我们过去好了。”姥爷磕磕烟斗,对林士学说道。

“好的,那师父你们等一下,我去安排一下,马上过来。”林士学站起身就往外走。

姥爷等林士学离开,这才转头看着我,眯眼微笑问道:“大同,想到怎么应对了么?”

“没有。”我摇摇头,反问道,“到底要怎么弄,才能帮他破除这个东西?”

“还记得姥爷给你说过么,咱们的祖师爷不是留下一本青灯鬼话么?那书里面有过类似情况,你想不想知道,咱们的祖师爷当时是怎么应对的?”姥爷一边装旱烟,一边满脸神秘地问我。

“想啊,想啊,姥爷,你给我讲讲嘛。”我被姥爷吊起了胃口,满脸兴奋地拉着姥爷的衣袖。

姥爷不紧不慢地说道:“以前有一个人专门盗墓,人称盗墓鬼。他有一次去盗一座古墓,就被里面的冤魂给缠上了,墓穴里伸出了一只青黑色的手臂,足足有一丈长,一下就把那些盗墓的人掐死了。这就叫:青臂出,长丈许。”    name="01003437397b696e7075743a3a627574746f6e7b7b7b653164633933326464337b7be782b9e587bbe6ada4e5a484efbc8ce5b086e8afa5e88a82e7b2bee98787e58685e5aeb9e68ea8e88d90e7bb99e682a8e79a84e5a5bde58f8b7b240000" value="点击此处,将该节精采内容推荐给您的好友" type="submit" tc_name="01003437397b696e7075743a3a627574746f6e7b7b7b653164633933326464337b7be782b9e587bbe6ada4e5a484efbc8ce5b086e8afa5e88a82e7b2bee98787e58685e5aeb9e68ea8e88d90e7bb99e682a8e79a84e5a5bde58f8b7b240000" data-js="submitForm;" class=" tc-normal-colorlight tc-bg-color tc-f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