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古墓

小说: 青灯诡话 作者: 陈众 更新时间:2015-04-18 05:16:45 字数:2668 阅读进度:24/37

“啊?那个盗墓鬼也被掐死了么?”

“没有。那个盗墓鬼算是命大,他比较胆小,每次盗墓都是走在最后头,宁愿少分点,也不愿第一个冒险。他后来和祖师爷说了他那天见到的真实情况。他说,其实所谓的‘青臂出,长丈许’只是世人传说而已,真正的情况是,那些盗墓的人,自己掐自己。”

“那个侥幸逃出来的盗墓鬼,是最后一个进入墓室的,他当时还没有丧失理智,亲眼看到了同伴相互掐死的场面。所以,他转身就往外跑,总算逃出墓室,捡了一条小命,但是却被冤魂缠上了,全身发黑、腐烂,而且这种情况只有他自己能看见。这个情况,和林士学是不是很像?”姥爷说着,吐出一口烟。

“嗯,很像,那祖师爷是怎么帮他祛除那个阴气的?”我问道。

“祖师爷法力无边,当时他和盗墓鬼去到古墓,在半夜三更时分,点了两根蜡烛,摆了祭祀台,用镇魂符把那个盗墓鬼身上的阴气祛除了。”姥爷眯眼看着我。

“镇魂符是什么?怎么用?”我知道姥爷是在吊我的胃口,干脆直接问了出来。

“这就是镇魂符。”姥爷从怀里掏出一张huangse草纸,用毛笔画了一个很复杂的符文,把草纸递给我,说道:“使用的方法,就是把这张符文贴到被阴气缠身的人身上,逼迫阴魂离身。不过,这个符文只能对付一般的鬼魂,遇上厉害的鬼魂,还要加一个安魂咒。在镇魂的同时,念安魂咒安魂,双管齐下才能平复怨气。安魂咒比较复杂,等到了地方,我再慢慢教给你。”

“嗯,那这样就可以把阴气祛除了吗?”我问道。

“差不多吧。”姥爷点头道。

“那他的手镯是不是就可以拿下来了?”我继续追问。

我感觉这个事情似乎太轻松了。而姥爷那个时候,也低估了这个事情的严重程度。

“应该是可以的吧,不过,那只手镯好像很小,不好拿下来,这也没事,到时实在不行就把它砸碎了,哈哈!”

“砸不得,砸不得!”林士学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和姥爷回头一看,这才发现林士学满脸惊慌地走进来,对我们说道:“老师父,这个手镯不能砸。这是古墓里出土的文物,价值连城,应该送到博物馆的,我戴着它已经是违反规定了。之前,我还找借口说这是物证,才把它留下来的,就算这样,最多也只能再留个十天半月的。老师父,这只手镯是文物,我是绝对没办法私藏的。要是弄坏了,我可怎么向上级交待啊!”

林士学的话让姥爷有些为难,犹豫了半天,姥爷才说道:“现在情况还不清楚,我们先帮你试试看,如果还拿不下来,那你就只能另想办法了。我们只做鬼的事,人的事,就要靠你自己了。”

“这个我明白。”林士学点了点头,对姥爷说道,“老师父,车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这会儿出发,天黑的时候应该就可以到山下了。”

“嗯,好,那走吧。”姥爷端着烟斗,领着我跟林士学来到外面,上了车子。

还是二子开车,有林士学在的时候,他基本上不说话。不过,我透过车子的后视镜,看到这家伙一直在看着我皱眉头,想必他心里对我很不屑,以为我和姥爷是骗吃骗喝的江湖骗子。

见到他那个样子,我对着后视镜做了个鬼脸,故意气他。

被我这么一气,二子的眉头更皱了,但是因为林士学在旁边,他不好发作,只好扭头不看我。

把二子气到了,我很开心,心情大好地坐正身子,笑着问:“林叔叔,我们这是去哪儿?”

“呵呵,小师父,我们去水晶山,你知道那个地方么?”

听出了林士学话里有想要考考我的意思,我就有些不屑地对他说:“这个谁不知道啊,不就是那个产水晶的山嘛,我很小就听说过,只是没去过。”

“哈哈,小师父说对了,就是那座山。那个古墓之所以被挖出来,也是因为采矿。当地人在山上开采水晶矿,结果挖到了这个古墓,有些人就打起了古墓的主意。”林士学皱眉道,“不过,其实那个古墓并不在晶脉上,四周没有水晶,连石头都很少,也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会在那个地方挖矿,这个事情,我一直都没有想明白。”

听到林士学的话,姥爷的神情有些凝重,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我当然不懂这些,就趴在车窗上看风景,后来觉得很无聊,竟然睡着了。

我被一阵震动弄醒时,睁开眼睛一看,车子停下来了,天色也已经有些黑了。

车子停在一处大山林的脚下,山脚被挖出了很多大石坑,有的积了水,清湛湛的,石坑周围长满野草,傍晚看上去黑乎乎的,晚风一吹,感到有些凄凉。

山上除了被挖掘的部分,其他地方都是树林,山脚下有一条小路通向山上,但是很陡。

林士学从车里拿了两个手电筒,一个自己拿着,一个递给姥爷,然后对二子说:“二子,你背着小师父,跟着。”

“噢。”二子很干脆地答应了一声,然后转身就向我走来,他的脸上现出了一抹诡笑。

我一见他那个笑容,立刻知道这家伙要使坏,转身想跑,结果这家伙一个箭步上来,抓住了我的手,装模作样地说:“小师父,来,我背着你走!”说完他硬生生地把我背到背上。

我也不好再挣扎了,只好双手握着拳头,随时准备逃跑。

就这样,林士学和姥爷在前头带路,二子背着我,一行人沿着山脚的小路,向山林深处走了进去。我们很快就走到了一处地势较为平坦的山腰。

“差不多了,再往前走大概两三百米,有个山坳,就在那个山坳里。”林士学擦了擦汗,说道。

这个时候,背着我的二子知道再不对我做点什么就没有机会了,他故意背着我一趔趄,向一棵树侧倒了过去,让我的后脑勺一下子蹭到树上,破了一层皮。

“啊!”我不禁大叫一声。

“怎么了?二子,你背着小师父,小心点!”听到我的痛叫声,林士学转身呵斥二子。

“噢,是我不小心,小师父,对不起啊。”二子装模作样地说着,接着却把我放下来,用身体挡着我,不让林士学和姥爷看到,他黑着脸,伸出大手捏着我的腮帮子,低声威胁道:“小子,你要是再敢叫,老子把你扔到山沟里,你信不信?你老实点,知道不?”

我被二子一吓,立马就屈服了,眼泪差点流了出来。

“不许哭!”二子又低声吓唬我一番,这才得胜似的又把我背起来,向林士学和姥爷追了过去。

name="01003437337b696e7075743a3a627574746f6e7b7b7b373734333535343666337b7be782b9e587bbe6ada4e5a484efbc8ce5b086e8afa5e88a82e7b2bee98787e58685e5aeb9e68ea8e88d90e7bb99e682a8e79a84e5a5bde58f8b7b240000" value="点击此处,将该节精采内容推荐给您的好友" type="submit" tc_name="01003437337b696e7075743a3a627574746f6e7b7b7b373734333535343666337b7be782b9e587bbe6ada4e5a484efbc8ce5b086e8afa5e88a82e7b2bee98787e58685e5aeb9e68ea8e88d90e7bb99e682a8e79a84e5a5bde58f8b7b240000" data-js="submitForm;" style="height:24px; cursor:pointer; font-size:12px; border-bottom-width:0px; border-bottom-color:rgb; border-bottom-style:none; border-left-color:rgb; border-left-width:0px; border-left-style:none; border-right-color:rgb; border-right-width:0px; border-right-style:none; border-top-color:rgb; border-top-width:0px; border-top-style:none; color:rg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