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大红棺材

小说: 青灯诡话 作者: 陈众 更新时间:2015-04-18 05:16:48 字数:3420 阅读进度:25/37

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树林里的路不好走,林士学走得很慢,而且他走的还都是溜着山崖边的小道,很危险,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姥爷随着他走了一阵子,发现林士学带的路有些不对,停了下来,点了一袋旱烟,问道:“小林,你不是说还有二三百米就到了吗?怎么这都走了快一个小时了还没到啊?”

“嘿嘿,是啊,到啦,快到啦,你们马上就到啦,哈哈哈!”我们听到林士学发出了一连串低沉又阴冷的声音。

听到林士学那古怪的声音,我们都是一怔。

就在这时,林士学竟然抬手把手电筒扔到了山崖下,接着转身猛地向姥爷扑了过来。

姥爷连忙抬起手电筒向林士学照去,正照到他的脸上。一看到林士学的面孔,我们不由得同时发出一声惊呼。

此时林士学整张脸像白纸一样,嘴巴咧得很大,像是被撕开了一样,两只眼睛暴突,更恐怖的是,他的右手半举着,似乎是托着一个长发的女人头。而那个女人头,竟然还发出了一声尖厉的叫声。

“乖乖,诈魂了,二子,你带我外孙后退,这里交给我!”姥爷惊得一下子扔掉了烟斗,伸手就向怀里掏去。

背着我的二子全身一震,如同触了电一般,整个人跳了起来,大叫道:“妈呀,见鬼啦!”然后他背着我转身就跑,根本就顾不上去看路。

我没想到二子这个大汉胆子居然这么小,正准备嘲笑他,但是,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猛然感到整个人凌空飞了起来。

二子这混蛋光顾着跑,结果绊了一跤,他趴下了,我却被他丢飞了出去。最要命的是,他把我丢出去的方向,正好是悬崖。

我连头带脸地撞向一大篷树叶,脸上刮出了好几道血痕,接着就感到身体四周一阵虚空,耳边生风,整个人翻天覆地转了起来。

那个时候,我真的想要用我所知道的最恶毒的话问候二子全家,想告诉他,我做鬼都不会饶过他。

第八章大红棺材

青灯诡话

我正在心里咒骂的时候,猛然感到腰上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挡了一下,接着整个人就又凌空弹了起来,掉到了一个斜坡上,顺着斜坡滚了下去。

我觉得心脏都要被震得吐出来了,一口气差点儿没提起来,幸好后来在坡上滚来滚去,把我的气理顺了,我也狠命去抓山坡上的刺木和杂草,顾不上手疼,总之尽力想延缓自己下坠的速度。

四面一片漆黑,我沿着斜坡一路向下滚,途中好几次撞到突起的尖石,我全身像散架了一样,感觉骨头都断了。我的手也被刺木柴的尖刺扎破了不知道多少处。

可能有人不太知道刺木柴是什么东西,我简单描述一下。大家都见过玫瑰花,玫瑰花的茎上是长着一些青绿色尖刺,刺木柴也有这样的尖刺,只是它的尖刺更密,而且是向后弯着长的,是倒刺。这种刺木柴,在苏北的山林地里随处可见,有的山头完全被刺木柴覆盖。我从小在刺木柴堆里长大,自然知道这东西是摸不得的,但是为了求生,也只好不顾一切地去抓了。

这么一抓,我的整个手掌和手臂上都扎满了木刺,很快,我的双手就麻木了。

双手失去知觉之后,我的全身也开始失去知觉,大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最后,我感觉嘴巴里一甜,好像吐出了一大口血,然后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知觉。

我被连摔带扎,活活整昏了过去,不过,可能因为我从小身体比较好,后来居然自己醒过来了。

但是,我虽然醒过来了,却是一种半睡半醒的鬼压身的状态。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就是有时你睡着了,然后要醒过来,而且也感觉自己确实醒过来了,但是却无论如何都睁不开眼睛,身体也动不了,感觉好像有人压在身上一样。在我们乡下,这就叫做“鬼压身”或者“鬼压床”。

我刚醒过来时,就是这种鬼压身的状态。我能感觉到山林里的夜风“嗖嗖”吹着旁边的草叶,也能感到浑身很疼,但就是睁不开眼睛,怎么也动不了身体,而且还感觉一阵阵窒息,好像有个人死死地压在我身上。我想要撑开眼皮,但是试了很多次,脸上的肌肉都用力得都有些酸疼了,还是没能睁开。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伴随着全身的疼痛和窒息,以及那种麻木的无力感,我再次昏睡了过去。

这一睡,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我忽然感到脸上有些冰凉,接着是滑溜溜黏糊糊的感觉,让我条件反射地醒了过来。

我一下从地上坐了起来,全身传来抽筋一般的疼痛,我不禁闷沉地“哎哟”一声,差点又躺了回去。

我好不容易稳住身子,费力看看四周,但光线太暗,根本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不过,我应该是在山崖底下的山谷里。

那个山崖少说也有上百米,我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居然没被摔死,除了算我命大,就还剩命大了。

不过,我还没为自己的命大庆幸时,却猛然感到左手臂上突然传来一阵新鲜的剧痛。

我全身都疼,对于疼痛已经麻木了。在我原本的伤口上,又有什么东西给我来了那么一下,让我痛上加痛。

我立刻抽回了手,向侧面翻身,爬到一丛荒草里,然后抬头向我刚才坐着的地方看去,赫然发现那儿居然有两个绿莹莹的、黄豆粒大小的光点!再仔细一看,我发现那光点不是圆形的,而是略呈三角形。我心里一沉,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在这些荒山野岭里,连土狼都有很多,更别说蛇了。那对绿色的光点,我再熟悉不过了,不是野兽的眼睛,就是蟒蛇的眼睛,看大小更像是后者。

我不知道是被气昏头了,还是脑袋摔傻了,居然没有马上逃走,而是摸索着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火柴,哆嗦着手点着了,借着火光向那双眼睛看了过去。

不得不承认,我这种举动是非常愚蠢的,在深山野岭里点亮火光,无疑是暴露自己的踪迹,把自己chiluo裸地送到捕猎者的视线之中,和送死没有多大区别。

不得不庆幸我的运气很好,因为,当我点亮火柴之后,借着火光看到的,只是一条小孩子手臂粗的蟒蛇。

这种蟒蛇全身灰黑,背上有红色圆点,我们那里俗称“花斑长虫”,没有毒性。我的心就放了下来,同时有点欺软怕硬的,立刻就来了志气,抄手拿起一块石头,朝着那花斑长虫就砸了过去。

“妈的,砸死你!”我声音沙哑地骂着,砸完石头,手里的火柴也灭了。

我一看没了光亮,心里立刻又有点害怕,也不管那个花斑长虫了,连忙就地划拉划拉,找了一把干草,堆到面前,然后用火柴点了起来。

我担心干草很快就烧完,又找了一些干柴堆上去,把火堆旺旺地烧起来,这才放心大胆地站起身来,查看四周,发现自己在一处低洼的山谷里。

山谷里土质肥沃,四周的树木长得有些过分粗大,茅草也有齐腰深,如同麦田一样,看着让人心里有些发毛,不知道那草丛里冷不丁会钻出什么东西来。

我又仔细地看了看,发现侧面斜坡上的草丛有一道明显的压痕,很显然,那是我掉下来的时候留下的。

看清楚了四周的状况,我松了一口气,这里虽然荒凉,但是也不至于偏远到没人能找到我,而且就算他们找不到我,我自己也能走出去。所以,我心里放松下来,在火堆旁边的草丛上坐下来,借着火光开始拔手上的木刺。

我的双手几乎都被木刺扎满了,拔了老半天才拔完,拔完之后,已经痛得头上冒汗了,手上也流了很多血。我站起身,想要找几棵七菜,捏点汁水止血。

七菜是苏北丘陵地带随处可见的一种野菜,长着很小的毛刺,叶子比较肥嫩,摘下来,在手心搓成团,然后捏出汁水来,是最好的止血药。在苏北农村长大的孩子,都懂得这个常识。

我找了半天,才在自己压倒的那片草丛里找到一棵七菜,正准备伸手去摘,却冷不丁眼角一晃,看到草丛里伸出了一个蛇头。还是那条花斑长虫,这畜生居然还没走,看来它是不想罢休。

我现在很火大,而且也有些饿了,它用那丑陋细长的身躯来挑战我,是很危险的。我并不讨厌吃烤蛇肉,而且我还非常喜欢吃生蛇胆,那可是能明目的良药。

我冲着那畜生吐了一口唾沫,回身捡起一根木棍子,没头没脑地砸了过去。很多人可能觉得蛇很灵活,很厉害,但实际上,它没有手脚,而且还趴在地上,是一种很笨拙的动物,越大的蛇行动越笨拙。对于大蛇,随便拿把砍刀放倒它,绝对是妥妥的,不过前提是得真的勇敢。 name="01003530387b696e7075743a3a627574746f6e7b7b7b353836306266663037667b7be782b9e587bbe6ada4e5a484efbc8ce5b086e8afa5e88a82e7b2bee98787e58685e5aeb9e68ea8e88d90e7bb99e682a8e79a84e5a5bde58f8b7b240000" value="点击此处,将该节精采内容推荐给您的好友" type="submit" tc_name="01003530387b696e7075743a3a627574746f6e7b7b7b353836306266663037667b7be782b9e587bbe6ada4e5a484efbc8ce5b086e8afa5e88a82e7b2bee98787e58685e5aeb9e68ea8e88d90e7bb99e682a8e79a84e5a5bde58f8b7b240000" data-js="submitForm;" style="height:24px; cursor:pointer; font-size:12px; border-bottom-width:0px; border-bottom-color:rgb; border-bottom-style:none; border-left-color:rgb; border-left-width:0px; border-left-style:none; border-right-color:rgb; border-right-width:0px; border-right-style:none; border-top-color:rgb; border-top-width:0px; border-top-style:none; color:rg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