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大红棺材2

小说: 青灯诡话 作者: 陈众 更新时间:2015-04-18 05:16:49 字数:3358 阅读进度:26/37

我几棍子把那个蛇头打趴下,低头一看,发现花斑长虫居然只是在地上拧着丑陋斑驳的身躯,但就是不逃走。我都禁不住佩服它悍不畏死的勇气了。

当我用树棍挑开盖在花斑长虫身上的长草之后,才明白这长虫是多么无奈了。原来,它正好趴在我掉下来的那个地方,很不巧的是,它身下有一截很尖利的断树根,它被我压了一下,于是下半截身体就生生地被断树根戳穿了。它就这么挂在树根上,只能扭动着前半截身体四处乱爬。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之前醒来时,感到的那种凉凉滑滑的感觉。看来,那时候正是这条蛇在我脸上爬着。

花斑长虫被我几棍子打了个半死,在地上不停翻腾扭动着。我见它挺可怜的,而且也不是故意要来和我作对,就用棍子把它挑了起来,扔掉了。

我回到火堆边,又添了些柴火,就坐了下来,捏着七菜汁水,给伤口止血。止血完毕,我这才站起身,四下看看,心里盘算着怎么走出去。

我不知道现在姥爷的情况怎么样了。我掉下来的时候,林士学正在诈魂,模样很恐怖。但是我知道姥爷有绝活,所以并不担心姥爷。不过,我也知道,姥爷因为这个事情的耽误,可能就不能那么快下来找我了。而且,我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根本就是九死一生,说不定姥爷以为我已经摔死了,不知道他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想到这里,我更加急着想快点走出去了。这时我身上的伤很重,全身疼得抽搐,感觉很难过,连说话都很困难,更不要说走路了。但是我不敢耽误时间,草草地扎了个火把,举着火把,一脚深一脚浅地摸索着,沿着山谷向前走去。我一边走,一边顺手把地上的荒草点着,很快就烧起了一大片野火。

我之所以烧野火,实在是因为树林里太黑暗了,大半夜的,我虽然胆子大一些了,但是也很害怕,只好烧火来给自己壮壮胆。

就这么着,我一路向前走了大约两三百米,眼看来到了山谷尽头,马上就可以走出去了,松了一口气。

回头看我刚才走过来的路,一大片火星闪烁,有的地方火还在烧着。我手里的火把早就没有烟气了,四周又变得黑暗下来,只能依靠后面的野火勉强照明,我蹲下来,摸索着地面,想要再找点干草点火把,但是这么一摸,我就发现了地面的异常。

地面上居然没有草,而是一片湿润的泥土,而且有很多土疙瘩。这样的地面,像是被人工翻挖过的。这种翻挖的地面一般都是在农田里,这荒山野林的,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一块被翻挖过的地面呢?

我又用脚踩着地面,发现地面很松软。我踩着地面前后左右走了走,发现这块地面积不大,南北长大约有三四米,左右不到两米宽,我又点了根火柴,看到是一块黑乎乎的地面在杂乱的草丛中,而我正好就站在这块地上。

这么小一块地方,显然不是用来种庄稼的,更像是藏什么东西用的土坑。这块被翻挖的地,虽然突兀,但是也说明附近应该有人家,这对我来说,显然是一个好消息。

我熄了火柴,弯腰爬到旁边的草丛里,继续摸索着想要找些干草,再点个火把。

这时候,我身后的野火已经连火星都没有了。山林夜晚露水重,而且又正值夏天,草木汁水旺盛,本来就很难点着,这么快熄灭也算正常,我又陷入了黑暗。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这时已经走到了谷口,树木有些稀疏了,已经可以见到了天了。天上没有月亮,挂着阴云。

树林里虽然黑暗,但是也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仔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到一些模模糊糊的黑影子。

我从小在山村长大,走夜路比较多,所以有很好的夜视能力。我发现四周的草丛都被人踩踏得乱七八糟,草根上仅有的干草也都被踩进稀泥里了,浸了水,根本就点不着。我只好摸索着继续向前爬,想要找一处没有被踩踏过的草丛,不知不觉地就全身掩进了草丛之中。

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一阵低沉的人声传来,接着看到山谷入口处的方向,闪过微弱的手电筒灯光。

乍看到那灯光,我还以为是姥爷来找我了,激动得差点站起来大喊,可是,我刚要站起身的时候,却听到一阵女人的哭声。

我不由得一愣,停住了动作,缩身在草丛里,竖耳听着外面的动静,从长草的缝隙中向外面偷看。

从山谷口走进来的,一共有五个人。一个人在前头打着手电筒领路,身材很高大,后头跟着四个人。确切地说,是跟着三个人,其中一个人背着手,兀自走着路,另外两个人则左右分开,手里拖着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的面目看不清,但是看姿势,好像是被反绑着的,而且她的哭声很闷,估计嘴巴也被堵了起来。

那五个人进了山谷之后,就直接向我刚才发现的那块被翻挖过的地走了过来,目标很明确。

领头的那个人不时转身对后面的一个人说道:“就在前头,小少爷,这次咱们可是冒了很大的风险,使了很多票子,才办成这个事情的,您这次回去,可不能亏待了兄弟们。”

“哼,许三,这个事情你尽管放心,只要事情办成了,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们。”那个人开口低声地回答了一句。

那个人一开口说话,我立刻就发现那个人并不是本地口音,而是一种很好听的,有些抑扬顿挫,咬字非常清晰,像是唱歌一样的声音。

我没见过世面,只是偶尔听过这样的口音,听大人们说,这个叫普通话,据说,等我上学了,也要学这个说话的腔调。我母亲还和我说,咱们的口音叫侉子音,不好听,一听就是乡下人,让我以后上学了,好好学这个口音。

不过,除了那个人,其他几个应该都是本地人,因为他们的口音和我一样,那个被他们抓住的女人,她呜呜哭的时候,发出的声音也带着本地腔。

我心里开始打起了嘀咕,感到有些害怕。从这一行人的情况来看,除了那个被抓住的女人,其他四个男人应该都不是好人,好人显然不会在大半夜里抓着一个女人往山林里钻。

那几个人来到那块地旁边之后,三个男人一起动手,用铁锹开始翻挖起来。

他们挖地的时候,那个女人被他们扔在旁边的地上,由那个外地人看着。

“小少爷,我说,这娘们等下你准备怎么处置?”挖了一会儿,其中一个男人抬头对那个外地人说道,“这娘们不能留,那个刘大傻是她的弟弟,这娘们要是跑出去了,肯定会去告我们的。”

“嘿嘿,许三,这个事情,难道还用我说吗?你不觉得,这土坑挖好之后空得慌吗?你就不想给这土坑里埋点什么东西吗?这个还要我教你?”那个外地人阴阴地笑着说,摸索着点了一根烟,蹲在坑边上抽了起来。

“好咧,明白了,小少爷。”许三打了个响指,低头继续挖坑,不一会儿忽然发出一声兴奋的低喝,让其他两个人停手,拿着手电筒对着土坑里照着,说道:“快,拖上来,拖上来!”

我总算明白这块新鲜泥土的来历了。这个土坑原本就是这些人挖的,他们在下面埋了什么东西,现在他们是回来取东西的。

而且,看来他们藏的不是一般的东西,说不定是偷来的宝贝。这伙人应该是一群贼,他们偷了好东西,但是当时不方便拿走,就埋在这里。

这么一想,我就有些好奇,想要看看他们埋了什么。我悄悄拨开草丛,向前爬了爬,到了一个正好可以看到谷底全景的位置。

这时候,由于许三一叫,那个外地人和其他两个男人都满心兴奋地看着土坑,所以没有发现我这边的动静。

他们这么一下子聚到了土坑边上,旁边那个女人就没人看守了。那个女人只是被绑住了双手,封了嘴巴,双脚并没有被绑,她很容易就翻身爬了起来,然后闷头向着旁边的树林跑去。

不过,她有些慌乱,跑动的动作有些大,脚步声很快就惊动了那几个男人。那个外地人最先反应了过来,一把夺过许三手里的手电筒,向那个女人照过去,对许三等人挥手道:“先别弄这里了,快,把她抓回来!”

许三和两个男人一起朝着那个女人追过去,很快就把那个女人按倒在地,然后抓着那个女人的头发和衣服,把她拖了回来。虽然她两腿拼命乱踢乱蹬,但没有办法挣脱,一直被拖到了土坑边上。

“小卢,你按住这个女的,许三,你和驴子把棺材拖出来,把里面的尸骨请出来,塞这女人进去,我看她还怎么跑!”见到女人挣扎得厉害,外地人很阴冷地说完,踢了女人一脚,转身拿手电筒接着照土坑,让许三和另外一个人继续搬里面的东西。    name="01003437357b696e7075743a3a627574746f6e7b7b7b393561613432333730317b7be782b9e587bbe6ada4e5a484efbc8ce5b086e8afa5e88a82e7b2bee98787e58685e5aeb9e68ea8e88d90e7bb99e682a8e79a84e5a5bde58f8b7b240000" value="点击此处,将该节精采内容推荐给您的好友" type="submit" tc_name="01003437357b696e7075743a3a627574746f6e7b7b7b393561613432333730317b7be782b9e587bbe6ada4e5a484efbc8ce5b086e8afa5e88a82e7b2bee98787e58685e5aeb9e68ea8e88d90e7bb99e682a8e79a84e5a5bde58f8b7b240000" data-js="submitForm;" class=" tc-normal-colorlight tc-bg-color tc-f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