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小说: 情倾东床 作者: 艾可虾球 更新时间:2015-04-17 15:55:42 字数:3089 阅读进度:8/30

秦府戒备森严,寻常人别说进去了,连在门外鬼鬼祟祟的都会有事,所以傅向琰没料到,自己竟然轻易地被领进秦墨曦的院落。

「秦爷以前就有交待,若是傅公子来拜访,一定要以上宾款待,可惜秦爷身体不适,否则小的一定准备好酒席迎接傅公子。」说话者是秦府总管秦福,在秦府做事几乎有一辈子长,等于是看着秦墨曦长大的,身份不同一般下人。

「秦总管无需多礼。」傅向琰礼貌回应,眉心的微皱却显露他的着急。

但是总管的话还是在他心里荡起朵朵涟漪。

他没想过秦墨曦会有这样的交待,他也想不到秦墨曦会愿意让他自由进出秦府,这无疑是对他最大的信赖,而他这几日悄悄埋怨秦墨曦无情的时候,可能秦墨曦正默默希望他上门探看他呢。

傅向琰不禁自责。

「这里是秦爷的房间,傅公子自行进去吧。」说完要告退。

「等等,秦总管。」他叫住秦总管。

「傅公子有何吩咐?」

「我想为秦爷熬汤药,可否为我准备?」傅向琰扬扬手中的药包。

「傅公子,这让小的来就好。」

「不,让我为秦老板做些事吧。」话说完,不禁有些脸红。

「这……好吧,劳烦傅公子了。」秦福慈祥地笑着,点点头,转身去准备。

傅向琰推门而入,秦墨曦还在睡梦中。

阔别数日,傅向琰却觉得好久好久没见面了,人言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的心情正是如此。

他看着床上的人,似乎瘦了一点、憔悴了一点。

「非要跟我呕气,连伞都不拿就走掉,然后淋雨,然后生病,然后也不让个人来告诉我,真不懂得照顾自己。」傅向琰自言自语,抱怨秦墨曦这个那个,眼里却柔得像水。

看秦墨曦似乎睡不安稳,睡梦中都还紧皱眉头,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轻轻为他揉去眉间的忧扰。

平日威严凛肃的虎王,现在成了躺在床上的病猫,原来秦墨曦也有这么脆弱的模样,让他生起一股爱怜、一股心疼,甚至是保护欲,如果让秦墨曦知道,又要说他没大没小了。

「看你可怜兮兮的样子,别怪我来得晚啊,我这辈子可没有这么着急过,还冲回家拿了会让你开心的东西过来,你看,你就是为了这个东西和我吵的。」傅向琰掏出木盒子,拿出里面的夏绘摊开,献宝似地放在秦墨曦床畔。

看到夏绘,就回忆起那天的事,于是又有些牙痒痒,泄忿似地捏捏秦墨曦的鼻子,欺负病人欺负得不亦乐乎。

可是看到秦墨曦无力反抗的模样,又觉得有些心疼。

「乖,好好睡一觉,醒来就无病无痛了,哈,乖孩子。」傅向琰自己玩得很开心,摸摸秦墨曦的脸颊,一下又摸额头,好像在照顾小孩子一样,谁叫他老是说他小孩子。

好吧,自己真的有些孩子气。

「傅公子,药具给您拿来了。」外头传来声音。

「放着吧。」

傅向琰拿着药包走出去,手忙脚乱地忙乎一通,热烟袅袅上升,他专心致志地盯着药壶,手里扇呀扇的,好一段时间后,终于熬成一碗黑乎乎的药汤。

他把药放在桌上,舍不得叫醒秦墨曦,可是又好想看看他漂亮的黑眼珠,那双眼眸,总是含着浓浓的关切,常常让他觉得,天地之间,他只看着他一人。

为了辈份,他们吵了一架,互不让步,结果就是他病了,然后他过了好几天才知道。

不想争了,他只求秦墨曦好好的。

「快点好起来,不要让我担忧……」

傅向琰趴在床沿,看着秦墨曦的睡脸,看着他的长睫,这个英俊成熟的男人,唯一柔和的部份。

啊,还有他的头发,乌黑柔软,微微的波浪,像云一样舒服,味道香香的很好闻。

他把脸贴在秦墨曦披散的发上,浸萦在他的味道之中,然后用温柔的眼神看着他。

「你坚持你是长辈,那就是吧;把我当小孩子,我也没关系了,你开心就好,墨曦,你开心就好……」

傅向琰的声音好温柔、好真诚,趁着秦墨曦昏睡,把心里好多话都说出来,还叫了他的名字。

自从初次在祝乐茶馆不欢而散后,他就没再叫过他的名字,即使后来交情深了,他也不好意思了。

当初自己,明明也觉得秦墨曦是长辈,也觉得只叫名字是大不敬,怎么也想不到,现在的自己会希望没有辈份的存在,会光是叫唤墨曦两字,就觉得心里暖暖的。

「墨曦,墨曦,墨曦……」一次一次地叫唤,好像心里的什么,播云见日般地清晰起来。

「你要叫几次才满足呐?」

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傅向琰一跃而起,看见秦墨曦乌黑的眼眸望着他,眼底充满笑意。

他轰地一声,炸红了脸。

「你、你什么时候醒的?」他结巴,不知道秦墨曦听到多少。

「嗯?大概是你说“等等,秦总管”的时候吧。」秦墨曦声音没有平时精神,但揶揄人时的语气还是很有活力。

「那不是我一来你就醒了嘛。」傅向琰心里惨叫。

「哼哼,不知道是谁抱怨一堆、趁机泄忿,还大胆地摸我头叫我乖啊?」秦墨曦眯眼。

糗了。

「你、你装睡……你太奸诈了……」他羞红脸,心里的话全被听光光了。

「是啊,若不是怕药冷了,我还想多听一会儿呢……」

傅向琰真想找个洞躲起来,一直回想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听到秦墨曦说药,才醒来似地把桌上的药捧过来。

「吃、吃药。」

秦墨曦也不逗他了,提身想坐起来,傅向琰赶紧扶上来,撑着他让他坐好。

「喂,你怎么把画乱放,快收好,弄坏了害我凑不成春夏秋冬就唯你是问。」

真嚣张。

傅向琰赶紧把画收回盒子里,然后拿起碗,吹一吹,舀起一匙就往秦墨曦嘴边送。

他又不是没有手……

秦墨曦表情看不出思绪,看了看他,而后还是张口把药喝进去。

「你都听到我说的话了吧。」傅向琰一边喂,一边紧张地开口。

「嗯。」

「你如果坚持当长辈,那就当吧,我不会再跟你吵了。」

「我本来就是长辈。」

嚣张啊。

傅向琰无言以对。

然后秦墨曦笑了。

「向琰……」

「什么?」

「没什么。」

「啊?喔……」

喂药喂药。

「向琰。」

「什么事?」

「没事不能叫吗?」

「呃,可是你一直叫我……」

「怎样,你能一直叫我,我不能一直叫你?」

「没,你叫、你叫。」

傅向琰漂亮的脸蛋红透了,喂药的手都有点抖,看秦墨曦若无其事地喝着药,觉得自己被耍着玩。

「你……你不要耍着我玩。」好像有什么,不太一样了。

秦墨曦笑出声,而后温柔地看着他。

「向琰,我是在谢谢你。」

傅向琰手一抖,几滴药汁滴落在秦墨曦单衣上。

「沾到了……」秦墨曦拉扯单衣,看着白色上晕染开的药汁。

傅向琰连忙道歉,着急地用衣袖去擦拭,不可避免地看见凌乱单衣里漂亮结实的身体,那触感,是说不出的温热和弹性,让傅向琰双颊更热烫,衣服上的药汁越擦越扩散。

他咻地站起身。

「向琰?」秦墨曦看着他。

他心如击鼓。

真的,有什么不一样了,渐渐清晰的,狂潮般的情感……

让人有点害怕,却又不禁兴奋……

「你要回去了吗?」

「嗯,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我让人备车……」

「不用了,我用走的就好。」

「好,谢谢你来看我。」

其实,有点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只觉得脑子热热的,也莫名地觉得,秦墨曦也是如此。

手才摸上门,又鬼使神差地转过身。

「我忘了一件事。」

他走回床边,看着秦墨曦。

「你忘了什么?」

「这个。」

他吻上秦墨曦的唇,就如那天一样的温热柔软,秦墨曦没有推开他,他们反复吮吻,然后满足地叹息。

这就是他想要的。

这一次,秦墨曦没有说他不知分寸、没有说他得寸进尺,也不再振振有辞地说他是长辈。

两唇分离的时候,他看见秦墨曦眼里的迷蒙,湿润的唇非常诱人,彷佛沉醉在浓烈的情丝之中,他想,他也一样。

他再次吻上他,两人唇舌相濡,交缠难分。

那一天,他们吻了十数次,在门与床之间游走。

「下次见。」

过了好久,他才踏出房门,房里的人没有留他。

羞涩的情绪盈满傅向琰的心。

他心慌意乱,却又心满意足。

原来,这就是他想要的。

不是更大的让步……

他想要的,一直只有一个。

那就是秦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