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小说: 情倾东床 作者: 艾可虾球 更新时间:2015-04-17 15:55:50 字数:3980 阅读进度:14/30

冰糖葫芦红色的糖衣泛着水亮的光泽。

小贩拔起一串递给傅向琰。

「公子要不要多买几串,小孩子爱吃糖不怕买多,你弟弟妹妹一定会开心的。」小贩笑脸盈盈。

「不用了,是我要吃的。」

「唔,是、是嘛,哈哈哈。」小贩尴尬地笑,赶紧收了钱。

傅向琰拿着糖葫芦,随意坐在路边店家阶前,静静地添起糖来。

一早出门没告知任何人,漫无目的四处走逛,不知不觉来到市集。

只是想散散心。

一口咬下,果子的酸在口中散开,与甜交融。

他心里,还是信任秦墨曦的。

只是有点患得患失罢了。

「住手求求你们,快住手……我真的没钱给你们……」

不远处传来骚动,女子求饶的声音充满慌张和激动。

傅向琰上前探看,只见两个大汉砸烂一个菜摊子,而后将卖菜的妇人大力推开,笑着扬长而去。

傅向琰上前扶起那位妇人。

「大婶,你有没有受伤?」可恨乐笙仍是有这等市井流氓。

妇人摇摇头,泪水不停落下。

傅向琰这才仔细打量她,见她以布巾蒙脸不见口鼻,眼旁一道隐约的疤痕往下越见狰狞,可以想象延续至布巾下的伤疤更加触目惊心,虽然挡住了大半张脸,还是能看出她年纪约三十前半,称她大婶实在太过失礼。

那妇人抬头正要道谢,看见他时却浑身一僵,瞠着双目。

她的反应不寻常,他不禁心生好奇,正想开口询问,她却反身跑走,连摊子也不顾。

傅向琰忍不住追上去,就这么追进一旁的小巷。

「这位夫人,请留步。」

妇人面带犹豫,但依言停下,让人不解的是她眼中隐隐的悲痛。

「夫人,你是否认得我?」

那妇人停顿一会,而后福了福身,动作举止间有着一般市井小民不可能有的气质和修养,可见她原本应是出身不凡,如今却落魄到市集卖菜。

「是,乐笙百姓谁不知秦爷,当然也就认得与秦爷交情甚好的傅公子。」妇人提到秦爷时,眼中的怨恨难以掩饰。

傅向琰一愣,决定追根究底。

「夫人如何称呼?与秦爷有何恩怨?」

妇人苦笑,酸涩的神情千言万语道不尽。

「称我霍夫人就好,至于秦爷……」她声音沉了沉。「傅公子,我给你一个忠告,就是离秦爷越远越好,莫被算计之后才来后悔,那就来不及了。」

秦墨曦立足商场不知结多少仇家,想必霍夫人正是其一。

「霍夫人……」

「不要被秦墨曦那小人骗了,他一举一动都含着算计,他若对你好一定都是有目的的,想我霍家原本富裕,如今却家破人亡,独剩我一个妇道人家,全都因为我霍家误将恶人当好人,掏心挖肺却换来背叛和灭亡,傅公子,你若不想落到我这般境地,就万千别把秦墨曦的好听话当真,他是个小人……不他根本不是人」霍夫人深恨痛绝地诉说,对秦墨曦的憎恨简直不共戴天。

又一个人说他被骗。

他脸色暗了几分,压根不愿听进耳里。

霍夫人为他的执迷不悟摇摇头,而后离去。

她没有说谎,她的恨与痛是这么真实。

他不禁紧蹙眉心。

今日在市集遇见这位妇人,无疑让他更加动摇。

※※※

「这么早睡?」秦墨曦落坐床边亲吻他。

「你来了啊。」他坐起身。

「我上午来找你你不在,去哪里了?」

傅向琰没回答,只静静地望着秦墨曦。

「怎么了?」秦墨曦为他整理乱了的头发。

「墨曦,今晚留下来陪我,我……我身体不太舒服,你陪我我会好一点。」他找个借口,想留秦墨曦过夜。

答应我吧,只要你答应,我不会再怀疑你的心意。

秦墨曦勾起微笑,让傅向琰心里一乐。

「不行,秦府离这不远,我留下来会惹人闲话。」

两人交情过好,日子一久什么奇奇怪怪的传闻都出来了,尤其傅向琰容貌俊丽,若被人传出他夜宿此处,恐怕会有更难听的传闻。

「闲话早就传开了」以往的拒绝他不以为意,但今天他都说身体不适了,想不到秦墨曦仍是推拒,傅向琰终于忍不住连日的不安,激动地回复他。

秦墨曦神色一凛。

「你哪里听来的?」

「哪里听来的重要吗?重要的是内容……,我不怕别人说长道短,就怕你真如他们所说对我只是玩玩。」他话里打颤,惶然的情绪清清楚楚。

「你在害怕什么,传闻怎么能相信?」秦墨曦安抚他。

「那你今晚留下来。」他不禁任性,只求一晚相伴。

秦墨曦动动唇没说话,转过头似有若无地叹息。

「我有事不能陪你,改天吧。」

「连这样一件小事都不答应我,你究竟当我是什么?」傅向琰心里升起怒气。

「向琰,我看你身体并无不适,只是在外面听到闲言闲语觉得担心吧,我真的有事不能陪你,你别无理取闹。」

无理取闹?

相处以来他哪次不是顺从墨曦的意愿,仅仅一次的要求,却被说是无理取闹。

「什么事这么重要?你要回去陪你的夫人?」他怒极反笑。

秦墨曦闻言看了看他。

江媛惜在他们之间是个禁忌,从来没出现在他们的对话中。

「媛惜最近身体状况不好,我不能不回去。」他没否认。

傅向琰愣愣地看他,不敢相信他竟然不否认,而且毫不避讳,还能这么自然地提起江媛惜,就像一个呵护妻子的好丈夫。

那他算什么?

他一直以为秦墨曦和妻子感情不睦,自己才是秦墨曦真心喜爱之人。

既然如此,大家不如摊开说清楚。

「你每晚……都会进那个院子陪她不是吗,还差这一天?」他表情扭曲。

秦墨曦一震,瞪着他看。

「你去了那个院子?」话里有着不悦和紧张。

「哈,你派人挡着,我怎么进得去,守门告诉我除了你和你女儿谁也不能进去,后来我还听见他们的对话,说你对你的夫人万分爱怜,还笑我被人玩弄却不知道。」

秦墨曦听完神色复杂,眼中几许怒焰。

恐怕以后在秦府是见不到那两名守门了。

「你是不是在欺骗我的感情?」他颤抖着声音问。

「别听人胡说八道,我怎么会骗你,你要相信我。」秦墨曦眼中的真心真意一如以往,连傅向琰都看不出任何虚假。

墨曦,你究竟是真心,还是个高干的戏子?

傅向琰没说出他偷偷潜入院子的事,也不揭穿秦墨曦骗他刺绣出自秦茹儿之手的事。

或许他没骗他的感情,可是他确实瞒了他不少事……

为什么要瞒?是否有难言之隐?

他可以不追究,但至少给他一个承诺。

「墨曦,你爱我吗?」肉麻的问题,却是用胆怯苦涩的心情道出。

「当然爱。」秦墨曦双颊微红,活了几十年没说过这等甜蜜话。

「那你承诺我,会永远跟我在一起,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他要的是永远,要的是将来。

他抱紧秦墨曦,等待他笑着答应。

等了许久,怀里的人没有回答他,反而将他推开。

「向琰……」秦墨曦苦笑,离开床边又道:「何必谈以后,现在这样不是很开心吗?」

傅向琰瞪大眼,对出乎意料的回复感到骇然。

「你什么意思?」他咬牙瞪视。

「向琰,你终究会成亲的……」

「不会,我只要你,我是认真要和你一辈子在一起。」傅向琰走到他身边抓紧他。

秦墨曦的表情好像在说何必如此。

原来秦墨曦想的从来和他不一样……

他要一生一世,墨曦要的却是一时快乐。

他骇然,害怕失去。

「墨曦,我们一起离开吧,这样就没有谁能跘住我们,好不好?」

秦墨曦凝视着他,有一瞬间,他几乎以为秦墨曦就要答应,却又见他轻轻笑出声。

「不好,我是秦爷,你是傅二公子,我们的家族和事业都在乐笙怎么可能离开,何况你口中的跘脚石,可是我的妻子和女儿,是至亲家人啊。」

「秦墨曦,你到底对我有没有感情?还是你心里真正爱的根本是你的妻子?」傅向琰几近崩溃,大声质问。

「向琰你冷静一点」秦墨曦大喝,捧住傅向琰的脸。

傅向琰低喘着气。

「你听我说,我们都是男人,以后你也会成亲,像我一样有妻小,你不是小孩子了,应该知道逃走是消极无用的作法。」

「你根本是在骗我……」傅向琰挣扎,眼眶发热。

「向琰,你要承诺我可以给你,只要你还爱我的一天,我都愿意像现在这样陪伴你,直到你想分开,你听见了吗?」

只能这样偷偷摸摸,只能做台面下的情人……期限到他想分开的那一天……天知道他从未想过要分开,可是秦墨曦却是如此清醒,早就连分开都想到了?

是自己太认真,秦墨曦想谈的是好聚好散的恋情,而不是儿女情长相厮相守的纯真爱恋。

为什么秦墨曦不能是他一个人的,他被迷得团团转,秦墨曦从头到尾却这么理智……难道只能怪自己太认真?

他应该拒绝秦墨曦可恶的承诺,可是……他连这一点点都舍不得放……

「向琰,我没骗你,你是我最爱的人……,至于媛惜,她毕竟是茹儿的娘,我对她总也有一些责任在,不过我爱的只有你一个,真的……」

耳边是秦墨曦温柔的呢喃,他无法不心醉。

他轻轻抱住秦墨曦。

罢了,只要自己是秦墨曦最爱的人,就算是好聚好散的恋情他也认了,反正分开的决定权在自己,只要自己不提分离,那么秦墨曦最爱的人就永远是他……

他可以不要名份,只要秦墨曦是真心就好。

至少这份爱不是骗他的就好……

※※※

傅向琰认了,接受这份tou情般的爱,而秦墨曦从此以后一次也没在他这里过夜过,无论待得多晚,最后还是会回秦府。

有时半夜醒来,想到秦墨曦睡在妻子身旁,而自己却孤枕难眠,就会觉得心口紧涩……

他唯一拥有的,是秦墨曦口中的爱。

他抓紧薄弱的信赖,去相信秦墨曦的一言一语,却压抑不住心里的浮动,他越是不安,就越想从秦墨曦身上证明两人的爱。

他不停要求秦墨曦对他说爱,听到最后几乎变成例行公事,比打招呼还平常。

他缠着秦墨曦,每次见面就往床上带,用身体的**来感受彼此的爱意,每每把秦墨曦折腾得路都走不稳,却没有一点爱更滋长的感觉,反而完事后还会有隐隐的空虚。

渐渐的,秦墨曦来找他的次数减少,他去秦家时也只得到下人说秦墨曦在忙的回禀。

他镇日想着秦墨曦,心都不在家业上,无论傅向珀怎么冷嘲热讽他都毫无反应,慢慢的连爹都开始对他有微言。

之后傅家的生意开始有状况发生,千合园等等新的生意对象纷纷有状况,有的货款迟迟未缴,有的是大批莫名的瑕疪品退货,影响到他们其它生意的资金,也动摇了傅家的商誉。

为了这些事傅向琰重拾专注,为了收拾残局忙得焦头烂额,花费很大的心力才解决这些麻烦。

等他回神时,才发现和秦墨曦很久没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