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小说: 情倾东床 作者: 艾可虾球 更新时间:2015-04-17 15:55:56 字数:4170 阅读进度:19/30

祝乐茶馆一如往常悠静。

傅向琰踏入时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同,可是气氛又隐隐怪异,尤其是掌柜,一副希望他快离开的模样。

「有状况?」傅向琰倾身细问。

掌柜点点头,吱唔半天也没吭半个字。

「究竟发生什么事?」

「……秦爷在楼上的茶室。」掌柜小声回答。

如今大家都晓得“祝玉”旗下所有产业皆属傅家,也知道秦傅两家莫名断绝一切往来的事。

秦爷一直是祝乐茶馆的常客,就算现在与傅家交恶,仍毫不避讳照样上茶馆品茗,来了几次正好都与傅二少错开,只是该来的躲不掉,现在还是撞上了。

「他常来?」

「是,没有断过。」

傅向琰表面镇定,心里却吃惊不已,不明白秦墨曦的心思,为何还能没事一样上他的茶馆,还是与傅家断交对他来说只是小事,完全动摇不了他。

或许该当面说清楚做了结,请秦墨曦另寻他处,莫再上祝乐茶馆,要断就断个干净。

傅向琰打定主意,便上楼见那原本不想再见到的人。

二楼划分为左右两边,一边是开放式的桌倚仅以屏风间隔,品茗时还能眺望街景;另一边则划分为数间茶室,各成一间,室内装饰着因应时节的灿烂花朵,墙上挂有字画墨宝供客欣赏,典雅高贵而且十分隐密,是专供达官贵人、富商巨贾谈论要事或洽谈生意之用,只要关上门便成一方舒适静谧的空间。

傅向琰走到最深处的茶室,门也不敲便进入,反手将门带上。

茶香缭绕间,只见那人端坐椅上,手持热茗、面带笑意。

「向琰,好久不见。」略显低沉的嗓音依旧充满磁性。

傅向琰心里隐隐作痛,时间并没久到能使情伤逍逝。

「我们两家早已断交,请别再光临祝乐茶馆。」

秦墨曦怡然自得轻笑。

「我要上哪,是我的自由。」

「秦墨曦,你就不能放过我吗?」他流露出痛苦的神色。

「你怎么这么说?我们不是一直处的很好吗,被傅宗德发现后你就怕了,果然是小孩子……呵呵……」

秦墨曦的笑声十分刺耳,让傅向琰升起怒气。

「我是认真的,就算被发现,还是想跟你过一辈子,秦墨曦,不认真的是你,你不断的欺骗我,一次又一次说爱,到头来爱的根本是别人」傅向琰走到桌前,倾身逼近。

秦墨曦波澜不兴,平静的模样让人猜不透。

「我也是认真的。」

秦墨曦突然如是说道,眼底溢满深情,傅向琰退身不及,直盯盯地看见那份认真的情绪,心狠狠一跳,他对秦墨曦的浓烈爱恋似乎又被挖剖出来,于是心慌意乱。

「向琰,你特地上楼找我,要我放过你,是因为你始终放不下。」

不,不是的……

「你还是喜欢我,还是很认真。」

他不喜欢了,不喜欢了,不想再喜欢了……

「我也喜欢你,向琰,我也是认真的。」

认真,是真的认真吗?

「你不是说过相信我?」

惑人的低沉嗓音就在耳边。

「可是……你的妻子……」

「她怎么了?」

「你爱的是她……」

「怎么会,我爱的是你。」

理智叫他不要相信,可是他的心却好想好想相信。

秦墨曦有这么多秘密,会不会他有苦衷?会不会他之前骗他是不得已的?

「墨曦,你告诉我所有的事好不好?告诉我为什么喜欢我,为什么接近我,为什么要常常陪在你妻子身边,全都告诉我,那我就再相信你,不再动摇。」傅向琰露出脆弱的神色,这是他最后一次捧出自己的心,交给秦墨曦。

「当然,我全部都会告诉你,让你知道我的认真。」

秦墨曦温柔而专注地望着他,然后轻柔而虔诚地亲吻他。

充满爱怜与珍惜,轻软的吻缱绻缠绵,唇舌相濡渐渐热烫。

傅向琰敞开心怀,卸下最后一层防备,空虚的心灵缓缓被注入温热甜蜜的爱意,他满足地喘息,几近死去的心再度活起来。

沉醉在秦墨曦夹杂于吻中的呢喃,那一句又一句的“认真”,让他心颤一次又一次。

「我是认真的,我是认真的……向琰……」

湿热的吻蔓延到脸颊、耳边,秦墨曦吮吻他的耳垂,他紧紧抱住秦墨曦,任他在耳边留下温热的痕迹,任他添咬耳廓,任他在耳边呢喃。

「我是认真玩弄你的。」

含笑的话语硬生生在耳边响起。

傅向琰双目大睁,倏地推开秦墨曦,脸色苍白地看向他。

你说什么?」他表情扭曲,瞬间落入天寒地冻之中。

秦墨曦咧开嘴,鬼魅般沉声笑,原本充满爱意的眼里竟是满满的嘲弄。

「我说我是认真玩弄你的,还有我喜欢的是你的容貌,爱的是你的身体,这样够清楚了吗?」秦墨曦毫不犹豫地再说一次,说完还悠然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

傅向琰不敢置信地瞪着他。

这一次,不是经由别人、不是经由偷看见,而是由秦墨曦亲口说出事实,再也没有他以为的苦衷,再也没有所谓误解,秦墨曦的玩弄是千真万确。

他再度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那经过不断修补,却再次粉碎得彻底的声音,他鼓起勇气,最后一次开启心灵,却像傻子一样被耍,愚蠢地送上自己让人戏耍

「你骗我……你又骗我……就连最后也这样玩我……」他止不住地颤抖。

「是啊,也玩得差不多腻了。」秦墨曦笑得轻松,好像只是丢掉一件无所谓的东西。

傅向琰闻言脑中似有什么炸开,疯狂地扬手甩了秦墨曦一巴掌。

他全部的恨都凝聚在这一掌中。

笑自己蠢,恨自己笨,直到最后都还是选择相信,却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秦墨曦被打偏了脸,而后渐渐转回头,脸上的神情冷酷严寒,充满强大狠厉的压迫感,正是“秦爷”发怒的标准表情。

「你不要命了?」

秦墨曦扬手,狠狠往傅向琰脸颊挥去。

傅向琰来不及闪过,只能闭眼等待脸上将承受的痛楚,可是该来的疼痛没有降临,他身前一凉,衣衫竟被撕去。

「你做什么」傅向琰心里发寒,伸手抵抗。

「做我们一直在做的事啊。」秦墨曦邪佞地笑,用力地把傅向琰推压在地上,趁着混乱用撕破的布条将傅向琰双手绑在坚固的桌脚。

「住手秦墨曦,你这个小人、畜生……唔」嘴里被塞进布团,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我可不想听到这些难听的话。」

秦墨曦压制身下人的挣扎,一边褪去傅向琰的衣物,轻挑无谓的态度好像傅向琰是丢弃前还可以将就吃个几口的食物。

任凭傅向琰怎么抵抗,身上的衣物仍一件一件被扯去,同时他的自尊也一点一点地被撕毁。

「你要我告诉你所有的事?没问题,我就全告诉你。」秦墨曦邪笑,手握上傅向琰的男性,企图燃起他的欲火。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接近你?婚事告吹后我们两家便毫无关系,我何必为了陪罪天天上门找你闲聊,我可不是那种老好人。傅向琰,我是看上你了,想尝尝年轻人的滋味罢了,这场游戏真的很有趣,看你从一开始的冷淡到后来的迷恋听话,真的让我舍不得放手呢……」

傅向琰不想听,不想听见残酷的事实,可是却逃不了,甚至下身也在秦墨曦的挑逗下渐渐起反应。

「我本来以为要更久你才会上勾,想不到一个小小的风寒就让我得到你了,我的献身是不是让你死心塌地了?你真是傻瓜,我对在上在下根本无所谓。向琰,其实你真的很好,无论是脸蛋、性格、还是身体的契合度我都很满意,如果你一直乖乖的,我倒无所谓跟你继续下去,可是你错就错在跟我要求一辈子、跟我要求唯一,你真是太傻、太天真了。」

傅向琰狠狠瞪着他,深恶痛绝的眼神非常刺人。

「呵,瞧你像在瞪仇人似的,你下面可不是这种态度喔,很久没做了,你也忍不住了吧?」秦墨曦轻弹傅向琰勃发的欲望,惹来他的抽气声。

秦墨曦见差不多了,为自己稍做润滑后便缓缓坐落傅向琰的火热之上,慢慢将之吞噬。

傅向琰在屈辱与快感间挣扎,明明是自己进入秦墨曦的体内,却觉得秦墨曦对他的吞噬是种侵犯,被缚绑无法抵抗、无法说话,还被褪去衣衫任人为所欲为,秦墨曦无疑是在强暴他,言语的强暴和身体的强暴兼之。

秦墨曦加快腰身的摆动,一如过去每一次的激烈,诱人的呻吟和完美的胴体都足以让人疯狂,可悲傅向琰下身火热ji情,心中却感寒冷绝望,为何南辕北辙的两种滋味能同时存在。

「向琰,你这么单纯保守的人,别说以前,以后恐怕也不会有如此ji情的经验了,只有我,能带给你如此孟浪放荡的快感的人只有我,可惜这是最后一次了。」

秦墨曦话峰一转,又回到未竟的话题。

「那时你跟我要求不离不弃、生死相依,我心里真是笑得快掉眼泪了,不过你说了这么多愚蠢的话,却有一句说对了,那就是我的心里确实有个重要的人,我唯一的爱只给我的妻子,我放出感情不睦的传闻全是为了保护她、独占她,你和她又怎能相提并论。那阵子她身体不好,我就专心陪着她,等到她好一点,我才又去找你,看到你那隐忍伤心却选择相信我的模样,真的很好玩……嗯啊……」

秦墨曦在ji情的律动中喘息,话于是停顿下来,渐渐沉醉在欲望中。

上上下下,不断地贯穿到最深处,热烫的磨擦加深快感,秦墨曦再也说不出话,只能不断喘叫呻吟,像猎食的豹子贪婪地享用猎物,直到攀上颠峰,释放激泉为止。

同时体内一阵热流,喷发在甬道深处,秦墨曦趴在傅向琰身上喘息,待回复后才抬头看望他。

过去在傅向琰眼中的爱恋与珍惜已全部死去,最后的一点依恋也完全看不见了,如今他眼中只剩下绝望和空洞,还有男性纯粹会有的一些残欲。

「我们的事被傅宗德知道后,终于结束,我以为你终于醒了,反正我也玩得差不多了,也就不觉得可惜。」

「向琰,不是我缠着你,是你一直不肯放手、一直不愿意醒,你为什么要上楼找我?我几句话哄一哄你就再次上当,说仍然愿意相信我,就连三岁小孩也没这么笨,你根本是心甘情愿让我骗,你看你多贱」

秦墨曦一句又一句彻底催毁傅向琰残破的精神。

「如果我知道你会这么执着,我一开始绝对不会接近你,根本是玩不起,连好聚好散都不懂,非要弄得两家撕破脸,你也不想想我是谁,怎么可能跟你认真,你如果够聪明,从此以后看见我就躲远一点,娶妻生子乖乖过你的人生吧。」秦墨曦用嘲讽的语气在他耳边做了结论,说完便起身整理服仪。

等整理妥当了,终于还有点良心为傅向琰松绑,取下他口中的布团。

傅向琰一声不吭,默默将残破的衣衫穿回身上,再也不看秦墨曦一眼。

「你没有话要说?」秦墨曦还笑得出来。

傅向琰穿好衣物,只觉得自己的最后一点什么也被挖掘干净,什么也不剩了。

「我不想再看见你,秦墨曦,我认真的……不想再看见你了。」他冷淡平静说道,好像回到当初两人还未深识般的疏离,甚至更为冰冷。

「呵呵,真的很可惜,向琰,如果再给我一点时间,说不定能让你主动张腿要我上你呢,如果你不离我远一点,说不定仍会有被我吃了的一天。」秦墨曦的语气似假还真,彷佛真的很惋惜,却又饱含警告。

「不会有那一天。」傅向琰回头望着他,眼神冰冷带刺。

真的结束了。

所有的欺骗都结束了。

傅向琰走出茶室,不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