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大揭密

小说: 情倾东床 作者: 艾可虾球 更新时间:2015-04-17 15:56:05 字数:2436 阅读进度:26/30

凉亭里,霍夫人一剑抵在梁静依额间,忿恨的眼神盯着冲进凉亭里的两个人。

「秦墨曦,好久不见。」她的语气缠着憎恨与感慨,十几年来第一次能靠秦墨曦几步之遥。

「住手你是何人?」空气紧绷,秦墨曦担忧那剑势的走向。

「呵,我是李彻的干娘,也是你一位故友,你应该要后悔当初发现李彻来意不单纯时,没有彻底调查他的底细,甚至连见也没见身为他干娘的我」霍夫人得意地沉笑。

「故友?」

「别说你忘了十几年前那件事你以计杀害亲弟夫妇,夺得秦家主权,我做梦都忘不了当时的一景一物,我不信你能忘得干净」

她激动地大吼,因此吵醒沉睡的梁静依。梁静依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利剑抵在眼前,不禁惊吓。

「闭嘴」霍夫人喝道,手上一用力制止梁静依的惊慌。

慌乱间划破了她的眉心,令在场另两人白了脸色。

「霍夫人,你万万不能动手你利剑所指正是你重要的恩人啊」傅向琰怕憾事发生,急急出口阻止。

「胡言乱语当年仅我一人生还,这女子分明是个陌生人」

秦墨曦一脸惊疑,对这一片混乱感到怪异至极。

「女人,我不知道你是谁,又与我弟弟的死有何干系,我从不认识什么霍夫人,你到底什么来历?向琰为何说我的妻子是你的恩人?」秦墨曦提心吊胆,就怕她再次伤到爱妻。

「哼,秦墨曦,你若忘了我就让你回想起来当年秦耀世与梁静依遭家族中的反对派追杀,于是将地契、产权通通交付予你,而后与你各分两头逃难,约定好在云山树林碰头,想不到……想不到在树林里等待他们的,竟是奉你命令来取他们性命的心腹侍卫这样狼心狗肺的事你不可能忘记吧?」霍夫人语气里流泄痛苦与陈年之恨,回忆起当年仍令她心如刀割。

「这些年来我一直想报复你,却也不甘心让你死得痛快我用尽心机弄垮傅家,就是为了让你受傅向琰怨恨,想不到根本是选错了人,你竟然将最深爱的人藏在府中我已经没有耐性再缠斗下去,今日就与你同归于尽,拉你下地府去忏悔,也让你尝尝与深爱之人生死两隔的滋味」

秦墨曦脸色大变。

「你错了我没有杀害耀世和静依你究竟是谁,为何如此清楚当年的事?还把向琰扯进这团混乱中」

「霍夫人,你先听我说……」

三人对质之间,梁静依一双眼炯炯停留在霍夫人身上,神情是前所未有的专注。

「你看什么看?」大骂一声,霍夫人火烧心头,虽无意伤害她,表情却也不禁凶狠起来。

傅向琰一急,真怕霍夫人误伤恩人,于是大喊:「不可伤她霍夫人,你欲伤之人正是梁静依啊梁静依没死,她就在你的眼前」

他破口而出,正要解释易容一事,想不到霍夫人脸色大变,神情扭曲。

「你说什么蠢话她才不是梁静依」

霍夫人用力扯下面纱大声道:「我才是梁静依」

话一出口全部的人震愣原地。

傅向琰惊诧不已,秦墨曦看见霍夫人面纱下的容颜,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哈哈哈,你一定很惊讶我没死对不对,明明落崖了的人竟然活生生站在你面前,全是因为老天有眼,留我一命来报复你这个背叛者我们这么相信你却被你所害,真是死也不瞑目你可知道当我被逼到悬崖边,只能眼睁睁看着耀世被乱刀砍杀;落崖的那一刻,更看见他们扬刀连孩子也不放过,你可知道我心神俱裂,比死还痛苦你怎么能这么狠心?」霍夫人激动地大喊当年情景,眼泪从眼眶中涌流而出。

她一夕间丧夫逝子,拖着一口气不肯死去,硬是从鬼门关爬回来,全是为了要秦墨曦血债血还。

「你没死……你没死……」

秦墨曦双唇轻颤,不敢置信地看着霍夫人,眼中竟渐渐浮现喜色。

霍夫人,不,梁静依讲到恨处,再也压抑不了十几年的血海深仇,一反手扬起剑式朝秦墨曦逼去。

秦墨曦尚在惊讶余韵中还未回复过来,一时间闪避不及,那剑竟往心口而来,忽然眼前一道身影挡来,化去那道攻势。

「向琰」秦墨曦心脏都要跳出来,脸色苍白地扶住为他挡剑的向琰。

「别担心,小小的划伤而已。」他捂住肩头,微微一笑。

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弄清楚。

「墨曦,如果霍夫人是梁静依,那你的妻子究竟是谁?」

秦墨曦一愣,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给我闪开不要挡在那小人面前」梁静依再度扬剑,捉住一个空隙就把剑峰往秦墨曦心口送去。

就在要刺中的当口,梁静依腰上一紧,竟被人紧紧拖抱住。

她忿忿回头,竟看见秦墨曦的妻子坐倒地上,双手紧紧抱着她的腰。

「你放手放手」

奇异而熟悉的感觉从相触的地方传来,竟让梁静依有一瞬的软弱。

「……静依……静依……」

轻轻两声呢喃,听在梁静依耳里有如雷响。

铿鎯一声,剑从手中松脱掉在地上。

傅向琰惊疑自己所听到的。

怎么秦夫人的声音……这么低沉?

「她的脸是易容的……」虽然惊疑,傅向琰仍将方才一直来不及说出的事开口道出。

梁静依全身轻颤,心里浮现一个不可能的念头。

难道……

她又惊又怕,轻轻抚上女子的脸庞。

女子的眼神是那么熟悉……

撕去她的假面皮,假面皮之下,是绝色惊世的美丽容貌。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天啊,天啊……」梁静依泪流满面,话里充满不敢置信,害怕是幻觉似的不停摸着那张绝世容颜。

她放声大哭,全身软倒跌坐在地,紧紧抱住眼前思念了十多年的人;那人也回抱住她,嘴里喃念她的名字,神情渐渐显露出保护与爱恋、不舍与思念。

傅向琰看着眼前这团谜雾,真是惊讶疑惑到难以言喻,再也忍受不住地回头看向秦墨曦。

「你说清楚,你的妻子……你的妻子到底是……」

秦墨曦几欲开口,又说不出话。

他最后的秘密,终究还是被傅向琰知道了。

「是我弟。」

傅向琰惊诧难言。

他直直看着秦墨曦。

原来,他与他之间从来没有第三人。

原来,他所谓对妻子千真万确的感情是亲情。

原来,他直到最后都还在骗他。

当他为了秦夫人的存在痛苦不已时,事实上却根本没有这个女人的存在

「你什么意思,秦墨曦,你就这么想把我甩得远远的?」他脸色苍白毫无血色,语气平静,却难掩埋怨与酸涩。

秦墨曦还来不及回答,眼前的人忽然倾倒而下。

他急忙抱住,只见傅向琰捂住的肩头染满鲜血,一放手,血便源源不绝的流下,根本不是什么小小的划伤。

「向琰」秦墨曦沉痛地叫唤,脸上再也没有一丝镇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