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小说: 情倾东床 作者: 艾可虾球 更新时间:2015-04-17 15:56:08 字数:4349 阅读进度:28/30

来到秦府深处这座院落,傅向琰对它不再感到怨恨与嫉妒。

院门如今已无守卫看守,傅向琰走入其中,在树林里找到那人略显寂寥的身影。

墨曦,你独自一人都在想些什么?

踏叶声唦唦响起,秦墨曦回头望向声音来源。

树影之间,竟隐隐约约看见那人的身影。

秦墨曦苦笑一声,笑自己相思成狂。

「墨曦。」

直到那熟悉得叫人心头发热的嗓音传来,秦墨曦才不敢置信地发现那不是幻觉。

「你来做什么?」傅向琰毫无预警的出现让他顿时失措。

傅向琰唇畔含笑,神情柔和,就像他们感情还很好的时候一样。这让秦墨曦贪恋地多看了几眼,心里却忐忑不安,不明白他的来意。

「来还你这个。」傅向琰拿出一个木盒,打开来里面放着一卷画轴。

寸乐的夏绘。

曾经秦墨曦想要到不惜和他争吵的宝贝,之后回归傅向琰之手,秦墨曦表面说想看时会来看,实际为接受他感情的表示,可说是两人的定情之物。

秦墨曦看着这幅意义深重的夏绘,当初的甜蜜与暧昧再度涌上,那对他来说是得偿宿愿,得到恋慕已久的傅向琰的感情,了了他长达两年的眷恋。没有什么事比那段时间还要来得美好,美好得叫现在的他心头酸涩……

「夏绘本来就是你的,你无须还我。」秦墨曦强装平稳,开口说道。

「我给了你就是你的东西,自然要物归原主,何况你有春秋冬三幅,缺了这幅就不圆满了。」傅向琰话中有话。

若他俩也能圆圆满满,那就皆大欢喜了。

傅向琰神情态度、言行举止无一不怪。向琰为他挡剑,养伤期间他一次也没露面,如此无情的作为却不见向琰有任何怨恨,反而热切地上门赠他夏绘,眼里话里满溢淡淡的期待与喜悦。

想起早上耀世满屋子找静依却找不到,直到不久前她才回来,还在他面前面带诡笑地晃了晃,眼神哪叫一个算计,难道是她跑去跟向琰多嘴去了?

啧,她都说了些什么

「傅贤侄,你我如今已经两清,实在不必多礼,请回吧。」秦墨曦双手置于身后,固执地不收。

贤侄?

秦墨曦,你多久没这样叫我了,如今才把长辈身份拿出来压我,未免也太过欲盖弥彰,你就这么想赶我走?

「好吧,既然你也不要、我也不要,那干脆撕了才叫两清」傅向琰嗔道,摊开画轴就要撕成两半。

「住手」秦墨曦脸都白了。那可是寸乐的大作可是四季图之一的夏绘啊

傅向琰停了手,心里也是狂跳不已,要真撕了日后铁定捶胸顿足也解不了把宝贝毁掉的心疼。

「我收,我收。」秦墨曦小心翼翼接过夏绘,就怕此刻叫人猜不透的向琰真的痛下毒手。

「那就好,以后我来赏图时就能看见完整的四季图了。」他乐呵呵说道。

秦墨曦一愣。

「什么以后?」秦墨曦盯着傅向琰,见他满脸的欣喜与爱恋,心里蹬地一下。

他没看错,傅向琰眼里浓浓的情绪,正是当初对他的狂恋与信赖。

他费了这么大劲,搞得自己也痛不欲生,好不容易才把傅向琰打不死的恋心弄得消散,现在却好像从来不曾消失过似的。

「以后图放你这里,我们想要赏画时就可以一起赏,赏完画就到凉亭品茗谈天,如果谈得晚了,就直接住这里一晚,这次你没有借口不跟我过夜了。」傅向琰说得活灵活现,好像随时都可以这么做一样。

确实令人向往,可是不是他该得的。

秦墨曦扳起面孔,毫无笑意。

「傅向琰,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鬼话,我这样对待你,你竟然还厚着脸皮贴上来,难道是嫌受的苦还不够吗?」

傅向琰温和的表情微变,流泄出淡淡的疼惜。

「因为我知道,有人受的苦比我还多……那个人空有权势地位,其实背负的不过是个重担,也不懂得为自己多想一点、自私一点,事事为着别人,即使被人误会憎恨,还傻傻地担下坏人的罪名。」

「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秦墨曦因而结巴,却死撑到底不肯承认。

「那人对我的感情不可能是假。他为我放下长辈的身份,认真倾听我每件心事和往事,他开导我、支持我,就连欢爱时都让着我,即使后来闹翻受到激怒,也始终没跨过这道防线。他总说舍不得我疼,一方面则是不敢,这样一来要离开我时才能无牵无挂,没有罪恶感。这样一个人,只想付出,不想获得,明明他的奉献充满爱意,却说尽丑话推翻自己的所有付出……你说他傻不傻?」

纷纷扰扰间,秦墨曦一份演技、一张利嘴就让他昏头转向,从此生恨;而那可恨又可怜的人,却得承受他的恨意、误解,让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坏人。

「墨曦,怪只怪我被怨恨蒙了双眼,竟看不出你城俯之中藏的不是恶意,而是一片真情,你何苦委屈自己……」

「够了,你别再胡说八道我没有爱过你,也没有任何委屈,你别自作多情你如果够聪明就不要再来接近我,回去过你原本的人生才是正确的」秦墨曦失控地怒声反驳,可惜红了的眼眶泄漏他真正的情绪。

傅向琰朝他步步逼近,把他逼至无退路。

「你在祝乐茶馆说过类似的话了,那次我好伤心,你也很伤心对不对?我原本的人生是怎样的?娶妻生子,为望族傅家开枝散叶,子子孙孙为乐笙发展尽心尽力,傅向琰之名受后世称道;如果秦耀世没有清醒,你就一辈子守着他,守着有妻有子美满家庭的假像,然后看着你真正心爱的人成为别人的丈夫和父亲?」傅向琰一字一句逼问他。

秦墨曦见他字字笃定,而自己退无可退,再也无法否认。

「别再说了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对,我就是不想破坏你的人生,你还年轻,以后还会遇到很多人,你向我要承诺我怎么能给你?我从没想过能跟你相恋,却得到你倾情相爱,我不贪心只要好聚好散就够了,不管有没有耀世我都是这么打算,可是你却这么认真想跟我一生一世,我不该接近你,根本不应该接近你」秦墨曦用力推他,是承认也是抗拒。

「墨曦,你错了,你不能为我决定我的人生,要我娶我不爱的人,你想守护我的人生,让我无风无雨,可是我心里的痛苦却是抹不去的,你要我这样过一辈子吗?」傅向琰抱紧他,说什么也要让他明白。

「我的确错了,错的是方法,我急着要你离开我,说的话太过强硬,才会导致后来帮你们傅家还被误会、导致你用那么激烈的手段报复我,我真的绝望了,你跟茹儿说要成亲,你叫我岳父大人,你知道我心里多难过吗?可是我为什么忍下来了?是因为我想守护你,我想弥补对你的伤害我真的不想破坏你原本平顺的人生,你为什么又来找我?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做」秦墨曦把心里的话全都吼出来,气傅向琰百般纠缠,那纠缠太甜美,会让他刚硬的心软化。

傅向琰吻上他的唇,制止他的失控。

熟悉的温热触感叫人沉醉,而且这一吻,是在秦墨曦承认爱他之后,所以格外的甜蜜。把怀里的人怒气都吻去,他贪婪地撷取他的气息,爱怜地吮咬唇瓣、添舐唇里每一处。

「我想要的一直很清楚,我要的是你,墨曦。你应该想的是你想要什么,而不是一直为别人着想告诉我,你老实告诉我,你最想要的是什么?」

傅向琰浓烈的爱意如狂潮向他掩来,他几乎承受不住,再难撑起。向琰的手伸入他的衣襟,他的抚摸恁是烫人,却又让人眷恋不已。

我想要的……

「你别这样,别让我的苦心白废,如果任意而为……我过去做的事到底算什么呢?」秦墨曦再也撑不住,眼里浮起水雾。

「那种苦心不要也罢,你就尽管任意而为,有这么甜的恋情摆在你面前,你还抱着那讨厌的苦心做什么」

「你太任性了……」秦墨曦笑一声,为他孩子气的无畏而笑;流下一滴眼泪,为他赶不走的恋心而流。

傅向琰痴痴地看着他脸上流淌的泪水。

「你真的为我哭了……原来你的泪水是这样的……」他心疼,而后眼眶温热。

傅向琰狂炙地再度吻上秦墨曦的唇。

唇舌交缠的空档,他不断轻问。

「我想懂你的心思……墨曦,你虽然说尽狠话,可是你被我打巴掌不回手,被我勾引激怒也不碰我,你是不是舍不得我?我的报复让你懊悔,所以你后来对我百般忍让……你真傻,怎么不以你在商场上的执着来保护我们的感情,反而选择让我成为你的女婿……」

秦墨曦沉浸热吻之中,唯有喘息声响应他。

「我一直以为被你负心,暗恨我真情真意换不到你半点爱恋……想不到坏的是我,我爱你的时间,又怎么比得过你爱我那么久……你从二年多前的乐笙祭就对我一眼钟情,可惜我却毫无感应……」

秦墨曦瞠目结舌,倏然分开紧贴的双唇。

「你、你在说什么……怎、怎么知道……」他面红耳赤,说话结巴,傅向琰从未看过他如此慌张,全然失去沉稳镇定的表情在他眼中竟有些可爱。

他扑上秦墨曦,撕扯他的衣服。

「梁静依说的是真的?你真的默默看着我两年多,天啊,究竟是我太迟顿,还是你太会隐藏,在我哀怨你不爱我时,其实已经拥有你全然的爱意这么多年……墨曦,你真会骗人,以后你别再骗我了、别再骗我了……啊啊,可是这真相……真的是太美好,太让我难以言喻了……」傅向琰狂喜地把他压倒在地,手已经伸去拉他的裤子了。

「等、等一下,为什么她知道……不应该有人知道……」秦墨曦窘到极点,脸都红炸了。

被人知道他一个三十几岁的大男人,在乐笙祭上对一个二十岁的少年郎一见钟情,还暗恋了两年才敢稍作接近,这个本来要带进坟墓里的秘密,竟然被人发现,而且连当事人都知道了

「你自己去问她……我现在好开心、好开心,无法形容的开心,墨曦、墨曦,我真喜欢你、我真爱你」傅向琰疯了一样,好像他的心中办了场盛大的庆典,无比的激昂。

秦墨曦脸上的窘困化去,他看着他狂喜的模样,完全无法移神。

向琰,你哭了你知道吗?

为了你的眼泪,我不会再做任何伤害你的事,不会再让你痛苦哭泣,未来有任何的责难都向着我来吧。

秦墨曦在心中立下誓言,只是他不知道傅向琰也有同样心意,在未来以同样的怜惜守护着彼此。

向琰,你要我别再想着他人,想想自己所要的,我心里已经有答案……其实它一直在我心中,不曾变过……

「我想要你。」秦墨曦突然认真说道,一双眼专注地看着他。

向琰知道这就是他的答案,无法自制眼泪流满脸。

「你怎么学我?」

说完抹抹泪,傅向琰俏然一笑,娇妍的笑容任是画仙转世恐怕也画不出其中的绝美迷人。

下一刻天仙变妖精,红晕满脸地压到他身上。

秦墨曦还来不及反应,私密之处就被手指闯入。

「啊」

小子,什么时候把他剥光的?

「墨曦,我好爱你。」傅向琰在他脸上啵一口,努力用手指帮他扩张后,迫不及待地挺身进入。

「啊,你这……」秦墨曦倒吸口气,下身突然的撑挤让他措手不及。

傅向琰为那紧窒和热烫满足地叹息,而后动作起来。

「墨曦……嗯哈,我好想你……你最疼我,会依我的对不对……嗯、唔……我想极你的淫声浪语了……」啵啵啵,再亲三下。

马上就吃定他了,臭小子

「啊嗯,傅向琰,我可是长辈长辈啊啊……」肉壁的磨擦火般炙热,一点一点地让他欲火狂烧。

「是,晚辈知道了,你好紧……」

「知道什么?知道我紧吗?啊嗯混小子,搅得也太深了吧」秦墨曦淫喘骂道。

「嗯,就是这个……」傅向琰羞红脸。

这就是他又爱又羞的淫声浪语。

肉体相击的声音穿插着细微的纸张磨擦声。

「什么声音?」

两人往身下一看,看见一幅皱巴巴的画,画上夏意盎然……

「夏绘」

树林里传出两道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