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小说: 情倾东床 作者: 艾可虾球 更新时间:2015-04-17 15:56:09 字数:2099 阅读进度:29/30

精采精采精采,刺激刺激刺激,好戏一出又一出,看得乐笙城民那个乐啊。

傅家二少果然与秦家小姐无缘,连着两次嫁娶都上演新娘跟人跑的戏码,最后秦家小姐如愿以偿嫁给心上人,可怜那傅家二少连着被退货两次,脸上一整个是……

春花般绽放呀

经过这一遭秦傅两家又好起来了,更不用说秦爷和傅二少再度恢复出双入对的状况,之间的关系八成不清白,当然这则消息只能算是不起眼的,因为秦家可是有更惊天动地、让人啧啧称奇的大事啊

秦家正统的继承人秦耀世,死了十几年竟然又活过来了,现在秦家易主,大名鼎鼎的秦爷竟成了个辅佐的了那秦耀世跟着秦爷在商场走动,见过他的人都大赞其美貌天仙也难比

更惊人的是这天仙当年那个妻子竟然也没死甚至那逃婚两次的秦茹儿还是他们的孩子秦家道出当年始末,众人始知秦爷竟有一副重情重义的好心肠,吓傻不少吃过亏的人。

老一辈的人十分欣喜当年这位天仙绝艳善良出了名的耀世少爷还活在人间,也十分惊吓呛辣顽皮的千金女侠梁静依命硬足以继续祸害乐笙,再加上一位即使知道其心甚善依然人见人怕的秦爷秦墨曦,秦家至此算是构成最坚强的组合,未来的秦家事业的拓展只会更好不会更坏。

这是乐笙居民正津津乐道的,不过台面下自然有更多发展是外人所不知道的。

像是傅家那边……

傅二少大大方方地把旧情人带回来,还向一家子人宣告从此心中只有秦墨曦一人,无论身心皆奉献给彼此,言下之意就是夫妻一般地牵手一生。

傅家二老自然大力反对,傅老爷气得心闷,傅夫人早昏了过去。

傅老爷一声又一声哀叹,不甘养儿这么大,如今成了他人妻,秦墨曦赶紧安慰道:「傅老爷放心,你没少一个儿子,而是多一个媳妇啊。」

「媳妇?谁?」

「我啊。」秦墨曦指着自己。

碰地一声傅老爷也昏了过去。

傅向琰惊慌地不知如何是好,秦墨曦安抚他说一切包在他身上,于是将傅老爷拖进内室密谈去了,一刻钟后,傅老爷笑呵呵地与秦墨曦称兄道弟地走出来。从此秦墨曦成为傅家不对外公开的媳妇儿,而傅家从此财运更为亨通,事业越做越大。

秦墨曦其实是动之以情、诱之以利,双管齐下达到双赢效果。

日后常常见到秦墨曦与傅向琰夫妻似地出没在乐笙每一处,卸下秦府当家的重担后,秦墨曦天地男儿的本性尽显,愈加豪迈爽朗,常常听得他的清朗笑声,让一干乐笙城民做梦都会惊醒,不敢相信秦爷会有如此变化。

而两人甜甜蜜蜜的举止好似怕人不知道一般明目张胆,他们一个是秦爷、一个是地方望族傅家的公子,要相恋有谁敢挡?

呼,这事儿自然又成了百姓们闲暇时刻好吃好嚼的下酒菜呀

※※※※

「向琰,有笔帐你忘记跟我算了。」

某个闲适的午后,秦墨曦如此说道。

「什么帐?」

「就是你当初的报复,你曾说那是作假的,可是你身上的痕迹……」分明是吻痕,还有那里……明明就是有用过的样子。

傅向琰红了脸,嘴巴像蚌壳一般死不开口,秦墨曦追问再三,好不容易才让他愿意告之。

「那天我上街买醉被醉鬼搭讪,他认出我的身份还问我需不需要帮忙,我想到他的来历于是想到报复你的办法,就一路跟着他回家。」

「谁这么好管闲事、乐善好施的?」秦墨曦神色阴恻恻。

「你认得的,颜笑。」

「颜笑?那个吝啬钱鬼?他说要帮你?」

「所以我说他醉了。我跟他回家后他稍微醒了三分就想把我赶走,我正值伤心怀恨顾不得那么多,就在颜府大闹特闹,随手拉了一个顺眼的就缠上床,他也依着我……吻痕就是那时留的,后来他也后悔了,说我用这种伤害自己的方法是错的,就在同时颜笑怒气腾腾地闯进来,我才知道我随手拉来的竟然是他的心上人……」傅向琰脸上写着后悔,笑自己当时的蠢。

「然后呢?」

「……不想说了。」脸色红上加红。

「怎么不想说了?你瞒我什么?」

「因为很丢脸,我要带进坟墓。」

「那还不是一样,反正是同一墓,迟早要知道的。」

秦墨曦,尽会说些甜言蜜语。

「他冲进来把人拉走,丢给我有关龙阳癖好的书藉,还有……一些东西……你说我在房里待一整晚都做些什么了?」傅向琰俊颜俏红。

秦墨曦本来想问是什么东西,看他脸色红得像要滴血,心中于是了然。

「真刺激……」他沉声低笑。

「下次就让你试试。」傅向琰恨恨回道。

秦墨曦忽然添他脸颊,眼里暧昧不已。

「向琰,你想不想尝尝真的……」

如今秦墨曦已经没有需要忌讳的事,言行举止都大胆轻挑不知多少倍,有时弄得傅向琰很想挖洞自埋。

「墨曦,你是长辈,怎么可以这样欺负我。」傅向琰笑容乖巧纯真。

「来这招?」挑眉。

「好说好说,全是学你的。其实也不是不行,这样吧,如果你能把寸乐找来我面前,我就随便你想怎样就怎样。」

「我如果找的着早就抓他来为我画个十幅八幅画了……」

秦墨曦一叹,笑吻心爱的人。

「今晚在你这过夜。」傅向琰开口。

「好。」

「明天跟我回家,我爹想跟你吃个饭。」这两人现在可合了。

「好。」

「吃完饭就睡我那,然后隔天我再来睡你这。」其实现在都是两边睡,夜夜同床共枕,哪里都是他们的家,他爱问,是因为以前得不到,现在就格外珍惜。

「好。」

「承诺我,不离不弃,生死相依。」他握住他的手,羞赧地笑了。

答案还有什么呢。

「好。」

傅向琰的笑容为此灿烂。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