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闹事

小说: 秦立哑巴小说 作者: 楚佳音 更新时间:2019-06-28 01:17:48 字数:3465 阅读进度:21/689

车子驶入方茂的家里,刚进大门,秦立原本平淡的面色赫然惊愕。≦看最新≧≦章节≧≦百度≧≦搜索≧≦品≧≦书≧≦網≧

这院子里面,好重的阴气,不对,是煞气!

其实按道理来说,方茂家里很大,尤其是院子,种植了不少的花草,灵气应该较高才对。

怎么会有这么重的煞气?

何为煞?

凶、秽、邪物、不详为煞!

何为气?

晋葛洪《抱朴子·至理》说过:‘接煞气则雕瘁於凝霜,值阳和则郁蔼而条秀。’

古代人认为居住环境离不开气,有气才有生命。整个生活环境,气是最重要的。

煞气,便是邪物与气场凝结,行成的不祥之气!

过年放鞭炮,晚回家门前点根烟,都是为了驱煞气,防止入家门!

但是现在,秦立却在方茂家看到了一望无际的黑色煞气!

这煞气凝在天空,将整个方家笼罩!

这黑气之,属后院最重!

秦立眉头紧皱,大步朝着后院走去。

方茂看不到这东西,却也赶紧跟去。

走到后院,秦立眼睛一愣,瞬间明悟。整个后院很是宽敞,但却在正门前修了一个大泳池。

这泳池四四方方,将大门挡了个严实。

秦立微笑转头:“找到原因了?”

方茂一脸懵逼,什么找到原因了?

高启亮面色有些不满:“小兄弟,你说是来看病的,进门在院子里逛起来了,这是什么意思?”

秦立赶忙解释:“您误会了,我刚刚说方局长的病因在家里,并不是来家里看病。而是方局长的病因,是因为家里的某些东西产生了。”

“只要将某些东西铲除,方局长的病自然好了。”

方茂愕然:“某些东西?”

听得太玄乎,方茂和高启亮都有些不太信。

秦立指了指水池:“方局长来阳城这房子之前身体完好,进来之后便一开始感觉头晕,后来便开始惊醒盗汗。”

“都是因为这水池的原因。”

什么?

水池?

这小子在胡说八道什么?

人生病还能因为水池的原因,别开玩笑了好吗!

方茂的脸色开始难看下来,他是信任秦立才让秦立来,结果秦立开口给他说了这么一个东西!

看的出来方茂脸的不好看,秦立没有逼迫:“方局长若是想要全家恢复,将这水池填自然药到病除。”

方茂已经没有了任何一点耐心,听着秦立的话,越来越觉得可笑。

但是秦立是刘正推崇的人,他也不好说什么。

他现在真是后悔帮秦立那么多忙!

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是个如此胡来的人!

真是瞎了他的眼睛,不行他回去得给刘正说明白,这小子不是个实在人!

“行了我知道了,天色已经晚了,你可以回去了。”方茂一点不客气,转身直接离开。

高启亮也冷笑摇头跟着方茂离开,暗道这小子不行啊,原本以为是个高人,没想到是个神棍!

现在的医,果然不靠谱!

秦立愣了一下,看着方茂的背影他摇了摇头,算了他也不会强求人家必须改。

不过,这水池不填,恐怕方家不好过了。

方茂是成年人,又是领导,身自带正气还能抵抗一段时间。

但是他的儿女不一定能抗的住了。

秦立离开了,方茂没有送他。

高启亮和方茂聊了一会便也离开了,方茂直接回房间休息。

结果一进房间看到妻子李纯在抹眼泪,方茂一愣:“怎么了?”

李纯听到声音,赶紧将脸的泪水擦干净:“今天带儿子去看病,医生说什么都检查不出来。”

“刚刚让他睡下之后,他不停的说梦话,说有人要杀他,还不停的发高烧,吃退烧药也不管用,这可怎么办啊!”

方茂听着李纯的话,心里不由得想到了秦立今天的劝说。

但是他很快嗤之以鼻,现在是法治社会,是科学为大,哪里还有什么封建迷信!

那些风水局,根本是骗人的东西。

“明天,我让我一个国外的朋友来看看他。”方茂说完,拉起李纯,“走去睡觉吧。”

李纯叹了口气,刚站起来要和方茂进去,突然眼前一黑,直接昏厥!

方茂愣了:“小纯?小纯!”

“来人啊,保姆,叫救护车!”

然而,在李纯被送到医院之后,还是什么都查不出来!

方茂坐在病床前有点不知所措:“你在医院先住下,省的晚再晕倒。”

李纯点点头,但还是脸色苍白。

方茂这边一团乱的时候,秦立已经回到了医馆开始休息。

今天第一天的情况还不错,希望明天依旧。

好歹把乾坤堂的名声打出来,他也算是每天有点事情做。

“爸妈,你儿子现在开医馆了,你们什么时候来看看。”秦立叹了口气。

父母失踪十年了,一点音讯没有。他算是想要找,也无从下手。

秦立摇摇头,这件事情要从长计议,急不来。

第二天一早,秦立刚刚打开医馆大门,有一个刚见过面的人走了进来。

冯少泽。

那个说要自己滚出阳城的人。

“秦立。”冯少泽这次没有带着肖优优,而是身后跟了五个壮汉。

显然来者不善。

“我给了你两天的时间,原以为你怎么的也搬走了,没想到你到现在为止还是无动于衷。”

“你特么的把我的话当放屁是不是!”

冯少泽一巴掌拍在收银台,死死盯着秦立:“说话!”

“这里是医馆,如果不来看病,请离开。”秦立理都不理冯少泽,手里拿着一本关于赌石的书翻着。

冯少泽眼睛愈加阴沉:“好,好好!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既然你不珍惜。”

说着,他大手一挥:“给我砸店!”

“谁敢!”

秦立猛地站起来,眼眸冰冷:“谁敢动,我卸了谁一条腿!”

冯少泽冷笑:“刚刚不是无动于衷吗?看来这店对你很重要么,既然如此,那更要砸了!给我动手,谁砸的多,小爷赏的多!”

五个人闻言,眼迸发贪婪之色,手拿着棒球棍,猛地朝着装着药材的玻璃柜砸过去!

冯少泽眼满是得意,他根本不信秦立有能力动他的人!

在他看来,这秦立不过是一个穷小子,一个敢和他动嘴皮子的废物罢了!

他可是回去问了肖话,不知道怎么运气爆棚,了个彩票而已!

以为了一个亿,是天王老子了吗?

开玩笑,他冯少泽会让秦立看看,这阳城,谁才是老大!

巨大的动静,引得周围不少人看了过来。

很快不少人发现,这家店是昨天免费诊治的店,当下有人好心赶紧报了警。

在这当口,所有人都觉得秦立是弱势方之时,秦立动了。

他面色森冷,口的话,让人不寒而栗。

“我说道做到,既然如此,那腿别要了。”

他话落,在冯少泽不敢置信的眼神下,一脚,踹断砸向玻璃那人的腿!

只听到咔嚓一声,那人猛地哀嚎出声:“啊!我的腿!”

这一声,让所有人都愣了。

原本准备动手的其他四个人顿时停下了手,冯少泽嘴巴缓缓大睁,旋即一脸杀气!

“秦立,你敢动我的人!”

秦立冷笑:“是你的人先动我的东西!我早警告了他们!”

“好!秦立,你牛逼!你能打,但是我告诉你,能打没用!老子一句话,你特么的给我坐牢去吧!”

冯少泽话音刚落,外面哗啦啦来了一群警察。

而原本打算替秦立抱不平的人,此刻也不好说什么了。

怎么说?

人家还没砸店,先被秦立给砸了。

“怎么回事?谁报的警!”来人扯着嗓子走进来,看到冯少泽的时候陡然一愣。

“冯少爷!”

冯少泽和秦立同时看过去。

那警察瞬间走到冯少泽身边:“您报的警?”

冯少泽面色带着一丝阴森:“没错,我来这里看病,这小子把我人的腿给砸断了,你说该怎么办?”

那人一愣,阴恻恻的看向秦立:“那肯定得坐牢啊,蓄意伤人,还重伤,少说要坐个三五年的牢才行!”

冯少泽大笑:“那还不带走!”

他看着秦立,咬牙切齿:“看到了吗,我一句话,能毁了你一辈子!你对我而言,不过是个垃圾。”

秦立与冯少泽对视,突然笑了。

“不好意思,我这里有监控。”

监控?

门外看到这里已经着急不行的围观群众,突然愣了,旋即有人大喊。

“警官,我们刚刚都看到,是这些人要砸店,这医馆老板正当防范的!”

“是是,是他们先动手的!”

秦立眸子动了动没有说什么,而是将电脑打开,将录像播放给警官看。

但,那人看都不看,这么盯着秦立:“小子,你知道你惹得是谁吗?这录像,你还是带到派出所,给审讯员看吧!不过,也没什么用是了!”

“带走!”

秦立本来平淡的面容,在这一刻彻底阴沉。

“这么说,你们是不管原因,是非要抓我了?”

“不然你以为呢?”冯少泽嗤笑,“当然,你想要私了,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断了你的双手,给我下跪磕头,滚出阳城!”

“今天的事儿当没发生,怎么样?”

秦立眼逐渐露出森冷的笑意,很好,这个冯少泽把他彻底惹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