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下马威

小说: 秦立哑巴小说 作者: 楚佳音 更新时间:2019-06-28 01:17:52 字数:3484 阅读进度:26/689

秦立这句话一出,李永康眼杀气骤然爆发,他死死盯着唐伯怀:“唐医,我需要一个解释!”

“你什么意思!”唐伯怀脸色涨红指着秦立大喊,“你用什么身份说这种话,你要对这句话负责知道吗!”

“李书。品书品书记,我我这可是祖传的阵法,这小子不懂乱说,我给拔了会好了!”

“我当然会负责。”秦立眸子发冷,“我是乾坤堂的医,我用这个身份说话!我说了,你若是拔了,后果你担不起!”

“我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小毛孩也能自称医了!我祖传的阵法,你懂个屁!”唐伯怀怒吼!

众人一时之间全部看向秦立,这个突然之间闯进来的人是谁?

刘正突然松了一口气,和秦立对视点头:“这是我带来的医,秦立!”

刘正的一句话,让唐伯怀瞬间哑口无言!

秦立话落,根本不看唐伯怀的脸色,而是指向老者身的银针!

“此针法为回阳十九针,乃是唐氏流传下来的针法。”秦立缓缓开口。

唐伯怀嘴巴缓缓大张,秦立说的没错,这确实是他们唐氏的针法,可是这小子怎么知道?

秦立话落,出手拿出一根银针,在这十九针间,老者的肚脐刺下!

骤然之间,老者便恢复原样,并且脸色缓缓红润,呼吸平缓了下来。

这一幕,看呆了所有人。

气头的李永康脸色也瞬间呆愣了一下。

唐伯怀面色一片铁青,毛建枫咬牙不动。

这个时候谁敢说谁一句不是,都是往领导枪头撞!

秦立冷笑:“你们唐氏祖传阵法,一直有缺陷,你难道不知道?”

老头当初传给他医之术时,他学会了所有的针法,要说唐氏的针法他不熟悉,那天底下没人懂了!

唐伯怀脸色已经惨白下来,他不知道秦立是如何懂得他们唐氏的针法的,但是唐氏阵法一直有缺陷,他是清楚地!

只是……他以为这个老头的是普通病症,针灸对于这老头没有坏处,没想到……

“老人家是舟车劳顿引发了胸腔旧疾,加之气候干燥,阳城多雾霾,才引发了肺病。本来你只需要用普通针灸让他通气便可。”

“但你非想要在众人面前表现,结果得不偿失!”

秦立字字珠玑,唐伯怀已经无地自容。

“李书。记,秦立是乾坤堂的医,医术确实不错。”此刻,站在圈外的方茂突然开口,“我家人的病整个阳城没人治得了,甚至国外都没有人看的了,这小兄弟一去,我家人便好了。”

李永康惊愕的看向秦立:“当真?”

秦立微微弯腰:“不敢当,只是略有医术而已。李书。记,您父亲的病症已经好了,我给您开三幅药,这几天让老人家每天一副。多吃水果,多休息。”

听着秦立在这侃侃而谈,毛建枫的眼一片阴霾。

唐伯怀死死盯着秦立,似乎要将秦立给吃了。他这次是自食其果,要不是秦立出现,这李书记的爹恐怕死在他手里了。

但是他并不对秦立感激,相反,他觉得秦立的出现,抢了他的光芒,并且还将他踩入了尘埃,让李书。记对他恨之入骨!

想到此,唐伯怀心一阵阴郁。

小子,阳城的医,可是我唐伯怀为大,你想要在医圈内混起来,也得过了我唐伯怀这一关!

谁让你不长眼惹了我!

唐伯怀一点愧疚感都没有,反而恨了秦立,连带着李永康他都不屑一顾。

“多谢小兄弟。”李永康让人接过药单子,而后看向众人,“刘正同志和毛建枫同志留一下,其他人散了吧。”

秦立跟着众人离开,刚出了大门,陈阳在后面跟了来:“我靠你神了啊,还真牛逼,所有人束手无策,刚进去的时候我都以为那老家伙要死了,结果你一针下去好了?”

秦立瞥了眼陈阳,这厮真是对不起关二代这个名声,整个一屌丝形象!

秦立摇摇头:“麻烦送我回去吧。”

陈阳应了一声,只是眼睛还在往秦立身瞟,这态度和一开始去接秦立的时候,简直天差地别。

回到医馆之后,秦立接到了刘正的信息:秦先生多谢了!

秦立看的出来,今天这场是鸿门宴。

这是他治好了,若是治不好,恐怕刘正的乌纱帽都要不保了!

现在看来,乌纱帽不保的则是毛建枫,恐怕那唐伯怀也好不到哪去。

按照之前在刘正家搜到的玉石,恐怕毛建枫会对唐伯怀动手。

不过这些与他秦立并没有关系。

两天后李永康便离开了阳城,应该是怕其父亲再生病。

而今日,秦立回到了楚家,要和楚清音一起去参加同学聚会。

“这次聚会选的日子是子衿的生日,你的礼物我帮你准备好了,到时候你给她行。”楚清音将一套cl口红放在桌子,转头看向一身休闲服的秦立,眼神复杂。

秦立是今天早回来的,进了房门愣了一下,不为别的。

他和楚清音一直是分床睡,楚清音说她不习惯和人一起,但是今天,另一张床,放满了杂物,明显是废弃了。

而秦立的那床被子,也被楚清音放到了自己的床。

楚清音没有说什么,但是秦立看的出来,她对他的反感已经消失,甚至还增加了不少的好感。

秦立心脏没来由的跳了一下。

楚清音在大学,是整个医大的女神,毕业以来到现在,还是处子之身,虽然脾气不好,但面容和身材是真的没得挑!

她和梁卿的冷艳不同,她是满满的女人味,浑身下都散发着一股诱人心脾的女人香。

有这么一个美女在身边,没有男人会拒绝。

秦立没有拒绝,但也没有可以接受,早先他对楚清音的爱慕早已经淡了,现在他觉得随缘便好。

“爸妈让你以后尽量回家来,还有爸说他收回之前说过年不生孩子离婚的话,还让我给你说一声对不起。一年来楚家对你太过于苛责,让你不要计较。”

楚清音说着这些,脸色更加复杂。

她何曾能想到,那个哑巴废物一样的男人,如今被阳城几个大领导重视,甚至因为秦立和方茂的关系,让楚家整个吞了冯氏的财产。

秦立点点头没有说话,人情冷暖他自然明白,这种时候,保持沉默是最好的。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楚清音说着,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秦立跟着楚清音走出去,谭子衿站在门口已经一脸不耐烦:“要不要这么慢啊,说好去接我的,结果我来找你了你还没出门。”

“我的错我的错。”楚清音笑呵呵的摸了摸谭子衿的脸蛋,“改天请你去酒吧喝酒。”

“这还差不多。”谭子衿嘴角一勾,眼角瞥到了秦立,眸闪过一抹鄙夷,“你不会穿这个吧?”

秦立挑眉。

“摆脱,好歹是同学聚会,谁不是光鲜亮丽?而且我们要去的是皇图会所,超级包厢,那可是个舞会一样的玻璃大厅,你穿这个在里面,搞笑呢?”

谭子衿一脸嫌弃。

楚清音听着心里有些不舒服,拽了拽谭子衿:“没事,随他吧,赶紧车。”

谭子衿无语翻了翻白眼,直接拉着楚清音坐到后面,意思明显是让秦立开车。

秦立摇了摇头,谭子衿的大小姐脾气他是见识过的,不过他并不打算去换衣服。

做自己好,何必为了别人的眼光去活?

他秦立,从不会去迎合别人。

开车一路到皇图,三个人刚进大厅看到大厅内坐着一个男子,男子在楚清音进门的时候立刻站了起来。

“清音,你来了。谭小姐,好久不见。”男子说着,背着手走了过来,站在楚清音面前的时候,突然拿出一大束玫瑰花。

“送给你,清音。”

站在楚清音身边的秦立见此眯了眯眼,下打量这男的。

身材颀长,一米八多和秦立身高不相下,面容确实秦立帅一些,不过不耐看。穿着一身黑西装,一双银色皮鞋,太骚!

总之评价,一个衣冠禽兽。

“我说,凌振宇,你眼里只有我家清音啊,今天可是本小姐生日诶!”谭子衿伸手将花接了过来,眼角末了还瞟了一眼秦立。

而后牵着清音的手调侃凌振宇。

秦立听到这个名字一愣,凌振宇?原来是那个家伙,他道是谁。

当初在医大的时候,整个系都知道一个富二代追楚清音追的很厉害,但是楚清音没搭理。

那个人是凌振宇!

这个凌振宇的父亲是青省前一百强富豪,甚至最近还传出要进攻京城的消息。

他这个富二代的分量,是很足的!

楚清音从头到尾没有说话,甚至连正眼都没看凌振宇。

凌振宇微微一笑:“肯定给你准备礼物了,不过到时候再给你。”

说着,凌振宇看向楚清音:“清音,我今天给你精心准备了一场烛光盛宴,希望你能喜欢。我等着你接受我的爱,我想给你美好的未来!”

楚清音眉头微皱:“不用了,我已经结婚,有了丈夫。”

凌振宇眼眸一顿,嘴角勾起来:“没关系,只要你说你不幸福,我立刻能把你带走,谁也不敢拦我。”

秦立眼角抽了抽,这是当他完全不存在啊?

这是故意给他难堪呢?

秦立当下前一步,揽住楚清音的腰:“当着别人老公的面,调戏已婚女子,凌少可真是厚脸皮。”

凌振宇此刻才看向秦立,好像刚刚看到秦立在这一样,惊愕道:“哎呀,原来这里还有个人啊,我以为是清音牵的一条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