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逐出家门

小说: 秦立哑巴小说 作者: 楚佳音 更新时间:2019-06-28 01:21:49 字数:3136 阅读进度:286/689

车子一路急驶朝着徐家大宅过去。≦看最新≧≦章节≧≦百度≧≦搜索≧≦品≧≦书≧≦網≧品书≦看最新≧≦章节≧≦百度≧≦搜索≧≦品≧≦书≧≦網≧

到了地方秦立下车,拿起车钥匙,如往常一般,正要直接进门,却被站在门口的门卫伸手拦住。

“抱歉,家主交代,看到秦立拦截在门外。”

秦立一愣,皱眉:“家主?徐家主说的?看到我,把我拦住?”

“是的!拦住您后,再禀告家主,您等等。”门卫说话还是很恭敬的。

秦立见此也没有为难,却从嗅到了一股不寻常的味道。

他看着门卫离开的身影,想到今日楚清音说的一句话。

按照徐胤然的性子,要是立了功,被父亲夸奖,定然大早起会来敲门才是。

可是到现在,徐胤然连个电话都没给秦立打。

他前来徐家,又被勒令不许直接进门?

秦立眯眼,保不准昨天发生了点什么!

约莫过去几分钟,门里走出一个人,正是徐家主。

“哈哈哈,秦先生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徐家主说的哪里话,只是向来我秦立来徐家,没人阻拦,我还以为徐家主已经知道我是胤然的朋友了。”

“没想到今天被拦在了门外,着实让我吓了一跳。”

秦立眸子冰冷:“我来找胤然。”

徐家主当即脸色有些难看:“胤然出去做任务了,不在家。”

秦立当即面色一沉:“徐家主当我秦立是个傻子?别忘了宗师境界,可以直接精神扫视!我早已查探到徐胤然的气息,徐家主怎么说人不在家?”

徐家主徐长鸣笑意僵硬在脸:“哎呀,瞧我这记性,记错了,我给他明天出去的任务来着。”

“这天天日理万机,记错了记错了。”他笑着,“秦先生请进。”

秦立跟着进去,便看到徐长鸣招手喊来管家:“去房间,叫胤然出来。”

管家点头直接离开。

“不必了。”秦立喊住管家,“我自己去找他。”

当即,秦立瞥了眼面色有些难看的徐长鸣,转头直接朝着偏院走去。

徐长鸣登时眼满是厌恶之色,好一个秦立,真当这徐家是你的家了?

看看这作风,看看这举动?

哼!你算是宗师又如何?不过是个乡村野夫罢了,也想要对我徐家吆五喝六?

“来人,去吧徐家的几个小辈喊来,今天开家庭会议!”

徐长鸣眯眼,看来这徐胤然是留不住了,今日开会,便将二房给赶出去罢了。

当年一个徐胤天势力滔天,现在又一个徐胤然目无人!

真当我徐家是什么?人人都能薅一把的羊毛吗?

徐长鸣冷哼一声,看了眼偏院,当即转身离开。

而此刻,秦立刚敲响徐胤然的房门:“胤然,是我,开门。”

徐胤然闻言,当即一愣。

猛地从床起身,将一直闭着的窗帘拉开,又把满桌子的啤酒瓶给呼啦啦的扔到垃圾桶,把垃圾袋系。

然后呼啦一下将杯子展开,盖住床的烟盒垃圾等东西。

这才打开了门。

他掩盖了所有,却唯独忘记了洗脸。

哭了一晚,眼睛红肿不说,吸了一晚的烟,又喝酒,导致一开口,便是一股浓浓的酸爽味。

“哈哈,秦哥,你怎么来找我了。”

秦立紧皱眉头盯着徐胤然,骤然伸手一把将徐胤然给推开,目光扫视房间。

一眼看到垃圾桶,后猛地挥手,将被单掀开。

这才转头看向脸色苦涩的徐胤然。

“怎么回事?”

徐胤然勉强一笑:“秦哥,真是不对起啊,你看你帮了我这么久,我还是这么不思进取。”

“要不秦哥,你以后别来找我了,也而别帮我了,我是个烂泥扶不墙。”

“这徐家什么的,我也无所谓了,你还是找别人去帮吧,我根本不可能成长起来的。”

秦立越听眼神愈加阴郁,骤然出手啪的给了徐胤然一巴掌。

“老子帮了你这么久,你竟然给老子说这种话?”

“徐胤然,你还是个男人吗?”

“遇到事情不解决,知道逃避?你的哥哥,是心一直逃避,到现在为止都没能查到真相!”

“是谁昨天给我说,想要我帮他调查大哥的事情的?今天放弃了?”

“是谁说自己实力提升才有本事查明真相的?”

徐胤然张了张嘴不说话,面色颓废。

“好,不说话是吧,行。”秦立拿出手的件夹,啪的摔在桌子,“你要的东西我都给你查到了,真凶,证据应有尽有。”

“如果你没种,可以,把这些全部烧了!当我秦立从没有认过你这个兄弟!”

徐胤然登时抬头:“证据?真凶?”

秦立眸子冰冷:“怎么?不是说烂泥扶不墙吗?既然如此,这些东西你还管他做什么?”

“让你哥枉死,让你母亲一辈子心难过!”

秦立的话,犹如一记重锤,狠狠的砸在徐胤然的脑袋,他登时一愣。

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秦哥,秦哥!”

他咬牙:“我不是不想成长,我也不是不想变强大,可是我不被信任,我无法得到信任,我能如何?”

“我如此千辛万苦的把合约签到手,到头来只有一顿责备和惩罚!”

他咬牙,将昨天发生的一切怒吼出声。

秦立听得脸色一片阴沉。

“我该如何?我还能如何?这个徐家容不下我!”徐胤然咬牙。

秦立见此,突然笑了。

徐胤然看到秦立笑了自己也笑了:“是不是你也觉得我像个傻逼一样?”

“我是笑,徐长鸣真是给自己挖坟。”秦立指向件,“收起你的眼泪,大男人,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哭什么哭!”

“你是五品武者!是如今徐家实力顶尖的人!”

秦立说着:“原本,我还想想着如何让你看这些东西,但是现在看来,根本不用做什么准备。”

“把件看了,然后你再说别的吧。”

徐胤然抹了把眼泪,虽然他不明白秦立的意思,还是点头苦笑。

但是当他拿起来件,看到凶手的名字之时,顿时犹若雷击,呆愣当场。

半晌他才僵硬的抬头看向秦立,也恍然回神秦立刚刚为何说出那种话。

甚至理解了,为何秦立刚刚如此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他嘴角颤抖,不可思议的看了眼秦立,又看了眼资料。

而后骤然跳起大吼一声,一把将件摔在地:“我特么的真是个傻子,天大的傻子!”

“我竟然为一个杀兄仇人办事,为一个如此丧尽天良的畜生难过?”

徐胤然的脸满是狰狞,颤抖着将证据拿在手里,虽然如此撕心裂肺的喊,但是他却还是浑身发抖。

亲生父亲啊,杀了自己的大哥!

这等事情,他如何相信?

他眼满是泪水,却和刚刚的心境截然不同。

“全部都是真的,还有人证。你想自己处理,还是我来处理?”秦立叹了口气问道。

徐胤然苦笑,颓废一般的坐在地:“我找了这么久,却从没想过,会是他们做的。”

“秦哥,我说过,我要亲自将他绳之以法,我肯定说道做到。”

他真的是个傻逼,为了一个这样的人,还对秦立说出那种话!

“秦哥,今天的事情,我一定找时间好好给你赔罪。”

“徐少爷,家主让您去大厅。”

突然,门外传来一道声音,打断了徐胤然的话。

当即,徐胤然皱眉,抹了一把眼泪要出门。

秦立当即挡住他:“知道了,马过去。”

外面应了一声,这才走开。

徐胤然不解的看着秦立:“我直接过去不好了?”

“你现在的样子,去了之后是让你姐姐心疼吗?”

秦立话落,将徐胤然推到洗手间:“好好洗洗。”

徐胤然一脸愣怔,姐姐?

姐姐在军区啊?秦立怎么说姐姐在外面?

徐胤然狠狠的把脸洗干净,换了身衣服还冲了个澡。

这才出门,而果不其然一出门,他看到站在院子里等他的徐诗雨。

徐胤然当即愕然的看了眼秦立,又看向徐诗雨:“姐?你怎么来了?”

“父亲召集所有的小辈来开会,走吧。”徐诗雨前,“秦先生,多谢秦先生照顾小弟。”

“胤然是我朋友,照顾也是应该的。”秦立笑了笑,“你们去开会吧,胤然我先走了。”

秦立摆手,直接离开。

徐胤然点头,眸子有些阴暗:“姐,有件事情,会议结束我想给你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