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1 雷鸣之南(十二)

小说: 权国 作者: 爱吃大包子 更新时间:2018-04-16 00:12:11 字数:4164 阅读进度:2921/3001

天色逐渐暗淡,看着暗瑟人蔓延的兵锋逐渐从视野范围内往后方退去,卡丽苏军元帅希努尔紧握苍白的手指才算是松开,他的耳边似乎还有鏖战嗡嗡的声音弥漫在周围的空气里,天地的每一寸,惨烈的厮杀呐喊,嗜血的冲动与受伤者的悲鸣,全都会混杂在一起。UPU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远远近近的,都是升上天空的黑色烽烟,点点的火焰还在燃烧,下方的密林原野间,暗红色的鲜血与尸体交织成一片惨烈的图画,死者与未死者混在一起,痛苦的呻吟仍在持续,然而大部分的呻吟都已变得无力,

无数尸体与将死未死之人躺在那密林泥泞的地面上,更远处的,是并未撤离太远,充满杀意以及野心的暗瑟军在缓慢集结,整备,一团团的篝火开始点起来,就像是夏夜天空中让人炫目的星光一般,铺满了对面的大地

如此大规模的追击战,如此长的持续时间,入侵者和防守者,内心的情绪早已不再是悲悯,身体的疲惫和从战场上撤下来的战栗,才是两军战士现在感受最深的东西,一些卡丽苏军军官刚才还在拼死而战,扯着嘶哑的嗓子指挥着士兵,等到暗瑟军退去,这些军官却是一下就虚脱的跌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息,握着武器的手在不自觉的颤抖着,臂膀肌肉的位置,更是疼的想要再将武器拿起来都难,更不要说意志力更加差的士兵,几乎都是直接躺在了地上,哪怕是红色的人血就在身边流淌发出咕咕的呜咽一般的声音,算了,真的没力气了!

”卢克西尔,你们暗瑟为什么要撤下来,没看出来吗,对面的卡丽苏军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只有再加一把力,对面就会崩溃掉!“一名暗红色头发,棕色皮皮肤的青年将军很不满的质问下令撤军的一名身材粗壮的中年人,

”塞亚吉殿下,既然汉露山联盟将指挥权交给我,那么我就有权下达任何命令,如果你有任何不满,可以直接去找联盟让他们把换下来“

卢克西尔细小的眼睛闪过一丝轻蔑神色,嘴角微微冷笑,他裸露在铠甲之外的皮肤呈现出一股健美的黑色,手臂更是粗壮,看起来爆炸性的力量,头上戴着的头盔是一头鳄鱼头颅制成,右边额头上的一道狰狞疤痕,随着说话抽动着,让他的目光更显如一把弯刀透着锐利寒气的光,这名头上戴着鳄鱼皮制成头盔的中年将军,

正是此次暗瑟军负责追击卡丽苏军的负责人之一,卢克西尔,暗瑟将三大神将之一的鳄鱼神将

他也是整个汉露山之南公认的最擅长追击作战的指挥官,只要被他咬上的敌人,就会像是被牙齿锋利的鳄鱼咬上一样,不撕扯下一大块肉来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不是他,或者暗瑟军也不会如此死死咬住卡丽苏人的尾巴,让十万卡丽苏军陷入生死两难的境地

”卢克西尔,我会向联盟反应你的擅意妄为的!“被卢克西尔蔑视的青年将军脸色气的通红,目光狠狠的扫过前方,本来就是棕红色的皮肤下,现在更是想被煮熟了的大虾一样,他虽然是汉露山之南一个强大部族的少族长,但是也管不到眼前这位桀骜不驯的暗瑟人的将军,

长达千米的暗瑟军队列线上,暗瑟军队正从前面回撤回来,,密密麻麻的人头攒动,同一大片的黑色乌云覆盖了大地本来的颜色,暗瑟军终究也是人,一口气追在十万卡丽苏军后面走了七八十里,一路上停停打打的鏖战了一日一夜,卡丽苏军损失惨重,但毕竟是本土作战,而且暗瑟军还需要分散兵力拔出沿途所遭遇的卡丽苏人的城镇

特别是罗素一城,就牵制了联盟方面的军队足足五万之多

所以汉露山联盟一方的军队虽然占据数量上的优势,但是所受到的伤亡远比卡丽苏人更大,只是因为内心都认为是卡丽苏军是在逃命的缘故,所以并未引起联盟军方面的注意,但是貌似粗狂的卢克西尔内心很清楚,卡丽苏军是在拼死,是在为自己的国家和人民而战,这样的卡丽苏军队意志力远超过正常作战,如果现在不先把部队撤下来修整,怕是联盟军这边自己就会先垮掉,到时候不要说继续死死咬住卡丽苏人,就怕是还要被卡丽苏人打一个反击,那就丢脸丢大了!

当然这种追击战里边的门道,他是不可能向塞亚吉解释的,在解决了卡丽苏人之后,面对新的土地和地盘,自然是谁的力量最大,谁就能够从卡丽苏人那里抢的更多,这一点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一丝冷意猛地打在卢克西尔的脸上,就在两军相互间回撤整备的时候,暗下来的夜色已经变得乌云密布,大颗的雨点就这样如同泼洒一般的猛力打下来,雨点打在两军士兵的身上,顺着双方都是铠甲表面滑落到地上,如同这片弥漫天地的寒冷一样,二十余万人的对撞和生死一下都被这场雨打断了

”这场雨来的真是时候,有了这场雨,我们或者能够摆脱暗瑟人的追击!“希努尔脸上露出一抹振奋,以沙哑的声音向身后的将军们说道,不过他的说话并非得到身后几位将领的认同

”大人,这场雨怕是会让密林道路更加艰难,没有月亮,晚上在密林行军的危险相当大!“一名卡丽苏将军脸色哟iu羽说道,由于实在是有些被暗瑟人打懵了,当对方的兵锋一路蔓延而来,一天一夜的拼杀鏖战,此时虽然终于等到暗瑟人退后,大家心中也根本没有因此感到轻松,反而更让将军们感觉,这场雨让大军移动更加艰难,难道真的要带着数十万平民一起在这里战死吗?隐隐的,将军里边也有人发出愤然的声音”我们是卡丽苏最后的屏障,如果我们也死光了,平民还能活的了?“

希努尔听着将军们的议论声,神色沉默的看着黑色的密林,雨水呼啸着吹过满是血腥与烽烟气息的密林,虽然卡丽苏军主力成功阻止了暗瑟军的蔓延,但是也被暗瑟军死死咬住,他试图在第一时间利用密林地势摆脱暗瑟军,但是没有成功,随后两军碰在了一起,接下来,整个战场似乎化为了一片巨大的散沙,周围似乎全是敌人,厮杀变得激烈,这种混乱的战局持续了一天,小规模的厮杀爆发数十次,大规模的战斗则发生了四次,大量的伤兵与裹挟撤逃卡丽苏平民混扎在一起,混乱的声音弥漫了天空

”军队是不是要丢弃我们?“

”他们怎么能够跟这样做,我们可都是卡丽苏人啊“

”保护平民难道不是军队的责任吗?“

来自将军们的争论,也很快传到了卡丽苏平民的耳中,密密麻麻的卡丽苏平民神色彷徨低声议论,手里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拥挤的人流就像是一条黑色的长龙,局面变化的太快了,已经坚守了数十年都没有事的南荒墙,竟然眨眼就就破了,已经平静的几十年,怎么就破了呢!

然后就是来自军队的强令撤退,很多的平民几乎都是直接被驱赶离开的,那里还能带上多少家当,现在在大雨瓢泼之下,数十万卡丽苏平民就这样淋砸在雨中,所有人都被战争的惶恐所笼罩,蜷缩着身体,或者躲在密林大树下躲雨,目光中更多是迷离,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只知道军队说南荒墙被突破了,不想死就向北逃,数十万人迁移和毁坏物资涉及到的利益是个天文数字,更别提此时正是严酷的冬季之后,不少的卡丽苏平民只是披着一件单衣就上路了,一口气就是七八十里,暗瑟人喊杀声近在咫尺,看着一片片的伤兵被血淋淋的抬下来,内心的恐惧可想而知,雨水中更是瑟瑟发抖,年纪青壮一些的还能支撑,老弱的已经是坐在了泥水里,只是努力的抱紧,等死而已,水花浮动,大量的人血就像一层浓厚的油腻般漂浮在上面,

”大人,虽然留下他们不一定是正确的,但是如果强行继续北进,怕是大多数人都到不了王都!“看着这一幕,一名卡丽苏将军语气里透出了哭腔”这里是密林,正常情况下尚且艰难行进,现在还遇到如此暴雨,加上雨林潮湿的气候,两军大战后的尸横遍野,基本上是百分百会爆发瘟疫和疾病的,数十万人聚集在一起,只要出现一例,对于这些毫无能力的卡丽苏平民来说就是浩劫,不如放了他们,让他们自己躲进附近山林中去,暗瑟人的目标是我们,或者还能够让这些平民走出一条活路来啊“

“大人,哪怕我们全军覆没,也该留平民一条活路!”

卡丽苏将军们一个个朝着希努尔单膝跪下恳求,国王战死,王都陷落,元帅希努尔就是卡丽苏的首领,现在摆明了想要一起向北就是死路一条,无论是军队还是平民,反而散开向北,军队或者有摆脱追击的契机,而平民在损失掉一部分后,或者也是可能抵达王都安全地带的,至于那一部分是多少,谁也无法预测,或者是百分之二十,五十,甚至是百分之八十。。。。。。这个决定,注定会让下达命令的人背负抛弃平民而自行逃跑的狼藉之名

”轰隆隆“雨丝如注,旷野上一片黑暗,天地就像是融合在一起,随着从西北方向传来的一道闷雷,银色的闪电如同利剑般劈开辽阔的天际,在满是黑色的空间,发出一阵呼啦啦的燃烧,同时也照亮了下密林的边缘

”大人,有情况“旁边的副官突然大喊起来,只见在卡丽苏军的东侧,一大片的移动的东西犹如潮水在迅速靠近,如果不是刚才的闪光,几乎就完全注意不到,几乎就在副官的喊声刚刚落下,巨大汹涌的喊声猛地炸开了

”杀!“

”敌袭!“就看见这片黑潮同山崩海裂般,猛力撞入毫无防备的卡丽苏军侧面,位于侧面的卡丽苏军神色错愕的看见大批身穿暗色铠甲的步兵从密林中杀过来,双方交错在一起,刀光猛烈的碰在一起,以至连转个身喘气都办不到,近的都能够看清对方发红的眼珠子,

一名卡丽苏军官拼力格挡开一把劈向自己的长刀,忍不住吐出一口血沫,觉得自己整个脑袋都在嗡嗡作响,身体还是晃了晃,旁边有鲜血洒在他脸上,

那是一名部下的脖子被砍断了,尸体倒下去。他大喊着冲上去,刀光激烈的碰撞,火花、惨叫,血光四溢,同时也看清楚眼前敌人的铠甲样式,这名卡丽苏军官只感到一股寒气直冲头顶,嘴里猛地发出一声嘶喊声,响彻传荡四周

“是马丁利牙人!偷袭我们的是马丁力牙人!”

“杀啊!杀马丁利牙人!”听到对面偷袭的是马丁利牙人,本来疲惫不堪的卡丽军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一个个拼死猛扑上去,视野之间,一片苍茫的颜色,雨水激荡、飞旋,夹杂在周围无数的声浪当中,血腥与粘稠的气息扑面而来,从面的马丁利牙士兵的肋下一剑捅进去,再抽出来浓稠的血液方才就从那里喷出来,溅了他一脸,有些甚至冲进他嘴里,热腾腾的,

这名卡丽苏军官在汹涌黑潮面前大声喊着,无数的寒光在这一刻带着弧线倾泻而下,附近中箭的卡丽苏军士兵就像被收割的麦草般成片倒下,这名军官浑身插满箭簇,嘴里不断涌出血水倒在地上,嘴里还在发出呜咽难以挺清楚的声音“挡住啊,后面是平民!”

“大人,马丁利牙人击穿我军右翼,已经冲击到了平民群”传令兵脸色惨白的从战马上跳下来,直接就跑到一脸惨淡的希努尔和将军们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