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紧急搭救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19:51:42 字数:2890 阅读进度:53/1780

从卫生间里,冲出两个人来,就是坐在大厅中的其中两个。他们训练有素地冲进了203包厢。

从203房间里忽然响起“救命啊,有人强奸啊,救命啊”

梁健听出这是郑丹的声音。不一会儿,就听到厉峰道:“你们是什么人,你们干什么我们认识,我根本没有强奸他”

“我们是酒店保安,你涉嫌侵犯他人人身安全,我们已经报警了,解释的话去派出所里见了警察再说吧。”

冲撞,打斗的声音,一会儿,梁健就见厉峰被两个保安架着,双手拷在背后。

听到厉峰喊:“梁健,快走,真的有陷阱”

又有两人从卫生间冲了出来,撞入了205房间,趁此机会,梁健飞快溜过走廊,下了楼梯,来到了茶馆外面。

惊吓已经使得梁健的酒意全醒。他真没想到,曹颖今日的所作所为都是钟涛主使。也许自从上次自己用优生优育读本戏弄了钟涛之后,他已对他怀恨在心。这次是他的报复行动。

保安冲进了曹颖的包间,见到只有曹颖一个人。保安问:“人呢”

曹颖把手放回了双腿上:“被你们打草惊蛇,走了。”

其中一个保安不平道:“那你不是被白摸了这小子。”

曹颖朝那色迷迷的保安白了眼,走出了包间。

梁健在酒馆不远处的黑暗中,一直等到保安押着厉峰开车走了才离开。

他想,得赶紧想想办法,把厉峰给弄出来,如果厉峰屈打成招,别说饭碗没了,人也会进去的。

这个晚上梁健把剩余的时间都用来打电话了。

他最先想到的人自然是黄少华,而如今黄少华正因饮酒过度引发脑溢血还在医院未醒,显然是无能为力的。接着他又想到了姜岩,他是干部科长,科级领导干部都卖他个面子,但他立马将他排除在外,姜岩与陆媛的关系,让梁健就是自己生死一线也绝不会找他帮忙。接着他才想到了朱怀遇,朱怀遇是体育局副局长,自经黄少华介绍认识后,两人关系不错。

事不宜迟,他打电话给朱怀遇,打到第三个电话,朱怀遇才接了起来,他那边有些声音,似乎在家里看电视,还没有休息。梁健也不跟他客套了,赶紧将事情的原委在电话中说了。朱怀遇听了,调侃道,原来你们吃花酒啊,这么好的事情怎么不找我

梁健道,以前还真不知道,并不是什么花酒都能吃的,现在终于明白了,如果今天请你吃这花酒,进去的有可能就是你啊。朱怀遇想想,倒也是,就不再多调侃了。他说,区里是公安分局,市里直管,因此平时接触得少,分局里的人他不熟悉,不过他有个朋友是在下面派出所当副所长。梁健问是哪个派出所。朱怀遇说,是爱都派出所。

梁健回忆,他们喝茶的那个“得意楼”应该就是在爱都派出所的管辖范围之内。梁健忙道:这回拜佛拜到真身了,厉峰应该就是被爱都派出所逮去了,麻烦你让他关照关照,最好能放出来。

朱怀遇道:你先别急,我马上打电话问问我那兄弟钱丰平,看他能不能关照上。

梁健心想,钟涛原本要对付的人是他梁健,这会没逮到他,却逮了厉峰去,肯定各种怒气都撒在了厉峰身上。他为此急着想把厉峰弄出来,否则是让人家替自己糟了这份罪。

厉峰被两保安交给了警察,拷着带出了得意楼,紧接着被塞进了一辆大众普桑警车,车里净是在空调里抽烟留下的臭味。这时他只好受着。车开出不远的距离,他又被推下了车,被搡着进了爱都派出所。厉峰心想,还好总算是在派出所,没被拉到什么荒郊野岭先奸后杀。

大厅里有个警察,纯粹是无聊才问:“这家伙犯什么事的”拽着梁健的那人道:“强奸”。梁健反驳道:“我没强奸,我是被人设下了圈套。”身边的警察又推了他一把道:“有没有,不是你说了算的。我们会调查的”

朱怀遇的电话终于回过来了:“钱丰平说,今天的确有刑侦上面的人出去逮了一个叫厉峰的人回来,说是涉嫌强奸。”梁健道:“就是我那朋友,他是被陷害的,钱所长有办法弄他出来吗”朱怀遇:“钱丰平说,这案子像是他们所长直接在管,他插不上手。”“所长直接管我知道,怕是钟涛故意让他们所长暗中害我们”。朱怀遇:“钱丰平看起来也是爱莫能助了”梁健道:“那厉峰不是只能被他们整了”

朱怀遇:“钱丰平肯定是帮不上忙了,不过我刚才又想到一个人,或许ta帮得上忙。”梁健忙问:“谁”朱怀遇道:“周雯,她也是黄局长的朋友。”梁健听到“周雯”这个名字,就想起来了,她是检察院副检察长,梁健跟她吃过两次饭。梁健问:“你跟她很熟吗”朱怀遇道:“熟是熟,不过你还是自己给她打个电话吧,据我所知,她对你印象不错的,有一次你不在的饭局,她还提起过你,说你肯定蛮有才华的。你又曾是黄局长的秘书,如果你请她帮忙,我想她会乐意援手的。”梁健问:“她能帮上忙”“公检法打交道比较多,而她与公安似乎还有其他关系,试试吧。”梁健只能说:“你的消息很重要,谢谢。”

他与周雯还真算不上熟,吃了两顿饭,他感觉周雯气质与众不同,作为一个女人,兼有柔美和刚性,这是很难得的,兼之她检察长的身份,梁健下意识就以为她不好接近,因此虽然留了电话,他从来没有在饭后联络过她。

他真没想到,她在人后还提起过他。

时间已近晚上十点半,这个时候打扰人家,还要人家帮忙如此棘手的事情,其实很不礼貌,也可能引起人家的反感。可如今,梁健真有些病急乱投医,不管许多,就拨通了周雯的电话。

电话通了。梁健“周检,你好”了一声。

对方就道:“是梁健吧,你好,怎么想到现在打电话给我啊。”

听她语气,很随意,就如老朋友打电话一般。梁健就浑身轻松了许多:“实在不好意思,这个时候还骚扰你。”

周雯道:“欢迎骚扰,呵呵。”

“骚扰”一词,梁健这会听起来就有些特别的味道,不过他告诫自己不可造次:“有个事情,有人说,你可能帮得上忙。我实在找不到其他人了,所以”

周雯:“没事,你说说看。”

梁健把厉峰被误当嫌疑犯的事情告诉了周雯,当然把自己也差点中人家美人计的事情隐去了,否则周雯问起来很难解释,或许也会影响周雯对他的看法。

周雯听了后问道:“你确信,你那朋友没有故意强奸的可能性”

梁健道:“一点都没有,有人想要害他。”

周雯道:“如果他是被人陷害,那么害他的人如果被查实是故意,也要承担法律责任。”

梁健道:“我敢百分之百肯定。”

周雯又问:“他是你很好的朋友”

梁健想都没想道:“同事,也是很好的朋友。”

周雯道:“那好吧,我打个电话,你先回家好了,等我电话。”

梁健疑惑道:“你怎么知道我在外面”

周雯道:“你那边传过来汽车声。”

梁健道:“不需要我再做什么吗比如送东西什么的”

周雯道:“什么都不需要,就等我电话好了。”

梁健听出周雯语气中那份淡定,似乎有七八分的把握办成,也就不再多话了。只道:“谢谢了,周检。”

周雯道:“记得以后别再叫我周检了,叫我周雯。”

梁健道:“好,周雯。”

梁健看看电话都打完了,也没什么事情做,他不想回家,一个人到了租房里,又想着刚刚发生过的事情,脑袋会更加烦乱。于是,他想到了黄少华,他在医院还没有醒来,为什么不去看看他,毕竟黄少华以前是对自己不错的唯一一位领导。

他打车来到了医院,医院给黄少华安排了单人病房。进了病房,见黄少华的妻子戴娟,双手支在床头,脑袋被掌心支撑着。一会儿下巴从手中滑下来,一会儿又吃力地放回手掌根上,显然已经是非常疲倦,就怕自己睡着,照顾不到黄少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