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章拆迁黑幕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19:51:45 字数:3352 阅读进度:59/1780

安顿好项瑾,莫菲菲说今天还约了人了解镜北房产公司情况,早点走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厉峰打了电话过来,说项瑾的路虎车已经去4s店修理了,他说,路虎果然是辆好车,把行道树撞倒,就发动机盖稍微有些往上翘,其他没什么大毛病,估计没几天就可以出店了。到时候他去帮助开回来,让他也享受下驾驶路虎的感觉。并且说,晚了也不过来了,找个时间再来看美女项瑾。

八点多,梁健才想起没吃晚饭,问项瑾想吃什么,项瑾说其他都吃不下,想喝点粥。梁健想起了一个粥摊蛮有名,就去买了两碗粥和一碟咸菜。两人都吃了。

梁健请来一位女陪护,叫刘阿姨。刘阿姨见他们凑在一起把粥吃完,笑着道:“你们小两口真让人羡慕,这么恩爱。”

项瑾差点把手中的塑料粥碗打翻,赶紧纠正道:“刘阿姨,别,你什么时候看出来我们是小两口啊”

刘阿姨没半点吃惊,根本不想改半句口:“如果现在还不是,那以后总该是的吧。要不他梁健一个小伙子,放着大好夜生活不过,在这里陪着你干嘛”

项瑾被说的简直有些无话口说,转向梁健道:“喂,梁健,你赶紧告诉刘阿姨,我们可不是啥小两口,以后也不是。别让人家误会了。”

梁健呵呵笑着,故意使坏:“我再怎么解释,也要人家刘阿姨相信才行啊。”

刘阿姨也故意逗乐:“不用说了,我是怎么都不会相信,你们不是小两口的。”

项瑾无语,撅着嘴巴。

项瑾毕竟受了伤,身体在发炎,看了几分钟从天花板挂下来的电视,就睡着了。

趁项瑾睡熟,刘阿姨道:“我看出来了,你们真不是小两口。不过,小伙子,我看你也没结婚。”

梁健道:“为什么这么说”

刘阿姨道:“你的衣领都皱皱的,衣服该是自己洗自己晾的,男人晾的衣服不考究,衣领都皱皱的。有个老婆,帮你洗衣服,你的衣领就不会皱巴巴了。”

梁健笑道:“那是你们这个时代,现如今很多家庭都是男的做家务,衣服和内ku都是男的洗。”

刘阿姨摇摇头:“时代变了。要真这样,我看你们男的还真不结婚好。不过,项瑾这女孩真不错,我过来人,看得懂。”

笑了一阵,梁健说要去18楼看个人。刘阿姨说,你放心,这里有我照看。

黄少华依然没醒,戴娟显得疲倦。梁健没有告诉她救了一个车祸女孩的事情,只是让她休息一会,自己陪着黄少华。中间他也撑不住打了几分钟的瞌睡,幸好黄少华很平稳,直到第二天清晨。

上午,梁健、厉峰和莫菲菲都没有去镇上,直接到了村里。村书记茅阿宝对他们说:“今天大家辛苦点,把任务数都跑一遍,看看情况,探探老百姓的口风,镇上对于走访情况要统计。”

动迁组除了组长傅栋,其他人员都下村走访。陪同梁健一起走访农户的是治保委员楼新江。走访中只要有人在的农户,都在抱怨前期评估不公平,评估价格太低。开初梁健还仔细询问和听取,听得多了,就有些审美疲劳,加上到了村上基本就是步行,体力消耗比较厉害,到了中午十二点多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了。

治保委员楼新江提出到他家里吃午饭。村民小组长费新也说就到楼新江家吃饭吧,反正都这个时候了,再回到村部也没有饭吃了。

三个人就往楼新江家的方向走。梁健这是第一次到村干部家吃饭,对于楼新江家到底是个啥样脑袋里转了几个圈,还是没想出来。

他们走到一个小水塘边上,楼新江道:“前面就是我家了。”

楼新江家坐落在村口,三楼三底的房子还蛮气派。一楼楼前还搭出一溜遮阳棚。到了屋前,才发现房子里停着几排的摩托车。原来楼新江还有自己的小产业,招牌写着“新江车行”。

楼新江进屋,让家里人准备酒菜,让小队长费新陪他在四方桌边坐下来,先喝点茶。梁健表示惊讶,小队长费新道:“楼新江是我们村上的老板,他摩托车生意做了好几年了,挣了不少钱。附近村上的摩托车基本都从他那里买,还有其他镇上的人专门赶来这里买,他这里价格比较公道,售后服务也跟得上。”

梁健有些意外:“他摩托车生意做得那么好,干嘛还在村里混啊村里工资能有多少”

费新道:“村里工资没几个钱,一个月一千都不到吧。”

梁健:“那这是干嘛呢”

费新笑道:“你还是呆会问他自己吧。”

听费新不说,梁健倒有些小心了,说不定背后有啥特殊原因。酒菜上来后,他也就没马上问。

楼新江家里女儿上学去了,父母和妻子都已经吃过饭。他老婆见来客人了,只好重新做菜给他们吃。果然是老板娘,身上穿金戴银,但还是入得了厨房,楼新江吩咐她做的菜,她都做了,端出来还一个劲地道歉:“他都不早说一下,今天没准备,菜不好,将就着吃。”

梁健和费新都客气道:“已经很好了,我们就填填肚子。”

楼新江道:“我们来点酒。”

梁健道:“中午,酒就算了。”

楼新江道:“那可不行,头一回来我家里,不喝酒咋行”

小队长费新向来好酒,一见酒眼睛就发绿,该是有酒瘾的人。农村里讲义气,喝酒也是检验义气的一个方面。梁健想,如果这时不喝,反而把他们兴致给败了,以后要他们帮自己干活人家也不肯理了。梁健于是索性把酒拿了过来,拧开了酒瓶,给大家倒酒。

上的是三十五块钱一瓶的泰山特曲,这种酒在当时很流行。泰山特曲是山东酒,在山东地区只有高度,没有低度的,据说这是泰山酒厂专为迎合南方人的口味研制的低度酒。这种酒喝在嘴巴里有些甜丝丝、微微辣,口感还不错。但酒不是很好,也是肯定的。

喝着这个酒,梁健想起以往跟着黄少华,每次出去喝酒,不是几百块钱一瓶的红酒,就是剑南春,有几次喝的是五粮液。喝着这个酒,比不上那种高档,也有种特别的滋味。

三个人喝着酒,吃着农家菜,看看路边的农田,谈话也更加随意。

三瓶半斤装的酒喝完了,楼新江又去拿了一瓶出来,分入了每个人的杯子里:“我们来干一个干了这杯酒,就是兄弟了。”

小队长费新也道:“我们都是土包子,可是我们讲义气,只要梁健你不嫌弃,我们认个兄弟,以后有什么事情喊一声,我们为朋友两肋插刀的。”

梁健道:“那谢谢两位大哥了。”

说着就把杯中酒一饮而尽了。梁健平时没酒瘾,但一旦喝起来,在关键时候也是不要命的。

楼新江和费新相视道了声“爽”,把酒给喝了。

因为喝了酒,梁健原本一些不敢问的话,也问了:“新江,你摩托车生意做得也不错,每个月收入不菲,干嘛还在村里干,一个月一千不到的工资,那么点钱何必呢”

楼新江喝了酒脸上红红的:“在村里干支部委员,我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我们镇南村是个合并村,由几个小村并在一起成为现在的规模,我们第二自然村,如果我不去村里干,就没有一个像样的人去干了,到时候涉及到我们这里的政策就要吃亏,大家都推举我去干,我是带着第二村百姓的担子去的。第二个原因,我个人也有点小小的野心,我想当镇南村的支部书记。”

梁健没想到楼新江在政治上还小有野心,笑道:“当一个支部书记有什么好的啊跟你的产业相比差远了。”

小队长费新插话道:“不是这么讲。产业是产业,当书记,是当书记。我们都很支持他当这个书记。”

楼新江道:“这个书记,我不是当给别人看,我是要当给现任的村支部书记茅阿宝看。”

“当给茅阿宝看”梁健不明白了。

楼新江道:“茅阿宝在并村前,是第一村的人,他占着村书记的位置很多年来。这几年来,他没给村民办过什么好事,尽知道往自己口袋里捞好处。老百姓反映很大,但他跟镇上钟涛书记关系好,大家反映和举报都没把他搞下来。我进了村后,因为我有经济实力,百姓支持我,他更加有危机感,所以在分工的时候,他尽量把我往后压,分治保委员的工作给我。对上,他推荐干部、学习培训,一律安排别人去,就是要不让我冒出头来。可是,我偏不姓邪了,我一定要更加努力,拿到村书记的位置。”

听了楼新江的话,梁健有些将信将疑,不知他说的有几分是实,但还是被他的情绪感染了,道:“你的冲劲很好。”

楼新江道:“有机会,你也帮我在镇上领导那里说说。”

知道了楼新江的用意,梁健也不想隐瞒自己的处境,他道:“实话说,我如今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以前我担任党委秘书的时候,倒是可以替你说说的,可如今,你看我被安排到村里来拆迁了。”

楼新江却不这么认为:“我知道你现在处境也不好,你以前给黄书记当秘书,我们都知道。现在钟涛上去了,他肯定不会喜欢你。不过,我相信,凭你这么年轻、又有能力,肯定有重新上位的一天。有句话怎么说的,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我搞摩托出产业开头几年都是亏本,现在好了。我相信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