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领导看望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19:51:47 字数:3284 阅读进度:62/1780

盐水顺着滴管流入她的血液。

黄依婷这时担忧地说:“我妈突然病倒,是因为医生刚才又来说,如果今明两天我爸醒不过来,醒过来的可能性就很少了。”

听了这话,梁健也担忧了:“医生真这么说”

黄依婷默默点了点头,晶亮的眼神中滚动着眼泪,看起来楚楚可怜。

梁健道:“你们先别担心,我去看看你父亲,你在这里照顾你母亲,如果她醒了,你尽量让她情绪稳定。”

黄依婷点了点头,见梁健又匆匆赶去,心中暗道:妈说的没错,真亏了梁健,否则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我不能出国,我一定要嫁给梁健,不管他结过几次婚,也不管他当多小的官,有这么一个男人在身边就够了。

项瑾的病房里。项瑾问刘阿姨:“刚才那个女孩,就是梁健常说的黄书记的女儿”

刘阿姨道:“应该就是的。”

项瑾说:“长得还真不错。又年轻,又水灵。”

刘阿姨道:“项小姐,在别人看来,你也是美若天仙。”

项瑾撇了眼刘阿姨道:“刘阿姨,你这是尽捡好听的说给我听。”

刘阿姨:“那不是,女人往往自己最不知道自己有多美。”

项瑾尽管觉得刘阿姨有夸她的嫌疑,但听了还是挺受用,道:“待会,你也扶我上去,到黄书记的病房,看看能不能帮什么忙”

刘阿姨想,你也一个病号,能帮什么忙啊转念一想,她也许是为了去看看梁健,于是说“好的”。

黄少华的病房中,就梁健和看护。项瑾进去后,看到了“沉睡”中的黄少华。梁健跟她说了戴娟晕倒的事情。项瑾心想,梁健这人不知是真的好心,还是爱管闲事,按照目前的状况,他不是全权负起了照顾黄少华的工作

正这么想着,门口有人轻轻地敲门,先有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梁健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来者是自己的师妹余悦。马上,他就想通了,余悦是区委办秘书科科长、区委书记胡小英的秘书,难不成胡小英来看望梁健了

果然,余悦是打前瞻,跟着,区委书记胡小英走了进来。上次十面镇北部新城拆迁动员会上,梁健听过胡小英的讲话,印象比较深,因而很快就认了出来。

胡小英身后还跟着仨人,分别是区委常委组织部长朱庸良、区委组织部副部长王兆同还有区委办主任陈政。

梁健站了起来,客气地招呼:“胡书记好,各位领导好。”

余悦在这里看到梁健,颇为意外,问道:“你今天是来看望黄局长的”

梁健道:“我一直都在,每天来的。”

胡小英问余悦:“这位是”

余悦道:“这位是梁健,十面镇”

区委组织部副部长王兆同插话道:“我记起来了,梁健,原来是十面镇党委秘书,以前跟着黄少华书记的。那次中层竞争上岗讲得还是不错的。”

“果然是分管干部的副部长啊,王部长,你对年轻干部还是关心的,记得这么牢。”胡小英笑道。

“哪里,哪里。”王副部长得到表扬,谦虚道。

胡小英转向了中年女人,一眼就认出应该是看护人员,又转向了项瑾,这回她有些拿不准了,问道:“这位是黄书记的千”

项瑾笑了笑不语言,也不解释。

梁健知道胡书记马上要说完“千金”这个词,赶紧打断道:“这位叫项瑾,她也是来看望黄书记的。”

这回大家都开始东张张西望望了,他们想找出一个黄少华的家里人,却怎么也找不到。不等他们发问,梁健解释道:“胡书记,你们来的不太巧。今天上午,黄书记的太太周姐因为连日操劳、加上胆囊炎发作,也到了急诊病房去了,目前,黄书记的女儿黄依婷正在照顾她。这里,就由我和看护两人照看。”

胡小英书记认真听着,听完后,皱了皱眉道:“看来,我们对干部还是关心不够啊,黄局长家里还是挺困难的,我们来得有些晚了。”

“是的,是的,主要是我这个区委办主任没有上心,没有及早来看看黄局长,把情况报告给您。”区委办主任陈政第一时间自我反省。

朱庸良也不肯落后:“兆同,你看我们工作也没有做好,我们组织部是管干部的,黄局长妻子身体不好的事情,我们也没有了解到,而且黄局长住院至今,我们组织部,甚至职能科室干部科都没来过吧。这是我们工作失职啊。”

梁健看到这些领导说起官话一套一套,平时听听也勉强忍了,如今在黄少华的病床前,实在有些听不下去,道:“各位领导就别自责了,我相信黄书记和周姐都能理解的,大家工作都很忙。”

梁健的这句话,在梁健是为了避免再听到一些官场做戏,在胡小英听来,却是找到了一个台阶下,对梁健也多看了一眼,忽然记了起来,转向余悦:“余悦,梁健,就是你在十面镇的朋友吧”

“是的。”余悦答道,又加了句:“那天他也在会场听了你的讲话。”

余悦省略了那句“他认为你的讲话很实际、很不错”,但尽管她没提,胡小英还是记起来了,对梁健的好感又多了一分,于是问他:“呆会,你能带我们去看看黄局长夫人和女儿吗”

梁健说:“可以。”

一行人来到了黄少华床边,看看黄少华的脸,瞄瞄那些仪表和吊针。陈政他们还说了些“你们看,黄局长好像瘦了一点”之类没话找话的话。余悦跟在一边,没怎么说话,但眼睛随时观察着胡小英的神色。

梁健想,从余悦的表现来看,她已经完全进入秘书的角色了。但又想,无时无刻的察言观色,岂不是太累了,余悦难道你真的需要这样生活吗

余悦无意中瞥见梁健看着自己,猛然有些羞意,这种羞意是被人注视的不好意思,还是羞于自己从事惟命是从的秘书工作连她自己都弄不太清楚。

项瑾大概对官僚不太感冒,中途轻声向梁健提出回病房,大家听到了,朝项瑾看了看,也没引起太大注意。

只有胡小英多看了项瑾一眼,项瑾拄着拐杖在刘阿姨扶持下出了病房,她脑海里才若隐若现的出现某些印象,仿佛项瑾与她曾见过的某个人有些莫名的联系,但想不起具体是谁,在哪里。

梁健打断了她的思绪:“胡书记,我带你们去一下戴姐他们的病房。”

到了戴娟病房外面,胡小英突然道:“你们先进去,我跟朱部长先说一句话。”

梁健就领着他们走进病房,区委办主任和区委组织部副部长王兆同就和戴娟、黄依婷寒暄起来。

梁健出于好奇,故意以给他们倒开水为名,来到了门边,他听到门外胡小英和朱庸良正在说话,声音压得很低,但梁健还是听到了几句。

胡小英道:“你看,我们没有掌握他老婆的身体状况。目前,在她老婆也住院的情况下,我们向她提出要免去黄少华职务的事情,好不好会不会引起她老婆过分激动的反应”

朱庸良道:“我觉得,这与她老婆是否住院倒是没什么太大关系。黄少华的出事,是他自己喝酒造成的,从目前的情况看,他肯定是醒不过来了。胡书记,体育局的局长和党组书记,也不能一直就这么空下去。长痛不如短痛,我看还是趁今天胡书记你来看望,并送红包的机会,还是跟黄少华的妻女讲讲清楚,干部职务调整是区委的事情,跟家属我们原本也没有义务告知,只是如今情况特殊才告诉一声罢了,也算给他们面子了”

偶然间偷听到这些话,梁健一下子明白了胡小英和朱庸良此行的目的。他们迟迟没有来看黄少华,偏偏是今天来看望,原来根本不是出于关心干部的考虑,而是想把黄少华体育局局长、党组书记的帽子摘了,给别人去戴。

梁健心里涌起一股股不平。

他想,黄少华当时从十面镇党委书记岗位被调整到区体育局局长的岗位上,他没有表达一丝不满,如今就因为发生了事故尚未醒来,就要把他的帽子摘了,梁健很为黄少华感到不值:辛辛苦苦干了这么些年,临了人家在你毫无意识的情况下,把你给免了。

想着,想着,梁健就有股冲动要为黄少华做些什么阻止他们免去黄少华职务的行为。

这么想着,胡小英和朱庸良走进了房间,他们来到了戴娟病床前,向她们母女问候,做了介绍。

戴娟知道是新区委书记把黄少华从十面镇调了到区体育局,因而对胡小英和朱庸良表情很冷淡。

胡小英和朱庸良也不在意,说了些“你女儿这么大啦”、“你也要好好休养,保重自己的身体,才能照顾好黄局长”之类的话。

这期间,梁健一直绞尽脑汁在想,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胡小英和朱庸良,向戴娟、黄依婷母女说出要免去黄少华职务之类的话。他想,他们要免黄少华的理由,就是黄少华醒不来,也就是说,如果要阻止他们,就要使黄少华醒过来,可这该怎么办呢

终于朱庸良开口了:“黄夫人,你好。这是区委的一点意思,请你收下。”

朱庸良将一个信封塞到了戴娟的枕边,里面是他们早已经准备好的6000元,算是区委对黄少华的照顾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