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章探听结果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19:52:02 字数:3275 阅读进度:91/1780

区委又下达了通知,要求十面镇进一步加快北部新城拆迁进度。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十面镇进入了这一年最为繁忙的阶段,很快就把经济责任审计带来的紧张情绪冲淡了。上一阶段,签约工作已经完成,下一步就是正式的拆迁、安置工作。

拆迁工作,一般都是委托拆迁公司进行,镇上不直接处理。如此大规模的拆迁工程,在十面镇上也是头一次,十面镇领导班子,也是摸着石头过河,没有什么可供参考的好经验,特别是在选择可以放心的拆迁公司上,也没有统一的看法。

拆迁工作有利可图,这段时间镇政府可谓门庭若市,大部分都是当地的一些拆迁公司老板,来找镇领导班子成员,希望能分一杯羹。所谓拆迁公司,也大都是镇上一些混混,纠集了手下一帮人,就算是拆迁公司了,这些人看到镇上拆迁经费这么一个大蛋糕,没有人愿意闲着的,这就是比拼关系、比拼势力的时候了。

梁健不是本地人,相对来说关系网浅,找他的人不多。可其他土生土长的领导班子成员,来找的人,可就踏破门槛了。

这天名叫赵弓的光头,又来到了镇党委书记钟涛的办公室,将办公室的门就关上了。

这次是钟涛把赵弓找来的。钟涛让赵弓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道:“赵弓,这次机会来了,就看你扛不扛得住了”赵弓用手指瞧了瞧自己的光脑袋,道:“我就这个一个光脑门,下雨刮风我不怕,刀光剑影我不怕,我赵弓什么扛不住”钟涛道:“我知道你打打杀杀行,但如果你想把拆迁经费这块大蛋糕吞下去,要挡的不光光是刀光剑影这么简单,也需要动脑子。”赵弓道:“只要我们兄弟俩能挣钱,动脑子也没问题。”

钟涛抽出了一支烟,赵弓就伸过打火机替他点上。钟涛道:“你也抽。”赵弓也点上一支烟道:“我知道镇上,还有些混混,也想接拆迁的生意,但我敢担保,如果我完全接了下来,他们没一个敢说一个不字,否则我让他们尝尝我光头的厉害。”

钟涛摇了摇头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我知道这个你没问题。我现在担心的是,镇长金凯歌,会提出将拆迁工程以招投标的形式外包出去,如果他这么提出来,我也不好反对。公开招投标是区委支持的事情。”赵弓道:“公开招投标没问题啊,不就是走个程序嘛,我也去招投标就行了啊到时候我再安排几个混混,一起举举牌子,我举了,他们都全放下就得了。钟书记,你能帮事先给参与招投标投票的镇干部打个招呼,完了我再给点好处费,事情不就成了吗”钟涛想了想道:“现在只有这样,如果发生意外情况,我们再想办法。”

几天之后,召开党政联席会议,商量拆迁工程招投标的事情。介绍了情况之后,镇长金凯歌果然提出来:“这次拆迁工作任务重、进度要求紧,必须一个或者几个具有资质、效率较高的拆迁公司来完成。为了选择好的拆迁公司,同时落实廉政建设责任制、提倡公平竞争、防止权力寻租行为,我建议这次选择拆迁公司,采取公开招投标的形式,让所有具备资质的公司都来公开竞争。”

会议结束之前,钟涛总结陈词道:“我很赞同公开招投标的形式,下一步请镇政府向社会发布公告,广泛接受投标,选择好的拆迁公司,来确保拆迁进度、节省成本,贯彻落实区委关于北部新城拆迁要求。”

会后,钟涛给赵弓打了电话道:“你准备一下吧,金凯歌提出要公开招投标。”赵弓道:“好,我马上去找几个托儿。”钟涛道:“不仅要找托儿,你还要做好标书。”赵弓道:“明白了。”

梁健接到了镇南村委员楼新江的电话。

楼新江问他拆迁工程招投标的事情。梁健把会议的情况告诉他了。楼新江道:“我也想来竞争一下。”梁健道:“你不是想当村支部书记嘛你来竞争拆迁工作好像不太合适吧”楼新江道:“村支部书记,不是要带头致富、带头发展嘛没有规定村干部不能承包迁拆工程啊而且,我会以我老婆的名义来竞争。”梁健道:“如果你都考虑好了,我也不反对。”

楼新江道:“我给你打个招呼,我会尽全力去竞争的,这可是一块肥肉。”梁健道:“所以说,你这人有赚钱的头脑啊。不过我也劝你要有心里准备,越肥的东西,就有越多人垂涎。这些天,镇政府大楼的门槛都被踏破了。”楼新江道:“我不打无准备之仗。”

虽然镇上主要领导的精力,被拆迁工作牵扯住了,但梁健并没有完全忘记关注经济责任审计的结果。

那天晚上有些空,梁健打电话给了余悦,问她有没空,一起吃个饭。余悦说,胡书记这里还有几个客人在谈事情,要等谈完了,看有没另外的工作安排,如果没有安排,她就能出来。梁健说没问题,他在一家新开的咖啡馆等她。

这家咖啡馆在一个广场边上,里面既喝咖啡,也提供牛排、炒饭等饮食,到了晚上六点多,就有歌手在咖啡馆唱风格悠缓的歌曲。

天光渐渐变暗又变黑,梁健在这里已等了差不多一个来小时,他想,余悦会不会太忙,忘记了给我回电话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见是余悦的电话。余悦问:“你还在那里吗”梁健道:“在,你还能出来吗”余悦道:“我快到了。”

余悦进来时,有些风尘仆仆,好像把外边的冷空气带了进来。梁健道:“先点一些东西吃,肯定饿了吧。”余悦道:“就来杯咖啡吧,我现在不饿。”梁健瞧了瞧她,“我看你都没吃过东西吧,这么晚了,怎么会不饿”余悦道:“吃不下。”梁健见她有心事,就不再多问了。

咖啡上来了。余悦拿起来,一口就喝了一半。

梁健见她这种状态,都拿不准,该不该问她经济责任审计的事了。余悦倒是问道:“今天找我出来,是想了解经济责任审计结果吗”梁健听她一句话就说到点子上,就不拐弯抹角了,点了点头。余悦道:“从十面镇回来后,我们开过一个会。秦军正果然把任中审计作为了重点,对于上一任黄少华担任党委书记和钟涛担任镇长期间的审计,轻描淡写,特别是对钟涛司机公车费用那笔糊涂账,基本上是一笔带过,而对现任镇长金凯歌的经济责任进行了重点分析,特别是公款接待这块,浓墨重彩地写了。还分析了三条原因。”梁健赶紧问道:“哪三条原因”余悦道:“我只能简单的说说,具体的我也没记完全。”梁健道:“大体意思就行了。”

余悦回想了下道:“第一条,是主观意识上,作为镇长没有把廉洁自律、勤俭节约的意识灌输到班子成员和镇村干部脑袋。第二条,是制度建设上,没有形成合理、可行的约束机制,造成部分班子成员挥霍无度。第三条,是领导魄力上,似乎对班子成员的管理没有好的办法,也没有大的魄力,没有树立一个镇长该有的权威。”梁健一听道:“条条都可致人重伤啊。”

余悦道:“在这方面,我发表了不同看法。我说我们的重点,还是要放在离任审计上,至于金凯歌镇长任期内,接待开支过大的问题,我也听说过有些别的说法。但是秦军正马上制止了我,说审计重点是组里根据区审计局党组会议的要求确定的,不能变。另外,他私下里又暗示我收了钟涛的钱,别不识趣。”梁健听她说到钱,就问:“那张两万的信用卡,你跟胡书记汇报了嘛”余悦道:“汇报了。最近,胡书记跟我谈过一次话,听听我对审计工作的看法。我汇报了,并把收到信用卡的事情说了。”梁健问道:“胡书记怎么说是不是很震惊”

余悦把剩下的咖啡喝了下去,摇了摇头道:“你和我都想错了。胡书记非但不震惊,反而表现得很习以为常。”梁健惊异不已:“习以为常”说着他就冷笑出来,“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我还以为胡书记是一个好领导,没想到对这种行为视而不见。”

余悦道:“也不能完全这么说。因为胡书记,还说了些别的话。”梁健道:“她还说了些什么”余悦道:“她说,钟涛送信用卡给我们的事情,要一分为二的看。一方面,基层通过送卡的形式,来向上级示好,确实是极为不妥当的,违反廉政建设的规定。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基层很担心上级作出不公平的评价,希望通过送礼来争得一些主动。所以说啊,这送卡送礼,既是个人的不当行为,也有大环境的因素,不过我不把这些卡装入个人口袋,她说她还是很高兴。”梁健问道:“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余悦道:“胡书记说,她适当时候会找钟涛谈谈的。”

梁健又问:“那么关于经济责任审计的结果,胡书记没有说别的”余悦道:“区审计局还没有正式将评价结果报常委会,按照程序,胡书记目前还没有看到全文。所以也就没有表示什么。”梁健道:“你说,胡书记的意思,是否也会对钟涛的问题视而不见”余悦道:“这个很难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