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举荐梁健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20:18:44 字数:3216 阅读进度:101/1780

石宁发现梁健拿着信封从金凯歌办公室出来,便走进了钟涛办公室。:efefd石宁道:“最近,我发现梁健跟金镇走得很近,今天他拿着一个大信封从金镇办公室出来,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钟涛打了手机给章华,让他也过来。章华坐定后,钟涛问道:“上次,你说要拉拢梁健到我们这边,进行得怎么样了”

章华记得当时的确建议过,要把梁健拉入自己这一伙,但也就这么一说,事后又到年底,后来又过春节,节后各种会议,并没细细考虑过。这会钟涛提起,他只好答道:“这段时间比较忙,所以没好好考虑过。”钟涛道:“刚才石宁看到梁健从金凯歌那里出来,拿着个信封,不知在搞什么鬼。”

章华道:“这好办,下班后我让老柴去梁健办公室看看。”老柴是镇政府看门人,也负责给领导早上打开水,每个办公室的钥匙他都有。钟涛道:“也好,看到了,到时候第一时间报告我。”章华道:“明白。我再看看,找个机会把梁健弄到我们这边来。”钟涛道:“正面引导恐怕没有好的效果,关键你要在金凯歌和梁健之间,拉开一道口子。”章华点了点头,但也没什么现成的办法。这时石宁道:“我倒想到一个好办法。”

区委书记胡小英桌上摆着一刀文件。这是从区纪委上报过来的举报信,举报信共有十来封,是由不同时间不同笔迹的人写的,但举报的对象却只有一个,就是十面镇党委书记钟涛。看着这些信,胡小英皱起了眉头。她心道:“钟涛是我的同学,我本对他抱有很大希望,才委以重任,没想到他有这么多问题。尽管这些问题并无查实,但这种事,无风不起浪。”

胡小英详细翻阅了举报内容,其中涉及到很多工程,很多受贿行为,最近的一起居然是拆迁工作的招投标工程。虽然是匿名举报,但举报人对有关情况掌握得还是很及时,这说明举报人不是本镇机关干部,至少也是与机关工作人员经常接触的人员。

如果放在平时,胡小英可能会让纪委对举报内容进行核实,但目前她还不能这么做。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当前十面镇的工作情况,十面镇正处在大拆迁的阶段,北部新城建设要拉开框架,大拆迁是第一步,钟涛作为十面镇党委书记,是大拆迁工作的具体实施者,如果现在对他进行调查,可能打乱十面镇工作的步子;另一个原因是,钟涛是她一手提拔起来的乡镇一把手,如果工作一年就对他进行调查,那就是扇自己嘴巴子的事。

基于这样的考虑,胡小英暂时把这些举报信放入了抽屉。这会已经到了下班时间,胡小英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她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她打的是镜州市长宏叙的电话。她原来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毕竟宏叙作为市长,日理万机,这会不一定有空接她的电话。

没想到,电话才响了两下,宏叙就兴致高昂地接起了电话:“小胡啊,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难道是想请我吃晚饭啊”胡小英听宏叙心情不错,自己也受到影响:“如果领导肯赏脸,我是求之不得啊。”宏叙说:“正愁没地方吃饭呢,你说个地方吧。”

约定了一家小酒店。胡小英就给秘书余悦打了电话:“我们这就出发去嘉良饭店。”

余悦赶紧收拾了东西,给驾驶员打了电话,然后来到胡小英办公室道:“胡书记,我们可以走了。”

上了车,余悦问了一句:“胡书记,中包厢,还是小包厢”胡小英道:“就三个人,你看着办吧。”余悦就给嘉良饭店打了电话:“要一个有沙发和茶几的中包厢。”那边回答说,可能没有了。余悦道:“我是长湖区的小余。”那人一听马上改口:“哦,是余科长啊胡书记也一起来”余悦道:“没错。”那边道:“那好吧,我们做做客人的工作,腾出一间来。”余悦简单地道:“那麻烦你了。”

嘉良饭店,可以说是胡小英会客市里大领导的指定场所。这里没有星级,但菜蔬可口美味,这里没有气派,但地点隐蔽方便。余悦先前一听到嘉良饭店,就知道胡小英今天可能与市里主要领导会面。

胡小英见余悦已经安排好了晚饭,冷不丁问道:“你在十面镇的师兄梁健,现在怎么样啦”余悦听到胡小英问起梁健,也觉突然,又想起上次与梁健在湖滨宾馆的一夜,心里有些“突突”跳,心道,难道胡书记听说了我和梁健的事情但自己与梁健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应该不会有人发现啊。但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说不定自己与梁健在一起,就被人撞见过,传到了胡书记耳朵里也不一定。余悦只好含糊地答道:“最近,联系的比较少。就是年前到十面镇宣布经济责任审计结果那次,算是见了一面。”胡小英道:“哦,那次啊。那次本来你在那里吃饭,后来因为市委组织部来人,我把你叫了上来。”

余悦没想到胡小英记得这么清楚,就道:“是,就是那次。”胡小英又问:“他对经济责任审计结果看法如何”余悦也不隐瞒:“他好像很不满意,主要是觉得经济责任审计,不应该只是盯着金凯歌履职以来这一段。”胡小英微笑着点了点头,又道了句:“看来,他还蛮有正义感的嘛他是不是跟金凯歌走得比较近”

说到这方面,余悦不好随便说了,“跟谁走得近”,这轻则是关系亲疏问题,重则就是站队问题。她知道胡小英和钟涛是同学,如果说梁健与金凯歌走得近,胡小英会不会就会认为他与钟涛走得远,这不等于说是跟胡小英走得远吗余悦道:“这,具体我也不太清楚。”

余悦本以为胡小英会“哦”一声就过去了,没想到胡小英又问道:“听说到目前为止,十面镇主要领导都还没有给他安排具体的工作”余悦道:“据我所知,年前他主要负责的是经济责任审计的协调工作,年初也没有听到有什么具体分管的工作。”胡小英道:“你对他比较熟悉,你觉得他适合分管什么”

余悦听胡小英这么问,心里就泛起了嘀咕,以往胡书记对一个人从来没问得如此具体过啊,这次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要给梁健安排具体的分管工作余悦想,如果自己说不知道,也许对梁健是不负责任的,说不定胡书记还真看重自己的评价呢余悦于是道:“他以前担任过党委秘书,我想,就分管业务来说,他在党群工作方面,比较适合一些吧。但我也是初步了解。”

胡小英沉默了一会道:“你看镇纪委书记这个职务,他能胜任吗”余悦想了想,梁健的为人她是清楚的,便道:“我想能够胜任。”胡小英点了点头说:“哦。”这次关于梁健的谈话,到此算是结束了。

胡小英等人到了包厢之后,余悦就叫来了服务员沏茶,自己与店老板去商量菜和酒。胡小英特意交代了酱鸭、瘦肉饼、镜湖醋鱼等特色菜,其他就由余悦去安排了。酒的话毫无疑问,是红酒。

嘉良饭店虽小,东西倒都是货真价实,他们的红酒也是专门从法国进口,卖的价也不低,但作为常客,店老板也拗不过余悦的面子,以成本价卖给她。余悦道:“这就谢谢了。”

二十分钟后,市长宏叙走进了嘉良饭店,他没有带秘书,司机就和胡小英的司机单独弄了一个小包厢吃饭。

余悦赶紧替宏叙市长倒茶,胡小英让宏叙上座。宏叙心情不错,坐下来就大大喝了一口茶,道:“哦,今天怎么是两位美女陪我吃饭啊”胡小英介绍道:“宏市长,这位是我的秘书余悦,一直没有机会带出来让你见见。”

宏市长打量了一眼余悦道:“既是美女,又是才女吧”

余悦本来担心胡小英带她认识的领导,就如她想象中许多领导一样太严肃。但宏叙并没有一点严肃的样子。

余悦是头一次跟宏市长吃饭,以往在会议上看到过。但会议上,他都比较严肃,这会微胖的脸上,保留着一丝笑容,看上去比较和蔼。但岁月还是在他脸上,留下了一些沧桑的痕迹。他看余悦的眼神,也是长辈看小辈的眼神。于是,余悦放下心来,道:“两样都称不上,宏市长您夸奖了。”

胡小英这时道:“宏市长看人眼光很准的,他夸奖你,肯定有道理的。”宏市长哈哈笑了:“小胡啊,你到下面当了一年区委书记,也很会说话了。我的眼光好,是建立在你基础上的,你看中的年轻人,我放心,肯定不错的。”

胡小英接了话头道:“宏市长,你说我把小余放下去锻炼锻炼,妥不妥当”宏叙道:“当然好,年轻人当然要多锻炼,而且要趁早锻炼。余悦二十五六岁吧按照现在的标准还年轻,但如果按照我们那个时代的标准,可就不年轻喽,我二十五岁当镇党委书记,二十七岁当副县长,所以,如果你真想培养余悦,得赶紧了”胡小英转过来对余悦道:“小余啊,还不快敬敬宏市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