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巧妙解围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20:18:55 字数:3356 阅读进度:106/1780

那次拆迁工程招投标的事,是钟涛授意章华替赵弓的公司作弊,也可以说是钟涛的软肋,他不太愿意触碰,因此也只好退让一步道:“既然金镇长方案都拿出来了,大家看看,是不是需要做这个事情”

许多班子成员看到这份材料,就意识到金凯歌带来的是浓重的硝烟味。在这场即将开始的战争中,大家不用权衡都认为,金凯歌的胜算实在太小。于是不少人,大摇其头:“我们认为,镇上党政权力的运行还算是规范的啊”有人说:“去看看别的乡镇,会更加吓一跳的,一言堂的不在少数,我们这里,钟书记还是比较民主,坚持民主集中制的,所以这个规范权力运行的东西,不搞也罢啊”另有人说:“制度再好,也要人执行,我们做了就行,搞什么制度啊”

几乎所有的意见都成了一边倒。金凯歌脸上,青一阵白一阵黄一阵黑一阵。钟涛脸上则慢慢绽开了笑容,只要一听刚才班子成员的发言,就知道这个班子里到底谁说了算。

新进班子的余悦第一次参加班子会议,就见识了这个班子内部的斗争,她对情况还不了解,当然不会发言。

这时,钟涛总结道:“金镇长,大家的意见也都发表了,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这个提议还是暂时缓缓吧。”金凯歌却仍旧不愿放弃:“还有些同志没有发言。”

这分明就是指梁健了。金凯歌似乎非在这个会议上,让梁健表态不可。余悦也朝梁健看了过来。

钟涛道:“哦,还有我们的纪委书记梁健同志,你的意见怎么样”

梁健也已经料到可能自己会被逼发言,如果他支持金凯歌,那么势必会被孤立起来,遭受众人反对,如果他不站在金凯歌这边,金凯歌对他的误会将进一步加重,他如何回答才好呢他脑袋给快运转,就如在大海中打捞钻石,渺渺茫茫。然而,这时一个念头,就如天上的流星一样闪了下

梁健忽然笑了起来。梁健一笑,大家都感到惊讶,朝他看了过来。领导班子会议上,本来就少有人笑,每个人都板着脸,以示会议的严肃性。何况,这会儿两个主要领导正在角力,笑出声来实在有些太不严肃了。

副镇长常戚与石宁耳语道:“这个梁健,他笑什么啊”石宁也在他耳边道:“我看他是被逼急了,看他怎么处理。”常戚点了点头,不言语了。

钟涛见梁健笑得异常,板着脸道:“梁书记,你笑什么”梁健这才停止了笑声,道:“钟书记、金镇长,我笑,不是笑大家,而是笑我自己。今天是该我这个纪委书记,向两位领导作检讨啦”

梁健这时才把“检讨”这个词,重新还给了书记和镇长两位主要领导。其余人听到梁健说要作“检讨”,有点云里雾里。余悦也一直盯着梁健,心下有点替他担忧,梁健到底怎么度过这一关

梁健看了众人一眼,道:“规范权力运行,是纪检工作一直在探索的一个主题。今天,我没有提出这个题目来,反而是金镇长替我提了出来,是我工作不够靠前啊,所以我要向两位主要领导作检讨。下一步,我会好好考虑这个问题,对于可行性也要进一步论证,不管如何今天金镇长是提醒了我,大家也都发表了好的意见,我再深入研究研究,并向上级纪委做好请示,然后专门向党委会做一次汇报。”

梁健这么一说,把矛盾揽了过去,似乎是没事找事,但却也让金凯歌有了台阶下。钟涛因为梁健把事儿揽去了,也不便再说下去,金凯歌有了台阶下,也就不再纠缠,会议总算烟消云散地结束了。

散会时,余悦跟梁健走在最后面,余悦道:“你算是替金镇长解了围了。”梁健道:“可是我把自己围进去了,下一步你要支持我啊。”余悦笑道:“力所能及,全力以赴。”梁健道:“今天,看你怎么这么可爱啊。”余悦道:“我哪天不可爱吗”

两人的仅限于此,如今两人都在一个镇上担任领导干部,言行举止也就多了一份自持。

金凯歌回到办公室后,心里还是非常郁闷,坐在椅子里狠狠地吸了口烟。刚才班子会议上,所有班子成员的反对,已经明确告诉金凯歌,他在镇上的地位很不牢固。所幸的是,由于梁健说了那番话,他才没有闹到脸面尽失的地步。

由此看来,梁健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他说搞规范权力运行时机没有成熟,也就是说班子里那些人,都不想改变当前的状况,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都还觉得有利可图。要在十面镇改变现有状况,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金凯歌又想,梁健说下一步还要提出规范权力运行这个问题,恐怕也是解一时之围的托词,也许他再也不会提起了。

不过,从心底里他还是感谢梁健的,毕竟他没有完全站在钟涛他们一边。

晚上,余悦说请梁健一起去吃饭,梁健说:“应该我请你才对啊。你第一天来镇上,应该我请你。”余悦道:“你的那顿饭,先欠着吧,我会记得的今天主要是有人要请我,我推不掉,所以你还是跟我一起去吧。”梁健问:“是谁啊你都推不了”余悦道:“是市纪委一个常委,还有市委组织部的一个处长。都是江中大学的校友。”

梁健一听是江中大学的,就问:“叫什么名字”余悦道:“一个叫赵明华、一个叫范平,你认识吗”梁健道:“不认识。”余悦道:“呆会见了就认识了。”梁健道:“纪委常委应该是副处级吧,处长是正科级吧我算混得最差了。”余悦笑道:“怎么样自惭形秽,不敢去了啊”梁健道:“怎么可能,孔子有句话,无友不如吾者,也就是说不跟比自己差的人打交道。说的有点过,道理还是有的。跟比自己强的人吃饭,才会有进步嘛”

余悦道:“你有这点认识就好。不过,我觉得,职位高低,跟平台有关系,并不是说你就不如他们,我觉得你能力很强啊。”梁健笑了:“没想到,你第一天作我领导,就会激励我奋发向上了啊”余悦妩媚地晃了下脑袋道:“那是。”

晚饭安排在一家离市政府不远的小酒店,酒店的小海鲜在镜州市蛮有些名气。除了市纪委常委赵明华、市委组织部处长范平,还有一个美女据说是市图书馆某个部的副部长,人微胖,但脸的轮廓还是蛮可爱的。

赵明华和范平看到余悦带着梁健进来,起初都有些惊讶。梁健一下子就感受到了,他们没有想到还另有他人。从男女搭配来看,他们是有意安排了两男两女的格局。

梁健感觉,自己是不受欢迎的电灯泡。他很想转身就走,可来都来了,就这么走,非但自己没脸,也会让余悦尴尬,于是他只好硬着头皮坐了下来。

余悦介绍:“今天我给大家介绍一位新朋友。这位是十面镇的纪委书记梁健,也是我们江中大学的校友哦”

赵明华招呼道:“哦,梁书记,请坐请坐。”

梁健道:“谢谢。”他转而看市委组织部的范平,那人脸色有些古怪,明显对他的到来不太欢迎。

人齐后,酒和菜也很快上来了。大家开吃。

市委组织部范平处长道:“这里的小海鲜挺有特色的,货都是当天从舟山直接运过来,这些小海鲜,从海里捕起来,到上餐桌,总共不到8个小时的时间,所以特别新鲜。两位美女,赵常委,尝尝啊。”就是没有提到梁健。

赵明华道:“是啊,海鲜一定要吃得新鲜。来来。”

梁健也不稀罕范平的招呼,他想既然来了,也就既来之则安之,他要变人家不欢迎,为人家欢迎他。梁健道:“现在物流业发达了,海鲜从舟山到镜州8个小时也不算快了。我知道云南香格里拉,有一种松茸从采摘到日本东京餐桌上,也就6个小时,只有这样才能保持新鲜度。”

赵明华道:“据说这种松茸好吃得不得了,营养价值特别高,而且用碳烤的方式吃,最好了。”范平最喜欢尝试新鲜东西,对于这种松茸已经垂涎已久,一听说就流口水,他道:“我们这种好东西,都被小日本吃了,如果我们能够尝尝该多好”图书馆的美女尹佳道:“哦,我也听说过,真想什么时候尝尝这种松茸。”

梁健道:“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也不难尝到啊”范平有些兴趣了:“梁书记,知道哪里有这种好东西尝”梁健道:“我知道我们镜州郊区有个驴友俱乐部,那里有碳烤松茸,不过,我也没去过,但听说口碑不错,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我们什么时候去尝尝。”

赵明华、范平和尹佳对梁健的邀请都很感兴趣,范平道:“择日不如撞日。”尹佳道:“撞日不如今日。”

余悦起初还担心,自己擅自把梁健带了来,赵明华和范平会对梁健不欢迎,让梁健也觉得没面子。可没想到,梁健一下子抓住松茸的话题,几分钟内让在座的人都接受了他。她这才放心下来,不过对于他们说今天就要去尝松茸,她反对道:“吃这种珍贵的东西,我想,起码也要做些准备吧。不说一定要饿着肚子,起码嘴巴要清爽才行。我们现在都吃了这么多海鲜,嘴巴早已经鲜坏了,味觉辨不出松茸的鲜美,不是暴殄天物啊我觉得,还是下次约个时间,大家先让嘴巴清淡了,再去,据说吃松茸前,还要喝杯矿泉水润唇清喉,才不致于浪费天下的美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