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前程远大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20:19:00 字数:3534 阅读进度:107/1780

范平道:“还是我们师妹考究啊那好吧,今天我们先把这里的酒喝好,下次再去吃松茸。:efefd这事我们可靠你了,梁书记。”梁健道:“一言为定,我们就定在周六晚上去吃松茸,怎么样”大家都说好,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酒喝了不少,喝酒时,梁健注意道,纪委常委赵明华时不时拿眼睛瞄余悦。

范平和尹佳喝了一个交杯酒,然后撺掇着赵明华和余悦俩也喝交杯酒,好几次,余悦都谢绝了。后来一次,赵明华站了起来,范平和尹佳都在一边起哄,余悦拿眼睛瞄梁健,向他求助。范平注意到了,便说:“梁书记,你说他们该不该喝”

对于这个问题,梁健无法回答,感情上,他是绝对不想让余悦喝的,但从桌面上的形势来看,他如果说“不要喝”肯定也不现实。

余悦看出了梁健的为难,才道:“我喝,赵常委我敬你。”

于是两人双臂环绕,喝了一个“小交杯”。梁健看余悦杯子中的酒,一点点滑入红唇,心里是说不出的不是味。

晚饭结束时,赵明华主动提出要送余悦回家。余悦道:“我谁都不要送,我自己回。”他这么一说,梁健也就不好说了。余悦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逃走了。赵明华只好与范平、尹佳他们上了另一辆出租车,问梁健怎么走。

梁健则借口想活动活动筋骨而散步回去。从花苑大桥上走过时,下方的流水湍急浩荡。梁健暮然停了下来,看着流水发了好一会呆。这时,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余悦打来的电话。

余悦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酒意:“你在哪”梁健道:“在路上,走回去。”余悦道:“我让司机拐过来接你。”梁健道:“你还没有回家”余悦道:“没有。我也想走走。”

余悦从出租车里出来,打发出租车离开,与他并肩往前走。

余悦道:“那个赵明华常委,老是纠缠不清,我都怕他了。”梁健道:“他还没有结婚吧”余悦道:“应该没有。”梁健道:“他好像在追你哎。”余悦倒是直白:“我知道。”梁健道:“一个副处级干部哎,你不打算接受吗”余悦看了他一眼,道:“你说我该不该接受”梁健道:“这可是你的事哎,我怎么知道啊”

余悦停了下来,问道:“你真觉得,这只是我一个人的事吗”

梁健感受到余悦咄咄逼人的目光,却又不好回答什么他感受到余悦对他的好感,两人目前也都是单身。但梁健就是无法回答,他知道,如果他说“你不该接受”,那就等于说自己想跟余悦在一起。可此时,他还没有想好,是否要跟另一个女人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自从那次班子会议上,钟涛联合班子中自己的势力将金凯歌提出的规范权力运行一事否决后,钟涛更加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可一世。在接下来农房拆迁、安置社区建设和北部新城基础设施建设等重大项目中,基本上都实现了“一言堂”。

众多政府口班子成员,比如工业镇长王国华、城建镇长常戚、分管拆迁镇长石宁等都唯钟涛马首是瞻。他们都从那次的班子会议上认识到,在十面镇如果谁不跟钟涛搞好关系,那就没有立足之地,镇长金凯歌在十面镇不过是个摆设,重要的事情他都做不了主。

金凯歌意识到这一切后,真是有苦说不出、有气发不了。金凯歌感觉,如今自己在十面镇上的处境,比提出规范权力运行一事之前更加不济,但他也无力回天。

在这个镇上,也许只有梁健一个人还没有彻底将他抛弃。

金凯歌那天晚上实在憋闷异常,快晚上十点了,还是打电话给梁健:“出来喝个夜酒吧,你大哥郁闷得很呢”

这是梁健第一次听金凯歌自称“大哥”。梁健来到了一家夜店,金凯歌已经把菜和酒都点好了。梁健一到,金凯歌道:“今天我们兄弟俩,好好喝一杯”梁健知道金凯歌心情不佳,也不多问,只豪气地说了声“好”。金凯歌道:“好,爽快,我们喝一杯。”说着就把满满一杯白酒干了下去。

梁健也只能舍命陪君子,将杯中酒干了,又替金凯歌倒酒。金凯歌也不多说话,见酒就干。直到半斤白酒下了肚,又开了一瓶,他才缓和了喝酒的速度。

金凯歌把杯子拿在手里,看着杯子,却对梁健说话:“兄弟,上次班子会议上我是做了傻事。我没有听你的劝告。”梁健听出了金凯歌话语中的失意,他不想这个时候再说些丧气话,让他意志更加消沉,只是安慰道:“金镇长,那不能说是傻事,只是你也担心镇上再这么搞下去,就会乌烟瘴气。”

金凯歌放下了杯子,朝梁健竖了拇指,满带酒意地赞赏道:“乌烟瘴气,就是这个词。我真担心镇上再这么下去,就会成为某个人的私人小王国了。但你知道我是孤掌难鸣啊,这里的水太深,利益的根系早在那里,很难撼动。”梁健道:“是啊,十面镇本就复杂。钟涛书记他们都是从本地成长起来的,他们有他们的利益,而从上面派下来的干部要实施自己的抱负和理想难之又难。”

金凯歌叹了口气,道:“我真的想放弃了。梁健,不瞒你说,我感觉累了。我在想,我可能明天就向区委打请示,要求调回区里算了,不管哪个部门都可以。”

梁健没想到金凯歌想要就此放弃,他赶忙道:“金镇长,你可千万别这么早做决定。我觉得至少有两个理由,您不能马上离开十面镇。”金凯歌醉眼朦胧地问:“梁健,你说说什么理由”

梁健喝了口茶道:“第一理由是,从这段时间的接触来看,我认为你是一个有责任感、有正义感的人,所以我想,你也不会是一个半途而废的人,你提出的规范权力运行机制这件事情,本身并不没有错,而是时机错了,但时机总会来的,只要我们坚持住”

金凯歌听梁健这么一说,被吸引住了,很专注地听着:“第二个理由呢”梁健见自己说的有效果,就顺势道:“第二个理由是,镇上的形势正在发生变化,你看出来了吗”金凯歌疑惑道:“什么变化,我看到的变化,就是镇上的权力越来越集中在钟涛手里。你发现近段时间的那些重点工程,都是钟涛在决定施工方和承包方,我敢说他从中肯定捞到了不少好处,可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一到党委会上,都是他的人,都会对他的提议举手赞成。”

梁健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说:“钟涛把越来越多的权力往自己手里揽,这是一个方面。但你有没有感觉到,区委也在微妙地调整镇上的结构呢比如说,这次让余悦挂职担任副书记,而且让我担任镇纪委书记。照理区委知道我不是钟涛的人,但却让我来担任镇纪委书记,这难道不也是体现了区委的一些微妙态度吗”

金凯歌这次真的听了进去,他沉着脑袋思考了一阵,而后猛然抬头:“你的意思是,区委也不完全信任钟涛要知道,胡书记跟钟涛可是同学关系。”梁健道:“胡书记的确跟钟涛是同学,但我不认为,胡书记与钟涛关于权力的态度完全一致。也许胡书记并不喜欢钟涛的有些做法。当然,这一切我也只是猜测。”

两人又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了一阵。金凯歌最后说:“梁健兄弟,没想到你二十七八的年纪,见识真的不小,你看问题看的很透彻。是你让我重新又有了些信心。这杯酒我敬你”梁健道:“金镇长,这杯酒就别喝了,喝多了伤身,明天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等我们规范权力运行的机制在镇上全面推行了,我们兄弟再庆祝。”金凯歌道:“好,到时候再喝另外我想说,兄弟你思路这么清晰,年纪这么年轻,我相信以后你肯定前程远大。”

星期五到了,午饭之前梁健就到了余悦办公室。余悦的办公室,梁健是第二次去,第一次是余悦报到的那一天。这次到了余悦的办公室,一看,就感叹女人的办公室,跟男人的的确大不相同。

余悦的办公室内,放了很多绿色植物,有大叶子的,也有小藤蔓的,都是对身体有好处的。梁健道:“这儿简直被你布置成一个小森林了嘛”余悦道:“镇村干部都喜欢抽烟,有时候到我这里了都抽,有些绿色植物,可以清洁空气。”梁健道:“看来,下次到你这里,我就得自觉点,不能抽烟了。”余悦道:“对你可以放宽政策,不过抽烟对身体的确不好,找个时间戒了吧”

梁健心里暗道,如果跟余悦生活在一起,就没得抽烟这也算是个大挑战,好在自己还没打算去迎接这一挑战。

余悦问道:“啥事啊”梁健道:“你忘记了啊上个礼拜,不是在吃饭的时候,跟市纪委的赵常委和组织部范处长说好了,星期六一起去吃松茸吗你帮我跟他们再确定一下吧。”余悦道:“你还当真了啊酒桌上的话,不用当真的。”梁健道:“我可不这么认为,我向来是酒桌上和酒桌下说的是一回事。”余悦想了想道:“好吧,我联系一下。”

赵明华、范平和尹佳对梁健的邀请都很感兴趣,范平道:“择日不如撞日。”尹佳道:“撞日不如今日。”

余悦起初还担心,自己擅自把梁健带了来,赵明华和范平会对梁健不欢迎,让梁健也觉得没面子。可没想到,梁健一下子抓住松茸的话题,几分钟内让在座的人都接受了他。她这才放心下来,不过对于他们说今天就要去尝松茸,她反对道:“吃这种珍贵的东西,我想,起码也要做些准备吧。不说一定要饿着肚子,起码嘴巴要清爽才行。我们现在都吃了这么多海鲜,嘴巴早已经鲜坏了,味觉辨不出松茸的鲜美,不是暴殄天物啊我觉得,还是下次约个时间,大家先让嘴巴清淡了,再去,据说吃松茸前,还要喝杯矿泉水润唇清喉,才不致于浪费天下的美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