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余悦伤情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20:29:11 字数:3137 阅读进度:116/1780

金凯歌道:“你和余悦结婚后,也一直没有办酒席,准备什么时候办啊”梁健道:“还办什么酒席,她都不肯搬过来跟我一起住。”

金凯歌见梁健并无隐瞒的意思,说得很坦率,那是梁健对自己的信任,金凯歌感到欣慰,说得更加诚恳:“你和余悦的事情,镇上传的很多。原来是传你们搞男女关系,现在你们结婚了,传的是你们不搞男女关系,有婚姻之名,无婚姻之实。这也太奇怪了。你们俩之间到底出什么事了啊”梁健道:“其实,我也是莫名其妙。我到现在也没搞清楚。我让她搬来一起住,她说不行,还让我不要问她原因”

金凯歌沉默了一会才道:“也许余悦有她的苦衷,为什么不找个机会,好好跟她谈谈呢”梁健道:“我就怕她不愿意说。”金凯歌道:“对付女人,就四个字,死缠烂打。女人心软,只要你足够真诚,她一定会开口说话的。沟通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梁健道:“你对付嫂子,是不是就用死缠烂打呢”金凯歌笑道:“那当然,这是我的杀手锏。我老婆气生得再大,也挡不住我这一招。一定去试着用一用。”梁健道:“谢谢金镇长,我今天就试一试”

梁健敲余悦的办公室门。自从余悦那天拒绝与梁健同居之后,两人说得话很少。梁健这段时间,用工作来麻痹自己,跟余悦说的话加起来也不过五句。这会想来,自己也的确不够温柔,也许自己与女人沟通方面也真是有问题。这次,梁健打算态度诚恳,倍加温柔。可敲了门里面没有回音,梁健转了门把手,门上了锁。

梁健悻悻地回到办公室去了。如今余悦到哪里去,都不会跟自己打招呼了。这时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自己的驾驶员小吉。梁健想起,下午让小吉去市区办事去了,他这会打电话来,难道有什么处理不了梁健赶紧接起了电话:“小吉,有什么事啊”小吉没有一下子回答,过了好一会儿才称呼:“梁书记。”梁健急问:“我听着呢,你说。”小吉道:“梁书记,我不知该不该说。”梁健道:“小吉,你怎么变得吞吞吐吐,你没事吧”小吉道:“我看到余书记了。”

梁健想,余悦不在办公室,到市区也很正常,但如果很正常,小吉肯定也不会打电话过来。梁健问道:“看到余书记,又怎么样你直接说吧,没关系。”小吉道:“我看到余书记,上了一个男人的车。”梁健听着愣了,过了好一会才“嗯”了一声。小吉又问道:“梁书记,如果你需要我跟着他们的车,我可以跟着,如果不需要我就继续去办事。”

梁健心里冲突得很厉害,他感觉小吉也在怀疑他们婚姻的和谐度,才会打来这个电话。

如果他让小吉跟上去,那么在自己和别人心里都种下了不信任妻子的种子。而如果他不让小吉跟上去,那他就失去一次解开余悦秘密的机会。一番痛苦的决定后,梁健说:“你跟上去吧,我马上赶回镜州市区,到了跟你联系,别跟丢。”小吉立即领命:“放心吧,梁书记,我一定不会跟丢。”

梁健到了厉峰办公室,问厉峰有没开车。厉峰说开了。梁健问他钥匙在哪里。厉峰往桌子上指了指,梁健看到那把汽车钥匙,抓起来就走,返身对厉峰道:“借我一天,我会让小吉来接你下班。”他开厉峰的车,主要是不想让余悦认出来。

厉峰的车子在国道上飞驰,他紧绷着神经,感觉迎面的车子犹如梭子一般往后飞。到了镜州市去,他给小吉打电话。小吉道:“我在皇家宾馆门口。”听到“皇家宾馆”四个字,梁健又心头一震,为什么是这家宾馆

梁健到了宾馆门口,跟小吉汇合了,梁健问:“余书记有没看到你”小吉道:“应该没有,我很小心。”梁健道:“你知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小吉道:“我从外面看到他们没有取房卡,但是他们进了电梯之后,我又跟过去看了,电梯上了十二楼,那是客房区。”梁健脑袋里又是一阵轰鸣。但他没有让自己的情绪表露出来,对小吉道:“辛苦你了,你可以回镇上了,今天就不用管我了,只要把厉峰送回家就行了,我借了他的车。”小吉知趣地道:“知道了,那我走了。梁书记,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冷静啊,像你这样优秀的干部,以后老婆多的是啊。”梁健瞧了小吉一眼,道:“谢谢。”

宾馆十二楼的一个房间里。市纪委常委赵明华和余悦一同走了进来,赵明华从身后把门关上。他显得很激动,道:“没想到,你会答应我来这里。”余悦径直走到了窗口,把窗帘拉开,光线从外透了进来:“你作为市纪委的领导,你都不怕被人看见,我还怕什么”

赵明华笑道:“那不一样,你现在已经是有夫之妇了,我还是光棍一条。”余悦道:“可你是处级领导,我还是乡镇一个副科级干部。”赵明华道:“既然你这么看重领导的级别,你为什么这么匆匆忙忙就嫁给了梁健,他也不是副科级吗”

余悦瞧见楼下的马路上,停着的一辆汽车,从十二楼看下去,那辆轿车就如火柴盒那么大,但她很快认出了这辆车,这是镇上厉峰的车子。她看不清车里的人,但她知道那会谁余悦道:“我没有跟梁健住在一起。”赵明华道:“那你干么要嫁给他呢难道我对你不够好”余悦道:“今天不想谈这个,木已成舟,已经改变不了,谈了没有意义。”

赵明华心下失望,但也知道余悦说得也没错,心想,还是及时行乐了吧,这叫活在当下。他走过去,从身后抱着余悦。余悦面无表情,还是看着下面的小车。赵明华问道:“你在看什么”余悦道:“没什么。你答应了安排领导近期就到十面镇检查规范权力运行工作机制建设情况,什么时候去”赵明华道:“后天。”余悦满意了,将目光从梁健所在的那辆小车移开:“希望你们检查得严厉点,十面镇需要这么一套制度来规范。”

赵明华的嘴唇亲吻余悦散发体香的颈项,问道:“难道你就为了这事,才答应和我来这里”余悦道:“不是。”赵明华道:“难道,你是真的对我有感情”余悦道:“既然你问了,我告诉你一件事。”

余悦没有转身,而是脑袋后仰,在赵明华的耳际,说了一句话。

赵明华猛然向后退了一步,神色变得紧张、恐惧:“你在跟我开玩笑”余悦道:“没有,你可以看看我包里的报告。”

余悦从宾馆出来的时候,梁健从车里出来,直接来到了余悦面前。余悦似乎早已料到梁健会来,非常镇定地看着梁健。

周边的车流犹如红黄黑的线条穿梭着。梁健看着余悦的眼睛:“你怎么会在这里”余悦道:“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梁健道:“你现在已经是我的法定妻子。”余悦道:“马上就不是了。”梁健楞了:“你要跟我离婚”余悦:“难道你还会要一个跟别人在宾馆开房间的妻子”

看着余悦脸上露出的坏笑,梁健不知从哪里来的冲动,一个巴掌就甩到了余悦的脸上。余悦一只手摸着脸颊,笑得更加厉害:“打得好”说着,就向前快速走去,她的肩膀直撞在梁健的肩头,梁健退到了一边。

看着在夜幕降临中渐渐走远的余悦,他喊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这么做”

街头不少人朝梁健看过来,梁健已经无所谓。在不远处的一辆车里,小吉看着这一切,暗暗摇了摇头。小吉并没有回镇上,他担心梁健会出事,就跟厉峰打了电话,厉峰让小吉看好梁健。小吉心想:“梁书记虽然当了官,可感情很不顺啊”

小吉看到梁健重新坐进车里,启动了汽车,向着自己的居所开去,他才放下心来,开着车回去了。

梁健并没有回家。他绕了个圈,浑浑噩噩又来到了市中心区域。找了个车位停下来,然后毫无目的地溜达。他想要理清脑袋中的思路,却感觉头脑中一桶浆糊,处在崩溃边缘。

余悦拐入了一条小巷。这是镜州市的老城区,沿街都是古旧的店铺,原本是个闲情逸致的地方,而今天的余悦却毫无逛街的心情。她又摸了摸脸上被梁健打巴掌的地方,隐隐还有些疼痛。余悦靠在古老的墙上,哭了起来。她不想让梁健伤心,但如果不这样,她无法让梁健同意离开她。

既然上天跟她开了这么大的玩笑,那么她也只有认命了,她唯一想做的就是不想拖累梁健。她觉得自己这么做是对的,梁健早晚会明白。

她重新站直了身体,继续往前走,她原来约好了一位专家医生,但刚才医生来电话,说临时有紧急状况,只能明天见她。余悦想到需要家里需要购些东西,就进了百货商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