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领导肯定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1-31 20:29:12 字数:3250 阅读进度:118/1780

高成汉还真看得仔细,一页一页地翻,他看到汇编中,把党委、政府、人大的主要工作职责划分得相当清晰,又对党委办、财政办、经济服务中心等17个办公室、站所的职责列成了清单,针对这些职责,又分别列出了存在的风险点和防范措施,简单明了、一目了然。高成汉心想:“这项工作的具体操作人员,思路是相当清晰的。”这么想着,高成汉抬起了头,似是随便的问了一句:“这项工作是谁在负责”

镇党委书记钟涛,一看有功劳可占,马上道:“我们镇党委高度重视,自从上次高书记来调研之后,我作为党委书记主抓这项工作,金镇长也比较关心”高成汉打断了他的话道:“我想知道的是,具体是谁在操作这项工作,这一本制度是谁起草的”

钟涛尴尬地停了嘴,看来领导对他的邀功并不感冒,只好说:“具体操作的工作,都是我们的纪委书记梁健在干,起草工作也是由他负责的。”

高成汉看向梁健:“哦,梁书记,上次我来调研时,真正谈到了问题的也是你小伙子,不错,工作很用心,也有思想。”继而他对钟涛说:“材料就看到这里,现在汇报吧,有话则长,无话则短。”

钟涛应了句,开始汇报起来。钟涛汇报完了,金凯歌又补充了一些。问其他人有无补充,余悦等人都说没有。梁健瞧了眼余悦,这段时间她显得消瘦,精神状态也不好。区委书记胡小英似乎也注意到了余悦的变化。

梁健看到胡小英有两次都是以疑问的目光看余悦,而余悦似乎没有注意,或者说不想作出什么反应。

会议到了结尾,市纪委书记高成汉道:“这次十面镇党委为试点工作做了大量工作,成效是明显的,制度建设方面的设计也比较完整。下一步关键是抓落实,这其中钟涛书记作为一把手,第一个要带头舍得把手中的权力放下来。规范权力运行,是自我放权,这会造成领导干部手中的权力小些,灰色收入也会小些”

大家笑起来,高成汉却一本正经,“大家别笑,我说的是实话,就是这么回事。但这么做,至少有两个好处:一个是有利于全镇的经济社会发展;第二个是有利于保护我们的干部。有些干部出事,就是因为手中权力太大,权力使用隐形化,私人化、不公开,最后组织上发现了,护不住你,最后只能落得牢狱之灾的下场。所以,我希望十面镇在全市能够先行一步,把权力放到阳光下运行,为全市乡镇权力运行制度改革带个好头。我再强调一句,关键是抓落实。如果十面镇的这项工作抓不好,胡书记、钟书记,倒时候我可唯你们是问的”

胡小英、钟涛只能点头答应,说保证完成高成汉书记交待的试点任务。

众人把高成汉送上了车。高成汉坐在后排,赵明华坐在副驾驶室。车子开上了国道,国道左边是浩浩汤汤的运河,这条运河向东连接上海的黄埔江域。高成汉看了一会运河上来往船只,转过了头来道:“明华,你看十面镇上的那个纪委书记怎么样”赵明华听了道:“您说的是,那个叫梁健的纪委书记”高成汉道:“嗯。”

赵明华道:“还行吧。”其实,这句话他很不愿说出来。对于梁健,他还是作了些了解的,因为梁健是余悦的合法丈夫。赵明华作为江中大学的师兄,曾经对余悦一度抱有幻想,但不知为何,余悦始终无法把自己的心托付给他,用余悦的说法就是“明华师兄,你就作我一辈子师兄好了,我真的来不了电。”

余悦说是这么说,可赵明华还是放不下她。后来,余悦离婚了,赵明华并不嫌弃她,反而觉得机会来了。可不久,余悦又嫁给了梁健。

这让赵明华有一度就气疯了:“这个傻瓜女人,她难道连副处级和副科级的优劣都分不出来嘛”可余悦就是不看人家当官有多大,也许正是因为余悦的这种“幼稚”,使得赵明华心里更加无法将她放下。

余悦和梁健结婚后不久,余悦来找赵明华,希望他帮助借用市委书记的高度重视,把十面镇规范权力运行这项工作搞成功。赵明华想,这番请求是不是又跟梁健有关系于是他心里生出了一股邪念,他开玩笑般道:“我帮你忙,你能帮我什么忙”

余悦道:“不管什么忙”赵明华瞧着面容姣好的余悦道:“你这话当真”余悦道:“我骗过你吗”余悦当然没有骗过他,余悦曾经坦白的告诉过他,她对他没感觉。赵明华说:“你没骗过我。这样吧,我帮你办成那件事,你陪我去皇家宾馆。”余悦都没有看他,也没有对他的卑劣想法提出任何斥责,只是淡然地说了声:“好的。”

这声“好的”,说的赵明华很是诧异,他很奇怪,余悦居然会答应他这么出格的要求。既然说了,他也不想错失良机。接下来,赵明华就和余悦一同来到了皇家宾馆。而当赵明华想将余悦拥入怀中、享受鱼水之欢时,余悦告诉了一个关于她自己的消息,赵明华所有的就在那一刻烟消云散

高成汉道:“我看梁健这小伙子不错,思路清晰,办事也干练,关键还比较敢说话。你记得上次来调研吗没有人敢说话,就他说了。”赵明华似乎体会到高成汉话中的意思,高成汉似乎看中了梁健,会不会有把他调到市里来的想法如果让梁健进入了市纪委,他赵明华不是得天天面对他,又想起余悦的事情于是他赶紧道:“梁健能力是强,不过他已经离过一次婚,又已经结婚了,据说很快又要离了”

高成汉诧异道:“真有这种事啊”赵明华肯定地说:“是的。”高成汉就不再言语了,一个干部的婚姻,对于一个干部的成长也起到非常大的影响。高成汉心里,本来还真有把梁健调入市纪委工作的念头,听这么一说,想:“那还是放放再说吧。”

晚上在镜州市一家高档的豆捞酒店里,钟涛、赵弓和秦军正等人吃饭,席间叫了几个美女作陪,可钟涛还是感觉不好。秦军正这天可是春风得意,一个月前的区委常委会上研究决定,秦军正出任长湖区溪镇党委副书记、镇长,这是提拔使用,从副科级变成了正科级。秦军正到任已经三个星期。几天前说好了,由赵氏拆迁公司老总赵弓出面,给秦军正庆祝。秦军正欣然应允。

秦军正从一个区审计局的副局长到乡镇担任政府一把手,权力重了、感觉好了、酒量大了、心情愉快,主动敬钟涛的酒:“钟书记啊,今天怎么看起来心事重重啊”

钟涛道:“别说了,镇上搞了一个什么规范权力运行的破事儿。市纪委书记高成汉还亲自抓这件事,现在金凯歌手里拿着高成汉的尚方宝剑,梁健在一边帮他敲锣打鼓,害得镇上现在吃个饭都要几个人同意,工程项目之类都要搞公开招投标,我这个镇党委书记的权力也被架空了”秦军正道:“市纪委高成汉书记,我听市里很多人说过,他是个学院派,以前是哪个大学的党委书记过来的,根本不了解基层实际。权力公开,权力阳光,那还当个什么官啊”钟涛一向胆子大,没想到秦军正当了镇长,胆子比他还大了,说话很有些官老爷的做派了。他举起酒杯道:“兄弟,你说的没错。当官没有了权力,那还叫官吗如果你手里没点权力,什么都公开,还有谁来听你,说话不就等于是放屁了”秦军正敬酒:“钟书记说的是啊我看啊,这个高成汉在市里也干不长,等他稍有变动,你们镇上的什么规范权力运行,肯定就没人管没人顾了,到时候还不是您钟书记说了算啊”

赵弓笑着道:“我也希望钟书记这种好日子重新回来啊”说着,就喊了身边美女,一起向钟涛、秦军正敬酒。

钟涛道:“我这兄弟赵弓绝对是好哥们。现在我们镇上虽然搞拆迁、安置工程,但什么都要搞公开,今天审计、明天招投标,也没什么搞头。兄弟你现在的镇上还好操作,没有那么多规章,有些事你能说了算,有什么活尽管交给我这兄弟做。他是一个知道好坏的人”秦军正道:“好说好说”搂了搂身边的美女道,“我们一起敬敬这两位兄弟,当然还有他们身边的美女”

这天晚上散席的时候,赵弓给钟涛和秦军正每人一张银行卡,每张卡里是五万块。这卡是初始密码,取出钱销毁就完事了,没有后遗症。

这天中午挂职十面镇党委副书记的余悦,忽而接到了区委书记胡小英的电话。自从胡小英上次陪同市纪委书记高成汉到十面镇检查工作后,余悦就没有再见过自己的老领导。胡小英说让余悦去一趟自己办公室。余悦就匆匆收拾了包,向区委进发。

从轿车的反光镜中,她看到自己瘦了,以前圆润的脸庞变得有些棱角分明,心下不由一片黯然。就在目光从镜子中收回的霎那,她见到一辆车与她们相对快速交叉而过。速度很快,可他还是看清了车子的牌照,这是梁建的公车。

她转过身,从后车窗中,看向梁健已经渐行渐远的车子。

...